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会主席,厉害呢

大二那年学生会聚餐,会长强迫每人喝酒,白的,就连生理期的女生也必须喝!

我直接站起来举杯敬他,然后手腕向下一弯,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直接把酒倒在面前的地上。

从左到右,画了条线。

倒干净后,最后把杯子倒扣在桌子上,一言不发看着对面脸色憋成猪肝色的二人。

给你们提前过清明了!

事情还要追溯到大一,我碰到了学姐查寝。

凶猛程度简直不亚于那谁美谁。

这学姐也是一身黑西服,一头长发飘飘,板着脸被簇拥着走进我们寝室。

当时正值军训,教官教我们叠「豆腐块」,但我们带来的被褥材质各异,根本叠不了那么方正。

这位学姐来到寝室后,就要求我们把被子先踩实,就能叠工整。

说什么「踩实了就能叠出来」,「没有叠不了,只有不想叠」。

说实话,乍一听我还觉得挺有道理。

所以那天早晨,我们这一层楼的女生都在踩被子,平铺在地上的被子有海绵宝宝的,有小雏菊碎花的,花花绿绿连成一片,然后每个女生都穿着睡衣,脱了鞋在自己的被子上踩来踩去。

放眼望去场面别提多壮观了,简直和酿酒时女孩子用脚踩高粱的画面重合。

没想到人类历史发展了这么多年,基础理论却毫无进步,依旧是用脚踩。

一开始大家踩的还挺积极,没十分钟就懈怠了,毕竟谁家也不用棉被,都是太空棉那种,踩完就弹回来,大家看没啥用就陆续坐下了。

然后楼道里传来此起彼伏的「继续踩!」「都使点劲儿,没吃饭啊!」

我们屋,室友踩累了,屁股刚一沾椅子,恰巧就被那几个在楼道里来回巡视的学姐看到了。

「你!干什么呢?起来!」

室友被吓唬地一愣,马上站了起来。

长发飘飘的学姐站在寝室外一脸冷色盯着室友,一言不发,而站在一旁的圆脸学姐开口训斥。

「以后,学姐的命令,务必做到!快踩!」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

这么凶?啥玩意这是?我们这是坐牢子了吗?

但学姐只是在刚开学时虐过我们,后面也就没了交集。

但是!

我却和她的男朋友,结下了深厚的缘分。

2、

她男朋友就是我们校学生会主席。

我从大一开始就进了校报。

校报在我们学校,算校学生会的一个部门,但又因为实际工作与其他部门太不一样,所以主席几乎不管我们,只是有学生会的老师来审核我们每次发布的信息而已。

在我还是个校报小喽啰的时候,校学生会进行了一次主席选举。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学姐男朋友,令我至今难忘。

当时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打了一条蓝色领带,头发是一丝不苟的油腻大背头,两侧头发剃掉,昂首挺胸走到了阶梯教室的讲台上。

