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记

我的房东是个北京女孩,她第一次见我时,穿了身学生服,我还以为她是个学生,后来才知道,是她男朋友喜欢她这样穿。

不光如此,她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衣服,但我从没想过,有一天,她这些衣服,会为我而穿……

我叫陈浩宇,之前,我谈了个女朋友,都快结婚了,可她家里提了个要求:必须在北京有房子。

我工资虽然还行,却还是追不上北京的房价,家里也帮不了多少,所以最后,她跟我分了手,和一个北京人好了。

我特伤心,当然也结束了同居,我发誓,一定要在北京买上自己的房子,因此,为了攒钱,我去回龙观租了个很小的卧室,跟房东同住。

我房东是个女孩,长相是甜美型的,名叫林一璐。

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她穿了身学生装,裙子很短,显得腿很长,小腿上的黑袜尤为性感,我那时土了吧唧的,啥也不懂,还问她,你是学生?

她笑着跟我解释,这身衣服叫 JK,是种制服,穿着玩的,因为她男朋友喜欢。

当时,我还夸她,你很爱你男朋友啊。可我那时并未意识到,其实,她男朋友心理是有点问题的。

璐璐的房子挺大,一百二十多平,我参观后感叹,她年纪不大,就有自己房子了,好厉害。

她说,这是十年前,她爸见房价涨得太猛,贷款买的,当时只有一万多一平,现在已经涨到六万了,幸亏买得早,不然现在肯定买不起。

我算了算,好家伙,值七百多万了,北京的房价太吓人了。

她说,她跟她男朋友住主卧,有独立的卫生间,我们基本不会相互影响,也让我放心。

看得出来,她很真诚,谈妥之后,我们就签了约。

周六,我搬了过来,当时是早上八点,我本不想吵醒她,没想到,她竟在客厅里迎接我,还特地穿了一身女仆装。

我受宠若惊,璐璐很热情,模仿着日式礼仪,欢迎我入住,还帮我收拾行李,倒不像房东,像个全职女管家。

说实话,她这身女仆装,刻意改成了性感款,胸口若隐若现,她弯腰帮我拿东西时,我都不好意思看她。

我心想,她往后要是天天这么穿,我可未必把持得住啊。但她落落大方,并没觉得尴尬,倒让我觉得,自己思想有点龌龊。

我俩正忙活着,主卧的门开了,一个男的揉着眼睛出来,不耐烦地说:「大清早干嘛呢,不让人睡觉了啊?」

我一愣,璐璐赶紧起身,说:「别怕,这是我男朋友,董博文。博文,来认识一下,这是咱们的新房客,陈浩宇。」

她男朋友看了我一眼,我微笑点头,他却说:「哦,你就是那个小外地。」

我脸僵了一下,这人怎么这么说话?

璐璐赶紧道:「你别这么说,人家是客人。」

董博文冷笑:「什么客人,不就每月花一点钱,租了个小次卧么?要我说,也真够省的。」

我挺生气的,璐璐向我道歉:「浩宇,他这人就这样,嘴上刻薄,心眼还好,你别当回事。」

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但是,这第一印象,我就感觉,他不是善茬。

董博文大摇大摆地去了客厅卫生间,解开睡裤就撒尿,也不关门。

璐璐尴尬地给他关上门,告诉我:「以后这个客厅的卫生间,只让你用,等我跟他说说,你先别介意哈。」

我说没事,熟了就好了。

收拾得差不多了,璐璐要做点早餐,我们一起吃,我见厨房还有碗筷没洗,说帮她洗洗,就进了厨房。

可这时候,董博文从厕所出来,说:「哎,璐璐,你不是说他不用厨房么?」

我赶紧解释:「我是想帮忙收拾一下,没别的意思。」

董博文说:「别,璐璐肯定跟你说过,这屋子之所以租给你,是因为你不会做饭,不用厨房。按我理解,不用厨房的意思,就是不进厨房,你可别一来就坏了规矩。」

璐璐是说过,我住的次卧,之前是租给她闺蜜的,后来她闺蜜结婚搬走了,一直在找新房客。本来,她不想租给男生,可觉得我人干净,而且还不用厨房,再加上这屋子空置了快半年了,所以,才租给了我。

