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别逗姐姐了

那天我下班,刚坐到沙发上,他直接抬起我的脚放在他腿上。

我立刻想收回双腿,却被按住,他握了一下我的脚说:

「怎么这么凉?下雨了不知道盖点毯子?」

说着就撩起自己的 T 恤,把我冰冷的双脚顺着下摆揣进了怀里。

我冰冷的双脚碰到了高熠像火炉一样热的腹部,像是找到了归宿一样紧紧贴着人家,不想再收回了。

高熠一边用发烫的身体给我暖着脚,一边还用大手来回抚摸着我的小腿。

「腿也有点凉。」

明明被按住的是脚,可我的脑子却根本不转了。

1、

我从没想过,我有一天会被一个男人在家门口逼到墙角。

一个周五,我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一开电梯门,看到了个倚在门边的高大身影。

在我即将拧开门的那一刻,这个人伸手阻拦。

楼道的灯忽明忽暗,我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了,赶忙拉紧身侧的包。

可这个男人一开口,我整个人都僵硬住了。

「姐姐,好久不见。」

2、

五年不见,他的声音更低沉了。

他叫高熠,熠熠生辉的那个熠。

是我曾经养了两年的男孩。

当年分开的时候,高熠已经超过一米八,如今好像又长高了一些,比我整整高了一个头。

此刻站我面前时,我看他的时候还要抬起头。

我深吸一口气暗自给自己打气,拿出来你那些年当姐姐的架势说:

「你怎么在这里?」

他完全不回答,反而开口反问我。

「你怎么才下班?」

说完就把我手里的钥匙拿了过去,开门进屋,熟练地抬起右臂「啪」打开大灯。

一如当年,轻车熟路。

灯光下的高熠,轮廓比当年更精致了,依旧野,却是经过了一番雕琢的。

他闭上嘴巴时,嘴角上扬的弧度,依旧是十足的少年气。

「这个沙发还在?」

高熠指了指客厅中间米黄色布艺小沙发。

「连上面的毯子都还有?」

这个沙发,在我养着他的两年里,他曾经睡过无数次。

高熠长腿一迈就走进了卫生间,「你连浴帘都没换过啊!」

此刻我站在客厅里,看着他四处乱转,听着他言语不断,脑子依旧有些空白,连身上背包都没来得及摘掉。

「我出汗了,要洗澡。」

我还没开口说话,他就一边看着我的眼睛一边走到了卫生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一会帮我拿下浴巾!」

然后,花洒的水流声由弱到强的传了出来。

我极力平复着自己的思绪,高熠怎么突然回来?这些年他去哪里了?

而且,为什么连十分钟都没到,他就连问都没问我,在我这洗上澡了?

「姐姐——」

浴室的声音再次传来,打乱了我的思绪。

「哪个是洗发水啊?」

他把门打开了一个十厘米的缝,一股温热的水蒸气喷涌而出,半张被水浸润的脸庞刚好露出来。

「瓶身是半透明的那个……」

「好!」

「砰——」门又被关上。

我站在外面,深吸一口气,把包挂在了门挂钩上,想要弄清自己的情绪。

可没三分钟,里面又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叫声。

「我洗完啦,浴巾在哪里呀?」

又是一股热浪顺着卫生间的门缝散了出来,掺杂着我洗发水的香气。

我有些眩晕,家里只有一条是我自己用的,哪里有什么多余的浴巾给他用。

从白天见到他到现在,没一个节奏是我跟得上的。

「没有!你自己随便擦擦!」

我吼完,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给自己开了一瓶冰镇过的玫瑰味 1664,「咕咚」咽了一大口。

冰得我脑仁疼。

3、

我看到了高熠放在门边的行李箱,看到出了神。

这个铝镁合金的行李箱,跟我们公司领导用的一模一样,不贵,也就这个房子四个月房租。

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高熠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从雾气中走出来。

「我也想喝。」

我打开冰箱,下意识地拿出一瓶 NFC 橙汁递给了他,以前,他最喜欢的水果,就是橙子。

可高熠不仅没有接,还撇了撇嘴角。

「我也想喝酒。」

「小孩子喝什么酒!」

「我都成年了……」

他没说完,我就把橙汁扔在了他怀里,「爱喝不喝!」

「哦……」

他还是拧开了那瓶橙汁,用力的时候,白皙的手臂肌肉线条明显。

我还一直盯着那个行李箱,高熠看出了我的疑惑,很淡定地解释。

「500 多块钱买的,好看吗?」

也对,不一定是正品,可能是高仿。

4、

昨晚高熠喝完橙汁就睡了,我却失眠了一晚,一定是因为外面的雨声太大了!

