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超爱骂人

我妈,超爱骂人。

最凶的一次,是因为我出车祸,她骂肇事司机,喷了半个多小时。

你有病吧,你傻 X 吧,你咋不死啊。

可骂来骂去,只有这三句。

肇事司机跪在地上,说大姐,赔多少钱都行,就,别再鬼畜了。

之后的日子里,我妈开始骂我。

因为她需要帮我翻身体,帮我按摩,帮我洗澡,帮我换尿片。

哪一样她都学不会。

尤其按摩,按到一半就满头大汗。

坚持不住的时候,想骂人了。病房里没别人,就只能骂我。

「儿子你有病吧,你骑个共享单车飚什么车啊。」

「傻 X。」

「飙就飙,还飙不好,还出车祸,还瘫痪,还他妈得我来照顾!你咋不死呢!」

骂完一轮,这大姐,有劲了!

抡膀子就开始按摩,按得巨爽,舒经活络,藿香正气。

按完全身,她瘫坐在椅子上,忽然笑起来。

那是从我出车祸以来,她第一次笑。

「不好意思啊儿子,妈嘴损,但心里是不想你死的。」

「暂时不想。」

「擦,我跟你解释啥,你都植物人了你。」

对,我已经是个植物人了。

可我什么都知道。

在车祸之后,我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成了医院里的一只幽灵。

1

每天看着自己的躯壳生活不能自理,被人照顾,很丢脸。

但更丢脸得是,我的主治医生,还是我分手很久的前女友小琪。

鬼知道她怎么来这家医院了。

我妈不认识她,她似乎也不准备把这事告诉我妈。

只是每天病患交流时,气氛都很诡异。

小琪说阿姨你放心吧,这货醒不过来,近几个月,都需要住在病房里观察。

我妈说几个月啊,那让他住这吧,我先回老家了。

小琪说,真棒,都不想留下来照顾一下的吗?

我妈说,那我老家的狗咋办?

小琪说,那肯定是狗重要。

每每听她俩对话,我都觉得自己命不久矣。

好在我妈犹豫良久,还是给小姨打了电话,「妹子你去我家把我狗接走吧,照顾俩月。希望你看在几十年亲姐妹的份上,别给炖了。」

挂断电话,她指着病床上的我的鼻子骂。

「我妹最爱吃狗肉,咱家狗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弄死你个大傻 X。」

2

为了照顾我,我妈不得不在医院附近租房。

可是这大姐年过半百,退休两年了,手机里根本没有租房 app。

她在我边上折腾手机,折腾了一上午。

终于撂下一句,「苹果是真傻 X。」

然后,她按了病房里的紧急呼叫按钮。

半分钟后,小琪火急火燎地闯进了病房。

就看见我妈举着个手机,「小美女医生,你帮我在附近租个房子吧。」

「就这事?」

「是啊……」

小琪炸了,「阿姨,你再耍我,我手动让你儿子断气!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我妈,立刻满眼期待,「什么时候动手?」

3

小琪以为帮我妈安顿好住处,就万事大吉了。

但她很快迎来了第二次炸毛。

原因是,我妈在租的房子里,给我做了一顿酸菜馅饺子。

小琪死都不让我吃,搅成泥输胃管都不行,何况我妈要用筷子喂我。

我妈说,「你傻 X 吧,这是我儿子最爱吃的东西!」

小琪说,「你傻 X 吧,你看你儿子能张嘴吗?」

我妈愣了。

然后,大概花了整整二十秒来整理思路。

我妈:「咱捋一捋啊。」

小琪:「捋!你使劲捋!」

我妈:「我儿子能翻身么?不能,但我能替他翻身。」

小琪,「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我妈:「我儿子能上厕所么?不能,但我能替他上啊。」

