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倒黑白的代价

我男朋友又高又帅,家里还有房有厂,过年带回家见家长。结果表姑心动了,竟叫我把男朋友让给她女儿。

这说的明明是汉语,我怎么就听不明白呢?

我叫沈冰,研究生刚毕业,之前一直被亲戚催婚,总和我说女孩子不需要太高学历等,后找了个志同道合的同学当男朋友,男朋友家境殷实。

过年期间,我带着男朋友回家,爸妈见我终于找到男朋友,心里高兴,喊来了家里的众多亲戚。

我表姑看我男朋友长得不错,也是个研究生,话里话外都在暗示我男朋友是不是条件不行。

「表姑,你多虑了。」

表姑不信,拆开她带来的酒:「这大过年的,空着手来走亲戚不像话,刚好前段时间莉莉她爸出差,从国外带来一瓶红酒,我跟你们说,我这酒贵得很,要不是一家人,我都舍不得拿出来。小冰她妈,你快给大家倒上。」

我妈嘴里念着「破费这些做什么」,还是欣然接下。

我表姑话锋一转,看到我男朋友也带了酒,但包装跟她的不一样,阴阳怪气地笑了声:「这标志跟我那个差不多,就是小了些,你这酒不会是假货吧?」

饭桌上的气氛变得微妙,我心里不太舒服。

她女儿比我大,至今没有交到男朋友,看到我带着这么帅还有钱的男朋友回家,她心里不平衡,非得证明我男朋友穷酸吃定我,才算满意。

「怎么会,这酒是我陪张波去买的,国内就能买到,里面还有发票呢,货真价实。表姑,你那个有发票吗?」我故作单纯地问她。

表姑被我问住,脸色不太好看。

「没有发票也不代表是假的,再说我的发票就是掉在家里了。」表姑讪讪解释了一句。

我笑而不语,她可真是不打自招。

「我听你妈说,你们这次是开车回来的,开的是什么车?」表姑话题一转,还不死心。

还好我男朋友修养好,一直彬彬有礼地回答她的问题:「一辆普通的 SUV,花不了多少钱。」

表姑听到「普通」两个字,眼睛亮了起来:「车在哪儿呢?带我们下去看看吧。」

说走就走,表姑带着全部亲戚来到楼下,等看到我男朋友车牌上大众的标识,我表姑笑了:「原来就一大众啊,我还以为最起码奔驰起步呢,还 SUV。」

我男朋友没被激怒,可我表姐早拍了照,在网上搜了下。

「妈,你看,这车六十多万呢。」

看了报价后,我表姑这回彻底没话说了。

晚饭期间,表姑跟往常一样活跃,唯一的不同,就是不再故意埋汰我和我男朋友。

吃完饭,大家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坐在我家客厅天南地北地聊天。

突然,表姑拍了下我的肩膀,把我拉到一旁:「小冰啊,你可真是好福气啊,找了个这么有钱的男朋友,哎呀,我家莉莉就没你这么好运了。这样,你比莉莉小,是妹妹,你也不着急结婚,要不,你把张波让给莉莉吧。」

表姑口中的莉莉是我堂姐。

从小就爱在我面前显摆,从衣服到男朋友不等。

我当时就被气笑了。

「表姑,我知道堂姐现在没人要,但是我男朋友眼光不低。」

2

表姑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出言怼她,当即面上挂不住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呢,还研究生学历呢,真是没教养。」

「表姑,你提这要求也不是有教养的人能提出来的啊。」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让男朋友』这么奇葩的要求,她当男朋友是一件物品吗?

我不想跟她计较,但她拉着我不让我走,说莉莉没有张波就活不下去了,非得让我退出不可。

「你是不是要我把事情闹大,让你们沈家名誉扫地,才肯把张波让给你堂姐?」

她竟然威胁我!

她以为我是吃素的吗?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们会怎么恬不知耻的颠倒黑白!」

……

我以为我果断的拒绝,会让表姑知难而退,但我没想到,表姑为了逼我让出张波,会这么的没有底线!

一周后,我跟男朋友回他家,商量我们婚礼的事情。

一进门,我就看到表姑一家,整整齐齐地坐在我男朋友家客厅的沙发上,唾沫横飞地说着我的坏话。

「亲家公,沈冰这个人有问题。她从小就不合群,嫉妒心强,手脚还不干净,经常偷我家莉莉的东西,被发现了还死不承认。」

「她还抢我家莉莉的男朋友,在学校里放得很开,经常跟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厮混在一起,你家儿子要娶她,当心染上什么病!」

我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上去就质问她:「你什么意思,我抢你女儿的男朋友?莉莉什么时候正儿八经交过男朋友吗?」

表姑眼睛闪了闪,没料到我们会这时候回来,但她很快站起身,叉起腰理直气壮指着我男朋友道:「如果不是你插足,张波和莉莉就是男女朋友关系。」

我被她的逻辑气笑了。

我跟男朋友光明正大在一起叫插足?