早晨,我走到客厅,看到他在我的布艺小沙发上仰面躺着,两条小腿垂到地上,勉强让头枕在另一边的扶手上。

当我不自觉再靠近一些时,却后悔的要命,后悔靠近了,也后悔昨晚为什么要给他这么一套睡衣。

这套条纹睡衣的布料实在是太柔软轻薄了,高熠早晨的变化刚好能看个大概。

就在我尴尬得不知道看哪里的时候,高熠突然醒了。

他皱了皱眉头,睁开一只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和没来得及躲开的我,嘴角轻轻扬起一丝微笑,伸了个超长的懒腰。

「我要搬回来住。」

他刚睡醒,声音还有些沙哑。

但对我来说,这一句直接从耳朵进入,已经让我心跳都有些加速。

姐姐和弟弟的身份是理性认知,现在这个荷尔蒙爆棚的男人就躺在我面前,混合着阳刚之气充斥着这间杂着雨后泥土味的小房间,我所有理性思考能力都被限制了。

「什么?」

他刚刚说了什么?

他以为我在质问,瞬间收起微笑,缓缓睁开双眼,无辜地看着站在沙发边的我。

「我要搬回来住!我刚回来,没有住的地方……」

我停顿住了,想起了他养他的那些日子。

5、

六年前,他高中在读,我已经工作,只身在这个城市工作。

他和奶奶相依为命在楼下,我一个人独居租住在楼上。

我和他,一直点头之交而已,而且,大多数只有我点头,这个青春期的男孩子,根本不喜欢理我。

高熠 16 岁的时候,他奶奶去世了,他就更不喜欢理人了,每天都是独来独往。

高熠长得不错,即便每天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还时常有小女生来表白,男孩们根本容得下他,围殴直接发生在了家门口。

那天,我一到楼下就看到了群殴现场,其实也不过是推推搡搡,没到拳脚相加的地步。

但三秒不到,我就瞥见了人群里面的高熠,摸了块砖,抓在了手里。

天,这性质就不一样了!