开始发表自己的演讲,主要内容为——我是怎么样的人才,学生会需要何种人才,以此推论,主席这个位置就该是属于他的。

但重点不是演讲内容,而是他煽动大家的过程。

演讲最后,他说了一句「希望大家配合我一下,我说,投票,你说,好」。

「投票!」

「好!」

「投票!」

「好!」

「投票给我!」

「好好好!」

……

他说的第一句,场内只有几个人喊「好」。

不知道怎么回事,到最后一句,全场都跟着他喊「好」。

喊完,大家还挺激动,彷佛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和振奋。

神了。

可抱歉我那时直接跑偏,因为脑子里一直强浮现林 SB 那段站在小区楼下的视频,「我的微博叫什么!!」

好巧不巧,学姐这位男朋友也姓林,长得一副……嗯,伪精英样儿。

我就称呼他为「林会长」吧,实在不想给他起名字了。

最后,他就凭借着这假大空的演讲当选了学生会主席。

3、

一年后,校报等部门也换届了,我从喽啰变成了社长。

不止身上的担子重了,和林会长的接触也开始变多了。

上任第一天老社长就把我拉到了学生会的群里,我一眼就被一位成功人士双手环胸的头像吸引了。

正是林会长。

更要命的是他的微信签名,看完我都有些生理性膈应了。

「学会服从,不问原因,只要结果」

虽 yue 但做,我还是按照群里的规矩,组织好礼貌的语言,主动自报家门。

「林学长,我是校报这边新换届的社长,我叫那谁谁,您叫我 CC 就行!以后校报社的事儿可以直接通知我~」

还顺手加个可爱猫猫头表情包。

我觉得我自己还挺礼貌的了。

没成想,开幕雷击。

林会长没回复,副会长发话了。

「学长是学长,会长是会长,以后注意称呼。」

去……

我忍着强烈的不适,我回复了一句,「好的我知道了。」

「如果可以的话,下次请把称呼放在句首。如:林会长,后续说明相关事件 XXXX。」

……

我心说芝麻大的职位,天大的官威,嘚瑟成这样。

紧接着副会长又发了一篇《学生会管理守则》,内容非常长,我附在了文章最后。

中心思想呢,有「两个凡是」:凡是林会长说的,都是对的,凡是林会长指示的,都要贯彻落实。

还规定我们以后在群里说话都有固定格式,务必以「收到,谢谢+称呼」的形式。

然后,群里就有一群人开始排队发送。

「收到,谢谢副会长。」「收到,谢谢副会长。」「收到,谢谢副会长。」「收到,谢谢副会长。」

我没出声。

结果,林会长亲自下场,艾特了我。

「按规定,你现在就该回复,收到,谢谢副会长。」

绝了。

从这么长的回复队列里,还要特意挑出来我没回复,到底是严格还是太闲?

但是,我还是乖乖地听从他们的指示,发送了那句「收到,谢谢副会长」。

4、

你对一个人的看不上,即便你再极力掩饰,也是掩饰不了的。

随着接触的增多,我还是成功和装逼的林会长撕破脸了,撕得还贼响亮。

那时我们刚刚换届完,按规矩有一个所有新上任的干事们互相认识的活动。

可以一起去唱 K,可以一起吃火锅,最简单的,也可以就在教室自我介绍一下了事。

而林会长呢,他提出要有「破冰」仪式。

我真不是因为最近看新闻瞎掰的,这事儿出的时候,我连「破冰」是什么都不知道。

当时我们在一个教室里,所有人先自我介绍一遍,然后林会长宣布进入「破冰」环节。

我们十二个部门,二十多位男男女女穿插性别站成一排,每隔一个人发了一个气球。

每两个异性面对面站着,中间夹着气球,两个人一起把气球挤破,就算得一分。

我顿时心里就不舒服了,这姿势就能破冰?

但我当时也没说什么,大家为了互相熟悉,玩个游戏有点肢体接触,也算正常。

可是林会长和他的副会长站在门口的对话,好死不死被我听到了。

「那个黄裙子的,胸挺大。」

「嗯,是不错。」

我没控制住表情,瞬间瞪了过去。

他俩被我瞪得有些发毛,不再继续交谈。

另一个部门女干事可能是比较单纯,就随口问了一句,「这怎么顶得破?」

说完这句,副部长就来劲了,走到身边指导,脸上还挂着一丝得意。

「嗨,你就用你最『凸出』的地方顶啊。」

我敲?

到底谁给他的脸,在这么多女孩子面前赤裸裸地开黄腔,他妈吗?

还有个小姑娘实在害羞,就撤出了这个荒唐的游戏。

林会长看有人不配合,当场就挂脸了,用眼神指挥副会长去教育。

副会长一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就站在人家小姑娘面前谩骂。

「人家大厂的破冰都是这样,怎么你就有问题?」

小姑娘没想到惹了对方这么大火气,差点哭出来,支支吾吾也回答不出个所以然。

副主席还是不依不饶,强迫对方必须参加这个游戏,说是团队凝聚力的体现。

我特别无语。

大厂破冰破他们的,你跟大厂能一样?大厂老板给员工发工资,你给我们了什么?