小琪,「我说阿姨……」

我妈,「我儿子也长不开嘴,但是我能替他张嘴,你看,就这么着……」

我妈开始捏着我下巴,疯狂蹂躏我的下颌……

「够了!」小琪爆喝,「你能个蛋!你咋不替他死呢!?」

我妈笑起来,「小美女,你以为,我不想吗?」

小琪沉默了好半天。

「阿姨,对不起。」

「没事,诶呀,那我就这么喂了……」

「你他妈想都不要想!」

4

我妈年轻的时候很漂亮的。

10 岁以前吧,我一直都认为,我妈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可惜后来,她被电视上一个唱歌的女明星超过了。

发现有人比我妈更漂亮的那天,我崩溃了。

我去找老妈,说妈你看,这个女的,不是人。

她在包饺子,看了一眼电视。

「怎么不是人了?」

「因为人是不会比你好看的。」

我妈笑了起来,但很快发现不对劲。她盯着电视问我,「你觉得,她比我漂亮?」

我很认真地重新审视了她俩,「是啊。」

我妈把擀面杖一摔,「不他妈包了,谁爱包谁包!」

不过我不担心晚上没饺子吃的。

她总是这样的,自从老爸离开这个家,她开始跟我耍脾气,使性子。

所以我连九九乘法表都不会背的时候,就已经会哄女孩子了,一个三十多岁,结过婚,听过山盟海誓的女孩子。

这导致我在校园里,仅凭本能就能收获许多女孩的好感。

后来,我渐渐长大,也终于发现,这世上比我妈好看的女孩子,真的很多。

尤其是,在我妈不断老去的时候。

「那你也没给我找个儿媳妇啊。」

我妈给我擦身的时候总是埋怨这件事。

「有个儿媳妇,至少还能帮帮忙。」

她擦身的技术已经纯熟,毛巾弄得微润,不湿也不燥,带着温度,一遍过后,每一寸肌肤都会被抚摸一遍。

小琪说我这种病人,一丝褥疮不长的,还是头一个。

「不过没找儿媳妇也好,找了也不会像我这么会照顾人。」

「碰见现实点的,没俩月就得把你踹了。」

「然后你一醒,本来挺开心,突然发现,诶呀,老婆没了,一激动,又植物了……」

她被自己逗笑了。

那是午后,阳光在她身上洒下了柔光。

她有和年轻时一样漂亮的侧脸。

鼻尖有汗滴,嘴角有酒窝。

以及,这短短几天里,新长出来的白发和细纹。

「对了儿子,你什么时候醒啊?」

她温柔地问着。

很小声,好像,怕催急了,我会生气。

「什么时候醒啊?」

我突然发现,我妈已经很久都没骂人了。

她现在说话都轻声细气的,不是那种刻意的温和。

她好像,只是太累了。

每次帮我按摩全身,都会累得在我床边睡上一觉。

所以,现在的她,连说脏话都没力气了吧。

那一刻,我有了「复活」以来的第一个念头:

我不想守着自己病床上的身体了。

我想陪陪她。

5

那天晚上,「我」跟着老妈,第一次走出了病房。

没人看得见我,没人听到我说话,也没人碰得到我。

我和她一起去了她租的房子。

那是个很破旧的小区,墙皮斑驳,楼道昏暗,房门发出咯吱的响动。

屋子里空间局促,虽然我妈并没置办什么东西,但这里仍然很挤。

我看见她从那不断散发噪音的冰箱里拿了一袋饺子。那大概是为我包的,小琪不让我吃,她就又拿了回来。

然后她进厨房,点火,烧水。

只拿了六只,放在锅里。

站在灶台边,静静等着。

「就吃这么点么?」我问她,可是她没回答我。

几分钟后,饺子出锅。她端到客厅里,一个人吃起来。

她嘴巴不大,一次只能咬半个。

于是吃得很慢。

「我手艺是真的好。」她边吃边感叹着,「我儿子吃不到真是亏了呀。」

她又被自己逗笑了。

可是吃到第三颗的时候,她忽然停下来。

她嘴巴开始微微颤动,再也没法咽下食物。

眼泪从脸颊上滑落,一滴,两滴,全都滴在盘子里。

「我儿子真是亏了。」

她念叨着。

「这么好的饺子吃不到。」

「哎……」

「以前多给他包几顿就好了。」

许久许久之后,她叹了口气。

擦干了眼泪,剩下的几颗饺子,也吃不下了。

6

我一直以为我妈,从不会哭。

她是那种很飒的女人。

我爸提出离婚的时候,她笑话我爸。

她说你赶紧滚啊,傻 X 才不要我这么好的女人。

当时我很小,很害怕,一直抱着我妈。

我妈摸我的脑袋,说儿子你别担心啊,他走了咱娘俩也穷不了,咱等会就去吃牛排。

还有一次。

是我外婆去世。

我妈是兄弟姐妹里最出息的,独自从乡下闯进了市里,所以葬礼,全是她操持。

她在乡下忙了三昼夜,再回到家时,眼睛肿肿的。

我问,妈你哭啦?

她说,屁,好几天没合眼了。

我当时觉得这说法合理。

毕竟她面对我的时候,表情镇定,语气平和。

只不过,她当天晚上,忽然央求我。

「儿子,今天陪妈妈睡行么?」

所以现在,北京狭小的出租屋里,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流眼泪。

原来她不是不会哭。

只是在我面前不会。

7

可是,我妈妈的所有坚持,都在我被抢救时土崩瓦解。

她闯进去,看见被电击着的我,跪倒在地嚎啕大哭。

而小琪顾不上我妈。

她正拿着电击器,指挥着几个急救医生,「一,二,三」

砰!

「一,二,三」

砰!

我的身子随着电击剧烈地震动。

可是,心电图仍然是一条平直的线,没有半点起伏。

终于,一个急救医生低声,「小琪,已经半小时了,他不可能再……」

「闭嘴啊!」小琪吼着,「一!二!三!」

砰!

「你振作点小凡!」小琪怒吼。

忽然,她回过头,看向我……

看向灵魂状态的我。

「你他妈振作点啊杨小凡!」

我这才猛然意识到,成为灵魂的两个月,只有小琪,每次走路都会主动绕开我。

她能看见我!

一定能!