我当时也顾不上其他的,一步冲到人群里,拉住了这个平时只有点头之交男孩的胳膊。

这一板砖下去,这孩子以后怕是要在少管所度过了。

妈的,我刚稳住高熠,就被其他几个男孩推倒了,嘴里还不干不净。

「当小白脸真好啊,这么大岁数的阿姨,都向着你。」

高熠顿时憋不住了,想挣脱我,过去拍死他们。

我一只手拉不住,直接上了两只手,小声对他说。

「狗咬你一口,难道你要咬回去!」

「可他们骂你。」

「又不会少块肉!你给我冷静点!」

高熠不回答,但是默认了。

几个男孩子见我俩怎么激都没反应,就悻悻离开了。

「他们几个,这辈子肯定找不到女朋友,又丑又蠢。」

我嘀咕了一句。

高熠噗笑了。

在一次他自己住在楼下孤助无援的时候,我信誓旦旦地对他说「我养你。」

作为一个还在租房的北漂,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和底气做出这样的承诺。

但我却真的,养了他整整两年。

6、

「你住进来,不方便。」

「很方便呀,这里我这么熟了。」

「我不方便!」

「你哪里不方便啊?我只睡沙发,不会打扰你的!」

「你……」

这个人怎么变得如此油嘴滑舌,脸皮这么厚,招数也花样百出的。

「总之就是不方便。」

我几次拒绝,他都找到一堆很扯的理由堵我的嘴,无论我如何反驳,他都有话回答,根本辩不过。

我说不过还躲不过吗?只好躲到卫生间去洗漱了。

可是他跟着我就进来了,站在我的身后。

我佯装淡定伸手打开水龙头,往漱口杯里加水,给电动牙刷挤上牙膏。

可我刚刚把牙刷放到嘴里,他两个手臂越过我扶在洗手台边缘,我整个人就被困住了。

我不想承认,可看着镜子里的二人,姿势真的很暧昧,等同于高熠在环抱着我,说话的气息都会若有若无落在我的耳廓。

我对着镜子里的他说:「你非要离我这么近吗?」

结果他右手顺手举起了我的漱口杯解释道:「我帮你拿漱口杯呀?我服务得好不好?」

我无语,太赖皮了。

结果他继续表演,「我都如此尽心服务了,竟然都不让我暂住几天。」

我冷着脸下逐客令,「你先出去」,卫生间里的氛围太微妙了。

可是高熠不仅没离开,反而上前一步,贴得更近了。

他胸膛的温度贴着脊背都快烫进我心里了,我都的心跳越来越快。

「那你先答应让我暂住几天。」

我不回答。

他贴得更紧,此时,我感受的已经不止是他的胸膛,还有,他那会变化的部位。

「答应我吧,姐姐。」

我紧张地看着镜子里的高熠,笑意里带了点桃花,一张脸情意款款样子,双眸此时还在专注的看着我。

我的心,滚烫的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就几天?」

「嗯!就几天!」

然后一颗大脑袋还蹭了蹭我的肩窝。

我除了认输还能怎样。

7、

我虽然比高熠大六岁,但我一直不是他的对手。

每每他进攻时,我都不敢正面迎战,都是后退和逃避。

青春期的高熠,对我发过两次脾气。

第一次是因为有个女生暗恋他,追到了楼下,我在楼上靠着窗户看了个满眼。

女孩子拿出一张粉红色的信封交到了高熠的手上,多么像袁湘琴向江直树表白的场景,而结果也是一样,高熠看都没看,越过女孩回了家。

他进门后,我第一句就是批评,「人家女孩追你,你好歹回应下啊,态度这么差,我看那姑娘挺好的,不打算给自己个机会?」

他突然重重摔下书包,突然冲我发起脾气。

「我应该怎么回应?你想让我怎么回应?答应她?当她男朋友?」

每问一句,高熠就逼近我一步,那吓人的神情像是我说了什么恶毒的话一样。

我被他这股无名火顶得无语,只能干瞪眼看着他又拿起书包回了楼下自己家。

那天之后,高熠三天没跟我说话。

还是我主动低头,他才肯理我。

第二次,是高熠高考结束后第一次生日。

天蝎座的他过生日,正是吃大闸蟹的好时候,我准备了一桌子菜,八只大闸蟹,给他庆生,还买了个新手机当作礼物。

养了两年的男孩子,没长偏,没走歪路,考上了好大学,也成年了,这不该庆祝吗?

可吹完蜡烛,他拿出了一个 MK 链条包,双手举到了我面前。

表白了。

有些羞涩,却又无比坚定。

「姐姐,我喜欢你。」

我听完,手中的螃蟹壳差点掉到汤里。

抬头,看到的是他无比真挚的眼神。

可能,或许不是那个意思。

「姐姐也喜欢你呀。」

我告诉自己要淡定,温柔地对他笑着。

然后,一只发烫的大手握住了我的手,紧紧抓住,我的脸此时已经发烫。

「不是姐姐弟弟的喜欢!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

手被他紧紧抓着,人也被他死死盯着,这个刚刚成年的严肃男孩子根本不想放过我,如果此刻他手里有根粗绳,我毫不怀疑他会直接把我捆住,直到我点头答应。

我 24 岁,他 18 岁,完全两种人生阶段,是因为他只剩我可以依赖,误把亲情错认成了爱情?