我当然会遵守约定,可董博文分明是故意找茬,我见璐璐又要为我说话,赶紧退让:「好,那我回屋,再收拾收拾。」

璐璐不好意思地点头,董博文却故意迎着我的面进去,从后面搂住了穿着女仆装的璐璐,在她耳边说:「宝贝,给主人做什么好吃的呢?」

主人?这个称呼,像是开玩笑,但我总感觉,董博文有一种强烈的占有欲和控制欲,不太正常。

我当然也知道,他这也是做给我看的,但我没理会,回了屋。

后来,我收拾好了东西,吃了璐璐送来的三明治,就关了门,在屋里补了个觉。

傍晚,璐璐敲我的门,邀请我一起吃饭,说她做了几道菜,算是为我接风。

我说这太客气了,而出了屋子才看到,璐璐换了一身旗袍,前凸后翘的,透着股东方古典美。

董博文大模大样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斜眼看了我一下。

我有点尴尬,只能夸了句璐璐:「这旗袍,挺好看。」

璐璐说了声谢谢:「这身衣服,是博文亲自给我挑的,他很喜欢。」

我点点头,董博文头也不转,说:「我就爱看璐璐变装,我喜欢什么,她就穿什么,你这小外地,也跟着挺饱眼福吧?」

璐璐听了,脸一红,低下了头,我也没说什么。

我的感觉越发强烈,董博文就是控制欲很强,而璐璐,似乎又很听他的话,看来,这小子的心智不简单。

但那时,我并未想到,他就是想控制璐璐,因为,他在精心策划一个大局。

董博文显然很得意,又说:「不过,你可千万别白天看了,忍不住,晚上关起门干猥琐事啊。」

我听得一阵堵心,说:「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人。」

他轻笑了一声。

饭菜上桌后,我们三个一起吃,璐璐的手艺很好,尤其是那道油焖大虾,味道很正,但吃饭的气氛,却有点不尴不尬。

董博文竟然故意当着我的面,搂住璐璐的腰,还让璐璐给他夹菜。

璐璐不太好意思,但看得出来,她很爱他,硬着头皮满足他的各种要求。

我坐在对面,真像在吃狗粮,我不由得想起了我前女友,心里有点难过。

可董博文还时不时出言讽刺我。

他说,很难想象,一个人毕业这么多年了,竟还会租一个次卧,暗讽我穷。

璐璐一直在帮我打圆场,可她越这样,董博文越过分,甚至,还借着酒劲儿调侃我说:「老陈啊,我知道,你单身狗不容易,平时少不了生理需求,可我们作为房东,得给你立两条规矩。」

我没吭声,璐璐在扯他衣襟。

他继续说:「第一,你不准带女生回来,因为次卧本来就是一个人住的,有欲望呢,你外面解决去。第二,自己在家,少做猥琐事,即便忍不住了要做,也不要出声……」

「博文,你说什么呢?」璐璐生气了。

董博文却摆手:「哎,单身男人的痛苦,你不懂啊。」

我心里不舒服极了,但只能冲璐璐的面子,不搭理董博文。

吃了会儿,我实在不愿再听他逼逼,借口还有文案要写,回了屋。

但我听到,董博文故意在外面跟璐璐说:「哎,亲爱的,家里多了个人,咱们再也没法在客厅沙发上逍遥了,真遗憾啊。」

璐璐显然在低声拦他。

我越发确定,董博文是个强势的人,通过不断向我明里暗里挑衅、宣战,就足以看得出。

但我也在琢磨,他这股强势背后,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毕竟,这太刻意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尽量避免跟董博文接触,甚至连璐璐,我都故意少见,一回家,就关门待在屋里。

可难免的,我去客厅上厕所,会偶尔碰到璐璐,不得不说,她的各种制服,确实很多,几乎天天不重样,但都有一个特点,都很性感。

我心想,这肯定都是董博文让她穿的,她也太听话了,被董博文拿捏得死死的。

并且,每当晚上八点以后,我上厕所时,会听到,他们卧室里传来一些羞羞的声音,有时候,是董博文在乱叫脏话,有时候,则有一些「噼啪」的声音,像是皮质的东西发出的。

我心想,董博文这小子,必定是故意的,他盼着我会听到,刺激到我这条单身狗。

而除此外,在平日,董博文经常故意给我制造麻烦,比如把自己的臭袜子塞进客厅卫生间的洗衣机里,也不洗,等我要洗衣服的时候,一打开,里面臭气熏天,根本没法用。

还有,他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下载电影,我能检测到网速分配情况,家里的网,被他占得几乎没法用,我只能开着 5G,花自己的流量。

而每当我不在家,我快递到了,如果是他接的,会直接告诉快递小哥,查无此人,造成一系列麻烦,为此,我不胜其烦。

但是,璐璐一直对我很好,每当她知道董博文为难我,总会向我道歉,还时不时把做的好吃的送我一份,所以,冲着她,我都忍了。

可董博文对璐璐的这些做法,很不满意,他好像经常暗中为此「惩罚」璐璐,许多时候,我没意识到,但是有一次,我发现了一个细节。

那是周六晚上,有人送了璐璐一箱螃蟹,璐璐非叫我一起吃。

在桌上,董博文一直黑着脸。

我权当没看见,我心想早吃完早回屋,不理会他。

不过,那天,我有点拉肚子,刚吃了两只螃蟹,就忍不住,去了厕所。等我出来时,本不想吃了,但我发现,董博文脸色好了很多,还主动邀请我,赶紧回来坐。

我莫名其妙地坐下,跟他们聊天,我以为,是璐璐劝好了董博文。

可聊着聊着,我发现不太对劲,璐璐身上,好像有电器震动的声音,我心想,是手机调成了震动模式,装进了兜里吗?