哦对,你给了我们一份《管理守则》。

我当时没忍住就开口了,尽管只是弱弱的一句,但多少算是当众驳了他。

他说「怎么你就有问题?」我回了一句「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我虽然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但这俩 B 还是记恨上了我。

5、

他们的记恨连 6 个小时都没超过,因为当晚就报复了回来。

但他们没有直接报复我,而是报复了我的同伴——主编小怪。

破冰结束后,晚上一起聚餐,餐桌上,这俩人点了白酒,让服务员给每个人都倒了满满一杯,动一下就洒出来那种。

在坐的大部分人都是大二学生,平时喝点锐澳都上头,更不要说什么白酒。

集体喝过两轮后,这俩人开始针对起小怪了。

一开始嫌弃小怪没怎么喝,其实已经喝了四分之一了,他们一抬手又给倒满了。

小怪根本没有酒量,就找了个理由,说自己来了大姨妈不方便喝,态度也非常好。

但林会长不依不饶,说一些「喝酒活血」这种带那么一丝性骚扰的话。

然后又直接举起自己的杯酒到小怪面前,半强迫着要跟小怪喝。

小怪尴尬地笑了一下,还是没接。

我看着林会长举着那杯酒,一副严肃的表情,再看看桌上摆着的酒瓶子标签。

直呼好家伙。

50 多块钱一瓶的酒有什么可让的,又不是茅台,至于的吗?

要不是陪我爸见识过几次领导酒局,还真被他这阵仗忽悠过去。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把酒接过来。

「林会长,小怪真是生理期,喝不了酒。」

看我站起来后,副会长也站到了林会长身边,俩人开始上下打量我,而后又对了个得逞的眼神。

那时我就知道,他们是挑人故意为难的,隔山打牛,目标是我。

林会长突然就大度了,点了点头。

「理解,不喝就不喝,女孩子嘛,谁还没个生理期。」

副会长加码。

「但她不喝,你总得替她喝……」

我能给你这机会?

还没等副会长添油加醋,我赶紧拿起前面的茶杯,打断了他。

「那我以茶代酒敬您哈。」

俩人没想到我反应如此迅速,愣了一下,又立刻变了脸,把话说绝了。

「这可是第一次聚餐,你这么不给面子?你就不怕……」

副会长没说完这句话,然后就用手敲着木头桌面,状似催促我,但更像威胁我。

桌上所有的人都屏气凝神看着我们仨,更重要的是,看我到底会怎么进行下一步。

我笑了一下。

盯着他俩问了句,「必须喝吗?」

「你说呢?」

「……」

行吧,你敢死我敢埋。

我恭顺地把酒接过来,正正举在他俩面前。

满满的一杯白酒,目测二两,应该够了。

「那我敬您二位领导。」

说完,我就透过酒杯,看到他们欠揍的狗脸扬起了得意的表情。

我举着的手腕向下一弯,然后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直接把酒倒在面前的地上。

从左到右,画了条线。

倒干净后,最后把杯子倒扣在桌子上,一言不发看着对面脸色憋成猪肝色的二人。

大家谁都不敢大声喘气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什么「仪式」。

清明必备。

这俩货终于不逼我喝酒了,只是站在那气得发抖,最后被另外两个男生拉到了一旁,才算解除剑拔弩张的气氛。

我和小怪终于可以清净吃饭了,但过了今天,林会长和副会长就开始动手真正地整我了。

6、

我能轻松当选这一届的社长,主要是之前我的一个巨大贡献——建立校报的公众号。

当时微信公众号刚出现,我就提出校报要新媒体化,并且保持周更,一个头条拖两个次条。

这让我们成为了全市最早做校园公众号的学校,当时负责的老师,就叫管老师吧,好一通赞许我们。

我们也几乎丧失了所有课余生活,什么散步喝奶茶出去吃大餐,不存在了。

那时候我们社的生活只剩下——选题!写作!排版!编辑!送审!发表!统计反馈!