我男朋友一头黑线,向他爸解释:「爸,我不认识她。」

表姑被赶出张家,还不忘编排我,说张家娶了我会倒八辈子血霉。

我男朋友的父亲是开厂的,有点迷信,表姑的诅咒让他不太舒服,委婉的开口让我好好解决一下家里的事儿。

我快被气哭。

哪里有这么欺负人的!

……

晚上,我和男朋友刚办完事,他去浴室洗澡,我躺在床上玩手机,眼睛扫到他的手机亮了起来。

我没有偷看别人隐私的癖好,哪怕对方是我的男朋友,只是看到发微信过来的头像,我的心狠狠地提了起来。

这是一张自拍像,很纯很欲,无一不透露出『我很寂寞』的讯息。

这张脸,我再熟悉不过

她正是我的堂姐,莉莉。

鬼使神差地,我拿起男朋友的手机,点开她发过来的图片,手机险些吓得掉在地上。

图片上全是莉莉穿着性感的她自己,无论是暧昧的动作,还是迷离的姿态,抑或者衣服的清凉度,尺度都大得惊人!

我男朋友家开厂做生意,经常会有人加他,他也没设置什么必须经过本人验证通过的加好友方式。

看莉莉加他好友的时间,就在刚刚。

信息提示音响起,莉莉给他发了条发嗲的语音:「哥哥~我的写真好看吗?你想看的话,我这里还有哦。」

「哥哥,怎么办,人家今晚好寂寞,好想有人陪,你可以来陪我吗?【定位】」

「哥哥长得那么帅,又心地善良,应该不会拒绝我这个小弱女子吧?」

3

我的三观被震碎了!

首先,张波是我男朋友,且比莉莉小,她叫自己堂妹的男朋友哥哥,不觉得恶心吗?

其次,她发这些图片和定位过来,目的不言而喻,就是明目张胆地勾引我男朋友。

我一直以为,让我把男朋友让给莉莉,是表姑的一厢情愿。

可如果,是莉莉先看上了我男朋友,再怂恿表姑劝我退出的呢?

亏我还觉得,莉莉有表姑这样的妈,算是三生倒霉,原来,他们一家人都是一副嘴脸!

一想到她们从那么早,就开始打我男朋友的主意,我心里就一阵恶寒,直接把她拉进黑名单。

男朋友从浴室出来,我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得知她们母女在打他的主意,我男朋友的脸色就像吃了苍蝇一样,还特意把微信加好友的方式给换了。

但我堂姐锲而不舍的精神,出乎我们的意料。

第二天,她又换了个号加我男朋友的微信,我男朋友没给她通过,她就在验证消息里说些诋毁我的话。

「张波,沈冰有什么好的,她比我漂亮,还是比我身材好?她就是个只会死读书的书呆子,刻板呆滞,在床上也不会给你带来快乐。我不一样,你想要的,我都有。」

「张波,我很喜欢你,跟你家有钱没有关系,我觉得你温柔绅士,我以前还梦到过你,这一定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你来找我好不好,或者我去找你?」

「张波,我……好难受……你能不能……帮帮我……」

再一次将她的小号拉黑,我跟我男朋友都沉默了下来。

「我去换个手机号,重新注册个微信。」我男朋友不堪她的骚扰,起身就要离开。

我忙拉住他:「那她又拿到你的新微信号呢?还有你微信上那么多好友客户,好友克隆也免不了会丢失不少,得不偿失。」

我男朋友长得很帅,加上家境优越,以前不是没女的主动加他好友,但从来没有一个像莉莉这样死缠烂打,三观尽毁。

我和男朋友第一次为这种事情感到憋闷,一度想报警,告她传播不良图片。

但想到我们的婚礼在即,这件事传出去,同样会给我们造成不良的影响,我们只能先忍下来。

但我们的让步妥协,没有换来表姑一家的消停。

这天,我在公司工作,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我妈晕倒了,送去了医院。

我吓得魂飞魄散,赶到医院,看到我妈靠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憔悴,一颗心揪了起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问我爸。

我妈身体一直很好,哪怕上了年纪,也不会无缘无故晕倒。

我爸叹了口气,有点气愤地将事情经过告诉了我。

原来,表姑一家看上了我的嫁妆——一套房,这是多年前,我爸妈用他们半辈子的积蓄购买的。

因为我结婚的缘故,所以爸妈想把这套小户卖了,到时候给我添置点嫁妆再买辆像样的车。

「什么?」我诧异地声音都变了调,「他们一家还能再要点脸吗?我家的房子,他们凭什么伸手就要?他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强盗也没他们这么嚣张!」

我气得身体都在发抖,表姑一家简直欺人太甚!