那声音若隐若现,璐璐的表情,也跟着时而紧张,时而轻轻咬着嘴唇,时而还翻一下白眼,就像有什么东西,让她受不了似的。

我心想,璐璐为啥不接电话呢,有啥不方便的?

我以为董博文也听见了,可他浑若无事,只是左手一直插在睡裤兜里。

这太奇怪了,一通电话而已,至于么?难不成,璐璐有什么秘密,瞒着董博文?不像啊。

那电话的震动声一直都若隐若现,我也不方便提出来,而吃了没多久,我借口还有事,就回了卧室。

我关门的那一刻,似乎瞥见,董博文嘴角,浮起了讪笑。

我瞬间想到,难道,不是手机震动?

我顿时脸红了,细思极恐。

可是这事儿我没再多回味,我只越发觉得,董博文是个变态。

不过,我毕竟只是个外人,他俩怎么相处,跟我没关系,人家开心就好。

璐璐虽然人好,但也说不定,她喜欢那样的有点坏的男朋友,世事不往往如此么?

可我并没想到,其实,璐璐跟他在一起,过得也不开心,那天,因为一件小事,他们的矛盾,彻底暴露在了我眼前,我终于明白,一直以来,我没看错董博文。

那天,是璐璐生日,她没在外面过,在家里做了顿西餐,还考了几个蛋挞。

我下班回来,她敲门送给我蛋挞,穿着一身护士装,但她抱歉地跟我说:「今晚就不请你一起吃饭了,博文说,要跟我吃烛光晚餐。」

我接过蛋挞,连连点头:「当然当然,那我就不打扰了,你们好好过生日哈,生日快乐。」

璐璐一弯腰,说:「好啦,那就请你自己好好休息,晚上记得盖好被子,不然着凉了,医生可要给你打针的哟~」

她这番话,搭配这身护士装,真是又调皮又风情万种,看得我五迷三道的。

晚上,董博文回来,我听到他们在客厅准备了会儿,就回了卧室。

但也就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听到,外面一阵吵嚷。

怎么回事?

当时我在打游戏,赶紧起身,开门出去,竟发现,主卧门敞开着,董博文正大声骂璐璐:「我就知道你一直防着我,对我根本不是真心的,还编瞎话,说是你爸妈不同意,我看,就是你们三个在给我演戏!」

璐璐哭得一脸梨花带雨:「博文,你听我解释,我一直在想办法说服我爸妈,我真的爱你……」

我上前问道:「你们俩咋了,怎么好好的,吵起来了?」

但同时,映入我眼帘的一幕,让我面红耳赤,我看到,璐璐已经脱下了护士装,改换了一身极为性感的衣服,我也说不上是什么风格,反正,就是一身比基尼式的酒红色泳衣,还穿着黑色的渔网袜。她脸红扑扑的,显然是喝了酒,嘴上还涂着烈焰红唇,美艳到了极点。

我赶紧低下头,可已经来不及了,董博文说:「哟,看得挺过瘾啊,怎么,我跟她吵架,你心疼了,要出来当护花使者?」

我支支吾吾:「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董博文突然叫道,「我早看出你俩不对劲儿了,你八成早就跟她睡过了吧?你搬进来,就是你俩演的戏,想在我眼皮子底下,过过出轨偷情、给我戴绿帽子的瘾,对不对!」

这说什么呢,他疯了吧?

与此同时,我又看到了一个不该看的东西,他们房间地下,由于吵架,已经一团散乱,而我看到,有一根皮鞭子,被丢在了角落。

但我无暇顾及这些了,我说:「你别乱说!」

他却咄咄逼人:「乱说?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俩没少亲热吧?她天天穿这么骚,为的就是勾引你!」

璐璐听了这话,也生了气,她擦着眼泪道:「博文,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穿这些衣服,不都是你要求的么,你说你喜欢,我才为你而穿的啊!」

董博文却胡搅蛮缠:「我让你穿,你就穿,我让你吃屎,你也吃屎吗?你就是别有用心,想勾引这个小白脸!你巴不得我赶紧搬走,给你们腾地方呢。」

璐璐一听,直接愤怒了,她起身道:「你到底在说什么?行,那你走吧,我就当自己犯傻,瞎了眼!」

我一见事情要更坏,赶紧劝:「别别,咱们都冷静冷静,博文,你给璐璐道个歉……」

「道歉?我去你妈的,我走,你俩爱怎么偷怎么偷去吧,你再也不用天天听墙根儿撸了!」董博文直接打断我,穿鞋要出去。

但是,他觉得不解恨,又回了屋,抓起桌上的红酒瓶,「啪」一声摔碎,而后,摔门而去,还骂了句:「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说实话,我都快出离愤怒了。

璐璐也又气又悲,一下坐倒在地,也不管撒了一地的红酒,浸透了她的网袜和三角裤。

我只能赶紧安慰璐璐,想把她扶起来,可她喝了酒,人又很崩溃,一个劲儿抽搐着哭,在椅子上坐不住。

我没办法,赶紧抽了两张纸巾,红着脸,把她大腿下侧的红酒擦去,将她扶上了床。

璐璐一个劲儿在哭,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问:「璐璐,你们怎么突然吵起来了,不会是真是因为我吧?」