既然出发了,就没有不抵达的道理。

现在,被我激怒了的林会长,就要拿我们视为生命的事业来要挟我们。

三天后,林会长把我叫到会议室,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账号交接详情表,让我把主体人账号的信息全都填上去。

说什么「接学校方面通知,校报社隶属学生会,要求学生会总部要收回你社正在经营的学校官方微信公众号,统一管理。」

我质问,「什么意思?」

林会长一本正经,「意思就是,校报选送的内容先编辑在公用账号上,我们来审核,通过以后我们统一发送。」

又叫马儿跑,又叫马儿不吃草?

本来我们校报不被谁管着,现在我们倒成给他们打下手的马仔了。

活我们得干,权我们还没有。

我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是,这个号主体人是学校。

但这个号是我们一手建立的,只是主动把身份给了学校而已,主动找学校要的《事业单位法人证书》完成的认证,又去拜托管老师做主体人,连单位认证钱都是我自己掏的。

只是为了让这个号的身份正规起来。

现在,却挑出来卡我。

我没签字,出去给管老师打了电话。

果不其然,她让我按照学生会主席说的办,可是我还是想据理力争一下。

「老师,公众号这边做的好好的,当时认证的钱还是我自掏腰包交的呢。」

「钱你让收缴单位给你开好发票,学校肯定会给你报销的。」

「管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一块一直都是我们全权负责的呀。」

「CC,你别想太多,以后内容还是你们负责呀,不过从我审核要通过学生会,毕竟我们也要逐步正规化。」

管老师的声音春风化雨,反驳起来都没有力气,而且这理由也是一找一个准,谁还能拒绝「正规化」。

我不甘心又争执了几句,但还是乖乖交出了账号。

不交,不成了造反吗?

我还劝自己,就是程序上多了一个上级而已,说不定没啥事。

但怎么可能没啥事!

7、

自从账号被收了之后,我们每次推送都受到了影响。

好几次去提交审核,都各种找茬,不是内容选题不合适,就是排版有问题。

我去质问他的时候,人家却用一句官方口径回复了我:

「我不处理任何越级事务,你要在正式会议上汇报。」

我是服了,真把官僚主义那套假大空玩得溜得飞起。

正式会议两周一次,我的推送一周一次还有很多琐碎沟通问题,要等到正式会议,黄花菜都凉了。

你接了审核的工作,却不调整对应的工作模式,那你接了干什么?

所以那段时间里,我们公众号的推送……别提多拉胯了。

有一次,又是推送前的几个小时,林会长「拖字诀」,问就是不合适,质问就不回复。

好话都说尽了,就是没个回音。

把我逼急了,我直接就到学生会活动室抓他本人了。

他一个人在那看手机,我走到他身边开门见山。

「林会长,前期沟通我所有的观点就不再赘述了,我想知道那篇头条你是否还有意见。」

他瞟了我一眼,有点轻蔑有点震惊,然后一副不可置信地口吻问我。

「内容很差啊。」

「哪里差?你指出来,我去改。」

「哪里都差啊,你没感觉吗?」

我深吸一口气。

差 NMLGEB!

这就是在故意为难,我放弃了跟他瞎扯,直接问他。

「你发不发?」

他坐在椅子上,朝我身后看了看,确认没人,然后又看向我,笑得灿烂。

「你要这么说,那我还偏不发了。」

然后凑近我,「你,能拿我,怎么样?」

语气嚣张,姿态不可一世。

我拳头都硬了。

8、

我从来都不想靠家庭背景过日子,但关键时刻不用,又着实有些可惜。

我冷静了几秒后,伸手撑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也俯身靠近了他,死死盯着他的眼睛。

「林会长,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希望你珍惜,发,还是不发?」

他没想到我能直接跟他刚得这么直接,还敢威胁他,有一瞬间他怔住了,但迅速恢复神色。

欠欠地回答,「不发。」

我抬起身,呼了一口气,冲他一笑,「好。」

转身离开了活动室。

你等着,林会长。

你不是官僚主义吗?

