聆听逝水年华

哥们已经28了,好多朋友都说感觉我长不大。排除我童颜巨#¥(啊呸写歪了)的情况外,还有就是我的习惯和心态,依然是少年的模样,我爱喝几块钱的碳酸饮料,会熬夜看刚出来的动漫,和朋友玩游戏一玩就是一下午,还是没有攒钱的习惯,不知道为未来做打算,也许有一瞬会为生活所忧虑,但下一刻什么都不短篇小说字数顾了。

但是尴尬的是,除了我之外,所有的人都成长了。

那些陪我通宵玩游戏的哥们,要么结婚生子照顾家庭,要么为事业奋斗到处赚钱,那些跟我一起路边撸串的老同友情的诗句学,有的长成将成长作文军肚,有的去搞研究秃了头,他们都很老成,跟他友情文案们在一起我都很不好意思,显得太生活万岁嫩了。还有一直照顾保护我的父母,他们都生了白发,透过最公正的时间,我能感受到他们面对生活的力不从心。

前段时间在街上成长系神豪我遇到了初恋女友,当时是个职业学院的御姐,在我的印象中身材非常火辣,总是化着烟熏妆,我第一次去酒吧就是她带我去的,把战战兢兢的我搂着带着坏笑说:轻松点,什么事都有第一次的。

当时我非常迷恋她,我感觉她的世界前卫又潮流,玩成长的句子经典语录的东西都高出我们一个层面。

但再次遇见时,真的没认出来。

她已经成了两友情岁月吉他谱个孩子的妈妈,身材臃肿脸色疲倦,手上拎着一大生活系男神堆超市买来的生活用品,她却能一眼认出我来,她冲我笑着说:你怎么还这样呢?

我的嘴巴已经可以塞下两个鸡蛋,当时我迷恋的御姐女神,现在成了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中年妇女,手指上居然有茧子,穿着宽大的羽绒服,脸色泛黄也不化妆了,唯一可以唤醒我记友情岁月歌词忆的点,是她的笑容依旧亲切。

我和她在一个咖啡馆里聊了两句,两个孩子吵个不停,她说了些自己的遭遇,毕业找工作结婚和别人没什么不同,男成长的烦恼人是建筑工地的工头,一个月才回几次家,两短篇小说之王的作家是谁个孩子都是自己在带,现在就是个正儿八经的家庭妇女成长的句子经典语录了。

我问她:你现在还玩游生活系男神戏吗?还去酒吧吗?

她一脸不可思议:生活万岁我什么时候去过酒吧?我怎么没印象了。

我心里一震,随后把话题岔开,这就是年华的威力,它可以把一个人在不经意间变成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人友情文案,那个肤白貌美带着媚笑的坏女孩,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已友情永存的句子经被时间抹去友情岁月吉他谱了,甚至连记忆都没留下。

还有我们小区的一个哥哥,在我们读书那会儿,他可是最出风头的,首先是打架厉害,当时治安不大好经常有小混混堵在路口抢我们钱,只要我们那片有孩子被欺负了,都是他去出头,二话不说就扑过去几友情永存的句子飞脚几耳光,打得小混混哭爹喊娘,有一次一个人打五个人,拿着根铁棍舞的虎虎生风,打伤了两个吓跑了三个,此后再也没有混混来我们那片闹事。

还有就是多才多艺,篮球打得特别好,每次三分球空心入网的时候周围女孩子都会爆发刺耳的尖叫,当时他还玩音乐,是一个鼓手,打鼓的样子简直帅呆,导致后来我看《爆裂鼓手》的时候总是会成长想起他。

这样一个人,不算天之骄子,也算年少有为吧。

可是最近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才知道他现在是个超市的小老板,胡子拉渣身材走成长的句子经典语录样,胖的几乎迈不开腿,叼着一根烟用计算机算着账,他的儿子拿着一个玩具要他修,他接过来捣鼓鱼鱼鱼三条鱼半天,还是没捣鼓好。

我上去打了个招呼,他递给我一支烟,很有兴趣的问我在干什么,他鱼鱼鱼三条鱼的语气不再是高昂亢奋,反而带着中年人特有的沉闷。

我问他:你现在还打鼓吗?

他说:早不打了,我每天生活中有哪些纳米技术早上五点钟就得过来搬货,成长的句子经典语录晚上十一点才回去,哪有时间搞那些……

分别的时候,我特别怀念那个少年,他带着一身伤走到我们中间,他笑骂:那几个狗日的都是孬种,都被我打跑了,以后再也不成长敢来了。

那时候的他,年少轻狂。

而现在的友情的句子唯美简短他,只剩彷徨。

我终于明白,我是个被时光遗弃的幸运儿,我从年少到现在都没怎么改变,说实话都是上天眷顾。

比如说如果我突然一贫如洗,要一天做几份工作时,我还能这么淡然吗?

或者说要是我家短篇小说投稿平台有哪些人身体有恙,逼着我感受离别之苦,我还能这么无忧吗?

我没长大,只是生活没逼迫我而已。

没有成长,真的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

写这么一篇文章,只是为了记录此刻的自己,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希望还能忆起,在自己的一生中,至少有一段时间还是保持单纯不拘世成长系神豪故的,而不是像很多人一样,突然一瞬间就消失了,此后音信全无。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4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