璐璐一边抽泣,一边摇头:「不是因为你,其实,我俩之间有件事,一直没解决,经常为此吵架。」

「什么事?」

璐璐让我给她抽了张纸巾,擦了擦鼻涕和眼泪,慢慢平息了下来,才给我讲:「我俩恋爱一年多了,都有结婚的意思,但是,博文要求,必须在房产证上,加上他的名字,重新立合同,他心里才踏实,才肯结婚。」

我挺意外。

璐璐接着说:「我很爱他,是同意的,但是,我爸妈觉得,他这个要求有些过分,而且,我爸一直觉得,博文的言行举止,很像那种有各种歪心思的男的,他不太放心。」

其实,我赞同璐璐爸妈,毕竟,房子是璐璐家买的,凭什么因为结婚,就加上博文的名字?

而且,璐璐确实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觉得博文哪都好,据我看,董博文未必是什么好东西。

璐璐说:「就因为我爸妈不同意,所以,他时不时就跟我吵,好几次,都被我安慰下去了,没闹起来。但今天,我们一起喝了点酒,他把话题又说到了房产证的事上,就没控制住,发了火,并且,他确实借题发挥,说我有外心,跟你有……不正当关系。我当然受不了他这么说,所以,才吵了起来。」

我全明白了,董博文太可恶了,自己想争房产就争房产,怎么还往我身上泼脏水?

我没说话,但我分明感到,璐璐说完这些,越发生气,她接着讲:「平时,除了这件事,我对他可以说是要多好有多好,他喜欢看我穿各种稀奇古怪的衣服,我就买了,满足他,而且,他还要我买各种玩具,我也都买了,甚至连环卫服我都买了,放在床下行李箱,可谁能想到,他还这么不满足,竟这样对我!」

璐璐说着说着又哭了,有点控制不住。

我下意识地望望床下,再看看她这一身性感的样子,真替她感到不值。而且,连环卫服都有,董博文到底有多变态啊?我对那个行李箱里的东西好奇极了。

璐璐哭着哭着,可能是没撑住,差点跌下床,我下意识地伸手扶她,可一不小心,跟她上半身贴在了一起,说实话,我也不是根木头,她的胸口露在我面前,我顿时血脉偾张了,手捂着她柔软的身子,立刻来了感觉!

璐璐出于生理反应,竟抱住了我的腰。

我知道,拥抱会给人以安慰,她这个动作,是本能。

但我赶紧扶住她胳膊:「璐璐,你有点醉了。」

璐璐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收手,脸红着,也不说话。

我说:「这样,你别哭了,躺会儿,我给你简单收拾收拾,你早点睡。」

璐璐看着我,眼波含谢,点了点头。

我扶她躺下,随后,找扫帚和拖把,将地上的残渣和酒拖干净,又安慰了她几句,才关门,回了自己卧室。

当晚,倒也再没出什么事。

第二天早晨,我起床洗漱,璐璐早已起了,她煎了两盘鸡蛋饼,让我一起吃,看得出来,她情绪还行。

董博文没回来,我们都不提他。

但吃饭时,璐璐一直不好意思看我,我想,昨夜的事,她必然都记得,肯定很害羞。

可她娇羞的样子,让我有些心动。

我上班后,脑子就像出了问题,不由自主地回忆这些日子与璐璐的种种,她穿着各种制服,出现在家里的样子,更让我感到躁动。

晚上一下班,我很想见璐璐,急匆匆回了家,我想,她肯定又是在做饭。

我是没猜错,但我进门后发现,董博文也在,他回来了。

璐璐和董博文在厨房做饭,董博文给她打下手,两个人卿卿我我的,就想从未闹过矛盾。

璐璐见了我,笑着打招呼,我也微笑点头,但是,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董博文根本没鸟我,鄙夷地看了我一眼,继续在身后搂着璐璐,两手环过她的腰,洗池子里的菜。

我看到,璐璐今天又穿上了兔女郎装,董博文还故意蹭她的兔尾巴。

这就叫床头吵架床位和了吧。

我回了卧室,他们也没邀请我一起吃晚饭。

夜里十点左右,我听到他们卧室里传来欢愉的声音,董博文又放开嗓音,连骂带叫,显然是在故意的。

我坐在床上苦笑,我算个什么呢,你向我示哪门子威?

