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陷阱

女朋友跟我说她怀孕了,孩子是我的。那一刻,我真的很恶心。

我怀疑她很久了。

她的贴身衣物上有烟味,而我从不抽烟;她说她怀孕了,孩子是我的,而我知道那晚无事发生。

我设了一个局,专门针对她的局,想看看,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没想到,却目睹了一场精彩的好戏。

*

一天,同事突然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李辰,如果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还给别人生了孩子,你发现后会不会杀了她?」

下午工间休息,同事们聚在茶水间闲聊,说起本市的一桩杀妻案时,徐弘一边剥着荔枝,一边戏谑地问了我这个狗血的问题。我随口回答:「怎么可能,林倩是不会出轨的。」

「我是说如果。」徐弘不依不饶地追问。

我正色,想了两秒钟:「没有如果,我相信林倩。」

「真是情比金坚啊!」

徐弘把荔枝扔进嘴里,笑得高深莫测。

很久后,我才理解他这个笑容背后的含义。

1

我叫李辰,是一名跨国企业的高管。

林倩,是我的未婚妻。

发现林倩不对劲,是在她一次晚归之后。

那天,我难得不用加班,下班后去了市场,买了林倩爱吃的菜。

一直等到菜都上桌了,林倩还是没有回来。

我等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林倩的电话。

电话那边,林倩一如既往的温柔:

「老公,有个小朋友的家长没来接,我还要晚点回去,你先吃饭吧。」

听着她软糯的声音,我觉得既心疼又幸福。

心疼的是,她不能准时下班,幸福的是,我遇到了这么好的女孩。

林倩是一名幼师,长相甜美,娇小可人,第一次见面时,我就被她的温柔清纯迷住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相处,我看到了她身上更多可贵的品质,比如她的独立和懂事。

我的工资是她的五倍不止,提出过很多次让她不要上班了,我来养她。

可她总是不答应,掰着指头数:房贷、车贷、以后有宝宝的花费……

能上班还是上班,她不想成为我的拖累。

我坐在餐桌前,一点点念着林倩的好,只觉得心都要融化了。

等到晚上九点多,林倩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打开家门。

「老公,你怎么还没吃呢!」

林倩看着桌上没动过的饭菜,嗔怪道:「别饿坏身体。」

「等你回来一起吃。」

我忍不住凑上去抱她,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烟味。

上下打量了她一遍,一身剪裁合体的米黄色套装,完美地展示了她的曲线玲珑。

可我明明记得,她早上出门穿的是条淡蓝色的裙子……

「你换衣服了?」我疑惑地问。

「是啊,中午的时候,小朋友把牛奶洒我身上了。」

林倩笑得有点敷衍,张罗着洗手吃饭,一叠声地喊肚子饿。

一顿饭吃得我味同嚼蜡,总觉得不对劲。

每次遇到不听话的小朋友,林倩都要和我抱怨几句,这次却生硬地转移了话题,有点避而不谈的意思。

睡前,趁着林倩洗澡的时候,我拿起她白天穿的衣服闻了闻——没错,衣服上确实有很淡的烟味。

林倩就职的幼儿园,除了保安之外,园长和老师全都是女的,她身上的烟味哪儿来的?总不可能是在小朋友身上沾染的吧!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她在临回家前换的衣服,换过衣服后,还和一个抽烟的人有过接触。

「老公,」林倩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一脸娇媚的笑。

我以前最喜欢她出水芙蓉般的清纯,现在看着她,却觉得心里发寒。

看我没反应,林倩贴过来,靠在我身边问:

「老公,今天没兴致吗?」

毕竟只是怀疑,没有证据,我强笑着吻了吻她的额头。

这一晚,林倩格外主动,像是急于证明自己的爱。

我却全程像吞了只苍蝇,有些恶心,心里飞速盘算着该怎么证实一下。

第二天是平安夜,我早早下班,开车去幼儿园门口等林倩。

「又来接林倩啊,恋爱这么多年了,感情还这么好!」

林倩的同事调侃着我们。

林倩双颊微红,小鸟依人地靠在我肩膀上。

看着她动人的笑容,这一刻,我真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

林倩上车后,我把准备好的花束和礼物拿给她。

趁着她拆礼物的间隙,我用手里的玫瑰遮住她的视线,把早已准备好的打火机,放进了她的手包里面。

平安夜礼物是一条施华洛世奇的项链,林倩嘴上责怪我乱花钱,脸上却写满了喜悦。

拍了好几张照片发朋友圈,林倩心满意足,向往常一样,打开化妆镜准备补妆。

我屏住呼吸,偷偷观察她的反应。

林倩打开手包的时候,明显一愣,但随即,她若无其事地拿出口红,在水润的唇瓣上涂抹起来。

「好看吗,老公?」

林倩巧笑嫣然地问我。

我点点头,死命握紧了方向盘,真怕自己下一刻就掐上她纤弱的脖子。

林倩没发现我的异样,依然对着化妆镜左顾右盼:

「老公,我们去吃什么?」

「吃你最喜欢的日料吧。」我强笑着回答。

知未,一家很出名的日料店。

食材新鲜,色味俱佳,林倩吃得很开心,我却有些心不在焉。

用餐中途,林倩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看了一眼,抱怨垃圾信息真多,然后说去洗手间,起身离席。

我暗暗觉得不对,悄悄跟在她身后。

餐厅僻静的转角,林倩压着嗓子发脾气:

「我正和他吃饭呢。」

「不是你放的是谁放的,你还狡辩!」

「你又舍不得你老婆家的背景,我不和他结婚,孩子怎么办!」

……

零零散散偷听到的几句话,于我而言,却像是五雷轰顶!林倩她真的出轨了!

我深爱的未婚妻,在我头上种了一片青青草原!

我踉跄几步,失魂落魄地走回隔间。

过了一会儿,林倩也回来了,一边笑着说清酒后劲大,一边跟我东拉西扯,说学校里遇到的趣事。

我咬紧牙关,很想直接质问她,为什么要出轨,可理智还是让我忍住了。

2

林倩和我是在学校联谊时认识的。

我读的金融系,男的精明强干,女的爽利干练,都是一群「狠人」。

我很少见到林倩这样,温柔如水的女孩。

长发披肩,笑起来弯弯的眉眼。

素来以「理科直男」自居的我,心底竟不由自主地想起一句诗: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林倩在我心里,就是这样的女人,像花朵一样娇艳动人,需要人怜惜宠爱。

我开动攻势追求她,花了半年的时间,终于抱得美人归。

第一次牵手的时候,我看着林倩羞红的脸颊,告诉自己,这辈子都要对林倩好。

毕业后,我任职于一家跨国企业,工作中磕磕绊绊,一路拼来,总算是小有所成,爬到了高管的位置。

本想着,今年向她求婚,可以给她一个浪漫的婚礼。

谁承想,却在婚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看着林倩光滑如玉的脸颊,非常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她背叛我,背叛我们多年的感情?!

还有,她提到的「孩子」是怎么回事,我的心里有了一个不祥的猜测……

第二天,我直接去找了私家侦探,调查林倩的出轨对象。

比起自己花时间花精力,做什么捉奸、跟踪,我选择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私家侦探听完我的委托和诉求,拍着胸脯说「没问题」。

然后委婉提醒道:

「李先生,你既然还不想撕破脸,放打火机这招也太险了,很容易让她想到,是你在试探她。」

我揉揉额角:「没事,我不抽烟。」

正因为我不抽烟,所以对于一丝丝的烟味都非常敏感,才从林倩的衣服上嗅到了蛛丝马迹。

看着我熬红的双眼和深深的黑眼圈,私家侦探欲言又止,终究还是说道:「我们做这行,见得这种事多了,你也别太为难自己。」

真是世风日下啊,现在这种事还真是屡见不鲜……

我叹了口气,和他道了谢,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公司上班。

最近总部要选拔西北市场的负责人,公司里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处理。

忽然发现,成年人连崩溃的资格都没有。

3

私家侦探的效率很高,不枉他收费如此昂贵。

短短三天,一叠照片和一张化验单复印件,就摆在了我面前。

照片上,和林倩勾肩搭背的,竟然是我的同事徐弘!