4

我爸疲惫地说:「也不是空手要,你表姑说,会以我们当年买房的原价买过去。」

「那也不能卖!」我态度坚决,「当年的物价能跟现在比吗?就说那套房子,房价已经翻了三倍不止,他们倒是挺会打如意算盘,这跟明抢有什么区别?」

我妈红着眼睛哭了起来:「可我们现在有什么办法,不卖给她家,她就天天跑到家里来闹,把大家吵得不得安生,左邻右舍怨声载道,再这样下去,我们还有什么安宁日子过?」

病房门突然被打开,表姑带着莉莉走了进来,看到我们一家脸色不好看,她阴阳怪气地「哟」了一声。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还以为人死了,特意买点水果来吊唁,原来没死成啊!」表姑毫不掩饰自己的尖酸刻薄,哪怕我们全家人都在,她也口无遮拦。

「你才死了,你们全家都死了!」我拦在她面前,阻止她走向我妈,「谁让你们来的,给我滚!」

「沈冰,注意你的态度,我妈可是你表姑,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没大没小没教养!」

莉莉走上前推了我一把,微扬的下巴好像她多高高在上。

我男朋友没跟我来,莉莉在我们面前就无须掩饰。

「你干什么!」我爸担心他们伤到我,面红脖子粗地吼了一声,指着病房外面,「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怎么,你还敢打我们啊,你打一个试试,看我不把你们全家讹得连条短裤都不剩!」

表姑挺起硕大的胸脯,不停地顶着我爸。

我爸不想跟她接触,只能不停地后退,气得面色涨红,却无计可施。

表姑却十分肆无忌惮:「我家莉莉不小了,就想要那套房子做婚房,你同意我们就以原价买下,你不同意,我们只好天天过来闹,闹到你们同意为止。」

这样蛮不讲理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竟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你敢!你们当警察局是摆设吗?」

「我们一不犯罪二不闹事,就是走个亲戚提个请求,警察能拿我们怎么样?」莉莉笑着道,「你要是不卖,我们就一直闹,闹到你和张波的婚事黄了不可。」

「对,我们就耗着,看谁耗得过谁。」表姑双手一抱,往旁边墙角一坐,赖着不走了。

「你们在这里签个字,房子归我,这些钱,也会马上归你们。」莉莉从她的包里拿出一份转让协议。

她竟然早就准备好了协议!

我看着她们恶毒的嘴脸,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跟我爸商量后,让我妈转到别的病房,但不管到哪里,表姑都跟鼻涕一样黏在我妈身边,怎么赶也赶不走。

我妈差点儿没被她气出心脏病,我们只好将她带回家。

我妈从医院回家,家里的门就没消停过一天,不断有人敲门,问我爸妈是否出售家里的房和车。

我们都心知肚明,这些人是表姑母女找来的,有时候她们自己也会来敲门,在我家小区四处散播我家各种谣言,诋毁我爸妈和我的名声。

跟男朋友商量后,我决定带我爸妈去我男朋友家住一段时间,直到表姑母女消停下来。

眼不见心不烦,随她们怎么闹,闹大了自会有物业和警察局管。

我让我爸妈把手机关机,他们找人打电话也打不过来,我和男朋友还换了号码,表姑母女果然消停了一段时间。

然而当我妈再次打开微信的时候,还是差点儿没被气死。

5

等我回到家,我妈就拿亲戚群里的几张照片给我看。

照片是我跟男朋友拍的,莉莉不知道怎么找到我的微博,把我们的亲密照扒了下来,还把我的脸 P 成了她的!

一股怒火从我的脚底一路窜到头顶,莉莉那张得意的脸,尤其『她』抱着我男朋友『亲吻』的画面,格外的刺眼。

她还在亲戚群里造谣,说张波原本是她的男朋友,因为我的插足,迫使他们分开。

那天看到我把张波带回家见亲戚时,她难过了好久,犹豫再三,才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

亲戚群里全都是骂我不自尊自爱,骂我爸妈没有管教好我的。

「有些人啊,光会读书有什么用,这不会做人,什么都白费。」

「莉莉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个条件不错的男朋友,沈冰一个高学历的研究生,竟然能做出破坏别人感情、插足这种事情来,她就不觉得羞耻吗?」

「那死丫头把我们沈家的脸都给丢光了!」

我抢她的男朋友?