这件事,比什么都重要。

太平间里的鬼告诉过我,只有找到能看见你的人,才能被你附身。

「那个,只能看见你的人。」

「而附身,你才能再拥抱一次妈妈,和她好好道别。」

拥抱一次,说几句话,好好道别。

这是我死前最后的愿望了。

想到此处,我的心电图,终于震动了一下。

8

「你就是能看见我,别装了。」

抢救成功后的一整天,我一直跟在小琪身后。

跟她解释,自己被撞了有多惨,躺在床上多可怜,妈妈照顾我多辛苦。

不过她一直对我视而不见。

直到我说,「以前的事是我不对,我错了。」

她可能是出于本能,立马回了一句,「错哪了?」

「我……不应该跟你分手。」

「还有,再想。」她说。

「错在不应该不联系你」

「你还拉黑我了呢!还有!」

「还有什么啊?」

「还有你植物人了都不告诉我一声,还是你朋友告诉我的!要不是人家,我怎么申请调到这儿,怎么接手你的治疗!」

我愣了半天。

「小琪,你想过没有,我不告诉你,可能正是因为,我植物人了。」

她眼神闪烁,显然是认同了我的话。

「我不管!你就是错了!」

「好的,我错了!」

小琪瞪着我。

少女的嗔怒,很好看。

半晌,她说,「行吧,要我做什么你说。」

我说,「被我附身。」

小琪:「什么鬼???」

10

我带小琪到了医院的太平间,那里是医院里所有鬼魂的据点。

群鬼的老大是个小女孩,看起来只有十五六,但据她说,今年九十二了。

我说你是天山童姥啊。

然后我就被那群鬼揍了一顿。

小女孩说,附身很简单,小琪要让自己放空,而我要有强烈的占有欲。

「然后,你俩亲亲。」

小琪只能感知我,听不见小女孩的话,于是我翻译。

我:「她让咱俩亲亲。」

小琪:「啊?」

小女孩:「亲亲啊,很难么?」

我:「小琪咱俩得听童姥的。」

小女孩:「谁他妈是你童姥!」

我:「亲才能附身啊,帮我一回。」

小琪:「你他妈想都不要想!」

然后,我真的碰到了小琪的嘴唇。

那是很久违的感觉。

然后,全太平间的鬼都鼓起掌来。

小琪:「这也没附身啊?」

小女孩:「骗你俩的,其实手指尖碰一下就行。」

我:「她又说,碰指尖就行。」

小琪:「你耍我!?」

小女孩:「我就是想看年轻人亲亲咋的了?」

那天,我附在了小琪的身上,重新让老妈看见了我。

11

推开病房门的时候,老妈正在摸着病床上的我的脸颊,就那么静静地看着。

看见小琪(我)进门,她赶忙缩回手,笑着说,「小美女,查房的时间到了么?」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只是,特别特别,想要叫一声妈。

可是,那小女孩严厉警告过,不能这样做。

附身的鬼不能和阳间的人相认,不然,会立刻魂飞魄散,这是附身最重要的一条规矩。

我妈看我愣了半天,笑起来,「就是想来看看小凡是么?」

「嗯……是。」

我妈抿嘴笑,「其实,你是他女朋友吧。」

我没给她看过小琪的照片啊。

我懵了,「你怎么知道!?」

她笑着打量「我」,也就是小琪的容貌,「你长得,真像他十岁那年喜欢的女明星呢。」

「这你都记得?」我说。

「儿子的事嘛,我什么都记得。」

她的目光又落回病床上,笑容很温柔。

「想知道他尿床的事么?」

那笑容不温柔了……

小琪在我的身体里欢呼:「好呀好呀,让她说!」

我:「不想,别说!」

我妈/小琪:「切!」

12

童姥问我,你到极限了吧。

我问,什么极限?

她说,快消失了。

她指了指我不断变淡的魂魄。

童姥说,魂淡了就是征兆。

我问童姥,我就不能回到自己那身子里去么?

童姥说,你见过几个植物人醒来过?你,还有我们,终归是要消失的。

小琪作为主治大夫,当然更明白。

她早就知道,即使那次抢救成功了,也没有扭转我身体状况下滑的趋势。

「最多还有一个月。」她悄悄告诉我。

那之后,她每天下班之后,都会来我的病房,让我赶紧附身别废话。

小琪嘱咐我,趁「活着」,多陪陪老妈。

「毕竟,你走了,我也就不会来找你老妈了。」

于是,我就和我妈一起照顾我……

这个逻辑其实有点绕,但确实就是这么个事情。

我用小琪的身子,和我妈,一起为病床上的自己翻身、擦身、按摩。

「换尿布你还是算了吧。」我妈说。

「我想让你记得我儿子干干净净的样子。」

13

那之后,我每天借小琪的身体,陪着我妈妈。

任凭日子就这样,淡淡地流淌。

我陪老妈买菜,看她每天和小贩讨价还价,在那个小出租屋子里省吃俭用。

其实她可以把我接回老家去的。

只不过,她仍然认为首都的医疗手段能治好我,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只相信小琪。

可是,不间断的住院费用,以及三番四次的专家会诊,让保险、赔偿都成了杯水车薪,后来,我妈妈的积蓄一点点耗尽。

她开始找身边的所有人借钱。

再后来,没人再接她的电话。

可她却拒绝小琪为她垫付一分钱,她说小琪已经做了太多了,再多,就还不上了。

医院是个很绝望的地方,即使对于我这样一个鬼魂。

太平间里的鬼,有几个就这么默默的消失了,当然,又新来了几个。

后来,那个小女孩也走了。

临行前,她出现在了我的病房。

「杨小凡,我来和你道别啦。」

「有件事骗了你,我确实只有十五岁。」

「但是那些附身的方法啊什么的,我没骗你的,那都是这个太平间里历代的鬼总结出来的。」

「还有,我确实是那个太平间的老大。」

「从来都是,年龄最小的死者当老大的。」

「现在,新来了个十岁的小男孩,他是老大啦,你们要对他好哦。」

我说,童姥,你会投胎转世吗?