也就是那天问我,「如果我的老婆给我戴了绿帽子,我会怎么办」的那个人。

这算不算赤裸裸的挑衅?

想到那天我言之凿凿地说「林倩不会出轨」,不知道徐弘的心里是怎样的得意,背后又是怎样的讥笑我……

我紧紧攥住拳头,指甲狠狠嵌进肉里。

我和徐弘平级,工作上是竞争对手,在这种关系下,我们之间免不了有一些明争暗斗。在职场上,这种明争暗斗很正常,我从来没有因此对他产生什么恶意。

我万万没想到,工作上干不过我,他就把手伸到了林倩身上!

用卑鄙和无耻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了!仇恨如脱缰的野马,在我心里喧嚣狂奔。我发誓,我要干死徐弘,我要让他死得明明白白。

「李先生,这种人毫无底线,不值得你做傻事,你别冲动!」

私家侦探见惯了世间丑态,看着我捏得青筋暴起的手,淡淡劝道。

我深吸了几口气,稳定好情绪,拿起桌上的化验单。

不出所料,林倩怀孕了。

那天在日料店,听到模糊的几句话,我就有过这个猜测。

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我还是觉得无比震惊和讽刺。

林倩一直说,现在是我的事业上升期,要等等再要孩子,所以我们的措施做得很完善。

那这个孩子,无疑就是她和徐弘的!

听那天电话里的意思,她是想怀着孩子嫁给我,让我帮她养孩子!

简直欺人太甚!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简单的分手能解决的了。

「李先生,我们还能提供其他帮助哦,价钱好商量。」

私家侦探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和我告别。

我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路上闲转,一个计划慢慢浮上心头。

第一步,将计就计,林倩既然想把孩子栽在我头上,一定会采取行动。

心绪渐渐安稳,直转到暮色四合,林倩的电话打进来,

我看着来电显示里,备注的「老婆」两个字,觉得无比讽刺,用力压下心头的怒意,装出和平时一样的声音。

「老公,你怎么还不回来?」

林倩的声音,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在外面应酬,不用等我吃饭。」

「我准备了礼物给你,」林倩撒娇,「等你回来哦。」

我心里冷笑不已,还是装作很期待地挂了电话。

这么甜腻的声音,看来是要自荐枕席了,可惜,我现在想到她都觉得恶心。

通话结束,我先找了家餐厅吃饭。

这么多年拼命工作,喝酒应酬早伤了胃,我不想再为了这对狗男女病上加病。

虽然没有胃口,我还是勉强自己,往肚子里塞了点东西。

结账的时候,我额外点了一瓶酒,走到餐厅外面。

夜深人静,偶尔有车辆行驶而过,风冷冰冰地吹来,让人更加清醒。

我打开酒瓶,含着酒,狠狠漱了几次口,又把衣领、衣袖、前襟几个地方,涂了些酒上去。

让自己的身上沾满了酒气。

剩下的事情,就是叫代驾,等代驾。

装醉回家。

林倩一如既往地温柔体贴。

把我扶到床上,帮我擦手、擦脸,低声责备我不该喝这么多酒。

从前的种种浮上心头,我又恨又难过,一瞬间红了眼睛。

林倩以为我酒醉难受,也没在意,一个劲地往我身上贴。

我眯起眼睛打量,房间里洒满了玫瑰花瓣,床头柜上放着红酒,蜡烛……

林倩说的礼物,应该指的就是这些吧。

我绝望地闭上眼睛,开始装睡。

林倩,徐弘,我也会送你们一份礼物……

4

清晨,林倩笑眯眯地叫我起床,桌上早就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

「老公,你太坏了,安全措施也不做。」

林倩靠在门框上,娇嗔地说。

我装作宿醉头疼,挤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林倩看我默认了,自以为任务完成,风摆杨柳地走向餐厅。