两天后,是周四,璐璐下午给我发微信,说晚上一起吃饭,她做了一道毛氏红烧肉,说男人肯定爱吃。

我回到家,发现,董博文的脸色竟然出奇得好,对我也友善了许多。

璐璐把红烧肉和几个素菜端上桌,我们坐在一起吃,董博文还主动跟我碰杯喝酒。

我心里特奇怪,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后来,趁着董博文去洗手间,我问璐璐:「咋回事?博文今天心情很好啊。」

璐璐小声告诉我:「我昨天终于说服了我爸妈,结婚前,可以把他的名字写进房产证了。」

原来如此。我心道,这小子总算达到目的了,这房子七百多万,他名字加进去,等于说,身价瞬间涨了三百万,难怪心情大好。

可我总觉得,他没安好心,但我一外人,没资格管。

董博文回来后,我们又吃了会儿,快结束时,璐璐说:「浩宇,明天下午,我要去成都出差,这周末只有你跟博文两个人在家了,可要和睦相处啊,博文,你不许欺负他。」

董博文故作大气地笑了笑:「不会。」

我说:「你也要出差?」

璐璐问:「是啊,怎么了?」

我说:「我周末也出差,去广东跟一个营销活动。」

这事儿,上周领导就跟我说了,我本来准备明天告诉他们的。

璐璐说:「这么巧,博文,那只能委屈你一个人在家了,要是觉得寂寞,你可要跟我多多视频。」

璐璐为了讨好董博文,还撒了个娇。

董博文隔空亲了她一下:「放心吧,宝贝,要是实在想你想得受不了,我就去网吧打游戏,分散注意力。」

但我觉得,董博文不像舍不得的样子,反而很欣喜。

但第二天上午,我一上班,我们领导说,因为全国疫情影响,营销活动临时取消了,我松了口气,周末可以歇歇了。

晚上,我回到家,家里没人,我回屋玩了会儿游戏,十一点就上床睡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朦朦胧胧中,我被一阵声音吵醒,我知道,是董博文回来了。

我睁眼看了看手机,已经凌晨两点,心想,他玩得倒够晚的,可我刚要继续睡,猛然听到,有个女人的声音。

璐璐也没去出差?可我立即听出来,那声音,不是璐璐的,有一点点粗声粗气。

我立即警觉起来,细细留意外面在说什么。

只听董博文好像在带着那女的参观这个家,那女的则不断夸赞这房子,说果然不错,又大又宽敞。

董博文说:「那当然,一百二十平的房子,在北京,绝对算大的了。」

那女的也笑:「你小子还真有福气呢,找了个那么有钱的女朋友。」

董博文说:「什么女朋友,你才是我最爱。小宝贝,今晚,家里就咱俩,咱想怎么整,就怎么整,赶紧的吧,我都忍不了了。」

「干嘛啊,我还得洗澡……」

随后,说话声没了,只剩下衣服的摩擦声。

我顿时明白了,董博文在偷情!而且,明目张胆地带回了家!

我紧张极了,生怕被他们发现我也在家,我一声不敢吭,同时看了看手机,赶紧调成了静音。

我听到,他们竟在客厅里,直接胡闹,董博文大叫着脏话,女的浪笑不已,我听得清清楚楚,甚至都起了鸡皮疙瘩,为他们臊得慌!

我以为要等很久,可没想到,也就两分钟吧,外面没了声,我知道,这是董博文一贯的水平。

随后,他们去洗了个澡,又回了客厅沙发,大概在抱着聊天。

我都能想象出那种不堪的场景。

我听到董博文说:「亲爱的,这房子,很快就会写上我的名字,到时候,我就说家里给了钱,能换一栋大的,先逼她想办法把这房子卖了,等一拿到钱,就跟她分手,再买个新房子,就咱俩住!」

那女笑得开心:「好,不过,咱们可得买个三环以内的,我可不想来回龙观这么偏的地方,跟农村似的。」

董博文大笑:「行,你说买哪,咱就买哪!」

我听得怒发冲冠,董博文,你他妈还是个人吗?璐璐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背着她,做这种事,还心怀不轨,想骗她的房子!

我真想冲出去揍他一顿,但我深呼吸几下,沉住了气,现在,狐狸尾巴刚露出来,这不该是打草惊蛇的时候。

过了十几分钟,听声音,他们回了卧室,而后,断断续续的酣睡声起了。

这肯定是他们激战过后,累得睡了,于是,我轻轻地开了门,发现,他们连主卧的门都没关,就那么不知廉耻地躺在大床上,睡着了。他们丑态毕露,那女的确实长得妖艳,前凸后翘,正紧紧地搂着董博文。

我本想离开房子,可又转念一想,璐璐平时对我那么好,现在,她被人骗,我该帮她。

我不能走,我这几天,就待在屋里,我倒要好好听听,这对狗男女究竟还有什么计划,董博文的心肠究竟多坏!