她说,不知道,总觉得那都是哄骗活人的话。

我说,大概是吧。

她笑,说,但是如果真的有轮回,以后等你转世了,我接着罩你!

14

童姥消失了。

这让我更加明确了,我自己也会消失的。

那天,我用小琪的身子,问老妈,「酸菜饺子怎么包啊?」

我妈说,很简单啊。

我说,「杨小凡一直说,你包的饺子,全世界最好吃。」

那天晚上,我被老妈邀请,去出租屋,和她一起包饺子。

我手笨,擀面薄厚不一,捏得饺子巨丑无比。

但好在老妈在一旁不断补救,最后仍然够好吃。

车祸的三个月,我终于重新吃到了老妈的饺子。

狼吞虎咽。

我妈在边上,看着小琪一个纤瘦的小姑娘,跟饿死鬼一样吃饺子,都看愣了。

她说,我知道我儿子为什么喜欢你啦。

我说,因为我像那个女明星呗。

我妈摇头,说,你和我儿子太像了,连吃饺子的样子都一样。

我说,你做得好吃嘛。

我妈:「怎么会好吃?其实,我每次都没菜谱的。」

我:「啊?乱做?」

我妈:「乱做。有时候肉多点,有时候盐多点,有时候姜末放早了,有时候直接忘了放。」

我:「这也行?」

我妈:「我也觉得不行,但我儿子爱吃啊。全世界,只有他觉得我的饺子好吃……后来他不是来北京了嘛,他说自己总点外卖,APP 统计,一年点了五十回饺子。我说你在外面吃得肯定好吃,以后就不爱吃老妈包的了。」