我边刷牙,边在镜子里看着她的背影,眼神越来越冷……

就算我真的醉了,自己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也不可能不知道,

何况我是装醉。

这个女人,自视聪明,却不知道有句话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接下来的几天,我回家越来越晚,林倩也没有怀疑。

因为西北市场的拓展,公司要新晋一名负责人,像是上天注定,候选人会在我和徐弘之间产生。

徐弘工作得格外卖力,我也不遑多让,耗在公司的时间越来越多。

过了不到一个月,林倩就拿着化验单,兴高采烈地和我报喜:

「老公,我怀孕了!」

看着她雀跃不已的样子,我顺势泼了盆冷水,装作疑惑地问:

「不是说,最近几年不要孩子吗?」

林倩不满地撅起嘴:

「还不是你那天晚上,不好好做安全措施!现在怀都怀了,只能要了。」

我看着她娇嗔可爱的样子,努力掩饰住眼里的厌恶,冲她笑了笑。

「老公,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孩子吗?」

林倩看我不说话,主动靠在我身边,拉着我的手,抚摸她的小腹。

那里,有个小生命。

不知道他有没有机会,诞生在这个世上……

曾几何时,看着身边的同事一个个结婚生子,想着林倩孤单一人,每晚等我下班回家,我确实是非常想要个孩子。

现在她的肚子里,有了个孩子,我却只觉得厌恶,憎恨……

「老公,你轻点。」

林倩看我出神,手上的力道有点重,忍不住提醒道。

「我是太高兴了,」我冲她笑笑,收回手说:

「过几天徐弘生日,我想请他来家里吃个饭,你怀孕了方便做饭吗?要不要请个钟点工。」

提到徐弘,林倩的睫毛微颤,又往我往我怀里靠了靠:「哪有那么娇气,准备请谁?」

我摸着她的长发:「就徐弘,和他爱人,咱们四个聚聚。」

林倩的脸「唰」的一下冷了下来:

「请你同事或者其他朋友都行,干嘛请张艳!我最看不惯,她那种高人一等的架势!」

张艳,是徐弘的爱人,出生在富贵之家,又是独生女,从小娇生惯养,说一不二,难免有些颐指气使。

徐弘也是小地方来大城市打拼的,初入职场的时候,没少受老丈人家的人脉扶持,所以面对张艳,总是有些低人一等,抬不起头来。

这么一想,他能喜欢林倩,倒是顺理成章,毕竟,很少有男人会喜欢女人太强势,还是温柔体贴的女人,更能讨人欢心。

怪不得古人说:「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不过,再温柔体贴的女人,还是会吃醋。

林倩对于张艳的反感,我相信不只是「看不惯」,更多的,应该是「羡慕、嫉妒、恨」。

只恨我以前太过相信他们,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

「这次西北市场的负责人,那天领导和我谈话,说已经内定了徐弘。」

我拍拍林倩,柔声说道。

林倩果然安静下来,听我继续说:

「我和徐弘以前关系还可以,这次为了竞争的事,两个人虽然没闹僵,但是关系也没有之前那么好了,所以我想,这次就不请别的朋友,我们私下聚聚。一来,联络下感情,二来,他成了负责人,以后工作上的事,可能还需要他照应。」

林倩扑闪着大眼睛看着我,点了点头。

「只请他,不请他爱人,也说不过去,毕竟那天是他生日。你即使再不喜欢张艳,吃顿饭的时间,忍忍也就过去了。」

林倩委屈地眨眨眼睛,顺从地应了,然后开始絮絮叨叨地盘算,那天要准备些什么菜,哪一家的蛋糕装裱漂亮、口感又好。

她永远是这样,乖巧懂事,知书达理,如果不是知道内幕,不知道我还要被这种表象骗多久。

第二天,我在公司「巧遇」徐弘,徐弘意气风发,满面春风。

我相信,林倩应该把「内定负责人」的事私下告诉他了。

很好,得意时,精神才会松懈……

「李辰,最近真是忙死了,下班了聚聚?」

徐弘主动招呼着。

我微笑着婉言拒绝:

「不了,林倩怀孕了,我下班了想早点回家,帮忙做点家务什么的。」

「你对你老婆还真不错!」

「还想着帮她做家务,」徐弘嘿嘿一笑,凑近我挤了挤眼睛,「你说,要是男人只管爽,别的都不管,还不用花钱养孩子,那该多好!」

徐弘话里有话,笑得一脸戏谑。

我握紧手上的杯子,生怕一个忍不住,把这杯滚烫的咖啡泼在他的脸上!