我被气笑了,把照片的原图发到亲戚群里。

「看好了,原照片上的人是我,莉莉是 P 上去的!」

P 得那么假,还有人相信,真不知道他们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谁知道莉莉为了避免我拿出原图澄清打她的脸,居然提前给亲戚们打了预防针。

「你这个才是 P 的吧,莉莉早就告诉我们了,沈冰,到现在还在骗人,你就不怕被我们揭穿吗?」

我突然有种被一只手扼住喉咙,说不出话来的窒息感。

无论我怎么解释,都不会有人相信我。我的沉默,也只被他们当作是『心虚』。

我妈在旁边看得很着急,我干脆让她退出那个亲戚群,这种亲戚不要也罢。

我妈欲言又止,最终没说什么,毕竟我受了委屈,没必要再跟他们虚以逶迤。

看我妈心头难过,我心里更不是滋味,表姑和莉莉这是想让我们一家从此被亲戚孤立啊。

我爸回到家,垂头丧气的,脸色很不好看,问他,他才将表姑带着人去他的单位闹如实告知。

「单位领导让我尽快解决这件事,不要再让他们闹下去,不然就以影响公司正常运作解雇我。」

我爸的表情,已经开始动摇,试图问我和我妈:「要不然,就把那套房子……」

「想都别想,那是给我们女儿的嫁妆,谁都不能动!」我妈打断了他,态度强硬。

这是我妈少见的强硬态度,这一切都是为了我。

这样的日子,我一天都过不下去了,我不想再这么憋屈地当一个缩头乌龟,我强烈地想要结束这一切。

我不在意我爸妈送我什么样的嫁妆,就算只是一身衣服我也很高兴。

但我不能让表姑一家得寸进尺,骑在我们的头上作威作福,欺负我爸妈,吸干他们的心血!

我更不允许有人一直骚扰我男朋友,打他的主意,给他发私照,明目张胆勾引他。

我必须要结束这糟心的一切!

6

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做,这天我跟男朋友回家吃饭,猛地看到坐在餐桌上,跟我公公贴得很近,姿态亲密的莉莉,我俩如遭雷轰。

「你怎么在这里?」我质问她的声音难以掩饰的轻微颤抖,莉莉和她妈对我来说,就像一道噩梦,如影随形地纠缠着我。

我无法忽视心里的抵触。

莉莉却摆出一副无辜的模样来,朝我男朋友眨了眨眼睛:「冰冰,你说这是什么话,我是你堂姐,来看看你不应该吗?」

上次我表姑来这里闹,没有带莉莉,我公公自然不认识她,还把她放到家里来。

「爸,你知道她是谁吗?怎么把她放进来了。」我男朋友面露不满,还想让人把她赶走。

谁知道莉莉一下子抱住我公公的手臂,胸脯贴在他身上,惊恐地娇嗔道:「叔叔,他们为什么要对人家这么凶?是莉莉做错什么了吗?」

我已经没法直视我男朋友的脸色了,当然我的也没好到哪里去。

我公公表情十分尴尬,身为一个拥有几千号员工的老板,这种事情他没少经历,但还是第一次在儿子和儿媳面前出丑。

碍于她是我的堂姐,公公才没有动怒,只将她推开:「小冰回来了,你跟她谈吧。」

我推了张波一下,让他跟我公公离开。

客厅里没别的人,莉莉就收起脸上的伪装,冷漠地通知了我一声:「从今天开始,我要追求张波的爸爸,我妈说了,男人年纪大,让人有安全感嘛」

我婆婆多年前就去世,公公一直一个人,他长得很帅,很有中年男人的味道,加上家里有钱,想要走捷径的女人一大把,但很多都是冲着张家的财产来的。

我公公人不傻,不然不会这么多年不续弦。

但如果莉莉用对付我男朋友的方式,不要脸地对我公公狂轰滥炸,甚至霸王硬上弓,只怕我公公再强的定力也招架不住。

我没法想象,以后用这样不伦不类的婆媳身份跟她在这个家相处,更没法想象她会趁机对我男朋友做出什么事来。

她们母女已经完全没有下限了。

莉莉冷笑,一步步逼近而来,她这个样子,竟让我有点害怕。

「你都能嫁给张波,我嫁一个糟老头子,有什么难的?」

「沈冰,等我成为你未来婆婆的那天,你和张波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莉莉笑着离开了,脸上带着势在必得的胜利。

我站在原地,内心许久没有平静下来。

事实证明,莉莉一旦打定主意,就绝不会轻易放弃。

那天后,我听说她在找各种机会接近我公公,我也明显察觉到,我公公最近,有种枯木逢春的感觉了。

我心里十分发愁,我男朋友也愁,他就怕莉莉成为他后妈,还每天觊觎他。

我思来想去,跟我男朋友商量后,我们决定,既然打消不了莉莉一家的野心,不如就毁了他们,让她彻底失去嫁进豪门的妄想。

这一切,都是她逼的!