那我就让他彻底折在自己的官僚主义上,教教他到底该怎么当学生领袖。

9、

学校附近有一家健身房,和一家知名国货运动服装品牌店。

前者是学生会常年合作伙伴,健身房的老板是大学城中村拆迁户富二代,和每一代会长都保持着铁哥们的关系,时不时给个三五千的赞助。

服装品牌店嘛,家父「恰巧」认识本省总代。

正值夏天,外联部想策划一个「燃情夏日」的活动,把两家拉到一起做个活动,赚点赞助费。

两家都同意了,但明显更开心的是健身房老板,毕竟联合赞助方是大品牌,他绝对不亏。

我知道了之后,就回家撒娇打滚,让我爸帮我。

帮我什么?

当然不会是取消合作,而是把合作直接升级。

让本来 5000 块+5000 块的活动,变成了 5000 块+100000 块的活动,服装店的赞助直接翻了 20 倍。

外联部美疯了,建校以来从没见过这个数的活动经费。

林会长更是美疯了,此等好事,他能不掺一脚?他能忍得住?

没几天,这个差事就莫名其妙从由外联部主负责,变成了「学生会主席」全权负责,副主席和组织部协助了。

当时把外联部气得不轻,直接撂挑子不管了,一股脑扔给了那帮嫡系。

正中林会长下怀。

也正中我的下怀。

因为,钱哪有白加的?

这个活动彻底交接给林会长后,我就给服装品牌店负责活动对接的小姐姐发了微信。

按照计划,她向林会长提出了个特殊要求——要求联合赞助变成独家赞助。

林会长虽然有些为难,但还是答应了,直接把健身房排他了,完全不管富二代老板的心情,而且对方的钱都已经打了。

富二代老板直接电话打上门质问,因为这不仅是合作问题,还是面子问题,这么多年的关系,你说甩就甩?

还不是那种给人留面子的甩,而是直接在群里,以通知的形式。

林会长的通知,大家都见识过。

你发给学生会干事们大家就忍了,人家一个天天撸铁的富二代壮汉,能忍你这个?

可我们林大领导怎么可能受得了质问,直接撕破脸卷了回去,还内部下令再也不和这家合作,说人家是土大款,low。

我坐在校报办公室里,和小怪一起看群里互骂的时候,别提有多快乐了。

林会长以为抱上另一个大腿,就赶紧甩了常年合作的小腿。

过河拆桥,说的不就是他吗?

对接小姐姐也配合着我,包容着林会长一切不够商业意识的行为。

时不时发来一些截图吐槽,「就这?他怎么觉得自己能承办一场价值 10 万的活动?」

一场包括线上线下的合作哪里这么简单,各种细节需要敲定,运动品牌合作经验多,哪里有富二代老板那么好忽悠的。

加上赞助费多,所以各种要求都提高了上来。

要求提高了,林会长副会长那圈人的能力就跟不上了。

10、

林会长一开始为了彰显自己能耐,跟对接的市场小姐姐夸海口。

「学校有的东西,贵司都可随便用。」

「好!」

双方洽谈愉快,小姐姐也憋着自己的一些疑问,确认了副会长发到群里的《活动物品清单》,里面清楚写着哪些需要采买,哪些可以学生会协调。

过了一星期,剩 2 天活动就要开始了。

要想活动顺利进行,小姐姐也要开始专业对接了。

她在群里直接艾特林会长,表示今天要确认长条桌的尺寸,这是她多年做活动积累的经验,她看出来对方没有详细过物料清单。

结果,一个小时后,林会长发现自己协调不出来这四张桌子。

按理说,面对给你钱的爸爸,你没做好至少也应该态度良好。

但林会长怎么做的呢?