看我不接茬,徐弘直起身子,大大伸了个懒腰:

「你可得拼命赚钱了,现在养个孩子多贵啊!要像前一段时间的新闻那样,最后还替别人养了孩子,那不亏大了。」

「你他妈胡说什么呢!」看着徐弘恬不知耻的嘴脸,我再也忍不住,愤怒地打断他。

徐弘弯着嘴角,轻轻斜了我一眼:

「哈哈,别玻璃心啊,就开个玩笑,你怎么还当真了,林倩又不会出轨,是吧?」

徐弘洋洋得意的表情恶心至极!我努力说服自己平静下来。

我极力压下怒气,强笑着转移了话题:「你生日那天,去我家吃饭吧,叫上张艳,就咱们四个。」

「好啊!」徐弘欣然应约:「好久没吃林倩做的菜了,还真是想念那个味道。」

说道「味道」两个字,徐弘故意加重语气,眼神晦暗不明。

我假做不觉,转身回办公室,玻璃门映出身后徐弘的影子,唇角挂着暧昧又讥讽的笑容。

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个帮别人养孩子的蠢货吧。

没关系,我会让他知道的,人在做天在看,卑鄙无耻的人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这两天时间,我忙着上班、买东西,林倩忙着列菜单,准备礼物。

下班的时候,两个人吃完饭,就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两个各怀鬼胎的人,把恩爱情深演绎到了极致。

终于等到了徐弘的生日,我提前和老板、同事说了情况,然后跟徐弘驱车回家。

林倩系着围裙,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辛苦嫂子了!」

徐弘客气地换鞋进屋,轻车熟路地在沙发上坐下。

我听着这声「嫂子」,怒火中烧,隐忍不发。

徐弘大模大样地坐在客厅,指点江山一般地谈论家里的装修、家具,

我坐在他身边,边附和边挽起袖子,清洗茶具。

聊了不到半个小时,徐弘的手机响起来,接完电话,徐弘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张艳说,她的车坏了,让我去公司接她。」

「那就接一下呗,反正来回不到一个半小时。」我笑着说。

徐弘满脸不耐烦:

「真是把她惯坏了,自己打个车不行!非得使唤别人。」

「好啦,你今天是寿星,我去接!刚好把蛋糕拿回来。」我笑着安抚他。

林倩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额头上微微冒汗。

我倒了杯茶递到她嘴边,轻声哄道:「老婆真辛苦,喝一口吧。」

林倩柔柔一笑,就着我的手,喝了一口。

徐弘靠在厨房门框,似笑非笑地说:「真是恩爱啊,羡慕!羡慕!」

林倩有些尴尬,赶忙低头切菜,我顺势把林倩搂进怀里,故意说了几句甜言蜜语。

余光扫到,徐弘的脸慢慢沉下来。

我和徐弘相识多年,最知道他的脾气,占有欲、嫉妒心都极强,我当着他的面,和林倩你侬我侬,就是要让他醋、让他怒。

因为,一个聪明人,感情用事的时候,才最容易犯错。

目的达成!