18 岁的少年可以迷惑,但我不可以,我对他有承诺,有责任,我需要随时保持清醒。

现在的大学里、之后的社会上,他会陆续遇到很多优秀的女孩子。

没有选择余地时的选择,根本是胡来。

「高熠,别耽误功夫,我只是你姐姐。」

我收回被攥着的手,慌张着说完,赶紧低头扒了两口饭,装作无事发生。

「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

「一次是姐姐,永远是姐姐。」

氛围瞬间变得一片死寂,我擦了擦手,冷着脸走了,可能,说是逃走更恰当。

那天后,我假装交往了一个男朋友故意在他面前晃荡。

没过半年,高熠卖了楼下的房子,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再见,姐姐」。

就再无其他亲密的话,淡出了我的世界。

8、

答应高熠搬进来两个小时里,他已经把自己的衣服放到了我的衣柜里,侵占了我五分之一的空间。

牙刷、毛巾、漱口杯,也都成了两人份,稳稳摆在了卫生间置物架上。

外面的雨还在滴答地下着,我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忙里忙外。

他挂好的衣服,好几件是看不到 Logo 的奢侈品牌子的。

电动牙刷都是一千多的,他还外卖叫了一些日用品,什么 600 多一瓶的洗发水,200 多的洗面奶,更不要说他扔在电视柜上的手表了,差不多六位数。

这是一个刚刚毕业的男孩子,该有的消费吗?

高熠看到我一直在观察着他,直接放下手里的的东西向我走过来。

走到沙发边上,毫不停顿地直接抬起我的双腿坐下了,然后再把我的腿放在他腿上。

这个姿势,太像偶像剧里热恋中的女主把腿搭在男主身上,俩人吃着同一包薯片看电视的姿势了。

我立刻想收回双腿,却被高熠按住了,握了一下我的脚说。

「怎么这么凉?下雨了不知道盖点毯子?」

说着就撩起自己的 T 恤,把我冰冷的双脚顺着下摆揣进了怀里。

我冰冷的双脚碰到了高熠像火炉一样热的腹部,像是找到了归宿一样紧紧贴着人家,不想再收回了。

高熠一边用发烫的身体给我暖着脚,一边还用大手来回抚摸着我的小腿。

「腿也有点凉。」

明明被按住的是脚,可我的脑子却根本不转了。

刚刚的事儿才有了点眉目,被身边这个人一搅,我又集中不了精神了。

9、

周日,小组约好去咖啡馆加班,我趁着高熠没醒早早出了门,甚至不敢往沙发那多看一眼。

人还没到地方,高熠发来了微信。

说是晚上想一起吃海鲜,记得我当年爱吃海鲜,大闸蟹我一个人能吃掉六只……那次明明是他表白搞得我不知道做什么,只能用吃来掩盖心虚。

「你在哪个咖啡馆,定位发我。」

「你干嘛?」

「我找个离得近的!」

刚刚我还真的紧张了一下,生怕他突然出现在我同事面前,毕竟现在的高熠,我实在拿捏不准。

可是,下午六点的时候,他还是来了。

「殷殷,那边有个男生一直在看你!」

等我转过头的时候,高熠就站在进门处,半低着头,挑着眼看我,像极了沙漠里盯着猎物的狼。

还是一只非常会诱惑人的狼。

墨黑色西裤套在那双大长腿上,浅灰色衬衫解开了第一颗扣子,昨天散着的乱发现在也被梳到了后面。

高熠看到我注意到他后,跟我摆了下手,我紧张地立刻转头看笔记本屏幕。

「认识你啊!」几个同事笑嘻嘻的问我,几双眼睛却盯着高熠,「男朋友吗?殷殷姐?」

「不是不是,就一个邻居。」

「要不是你男朋友,不然介绍给我吧,我就喜欢这种狼系的!」

一个女孩坏笑着说,朝我眨了个眼。

我迟疑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给高熠介绍女朋友?

我似乎从没想过这个事情。

高熠会喜欢吗?他会生气地拒绝我?还是欣然接受?