我:「不可能,还是你这好吃。」

我妈:「对,他说,外面的饺子,跟他妈……」

我:「跟他妈猪饲料一样。」

我妈:「对就是这句,猪饲料,他夺笋啊。」

我妈又被自己逗笑了。

她最近很少这样了。

我说,阿姨,别光说了,赶紧吃吧。

她说,阿姨看着你吃就好了。

「你像我儿子,阿姨多看会。」

15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

小琪的预判很对,我的器官开始衰竭,频繁地心脏骤停,一直住着 ICU。

病危通知单,一张接着一张地发。

一张一张地,让我妈妈签字。

一次抢救成功后,小琪对我妈说,可能不出几天……

话没说完,被我妈抬手止住了。

其实我和小琪早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只是我妈,做不好。

最近,连附身的能耐都没了。

但小琪仍然守着我妈,帮她做一切事情,比被我附身时,还勤快。

有次午后阳光好的时候,我妈拄着下巴问她,「对我儿子那么好干嘛?」

小琪说,「喜欢呗。」

「他一个穷小子,你喜欢他什么?」

「不知道,大概是赚五千的时候,花信用卡请我吃饭。」

「我儿子这么傻 X?」

「嗯,那时候我还没毕业,有天下大雨,他骑车骑八公里到我学校,结果忘带伞了。」

「傻 X 啊这是。」

「还有,鼓励我去留学,结果我拿到全奖的通知书,他转头就跟我分手了。」

「为啥?」

「他说他就是个小策划,而我会成为知名医生,他会拖我后腿。」

「哇,我儿子好狗 X 啊。」

「阿姨,我可没这么说……」

我妈对着床上的我啐了一口,然后又问小琪,「对了,阿姨好奇一件事。」

「什么事啊?」

「你……能看见我儿子,是么?」

16

「阿姨,你在说什么啊?」

「你一定能看见他,或者,你就是他,对不对?」

「阿姨,我是小琪啊。」

「那你为什么那么像他?就连小动作,就连笑起来的样子,都一样。」

「可能……是我们在一起太久了吧。」

「你骗不了我的,你骗不了我的!没有儿子能骗妈妈的!」

「阿姨……」

老妈突然拽住小琪的肩膀,死死盯着小琪的眼睛,「你看着我!我什么都能看出来的!」

「阿姨,你……弄疼我了。」小琪挣扎着。

许久。

老妈忽然嘟囔了一句,「怎么……又不是了啊。」

她松开小琪的肩膀,颓然坐在椅子上。

「对不起啊小琪,对不起。」

「阿姨……」

「我没事,我可能……我就是有点想他。」

17

我妈红着眼睛逃出病房之后,我对小琪说,「让我再附身一次吧。」

「你还能附身?」

「大概是最后一次了吧。」

「你想和她相认是不是?」

「对。」

「你知道后果的,会魂飞魄散的。」

「小琪,我本来就要魂飞破散了啊。」

「可是你还能投胎转世的不是么?」

「那都是哄活人的说法。」

「可是我相信。」

「相信什么啊?」

「我相信你还有下一世,下很多世……」

「那又怎样啊?有下一世,下一世我不认识你了,也……不认识我妈了。那他妈,我要下一世干什么?」

她沉默了很久,终于低声说「不需要再见的,只要知道你还能回到这世上,不需要再见的。」

她伸出手指,「你妈妈,也一定这么想。」

18

附身,让我的精力剧烈地损耗。

而病床上的我也马上有了感应。

心电图在迅速衰退,每一次跳动的间隙都在拉长。

自动警报响了。

我的妈妈疯一样地叫人,却被冲进来的急救医师推出了门外。

而这一次,我(小琪)也没有跟进病房。

在走廊里,我妈瘫软在地上,可是和第一次进 ICU 不同,她没力气再嚎啕大哭了。

她只是双手捂着眼睛,悄悄哭着。

那哭声无助而虚弱。

那是一种,真真实实地,心死一般的绝望。

我借着小琪的身子,走过去,蹲在她身前。

我说,阿姨,你还没准备好分别么?