7

跟我男朋友商量后,我决定带我爸妈回我们自己的家。

我让我妈在朋友圈发我们回家后的日常,暗示给表姑我们在家。

第二天,表姑就跑到我家来献殷勤,明里暗里地打听我公公的喜好和每天的行程,目的不言而喻。

我妈险些被她气病,冷着脸不想理她,她也不在乎,拉着我爸问了一通。

我跟我妈在厨房做饭,门铃响起,有快递来了,我爸没有再管表姑,主动把我的快递搬回家。

这些快递是我回来前买的,花了我不少钱,为了设这个局,我只能下血本。

表姑看我们大箱小箱往家里搬,羡慕又嫉妒:「怎么买了这么多快递,这得花多少钱?」

我擦了擦汗,随口说了句:「多吗?反正是我公公送的,不花什么钱。」

快递打开,里面全是价格昂贵的高科技家用设备:扫地机器人、智能音响、恒温保湿柜等。

我表姑看得目瞪口呆。

她拿起我特意嘱咐客服放在上面的价格表,再一次吞了吞口水:「就这些破玩意加起来好几万,你公公真舍得给你们家花钱。」

我笑了笑:「我公公打算再开一个厂,专门生产这些高科技智能家居,这些都是第一批生产出来的,他说先给我家用用,看看质量怎么样。智能家居这一块现在非常赚钱,听说干几年就能开好几个厂,到时候,全国各地都会有我公公家的厂,他还会把生意扩大……说这些你也不懂。」

表姑是听不懂,但这不影响她听清「非常赚钱」几个字。

我看到她暗自琢磨的样子,就知道她心动了。

只是想到我公公年纪比她还大,我表姑就有些不甘心。

「小冰,你男朋友还有没有别的亲戚,可以介绍给你表姐的?你也知道,你表姐年纪不小,如果她能跟你嫁一块,你们相互有个照应,表姑也放心。」

狐狸还是露出了尾巴。

我假装没听懂她的意思:「我男朋友家亲戚不多,跟他一样大的都结婚了。有几个未成年,才几岁,表姐恐怕等不到。」

「年纪大的不少,有一个跟我公公差不多大,家里更有钱,连筷子都是金子做的,他家地上铺的都是最贵的波斯地毯,墙上挂的清朝的名表名画。」

「我还听说,那位老人没什么子女,家里的财产,等他死后全部捐出去,太可惜了,要不是我男朋友是我公公的独子,我公公都想把我男朋友过继给他,替他继承家业。」

表姑眼珠一转,追问我:「你男朋友家这个亲戚叫什么,家住在哪里?」

我看了她一眼:「我不知道他叫什么,我男朋友让我叫他大伯,至于他家住在哪里……表姑,你问这些做什么,你不会要让我表姐嫁给他吧?」

没等表姑开口,我的眼睛上下打量她:「你看看你,穿得这么普通,衣服鞋子包包全是地摊货,你觉得我大伯看得上你们?我表姐也是,用的都是些粗制滥造的小牌子,你们走在大街上,我大伯都不稀罕多看一眼。」

8

「表姑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不会不知道门当户对的道理吧?」

表姑被我说得面红耳赤,气得痛指我的鼻子:「那你呢?小嘴吧吧的跟机关枪一样,你跟张波就门当户对了?」

我摊摊手:「我跟他是同学啊,还有,谁说我跟他在一起前没有做过努力,我那些香奈儿爱马仕不是白买的。只是我们在一起后,他知道我家什么样,我就没必要装了。说了你也不会懂,你没事的话回家吧,我还要拆我公公送来的智能冰箱呢。」