他和另一个女孩去约会?我脑海里好像从没出现过这样的画面。

「哈!还说不是男朋友!殷殷姐你都皱眉头了!」

「不是,真的不是,我先撤了!」

10、

我像偷吃被抓一样匆忙逃走,走到门口也不敢看高熠,只小声说了一句「走了」就赶紧出门了。

「怎么偷偷摸摸的,接你下班而已,又不是偷情……」

「闭…嘴…不是说好了吃饭地方直接见吗?」

「那家没开门,我选了另一家,有点远,所以好心好意来接你,竟然还凶我。」

「我……」我叹了口气,真是里外吃瘪。

走到路边时,我拿出手机准备叫车,结果高熠从口袋里拿出个钥匙,「滴」一声,路边停车位上的一辆灰色 CLS 启动了。

我认识的车不多,但这款,《都挺好》里苏明玉开过,我记得。

我目光呆滞看着高熠。

「上车啊。」

「谁的车?」

「我……我租的……」

「租的?你有钱租车为什么不租个房子?」

「……那当然不一样,我们重逢后第一顿饭,当然要隆重一点。」

我上车后坐在副驾驶,侧头看着认真开车的他,再看看车里的装饰,总还是觉得不对劲。

什么租车行还会给你放盒抽纸?而且挪车号码牌是个小宇航员造型,和高熠喜欢看《星际迷航》不谋而合。

更重要的是,高熠和这个车,真是莫名其妙的搭。

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了国贸商城地下。

餐厅他早就预定了,服务员直接把我们带到一个可以看到 CBD 夜景的海鲜火锅景观位。

翻开菜单,我的手都在颤抖。

牛肉 900 多?海鲜小拼盘 600 多?300 多不过少少的十只虾?

这莫不是我这辈子最后一顿饭吧?

可高熠完全不在意开始对着服务员在菜谱上指指点点,毫不犹豫。

点完餐后,他笑眯眯地凑过来小声对我说,「我中了霸王餐!」

呵呵。

霸王餐?还能点菜?还有瓶红酒?

高熠是当我好忽悠吗?

11、

服务员给我们高脚杯倒好酒后,高熠探过身子。

「我可以喝酒吗?」

他绝对是故意的。

一切早就安排好了,我估计说原本定的那家关门也是骗我,这家店周末晚饭景观位,哪里是当天预定就能订到的。

现在,就差最后举起来这一下,才来询问我的意见。

我不回答,他继续问。

「听说红酒美白呢。」

我怼了一句,「你还需要美白?」

「白一点更好看呀,你觉得我白一点好看还是现在好看?」

……

我本来只是想说「一个大男人还需要美白做什么」,可高熠直接把我带沟里了。

说「白一点好看」,等于同意他喝酒。

说「现在好看」,等于夸他长得好。

说「怎么都丑」,我又说不出口,毕竟高熠长得……真的很好看。

我瞪了他一眼,尖酸刻薄地讽刺,「这么多年不见,你变化挺大呀~」

变得脸皮厚了,还滑不溜手。

「你说我哪儿挺大?」

他仅用了 0.1 秒就回复了我。

而我用了 5 秒呆呆地看着他。

……

「变化!」

「哦……变化……」

他一边讥笑着点点头,一边拿起酒杯。

而我的眼前,似乎又浮现了那件条纹睡衣……

12、

只一瓶红酒,高熠却把自己喝醉了。

现在他已经面色潮红,双眼迷懵了,身后国贸桥上桥下闪烁的失焦车流成了他的背景,衬得他更加……迷人了。

现在这个年纪的高熠,初升的男人阳刚之气与男孩的青春气息融合的恰恰好。

他眨巴着眼睛看着我,突然伸出手,握住我的手轻声细语地说:

「这几年,你有没有想我?」

我的呼吸似乎一滞,不敢回答,只开口说道:

「高熠,我们该回家了。」

「你先回答我!」

「你喝多了,我们先回家。」

高熠却突然坐直身体瞪着我,因为动作太大,还引来了旁边桌客人的侧目。

「姐姐,我们结婚吧。」

一句话把我的大脑直接轰炸成了焦土,一片空白。

结婚?

如此遥远的词,怎么会从一个 23 岁的男孩子嘴里说出来。

他是认真的吗?