他让小姐姐自己去买物料。

「@对接人,按照最初活动设计,目前要增加 2.5m*1.5m 展示桌四台,烦请尽快购置。」

公事公办,不容拒绝。

可林会长,您现在是乙方啊,您怎么这么牛逼呢!

此时,小姐姐一改往日好说话的姿态,三个大问号直接飙出来。

又紧接着发来物品清单截图,「清单里注明了这一条你们学生会协调。」

群里半天没人回复,都等着看林会长如何面对赞助方的质问。

「改一下不就完了,很难吗?」

我举着手机看这聊天,都笑了。

您林会长没做好的事情,转头让人家改清单?下次您违法了是不是还得把法条改了?

群里一片静默,无人敢吱声。

但小姐姐又不是吃素的,不可能像普通学生一样,给姓林的留什么面子的。

「林会长,你当初自己说图书馆会借用桌子的,学校的东西我们随便调用,怎么现在又让我们买??这种桌子都要定,现在买也来不及,更运不到,你们最好再去协调。」

林会长却更抖起来了。

「说了得买,现在就是协调后的结果。」

我都能想象到小姐姐此刻火冒三丈的样子了。

最后,这几张桌子,还是外联部的人从学校仓库找来。

11、

距离活动还有 1 天。

林会长人前依旧不改他风流倜傥的模样,没事还在办公室拿着吉他拨弄几下。

说实话,有些小姑娘还真就吃这套,主席!有身份有权威!还会弹吉他!有品味不市侩!

不止涉世未深的女学生,连管老师,也有点把持不住了。

我路过管老师的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她当时就坐在沙发上,深情看着对面低头弹吉他的林会长。

弹的还是周杰伦的《可爱女人》。

二人时不时视线一对,还能擦出火花。

我立刻笑了,这感情好啊,主动递刀有没有。

林会长凭借甩锅应付了小姐姐,自己还挺骄傲,觉得自己既保留了面子,又完成了工作。

林会长,事情还没完呢,连环计才走到第二步而已。

小姐姐下午在群里直接点名外联部对接,不需要林会长和他的副会长。

副会长不敢吭声,林会长继续发飙。

小姐姐根本不回复,只是默默地截图而已。

最后,凝结成了一个九宫格朋友圈发了出去。

然后,林会长不知道脑子哪里抽了,在人家朋友圈底下留言。

「有病?」

「我是这学校学生会主席,让你加几张桌子,买了,列表,完事儿,逼逼好几天?」

「告诉你,没我,就你们也有资格进我们学校宣传?」

小姐姐也是刚。

先是退群,然后找到了学校,把各种聊天记录投诉到了校领导那里。

本来我都期待着姓林的社死了,我再把她女朋友逼我们踩被子的视频发出去。

结果,这事又到了管老师手上,让她全权处理。

服了。

12、

管老师肯定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她拿出了她招牌式假笑,仪态非常优雅。

「您看,咱们钱也已经投了,相关的宣传也准备好了。」

「要不然这样吧,我们这边给个补偿措施。」

「加个大资源,联合大学城其他几个学校一起做个推广,把咱们品牌露出来,您看如何?可都是三公里范围内的,绝对是目标客群。」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还这么有利可图,小姐姐转给我的时候我也好一番头疼。