……

表姑回家后,一直没什么动静,不知道有没有把我说的那些话记在心里。

但我清楚,她和表姐不会轻易放弃。

所以,我找了几个专业的演员,让他们按照我给的剧本开始「演戏」。

一周后,扮演我男朋友远房大伯的演员给我发来消息,说莉莉开始主动接近他了。

大伯比我公公年纪大点,为了让他更像有钱人,他全身上下,从衣服到袜子,从头发到手指甲,甚至皮肤管理,我们没少花钱。

我们还让他住最高档的别墅【别墅是租的】,坐最奢华的车【车也是租的】,随行有人跟着,吃穿用度,一律以最高规格的标准要求。

很快,他果然成为我表姐眼中的大鱼,在我表姐的设计下,他们成功「偶遇」。

我还找了一位专业的女演员,做这位「大伯」的女人。

等莉莉穿着一身高级定制,欢天喜地来找大伯,却发现大伯怀里搂着一个比她更漂亮的女人,在不停地啃,女人假意闪躲,笑声不断。

穿着高定的莉莉,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看得出来,她身上穿的,还有手上的包包,不比我给大伯花的少。

听说她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年轻,还特意做了光子嫩肤,约了最贵的 tony 老师做头发、美甲……

她全身上下,几乎都做过包装。

为了吸引有钱老男人的注意,她真舍得往自己身上砸钱啊!

就是不知道她家的积蓄,够支撑她用多久。

这才刚刚开始,好戏还在后头。

大伯告诉女演员:「公司有个紧急会议要开,你洗干净了在家里等我。」

两人「依依不舍」地分开,大伯离开后,女演员脸色冷了下来,一边擦着被大伯碰过的脸,一边诅咒大伯快点死。

「老不死的,嘴巴真臭,恶心死了。要不是看你有点钱,你死了我可以拿到你的遗产,老娘才懒得跟你逢场作戏!」

女演员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一张卡,脸上终于有了得意:「死老头,算你识趣,老娘买这些衣服可没少花钱,便宜你了。」

我注意到一幕很有意思的画面,莉莉竟躲在暗处,拿着手机将女演员说的话录下来,为了让她多拿一些素材,我又让女演员多骂了几句。

拿到「证据」的莉莉没有耽搁,立刻就去找大伯了。

等她把她拍下来的「证据」交给大伯看完,大伯的脸色难看到用愤怒都不足以形容。

不愧是专业老演员,职业素养就是高!

大伯将莉莉交给她的「证据」扔在地上,又质问她接近自己有什么目的。

莉莉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想也不想地扑在大伯身上,身体无意地触碰大伯的敏感地带。

「张总,我一直很仰慕你,我跟视频里的女人不一样,你给我一次机会,我向你证明我不是贪慕虚荣的女人,我想和你在一起,更不是为了你的钱和遗产,我想跟你白头到老……」

9

我看着监控里,大伯苍白的头发,心里忍不住嗤笑。

大伯哼了一声,表示不信。

莉莉立即举手表忠心:「我向你保证,跟你在一起后,绝对不要你任何东西,更不会要你一分钱。」

莉莉心里琢磨着,等他死了,他的一切都是她的,她用不着预支。

大伯表情依然没有松动,莉莉立马加大火力。

「张总,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我绝对配得上你。」

接下来的画面实在是不太和谐,我关掉了监控。

后面,我收到大伯事后发来的消息,说莉莉为了讨他欢心,给他买了一块价值一万多古驰的手表。

还真下得了血本。

然而,这只是个开始。

为了证明自己是个有钱人,跟大伯在一起绝不是为了他的钱,大伯的吃穿用,几乎都被莉莉承包了过去。

她还经常给大伯准备精贵的小礼物,周末还会带大伯去高档的餐厅吃饭。

高消费的后果是,她家的积蓄很快就用光了。

把所有亲戚都借了个遍的表姑,在上次来我家不欢而散后,昨天突然找到我妈,神神秘秘地要跟我妈借钱。

都说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

养大了胃口,过惯了大手大脚的日子,等她们没了钱,她们还能回到以前普通的生活吗?