……

肯定不是。

因为高熠说完这句,已经直接趴在桌上了。

不过醉后的一句话,我竟然还动了心思,真是可笑。

费了好大劲,我和代驾师傅才把高熠拖到了车上,高熠却睡着了。

入夜的东三环,街道依旧被灯照得明亮,代驾开得又稳又快,此刻的风,夹杂着他车里好闻的柑橘味一阵阵吹到我的鼻腔里。

我和高熠重逢不过 24 小时,连他这几年过得如何都不知道,他就已经挤到我家跟我同居,还说了一句这么不明不白的话。

一路上的晚风也没让高熠清醒,也没让我清醒。

回家后,高熠整个身体软绵绵窝在沙发里面。

我坐在茶几上观察着这个如今有些让我捉摸不透的男孩子,刚刚这一路上折腾,高熠本来精致的发型也乱了,一如当年上高中时乱糟糟的发型。

那时,我时常不自觉就揉搓几下他一脑袋杂毛,此刻,我伸出五指,穿梭在他的发间。

沙发上的他丝毫没躲开,还特意把头凑了过来,舒服地哼唧出声。

我吓得立刻站起身。

我刚刚在干嘛……

我甩了甩自己混沌的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

真烦,一切都失控了,可始作俑者却睡得香甜无比。

13、

一室共处的亲昵。

一句挥之不去的酒后表白。

一群对我撩弟弟赞叹不已同事的日日起哄。

我的心思确实不稳了。

我开始放下心防,渐渐让自己适应和高熠的过度亲密,彷佛一对真的在交往的情侣。

和高熠吃饭时,同事又在群里聊起我的这场「年下恋」,看我一直没回复,就说「又和弟弟腻歪呢?保重龙体,别太劳累。」

我没忍住,噗嗤笑出声了。

「你傻笑什么?」高熠问我,还作势要抢我的手机。

我灵光一闪,给高熠看一下?看看他说什么?

我举起手机放在他的面前,他看完,漫不经心地说。

「你不回复?」

「我回复什么?」

「嗯……回,劳累的都是弟弟?」

「什么?」

「这不显得你更加御姐吗?你不动,动的都是我。」

这什么虎狼之词,我脸立刻烫了,现在一定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见我不回答,高熠继续说道。

「这个回答不行?你不想弟弟这么劳累?要不以后你动?」

……

我拍下筷子,跑进卫生间了。

果然,我仍然不是高熠的对手,这车,说开就开的。

14、

晚上三点,我出来喝水,看到高熠手机亮了。

我不知道哪里的好奇心,凑了上去,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真的太奇妙了。

是一条银行的短信通知,有转账进来,还显示了余额,余额有两个像逗号的千分符号,这是七位数?还是八位数?

我还没看清,手机屏幕就自己暗了下来。

是我刚看花眼了吧,应该是手机号码吧。

一个睡沙发的男孩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钱,几百万?几千万?怎么可能?

15、

还没两天,我就确定了,那些钱,就是高熠的。

行李箱是真的,衣服也是真的,CLS 也是他日常座驾,人均七八百的餐厅也不过是人家日常的饮食。

星期六,他失踪了一整天。

一早起来后,我就看到客厅的小沙发上空空的,微信迟迟没有回复,打电话,一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下午两点多时候,才终于收到一条他的微信。

「刚面试完,估计得八点钟到家。」

人没事就好,可是,什么公司周六安排面试?

但我没有继续多想,只是收拾房间,把新订的鲜花插在了花瓶里,让二人世界变得更加温馨一些。

晚上七点多,我做好了晚饭,估摸着他差不多也快回来了,下楼去扔掉这一天收拾出来的垃圾。

在楼下,我就看到高熠从一辆酒红色的帕拉梅拉上下来了。

这个颜色,这个车型,一般都是企业女高管会选,高熠这平时的社交圈,还真是高端了不少。

驾驶位的人下来后,果然是个女人,齐耳短发撩到的耳后,露出了她的两个大珍珠耳钉,涂着像大婚之日一样的口红。

年纪应该在 40 岁以上。

俩人站在车后备箱处,女人拿出了大包小包递给了高熠,有 LV 的橙色袋子,也有 Tiffany 的蓝色袋子。

高熠拎着大包小包,和女人告别,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女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在表达着内心的肯定,像是说着「辛苦了小伙子,表现不错」。

女人上了车,开走了,发动机的轰鸣声,比我听过的任何车都要好听。

这就是他所谓的「面试」?

面试什么岗位?富婆心里的第一位么?