尽管这件事我在背后动了手脚,但它还是不能违背正常商务合作的标准,正常来讲,大多数人就应该接受这个提议。

所以,小姐姐当时也没办法拒绝,只能用疑问代替回答。

「具体什么补偿呢?」

「等我们探讨一下,我发给您。」

不问不知道,一问就不得不夸老姐姐就是会的多。

她提出补偿,替林会长擦屁股。

但补偿措施拉我们校报出来集思广益。

这可真是妙呢,改天我也学个《可爱女人》讨人家欢心得了。

但吉他就算了,不够差异化,要演奏,我还是想给管老师选个唢呐。

13、

既然把集思广益的权力交到了我们手上,那我就不可能不再给你下个套。

我主动举手发言。

「管老师,我有个主意。」

「想要获得高度关注就得裂变,要不我们做个投票活动吧。」

「要调动多个学校学生的积极性,就得赌上大家的荣誉感,但涉及了商业赞助,还不能过于严肃……」

「要不,就做一个谁是最可爱的校长!不论业绩不讲教学,就是校长的可爱日常。」

大家一听,来劲了,这确实挺好玩。

校长养猫,校长浇花,校长头发又白了两根,校长穿着运动服打球。

多么和蔼可亲的校长形象,不止学生会投票,家长也喜闻乐见啊!

管老师迅速就同意了,马上给校长办公室打了电话。

「校长,我这有个好想法!」

呵。

想法又成她的了。

林会长出师于谁,一目了然。

14、

林会长太想借这次活动在活动商和学校那里挽回脸面了,每天给我发消息问情况。

我呢,当然次次主动示好,积极配合。

林会长本来疑惑不信任我,但我在他面前,低头搓着手,柔柔弱弱地说道。

「我也希望学校能因为我提出的活动能火啊,活动成功,我想申请个奖学金。」

他听完一副了然的样子,点了点头,对我最终还是得屈服的结果十分满意,再也不给我使绊子。

而我,也更主动更狗腿。

「林会长,咱们号增加了好多关注啊,咱们校长得拿第一啊!」

林会长听到最后一句来精神了,「有办法吗?」

「当然,可以活动下方加了一个解释权,校外人员注册需要填一张表,程序比我们本校学生注册繁琐的多。最终,未注册的点赞是不予统计,这样到时候可以刷掉对方很多票的,你懂的~」

我每说一句,他笑容就灿烂一分。

得到我的保证后,林会长晚上就用那个对上级的微信发了个朋友圈,大力吹嘘我们校长,写了一篇酸文。

用沈复《浮生六记》的语气写校长轶事,最后什么「于先生之门下,实属我辈之荣焉。」这种……在公立大学里吹一人之功的话都出来了。

那劲儿就跟沈复夸媳妇一样,通篇核心思想:宁是最可爱的人!!宁就是最可爱的人!!最可爱的校长一定是宁!!

总之极尽溜须拍马之能事。

那边管老师截图转发,说白了就是层层递给校长看,看这个娃娃,多尊敬您啊。

最后,林会长在校长面前成功刷脸成功。

真谢谢这俩人的自发努力,成功在校长的认知里,立下这个活动是管老师和林会长二人之功的刻板印象。

而我,只是又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在某宝买了刷赞服务。

150 块钱。

15、

小怪和校报的同学们这几天勤勤恳恳,推送宣传。

校长票数一直小幅度领先,一如我当时的承诺。

小姐姐像是见流量眼开一样,回到了群里,「特意」发了一条感谢的信息。

林会长又飘了,回到当时竞选时雄姿英发的样子,每天昂首挺胸行走在学生会。

最后,活动结束。

最可爱的校长,就是我们的校长,成了!