我和徐弘、林倩说了声,拿钥匙出门,慢悠悠地往停车场走去,想着再拖延会儿时间。

手机适时地响了起来:「李先生,好戏开场了!」

私家侦探的语气里,有些幸灾乐祸的成分。

我向小区对面的楼群看过去,知道他就在某一栋、某一层里,用望远镜观察着我家里的动向……

「看来他们真是迫不及待,争分夺秒啊!」

这回不用拖时间了,我冷笑着感慨了一句,挂断电话。

停车场上,张艳满脸焦躁地提着蛋糕,其他的同事也百无聊赖。

看我走过来,张艳率先质问:「不是说我打电话就是暗号,你下来接我们吗?怎么这么久!」

我接过她手里的蛋糕,忙道歉:「不好意思啊,还不是徐弘,不放心我,拉着我嘱咐好几次,让我慢点开,照顾好你。」

张艳的脸色缓和起来,有了些喜色。

同事们也顺势夸赞,徐弘平时多么地在意张艳,在公司也经常说自己娶了个好媳妇。

我在旁边跟着捧场,带着他们向房子走去。

在众人的糖衣炮弹里,张艳的笑容越来越灿烂。

我在心里暗暗点头,张艳这样的大小姐,从小就是被人捧着长大的,心理落差越大,一会儿的场面就会越大……

到了门口,我示意同事们拿出手机,把徐弘惊喜的样子录下来,然后轻手轻脚地打开门,带着大家悄悄进去。

客厅、厨房空空如也,只有灶上炖的汤,「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

一阵异样的声音却从卧室传了过来……

我们面面相觑……

张艳率先反应过来,直奔卧室。

我紧随其后,跟着冲了过去。

床上,徐弘和林倩正忘我地翻云覆雨。

张艳大叫一声,状若疯狂地扑了过去,紧随而来的同事连忙把她拉住。

林倩一脸惊恐,拉过被子裹住自己,徐弘手忙脚乱地四处找衣服。

一片混乱中,我顺势把手上的蛋糕,狠狠砸向两人。

蛋糕砸不疼人,但是看到他们狼狈的样子,我还是很解气。

一部分同事过来拉我,我开始疯狂挣扎,嘶吼着要冲上去,

大部分的同事,只能把精力放在我身上。

张艳趁机挣脱,冲上去给了林倩一耳光,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拖到地上,开始拳脚相加。

林倩赤身露体,男同事不方便过去,只有几个女同事过去拉张艳,收效甚微。

林倩惨痛的呼声越来越大。

我像是再也受不了,转身夺门而出,留下一片混乱……

5

再见林倩,是在两天之后的医院。

林倩躺在病床上,小脸苍白,看我进来,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我摆摆手,拉了把椅子,坐在她的床前。

「老公,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

林倩涕泪俱下地说:

「我真的是一时糊涂,求你原谅我吧,我心里只爱你一个人。」

我淡淡地看了林倩一眼:「你们是怎么开始的?」

林倩有些犹豫,还是开口说道:

「两年前,你们公司团建,你临时接到通知,赶回公司改合同,徐弘送我回家,我们都喝多了……」

「后来徐弘就老来找我,他说他老婆凶巴巴、没有一点女人味,我脾气好又温柔,他跟我在一起很舒服。后来我害怕被你发现,想跟他断了,他不同意,我实在……」

「够了!」

我听不下去了,像有无数把钢刀在我心里翻搅,我的心要被割碎了。

林倩见我动怒,苦苦哀求道:

「老公,我就是一时没忍住,贪图刺激,可是我已经受到惩罚了,我们的孩子没了,你看在孩子的面上,就原谅我吧。」

「林倩,」我冷冷地打断她:「孩子是我的吗?」

林倩看着我冰冷的眼神,畏惧地缩了一下身子。

「平安夜那天,你就知道自己怀孕了,是吗?」我盯着林倩的眼睛问。

林倩吃惊的地睁大眼睛,脸上一道挠出来的伤口,更显得狰狞。

「还有件事,我刚才去过医务室,」

我冷冷地盯着林倩,继续补刀:「医生说,你之前多次打胎,子宫壁已经薄得挂不住胎儿了,你应该也是担心以后不能生,所以才冒险想留下这个孩子吧。」

林倩看着我的目光,慢慢从畏惧变得阴毒。

我视若无睹,继续说:

「你不用担心了,这件事,已成事实,你以后,都不能再做母亲了,你也不配做母亲!」

我平静地站起身来。

「你早就知道了!是你!是你设计的!」

林倩嘶吼一声,想朝我扑过来,

我一闪身,她正正摔在地上。

「我可没让你出轨,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我冷笑一声:

「你的东西,出院后自己去收拾,滚出我的房子,这是我最后的仁慈。」

「你敢多带一件不属于你的,咱们法庭上见。」

我冷冷说完,不顾林倩的哭喊叫骂,转身出门。

走出医院,我抬头看向天空,晴空万里,今天是个好天气。

我大步离开,不再回头,那些糟心的人和事,就该被扔在身后。

徐弘其人,比我想的要无耻一些。

当天在场的同事,录了视频,有几个给匿名发了出去。

不出一个小时,公司的群里已经开始疯传。

原以为徐弘会自动请辞,谁知他第二天竟然厚着脸皮来上班,

还去董事长的办公室,要求继续做西北地区的负责人,只不过去另外一个城市,帮公司「开拓市场」。

「生日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董事长早就对这种影响公司风评的人深恶痛绝,

他竟然还自己送上门去!

据知情同事说,董事长只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谁告诉你,你被内定了西北地区负责人?」

徐弘哑口无言,自然不能说,是自己的情人告诉自己的。

第二句话:「你被开除了。」

徐弘灰溜溜地离开了公司……

6

再次有徐弘的消息,是在我的「升职宴」上。

我装作备受打击、痛不欲生,但公司正在用人之际,我还是主动接手了徐弘的工作。

同事、领导体谅我的「难处」,对于我的工作大力支持。

而我自己带团队的时候就业绩斐然,接手徐弘的工作更是不在话下。

熬了几个通宵后,当月的数据,不降反升。

董事长大力表扬,定了我做西北地区的负责人。

我为了表示自己的感谢,也为了证明我终于走出了过去的阴霾,特地在市里面最大的饭店,办了一场宴会答谢。

「辰哥,你说徐弘为什么那么肯定,自己是内定的负责人,还敢跑去找董事长?」

一位相熟的同事,和我八卦道。

「总不会是别人假传消息,他可能是想升职想疯了吧。」

我轻轻一笑,晃了晃高脚杯中的红酒,殷红如稀释过的血液。

另外一位同事也凑过来,跟着八卦:

「我听说,他老婆和他闹离婚呢,让他净身出户!」

「以他的资历,净身出户就净身出户,再找个公司,还不是赚大钱!」

「你知道什么啊!这事都传开了,同行业里,起码在咱们市里,他是混不下去了。」

「我听说是他老婆干的,本来离婚就行,他非要和他老婆上法院打官司。」

「他老婆是什么人啊!在咱们市人熟地面广的,直接使了点手段,闹得满城风雨,他的名声是彻底完了。」

「以他老婆的手段和这事的影响力,打官司他也落不了好,分不到财产。」

我正微笑着听他们八卦,手机响了起来,

我举起手机,示意自己离开一下,转身走出宴会厅。

电话是私家侦探打来的,一开口就是喜气洋洋的恭维:

「李先生,恭喜你高升啊!」

我哑然失笑:「你消息倒是灵通。」

「嗐,我们就是干这个的,」他笑着说:

「李先生,你知道吗,林倩那天被张艳抓伤了脸,现在正在找律师,想起诉张艳,要赔偿金呢。」

我淡淡一笑,鸡蛋碰石头,不知死活。

看来,林倩也要步徐弘的后尘了……

不知道是不是和小朋友接触久了,心思简单,做事也开始不动脑子。

不想想张艳的势力,也不想想自己的名声。

我平静地说:「我和她,已经彻底没关系了。」

私家侦探顿了顿,郑重地说:

「李先生,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那天,你怎么知道他们会……」

「如果他们什么都没做,你的设计不是泡汤了?」

我挑起唇角笑了笑:「可能是运气吧,上天都在帮我。」

挂完电话,我转身向宴会走去,

步伐踏实沉静,手中的高脚杯端得安安稳稳。

红酒在杯里轻微摇晃,清透澄澈,一如那天的熟普洱……

(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