是不是一会进了屋,高熠就像之前一样,告诉我,这些都是假的,是二手的,是借的,是租的?

16、

我在楼下冷静了一个小时,才缓缓走上去。

开门后,那些袋子都不见了,已经被高熠收了起来。

高熠就在房间里那个属于他的沙发上乖乖坐着,已经换上了他的灰色家居服,彷佛从不曾在外野过。

我本来一肚子想问清楚的事情,如你到底拿我当什么人这样的问题,在看到高熠那朝气洋溢的脸的一刻,统统问不出来了。

能拿我当什么人?

一个大了六岁,却不能给他好生活的女人,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姐姐而已。

他像之前一样,依旧热情洋溢,特意走过来低头询问。

「你去哪里了?手机都没带?」

我去哪了?我就是在楼下目睹了一场富婆与你依依惜别的戏而已。

我放下钥匙,冷冷地质问着他。

「你打算什么时候搬出去?」

既然我不是自己前几天想象中高熠身边的角色,那就没必要继续这种暧昧的相处了。

「为什么突然赶我走?」

因为你坏,因为你骗我,因为你背着我找别的女人!

「当初不是说只住几天吗?现在已经三周了。」

高熠根本无视我的抗拒,人又贴了上来,甚至抱住我的肩膀开始撒娇。

「原来你还天天算着跟我相处的时间啊,是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吗?」

这种情话,放在一个多小时前,我可能会听完脸红心跳害羞。

可现在,我只觉得恶心。

对于异性的游刃有余,原来都是这个年仅 23 岁的男人通过实践获得的。

我双手用力扒开他的胳膊,后退了一步,完全冷淡。

「明天我联系中介给你找房子,你这周搬出去。」

说完我瞥见了客厅餐桌上摆着的我做好的菜,每一口都是我犯贱的证明。

不等他回答,我直接回了房间,反锁了门。

一整夜,我满脑子都在幻想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时的画面。

高熠敲了好几次门,发了很多微信,我都没有回。

转天一早,高熠早早在客厅等着我出来。

我连看都没看他就进了卫生间洗漱,他一直站在门口一边敲门一边问。

「姐姐,到底怎么了?我哪里惹你生气了吗?」

「你到底怎么了?至少让我死得明白吧。」

怎么了?

我根本说不出口好不好。

你做小白脸,难道都不反省下?

我就这样一言不发出了门,无论高熠怎么缠我,我都没理。

17、

在公司里,我的表情十分凝重,没一个人敢接近我,一整天,我的情绪根本没办法纾解。

怀揣着一丝报复心理,我点开了见过一次面的相亲对象的微信,约他下班后一起吃饭。

不行,我现在急需事情来分散我的精力,也继续让自己心态平衡,对不起了相亲对象。

可当相亲对象坐在我对面的时候,我就后悔了,我无法燃不起任何对异性的好奇探索。

我是对男人完全失望后失去了生理上的期待?

还是被高熠这小子调高了阈值,所以对一般男人没有兴趣了?

但自己选的约会,跪着也要约完,我不断给自己洗脑,多感受对面这个男人在说什么,多互动,多微笑。

终于,两个小时的约会结束了。

我俩各回各家。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才不到 10 点。

回家还要面对高熠,想想就觉得堵心。

我根本没打车回家,而是一直在马路上蹓跶,走到一个人少的街道时,一辆车直接开到我前面停下了。

灰色,CLS。

果然,根本不是租的,一直开着呢。

高熠下车,长腿一迈,直接堵在我面前,表情像是要杀人。

「你刚刚去干什么了?」

我不理他,想离开,可他直接死死拉住我的胳膊,根本不撒手。

「说,你刚刚在干什么?」

「呵,相亲啊。」

他的表情更加凝重,拳头也捏的紧紧的,指甲深深地陷入手掌里。

「为什么突然要相亲?」

「不是突然,我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相亲都是定期进行。」

「因为想嫁人了,就随便一个男人都行?」

随便?他竟然还来指责我?我再随便有他随便吗?