然后,管老师立刻激动地给校长截图邀功。

我在一旁看着管老师眉飞色舞的样子,动了动手指,把买好的量集中导入。

让子弹飞一会。

此时正是很多人来查看评选结果的时候,其他几个学校的学生一定会看到俺们校长「压倒性」的胜利画面。

16、

「开玩笑吧,280 万个赞?」

「咱们整个区加起来都没这么多人吧……」

「校长亲戚能覆盖全市了吧。」

「就这种小破活动,玩儿呢,还买赞,用外挂,笑死爹。」

当天这个投票链接就被举报挂了。

上面还显示着因使用第三方软件、被封禁之类的。

大家开始吐槽学生会,因为所有页面下方写的都是学生会,完全没露出过校报。

管老师给校长发的截图,就更是把她钉在了耻辱柱上。

我想,这二位既然能享受功劳,也要能负得起责任吧。

17、

损失一个赞助商事小,但校长的名声受损事大,校长办公室的领导直接来学生会查问。

姓林的毫不意外地把锅丢到了我脑袋上。

「我是统筹整体的,页面细化都是校报社做的,这个我需要问责校报社负责人。」

我立刻委屈了起来。

「林会长,所有页面都是你在周会上确认完才上线的,校报的所有内容现在都是需要林会长审批的。」

「那你自己为什么没写好。」

「我是按照你的指示做的呀,再说,这本来就是替你擦屁股的一项额外工作……」

我小声地说出这个细节,校长办公室的人听到一下子来了精神,扭头看我。

十分好奇到底擦了什么「屁股」。

我把当时会长一系列甩锅、谩骂的截图,在手机里一屏一屏拿出来给大家看。

最后,我们都被遣了出来,只有管林俩人被留了下来。

18、

晚上,我收到了林会长的微信。

「我告诉你,你奖学金没了!」

我没回复,只是截图,加上这件事已经存在我手机里的各种截图,一起发在了微博,让天下人看看这位「官老爷」的嘴脸。

没几天微博就爆了,虽然不是全网火,但是学校范围内绝对是人尽皆知。

但林会长依旧老神在在,大概是觉得自己上面有人,头铁。

可他上面有啥人,不就是一个管老师吗?

管老师上面有啥人,不就是她那在教委的老公吗?

怎么联系到她老公,更简单了,她老公有实名注册的微博啊,还时不时跟管老师互动呢。

那么我呢,就申请了一个小号,给她老公发了个私信。

特别简单的私信,没有文字,只有图片和视频,就是俩人《可爱女人》时拍的。

当然,也转发给了那一开学就认识的踩被学姐。

谁也别落下。

管老师的老公做什么了我不知道,反正她再也没有替林会长申诉。

而因为这件事闹了一阵后,学校撤了姓林的学生会主席的职。

讽刺的是,被撤职之后,见面就喊他林会长的人反而更多了。

19、

之后,一个周五,我在学校里又碰到一次姓林的。

他依旧未改那张伪精英的倒霉脸,看到我之后还出言威胁我。

「傻*,算计我,你奖学金不也没了!」

我没理他,只是在宿舍楼下继续站着,因为我在等爸爸来接我。

他看我不理他,继续骂骂咧咧。

我想着,总晾着人家也不合适,还是张口回应了一下。

「秋天了。」

他疑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爸也开着车来了,我向前走了一步做好上车准备。

「脑子有病?说什么呢。」

爸爸的车停下了,我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姓林的突然不说话了。

我按下车窗,对满脸震惊的他说道。

「秋天了,林会长,天气都凉了,你多盖点土,别出来蹦哒了。」

然后直接关上车窗,坐着自家的迈巴赫离开了。

留林会长一人瞪大双眼目送着我。

20、

最后,给大家欣赏下,当时林会长狗腿子,那个副会长发在群里的长篇大论。

一、人事关系

1、学生会如有职位者,必须以职位相称,比如 X 会长、X 部长。

2、学生会成员下级遇见上级必须打招呼问好,职位大于学年,无职位者可称呼学长/学姐。

3、学生会视关系为同僚、同事,并非同学,互相对话请予以充分尊重,望周知。

4、两个凡是:凡是林会长说的,都是对的,凡是林会长指示的,都要贯彻落实。

二、事务处理规定

1、通知事件需以抬头、内容、落款形式发正式通知函,不要口头、随意通知,否则视为无效。

2、下级汇报工作、上级处理工作,均不可越级,会长仅接受部长在会议中正式汇报内容,其余形式均视为无效。

三、生活作风

1、平时在群内发任何通知,务必以「收到,谢谢/称呼/」的格式回复,如一次未回者扣考勤分,不回复次数大于五次则开除出学生会,注:不可上课时间发送重要通知。

2、学生会与老师一起活动值班时,必须帮老师打扫卫生,包括但不限于:开窗、扫地、接水等。

……

我,呸!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