我回屋后,连睡觉都用被子蒙着头,生怕自己夜里不注意,发出声被他们察觉。

接下来,整整两天,我都躲在房间里,靠着吃泡面、喝矿泉水为生,只在他们偶尔出去吃饭时,才溜出来上个厕所。

这两天里,我真是大开眼界了。董博文和那女的,各种胡来,他们就像两台功放机,声音从卧室到客厅,从厨房到洗手间,肆无忌惮,甚至,还在阳台对着外面公然白日宣淫,无耻至极。

我也听明白了,那女的,是他几年前在酒吧认识的,没有正经工作,全靠家里养着,整天就会要钱花,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周六晚上,我还听到,董博文跟璐璐打过电话,说特别想她,让她赶紧回来。但璐璐不知道,打电话前,董博文就跟那女的说了,他打电话时,那女的就在他身上上下游走,伺候他。电话挂掉后,俩人还无耻地大笑,骂璐璐是个傻叉。

周日上午,那女的心血来潮,还来了我房前,想看看我房间,幸好我房门一直是锁着的,他们当然进不来,但我还是一阵心悸。

董博文说:「这就是那个出差了的穷逼,在这住着,他屋进不去,甭看了,我早晚让他滚蛋,到时候,咱进去亲热一回。」

我心想,你俩是狗啊?还得到处做记号?

终于熬到了周日晚上,董博文又带女的出门吃饭去了,俩人商量,吃完了饭,他就送女的回去,我这才觉得要解脱了。

晚上十一点多,他回了家,我装作出差刚回来的样子,跟他打了个招呼。

他没搭理我,开始收拾卫生,拿着璐璐的香水,在家里各处狂喷,我知道,他是要驱走那女人的香味。

周一晚上,璐璐回来了,她出差出得很顺利,心情不错,又要下厨,给我们做炸酱面吃。

董博文则装作很想她的样子,从做饭,到吃饭,一直跟她卿卿我我,缠绵得就好像这两天没她差点活不了了一样,虚伪至极。

璐璐被他哄得很开心,还夸他乖,董博文趁机当着我的面说:「那么,晚上你是不是可以穿那件蜘蛛侠服,满足我了?」

璐璐一脸娇羞,白了他一眼,但分明很甜蜜。

我在一旁,心里五味杂陈,我不知道,我该不该立即把真相告诉璐璐。

不过,在我纠结的时候,竟发生了件意外的事,令我猝不及防。

当时,璐璐先吃完了面,坐在了沙发上,可她的手随意一摸,忽然,从沙发垫里抽出了一条内裤,粉红色的。

那分明是女人的内裤。

璐璐一愣,看那表情,那内裤肯定不是她的,她问:「这是……什么?」

我也一惊,董博文脸都白了。

我看向董博文,心想,看来不用我说了,你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啊,淫乱得竟然都把内裤揉沙发座子里了。

可董博文迅速看向了我,说:「周末你是不是带女的回来过?」

我一愣,什么?还有这反转?

董博文立即又说:「哦,周末你出差,那肯定是周日晚上了。你是不是趁我睡熟了,带女的回来,在沙发上亲热了?我说陈浩宇,你咋这么不要脸呢?」

这他妈就是信口雌黄啊,我气不打一处来:「你说什么呢,你……」

董博文提高声音打断我:「什么说什么,我们规定过,你是次卧,不准带人回来过夜,你这是违规了!」

我真是哔了狗了,我这还没说什么呢,你竟然恶狗先咬人了,坏处脓来了!

一旁的璐璐有点懵,可被董博文这么一说,她就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看着我,体贴地一笑,说:「哎呀,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浩宇,你谈了女朋友,怎么不让我们知道啊,恭喜恭喜!」

看得出来,她是真诚祝福,可我压根儿不是这么回事啊。

我要解释,董博文继续拿话堵我的嘴:「你别急着恭喜他,他违反了规定,就得让他现在搬出去,押金也不退!」

璐璐说:「什么啊,规定是规定,人情是人情,你还不让人家谈恋爱了?浩宇,没事,你就让你女朋友搬来住,有什么不行的?」

董博文却说:「妈的,都怪我连待了两天网吧,太累了,不然他不可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干这种事!太不要脸了,还是在沙发上!」

我看着董博文,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个人,脸皮极厚,且璐璐由于爱他,十分相信他,如果这时候,我说出董博文带女人回来的真相,恐怕,董博文会死不承认,也会更无耻地忽悠璐璐,更疯狂地栽赃陷害我,到时候,璐璐信不信我,还两说呢。

我沉默了,我想,不能现在戳穿董博文,对付这种人,要有直接的证据,才能一击致命。

接下来,璐璐故意引开了话题,把内裤也放在了一边,可她总时不时笑吟吟地看我,像是在为我高兴。

可董博文演戏演上瘾了,时不时嘲讽我一嘴,却都被璐璐遮过去了。

我心里明镜儿似的,小子,你就演吧,你出轨其实是小事,可你要骗璐璐房子的事,太严重了,我一定会戳穿。

我借口先回了房间。

但是,一个小时后,我正在看书,忽然听到,外头又吵了起来,且董博文冲到了我门口,用脚咣咣地踹门,叫道:「兔崽子,给我出来!」

我诧异着开了门,董博文怒目圆睁地看着我,手里抓着一根黄色的长发,骂道:「好啊,带女人回来就回来吧,你竟然在我们床上乱来!」

啥?我又无语了。

璐璐也从主卧出来了,我看到,她已经换上了一身极为紧身的蜘蛛侠装,身上最细微的那些线条,也显露无疑,很明显,他们刚刚进入状态,就出事了。

璐璐显然不想让董博文跟我吵,跟出来阻拦,没来得及换衣服。

我看着她这一身打扮,血脉偾张,但确实没心情想别的,只是看着董博文手里那根黄头发,突然明白了。

刚才,肯定是璐璐在床上发现了这根黄头发,质问董博文,董博文当然就信口胡编,将锅甩给了我,说是我带女人,在他们床上乱搞过。

我记得清楚,他带的那女的,是黄色长发。

太无耻了,这种瞎话也编得出来?