我妈不说话。

我知道,她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 ICU 里那个被急救的躯壳上。

这样很好。

我不希望她太在意我接下来说的话。

因为我在说遗言。

可是,如果听的人,也知道这是遗言的话……

很残忍。

我靠墙坐在她身边,依着她,感受着她温暖的肩膀。

「阿姨,我妈,其实跟你挺像的。」

19

「我妈啊,超爱骂人的。」

「而且只会三句,你有病吧,你傻 X 吧,你咋不死呢。」

「买鱼,人家往袋子里灌水,她要骂人,打车,人家故意绕路,她要骂人,打麻将,人家胡了,她也要骂人。」

「后来,我妈开始骂我。」

「那段时间我住院了,大手术。」

「她需要帮我翻身,帮我按摩,帮我洗澡,帮我换尿片。」

「哪一样她都学不会呀。」

「尤其按摩,按到一半就满头大汗。」

「坚持不住的时候,想骂人了。病房里没别人,就只能骂我。」

「结果骂完就有劲了。」

「于是以后,她一按摩,就骂我。」

此时,我看见,我妈正愣愣地看着我。

眼睛里面,全是泪光。

好像要说很多话,好像有无数种情绪。

可是她就那样,看着我。

「她现在还骂人么?」

我摇头,「她现在太辛苦了,没力气骂人了。」

我妈说,「骂你的时候,你一定很生气吧。」

我说,「不会啊,她骂人的时候,像小女孩,挺可爱的。」

我妈点头。

似乎有点欣慰,却又无比哀伤。

「阿姨,我知道你会痛苦的,但是你要知道,杨小凡不希望你这样。」

「他希望你和以前一样,会砍价,会打麻将,会骂人。」

「他喜欢你洒脱的样子。」

我妈没回应我。

沉默了半晌之后,她问我,「能不走么?」

她哭起来,「不走,什么都好说啊。」

「你走了,我什么都不答应你!」

「我知道你是谁了。」

「我知道。」

「妈妈……妈妈老了,和年轻时候不一样了,没法那么洒脱了呀。」

「妈妈老了呀,照顾不好自己了啊。」

「你不走好不好!」

20

忽然,我听见了一声尖锐的长鸣。

我知道,自己的心电图已经变成了直线。

医院里,长长的走道旋转了起来,灯光画出耀眼的环,一切景物都在扭曲。

接着,看是不断破碎,拼接,变换。

似乎在重演着,我短暂生命里的,许多瞬间。

可变幻里,始终如一的,是妈妈的眼光。

我看见她在不断地变得年轻,而我也在不断地变得幼小,那些画面也一点点染上昏黄。

我看见机场里,她站在安检口外,远远地向我招手。

我看见毕业典礼上,她坐在台下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朝着我微笑。

我看见高考考场外面,她在人群里跳着喊我,准备接我去吃大餐。

我看见她送我上了校车,叮嘱我尽量听课,但一定要快乐。

我看见她牵着我的手,第一次走路,奔跑,第一次看繁星。

我看见仲夏的深夜,没有空调的旧屋里,她坐在凉席上,为六七岁的我扇扇子。

我说妈你快睡觉吧,别扇了。

她说,你睡着了,妈妈就睡。

我说,妈妈,我很快就要睡着了,你别太辛苦了。

她忽然说,明早什么时候起来?

「可以赖床的,但一定要醒过来呀。」

「好呀。」

「一定要醒过来呀!」

「骗你是小狗。」

21

再醒来时,妈妈正趴在床边。

而我,不再漂浮了。

虽然觉得虚弱,可我已经能感受到周遭的一切了。

窗外,天蒙蒙亮,依稀有鸟鸣,似乎又是一个仲夏了。

我没敢坐起来,怕吵到妈妈。

这时,病房的门开了,是一脸憔悴带着黑眼圈的小琪。

她看见我醒来,眼里满是惊喜。

我赶忙给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她立刻点了点头,在角落里坐了下来。

我于是就静静躺在床上,轻轻握着我妈的手。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阳光更浓。

暖意透了进来,很舒服。

老妈悠悠醒了过来,眼睛刚睁开一点,发现我在看她,整个人立刻坐了起来。

「儿子?」

她惊讶着。

「你醒了儿子!?」

「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叫我!」

「怎么样,身上痛不痛,难不难受?」

她连珠炮似的问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慌张。

「渴不渴?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

「你说话啊,睡仨月不会说话了是不是!」

终于,我找了个空隙,插了句话。

我说,「妈。」

她愣住了。

不再说话,只是看着我,眼睛变得通红。

她哽咽着,「什么?」

我说,「妈。」

她笑起来,温柔地央求着,「你……再叫一声好不好?」

我点了点头。

「妈。」

后记。

关于我为什么会醒来。

小琪说,我脑子的活跃度很高,另外,跟个人强烈的求生意识有关。

可是有天晚上做梦,我又梦见了童姥,她说那些求生欲并不是来自我的,而是我老妈的。

她说,「死就像是一道门,你想过去,总要斩断生前的执念吧。可是你老妈这份,斩了好几次斩不断,你还真没法过去。」

后来,我的身体在逐步好转。两个月后,已经基本痊愈。

我妈搬回了老家,说舍不得狗。但是,和我电话的次数比以前多了七倍(原来一周一次),在我和小琪同居之后。

确切地说,她是给小琪打电话,只是在每个电话头几句都会问问我的状况。

第三句就是,「行了把电话还小琪吧。」

然后两个女人就开始讨论起综艺、化妆、护肤等各项话题。

并且时不时,还会有些虎狼话题。

我妈:「对了小琪,你知道小凡最后一次尿床是几年级么……」

小琪:「几年级?上小学了!?」

我妈:「我说是小学了么?」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