如果没了精神寄托,她们或许会被迫停下来。但现在,大伯数不尽的丰厚遗产,就是她们最坚定的精神寄托。

于是借钱,就成了她们继续挥霍和讨好老男人的唯一途径。

「妈,你没借给她吧?」我虽然特意嘱咐过我爸妈,但还是怕他们会心软。

「呸,借给她?我还不如送给乞丐!她对我们做的那些事,她忘了我可还没忘呢!」

我表示满意,又给我爸嘱咐了一遍。

晚上,没借到钱的表姑,亲自来到我家。

看到焕然一新的表姑,我由衷感慨,不知道这一身花了多少钱。

表姑一进家,就跟我爸妈东拉西扯,尽说些过去的「美好回忆」。

她的目的我一眼就看穿,无非是想打亲情牌,让我爸妈借钱给她。

我们全家默契地谁也没提钱的事,等她说得口干舌燥,喝了口水后,终于忍不住提借钱的事。

「我今天过来,是想向你们借点钱,最近手头紧,过两天手里宽松了,我就把钱还给你们,你们要是不相信,我们就写个条子,按年利率的 30% 算利息,怎么样?」

她这回学聪明了,主动提起利息和写条子,不过,我还是一口拒绝了她:「不借。」

表姑瞪了我一眼:「我给你爸妈借,没给你借。」

「你想借多少?」我又问,想试探她的底线。

表姑果然沉默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在思考该说多少数字,片刻后,她试探看向我:「你们家有多少?」

不是我们能借多少,而是我们家有多少,这是要把我们家所有积蓄都借走的意思?

这胃口够大啊,她就不怕还不起吗?

10

我笑而不语,又问她:「你借这么多钱做什么,你家好像没出什么大事吧?」

表姑皱眉,像是对我的追根究底很不满,我赶紧道:「你给我们家借钱,我们总得知道这钱的去处,万一你拿去赌博,输了你肯定赔不起,我们更不可能借给你。」

「当然不是赌博!」表姑支支吾吾,半晌才说出真相,「我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家莉莉看上张波他那个大伯了,她就想嫁给他,但要嫁进豪门不是那么容易,尤其那个老男人老奸巨猾,各种防着我家莉莉,为了接近她,我家莉莉只好先装成有钱人,等他们感情成熟到谈婚论嫁的地步,我们就不缺钱还给你们了。你们现在把钱借给我,相当于投资,投资你们懂吗?」

这不是赌博吗?

我爸妈被她理直气壮的傍大款言论雷得外焦里嫩,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表姑,你真想让我表姐过几年就当寡妇啊,我男朋友他大伯我见过,有钱是有钱,但年纪那么大了,你们就不怕被人笑话吗?」

我表姑气得脸涨红,指着我骂:「你就是嫉妒你表姐,看你表姐嫁个比你男朋友家有钱的男人,你就眼红是不是?我们不只有你们一家亲戚,我们去别人家借钱的时候,谁不是痛痛快快就借了,只有你们这家子,抠抠搜搜的,见不得我家莉莉好过!」

我被她气笑了,拒不借钱,表姑被我激怒,被我赶出去前,还不断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沈冰,你们一家人都给我记住,等我家莉莉嫁进豪门,你们有跪下来求她的时候!」

我能感觉到,她已经开始走火入魔了,真以为她们随随便便包装一下,就能被有钱人看上?

她们当有钱人都是傻子吗?