我镇定下来,冷笑道:「你既然说,我是周日晚上带女的回的家,你也在,那么请问,我们怎么可能在你们床上乱来呢?」

董博文一怔。

璐璐也错愕,显然没想明白。

董博文绞尽脑汁编道:「我……我那天晚上半夜出去买了瓶水,你肯定就是趁着那会儿功夫,带她找刺激,进的我们的卧室!你说,玩得是不是很爽?」

真没底线啊,我都懒得反驳他了,我说:「董博文,难道,真的不是你带女人回来乱搞过?」

董博文面红耳赤,可故意黑着脸:「你说什么?再他妈乱说信不信我找哥们儿弄死你,老子可是本地人!」

说着,他转身去洗手间,抄起了拖把,要收拾我。

璐璐见状,赶紧拦住他:「博文,你别闹,把拖把放下!」

董博文用拖把棍指着我:「你要是再敢乱说一句话,我找人打残了你!」

说实话,他这疯劲儿,我有点忌惮。我出门在外,一个人北漂,惹上这种无赖,还真没好果子吃。

璐璐拼命挡着他,那身蜘蛛侠衣服,让她身上细节处的线条,都十分明显,但是在这种场面里,尴尬极了。

我脑筋飞转,行,我先忍忍,假的真不了,董博文既然心怀不轨,迟早会露出马脚,咱走着瞧。

我当即说:「董博文,这房子,我不租了,明天就走,押金也不要了,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而后,我又对璐璐说:「璐璐,这世上的坏人太多了,你一定要多留点心眼。」

董博文听我这么说,又要来揍我,被璐璐死拦住了,璐璐对我说:「浩宇,你不要走,这不是什么大事,不至于闹着么僵。」

我看着璐璐,瞬间有些心疼,这女孩,太善良了,但是她耳根子也是软,尤其陷入爱情中的时候,根本不够董博文忽悠的,恐怕我现在说什么她都不会信。

也罢,我要等待机会,带她亲眼看看真相。

我没回答璐璐,关门进了屋。

当晚,董博文又在客厅闹了会儿,璐璐把他安抚住后,又给我发了好多条劝我别走的微信,可我没回复。

第二天上午,我就请了假,收拾东西,去哥们儿家暂住了。

璐璐见没法挽回我,就把押金退给了我,说我也不容易,押金她不会扣的,但我没有收。

昨晚我反思了一夜,心里很坚定,我知道,我跟璐璐的缘分,还远没结束,我一定要救她,我绝不能让董博文这个奸诈小人得逞!

我没找房子,因为我坚信,我终将搬回去。

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沉住气。

我有董博文的微信,他没删除我,这几天,他就像故意向我炫耀、挑衅一样,时不时发些他跟璐璐在家里的照片,有时,是拍璐璐给他做饭,有时候,则是拍两个人在一起,璐璐穿着女仆装的搞怪视频,看起来,其乐融融。

但我知道,璐璐一定不是很开心,只是在迎合他罢了,因为,她没发过朋友圈,也没给他点赞。

而果然,就在第四天,不出我所料,璐璐主动联系了我,给我发了条微信。

她说:「浩宇,我想问你件事。」

我冷静回复:「什么事。」

她回复:「你那天说,让我当心坏人,留点心眼,你指的,是博文么?」

我没说话。

她又发来:「还有,那天你说,那条内裤,和头发,有可能是博文带女人回家留下的,你是故意那么说,还是真的有证据?」

我心想,璐璐,你总算发现什么了。

肯定是那天她听了我的警告后,留意起了董博文,发现了端倪。

我觉得时机到了,问她:「璐璐,如果我告诉你真相,你愿意相信我吗?」

她没给肯定的回答,只回复:「你说。」

我想了想,那好吧。我手指飞动,把那个周末,我临时取消出差、在家发现董博文带女人回来等事,原原本本讲了出来,并说了董博文跟那个女人想要骗璐璐房子的计划,而后,点了发送。