「你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随便和男人出来吃饭,还对他笑了这么久?他说什么讨你欢心了?」

我彻底被激怒了,怒火把我的理智烧的一点都不剩了,满脑子只想骂死面前这个男人。

可我还没张口,高熠就一把把我拽进怀里,低头亲向我的嘴。

我立刻扭开头,骂完我随便,所以就对我随随便便?

「你躲我远点!」

「不可能,你别想再用同样的手段逼我走。」

「高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

「许殷殷,如果你想结婚,你只能嫁给我!」

事到如今还在装作一副深情的样子,说着根本实现不了的谎,我实在憋不住了,大声冲他吼道。

「嫁给你?你那些富婆金主能批准?你在做梦吗?」

我也不管了,凭什么他消失好几年又突然出现,还随意诋毁我?

高熠听完,果然不说话了,思考了那么十秒。

「富婆金主?」

「对,给你买 LV、Tiffany,开着帕拉梅拉的富婆金主,我全看到了。」

「哦……是那个金主啊……」

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还说着如此恬不知耻的话。

「那个」金主?

难道还存在一个「这个」金主?

被我拆穿后,高熠周身的低气压突然消失了,脚步都有些轻快,推着我上车。

「先回家。」

「你自己回去吧,我一会再回去。」

「没门,不乐意也得跟我回去!」

说着就把我塞到了副驾驶,还锁了门,自己又得意地绕过车头,走到驾驶位。

一脚油门,直奔回家。

18、

回家后,高熠进门就把大门反锁,把我按坐在沙发上。

然后走到客厅角落拿出了富婆给他买的礼物,拎到了茶几上。

他则坐在我身边,整个人都挨着我。

「送给你的。」

「我不要!」

这也太恶心了,你出卖身体从富婆那挣到的礼物,拿来送给另一个女人?

我特意往一旁挪了挪,离他远一些。

「这是我给你买的!」

「那不也是别人给你的钱!」

他一个手指戳在我头上,「你这几天生气就因为那个富婆姐姐?」

「你有没有点羞耻心?高熠!」

我扭头质问他。

可他得意洋洋的,还故意倾过来上半身压着我。

「我羞耻心可强了!到现在都是个处男呢!」

「什么?」

此时被高熠压着的我顿时疑惑了。

难道他和那两个女的约的素炮?

只是抱抱睡觉觉,别的什么也没干?

难道女的也有不行的时候?

趁我周密思考的时候,高熠已经整个身体完全压在我上面,一只手托住我的颈部。

「我的第一次,给你留着呢!」

说完,就离我越靠越近。

19、

我被早上的阳光照得睁开了眼睛。

窗帘只拉上小半,外面的天色一览无遗。

原来昨夜放纵到居然连窗帘都忘记拉上,我现在有些懊恼。

此时我躺在床上,腰间被一只强而有力的臂弯栓着,根本不能动弹,我只能看着天花板发呆。

做了啊……

腰间的酸软无时无刻都在告诉我,昨夜的疯狂是真的,而且,我还挺主动。

昨晚,我才知道高熠为什么这么有钱。

因为他在别人还在读书的时候,就创业了,拿到了融资,公司还盈利了?

作为一个创始人,那他的消费,确实……没那么不合理了。

而那个女人,是其中一个投资人,正好来国内俩人就见面了。

而我却,醋吃得满天飞。

我深吸了一口气,以后,我的脸可往哪搁。

高熠被我的叹息吵醒了,磨蹭着靠了过来,下巴轻搁在我肩上。

「姐姐,以后我养你好不好。」

「不好。」

我推开身边这个黏人的大狗,「我喜欢自力更生。」

「可是你养了我两年,现在我也想养你,要不,先让我养你两年?」

说着,高熠的手又开始不老实,我在被子下抓住了那四处游荡的手。

「该起床了。」

「不要嘛。」

「快点!」

我催促着,高熠再不起床,我就控制不住他了。

「哦。」

高熠磨磨蹭蹭,光着腿踩到了地上。

他下床后,我立刻拉过被子把自己裹好。

可他刚刚走出一步就停下了,回头看我。

「不行,我还要。」

整个人往前一探,长长的手臂往被子里一伸,抓住我的脚踝往外一拉,又扑了上来。

喂喂喂。

拉腿,太犯规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