璐璐久久没有回应,我知道,她一定无比震惊。

我问:「璐璐,你的房产证,加上他名字了么?」

良久,璐璐才回复我:「暂时还没有,我们说好下周去办手续的。」

我没再说什么。

璐璐又问:「浩宇,你说的这一切,是真的么?」

我发了个「嗯。」

她在那头,必然哭了。

她回复我:「我太难接受了,我不敢相信,真的,我不敢相信博文竟是这么一个人,会这样对我!」

我说:「璐璐,你如果想知道真相,听我的一回,行么?」

过了两分钟,她才回了个「嗯。」

随后,我就跟她制定了一个计划,其实说来也简单,就是让她告诉董博文,她又要出差,而在她「出差」前,借故把次卧的门关上,让董博文以为里面没人。

璐璐并没立即同意我的话,只说自己考虑考虑,我也没催,我知道,她需要时间,让自己狠下心来。

果然,两天后,璐璐找我,说她跟董博文说了,这周末又去成都出差。

我发了个「ok」,而后,告诉她,听我安排。

周五晚上,我跟璐璐提前汇合,那时董博文还没下班,我和璐璐回了她家,躲进次卧,关上了门。

我们俩待在一个屋里,以为会很尴尬,但是,并没有,反而像是老友相聚,都不必说话,我知道,只因我们同仇敌忾。

我们在黑暗中一直等到了十二点半,外面门响了。

虽然没开灯,但我感觉得到,璐璐紧张了起来。

紧接着,董博文和一个女人的声音就响起来了,我听得清楚,这就是先前那个女人。

我在黑暗中观察璐璐,她一动不动,我知道,她必然已难过到了极点。

董博文一进家,就粗声大气地说:「妈的,那傻逼终于又出差了,宝贝儿,这个周末,这又是咱们的地盘了!」

那女的好像有点醉了,懒洋洋地说:「她到底什么时候给你加上名字啊,我都他妈快等死了。」

董博文的声音传来:「马上了,别急,咱们等了这么久,不差这几天,来吧,闲言少叙,赶紧进入正题!」

随后,外面就是一阵缠绵接吻的声音。

我在黑暗中看到,璐璐的身子,在抖动。

我想安慰她,只能抓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冰凉,啜泣声也起了。

我想暗示她别出声,可她已经站了起来,直接开了门,我跟着一阵紧张。

灯光招进来,她走了出去。

董博文和那个女人,正闭眼着眼抱在一起,手抠腿缠。

忽然,董博文发现,璐璐出现在面前,陡然一惊,那女的也尖叫了起来。

董博文一把推开了那女的,脸由白转绿,又由绿转黑。

女的还傻叫着问璐璐:「你谁啊?」

璐璐平静地说:「我是这个房子的主人。」

董博文当即差点跪下,祈求璐璐:「璐璐,不是你看到的这样,你误会了……」

璐璐冷漠地看着他:「我误会什么了?」

董博文却干瞪着眼,说不出话来了。

璐璐看着他,还是没抑制住激动,她说:「博文,我真没想到,我那么爱你,对你那么好,满足你的各种要求,你竟然……你竟然这样对我!」

璐璐哭了,可她强忍着,让自己站稳。

董博文也看到了我,他骂道:「他妈的,我就知道是你这个兔崽子怂恿的,我他妈……」

「董博文!」璐璐打断了他,「你不准再骂浩宇,你没资格,你现在,就带着这个女人,离开我的房子,咱俩从今以后,再没关系了!」

董博文见她动真格的了,没工夫管我,直接扑通一声,跪下了:「璐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给我一次机会……」

璐璐根本不理他,她捂住了嘴,回主卧,关上了门。

我知道,她必然在门口捂着嘴,疯狂哭泣。

而客厅里,那女的早已慌得要命了,还知道点害羞,转身跑了出去。

董博文则哐哐地敲着主卧的门,疯了一般。

可璐璐就是不开,门里门外,如同冰与火,对比鲜明。

董博文终于敲累了,他知道,自己完了。他恨恨地看着我,什么也没敢说,吐了口痰在地上,狼狈地走了。

真相大白于天下。

我就静静地,在客厅沙发上坐了许久,直到万籁俱寂。

一个多小时后,璐璐才从主卧走了出来。

她心情仍不能平静,坐在我身边,将这几年的隐忍,全都发泄了出来,我们聊了一夜,后来,她终于止住了哭泣。

第二天下午,我就搬了回来。

一个月后,我和璐璐确立了恋爱关系。

原本,她打算将之前买过的那些奇装异服,全都丢掉,但是,我拦住了她。

我说,其实,我非常喜欢看她穿成兔女郎的样子,只是,先前她不属于我。

她冲我笑笑,告诉我:「好,那我把它扔了,重新买一些,从今往后,只为你而穿,行么?」

我心里很暖,我们坐在沙发上,拥抱着亲吻。

没多久,我跟她去见了她父母。

而半年后,那天,她穿着兔女郎的装扮,跟我坐在沙发里,贴着我的胸口,告诉我,她爸妈同意,如果我们结婚,会把我的名字,写在房产证上。

我内心无限感慨,人生竟如此奇妙,我曾因没有房子,被前女友抛弃,如今,却不知道哪里修来的福报,有了一个有房子的女人,愿意跟我结婚。

我看着她,心中只有无限感恩,我发誓,我要用一生,只爱这一个女人。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