出乎我意料的是,还真有傻子富二代,看上了莉莉。

原来,莉莉扮成名媛后,还是不甘心自己嫁个老男人,更担心老男人会不要自己,浪费她的精力和钱财,在跟老男人逢场作戏的同时,她还在物色别的富二代。

没想到的是,还真被她物色到了。

「这个人你认识吗?」我将视频上的男人截图给我男朋友看,他认识的人比我多,尤其是这些富二代。

「没见过,我给你查查。」

查出来的结果,的确是个富二代,不过家庭背景有点复杂,叛逆,无心学习,把富二代不该学到的坏毛病都学了个遍。

抽烟喝酒玩女人全是家常便饭,被他玩过的女人,没有上百,也有好几十。

「他有女朋友,是个老板的千金,一时半会儿不可能分开。」我男朋友调查富二代的时候,把他相关的事一块查了。

我脸上很快有了笑意,「这样一来就好办了,计划进行,不过,我们得给她加一把火。」

我让我男朋友联系了几个他以前玩得比较好的「狐朋狗友」,去撩骚我表姐。

一直想要嫁进豪门,却求门无路的表姐,面对接踵而来的富二代们,完全迷失了。

几乎每个对她表现出一点好感,她都能使出浑身解数贴上去,广撒网,她嫁进豪门的机会就更大。

她付出的精力和金钱越来越多,表姑为了支持她,把所有的亲戚都借了个遍。

亲戚们怨声载道,躲的躲藏的藏,还有卖惨喊穷的,依然没能躲过表姑母女无底线的索取。

到后来,亲戚们都不愿意接她们的电话,表姑又将矛头转向认识的朋友。

表姑还厚着脸皮给我打过几次电话,在电话里哭嚎我再不借钱给她,她就快活不下去了。

我直接拒绝。

11

几天后,大伯给我发来消息,说莉莉在他的暗示下,把从高利贷那里借来的二十万,都投进了某一个人独资控股的公司。

一般这种公司,很容易引起暴雷。

「很好,她不是一直让你给她个名分吗?你让她明天,就带你见她家里的人,包括所有亲戚。」

真好。

重头戏终于要开场了。

第二天,我就接到表姑的电话,让我和我爸妈晚上务必去市里最好的大酒店吃饭,最好带上我男朋友。

我没有拒绝,把早已拍好的照片匿名转发给富二代的千金女朋友,同时还附带大酒店地址和开宴时间。

与此同时,我让我男朋友通过他的朋友,把富二代约到莉莉家定下的大酒店谈生意,包厢就在隔壁。

做好一切,我化好妆,带上我爸妈还有男朋友,如期赴约。

我们到的时候,表姑父定的最大包厢里已经坐满了人,我们家的亲戚不少。

被莉莉借过钱的人更不少。

今晚来的,大多数都是听莉莉说,她不仅要带未婚夫给大家认识,更要在今天,把借大家的钱给还了。

一直找不到人的亲戚们,一下子全冒了出来。

表姑一家很高兴,关键时候,大家还这么给他们「面子」。

我们一家全程坐在角落,保持安全距离看戏。

饭菜端了上来,有亲戚按捺不住,问到还钱的事情。

莉莉不想太扫兴,更不想让大伯知道她这个有钱人是装出来的,早就准备好了钱,正打算还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银行卡被冻结了。

「怎么回事?」换了一张卡,还是一样的结果。

打开支付宝,还没来得及看余额,就被首页她买的那只股跌势吓绿了脸。

「出什么事了?」表姑看到她脸色不对劲,大家也都等着要钱。

莉莉头顶冒冷汗,又看了遍她买的股,全部没了,投进去的二十万,一分都不剩!

「莉莉,你这钱到底转不转?我家小明还等着这些钱上补习班呢。」

大伯听出了不对劲,回头问她:「你们家不是大家族吗?怎么连上补习班的钱都没有?」

莉莉心虚,没敢说实话,更不敢再撒谎,笑着问他:「老公,我那二十万零花钱买股票跌没了,你能不能先借我点钱?」

大伯的脸色瞬间变了,又碍于在场人多,他只好压低声音质问她:「你们家到底是什么人,你说过不骗我的!」

莉莉没料到他翻脸这么快,正想解释的时候,我及时插了句:「哎,大姑三伯,你们都是来找莉莉表姐还钱的吧,她答应还给你们多少?」

「说是三倍还,小冰,你家借给她多少?」

「我家借不起呢。」我笑了笑,又问莉莉,「莉莉,你把我们家这些穷亲戚都借光了,说要傍上富二代,你傍上没有?」

这话才说完,大伯难以置信地看向莉莉,表姑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也试图帮着解释。

「莉莉,我没想到你也会骗我!」大伯站起身就要离开,「亏我为你付出一片真心,还想娶你回家,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老公,你听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我跟我表妹有过节,她故意这样说,挑拨离间我们的!」莉莉追大伯追出了包厢。

包厢门打开,正好撞上由我男朋友的朋友带上来的富二代,富二代看到莉莉,好奇她在这里就随口问了句:「莉莉,你在这里做什么?」

「好哇,你居然还跟别的男人有一腿,你实话告诉我,你还背着我偷过多少男人!」大伯气得咳嗽起来。

富二代看到她身边的糟老头,脸上的笑淡去了,他以为老头是她爸。

「你跟这个老男人是什么关系?」富二代也紧跟着质问。

包厢里的亲戚们,都被我叫出来看好戏,大家看到这一幕,都被惊得目瞪口呆。

「老公,我跟他没有关系,我只爱你,我也只有你一个男人。」

12

这个时候,连我都佩服莉莉的反应能力,大伯已经松口,会娶她为妻,只要她一口咬死不承认跟富二代的关系,大伯不会轻易跟她取消婚约,她还有嫁进豪门的机会。

她跟富二代在一起,但清楚地知道富二代只是贪图她的美色,根本没有要娶她的意思。

为了这样的男人耽搁自己,不值得,何况她往大伯身上投入太多,已经没有退路了。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你找了个老男人,还嫌弃起我来了?」富二代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不喜欢吃亏的他,一定要争个所以然来。

表姑害怕事情闹大难以收场,不管对方什么身份,上去就抱住富二代的手臂,试图把他带离开现场,不要影响了她家莉莉。

「你抱着我做什么,走开!」富二代没想到会有个丑陋的妇人趁机抱自己,想也不想地把我表姑甩在了地上。

「徐畅!」包厢走廊远处,一个衣着华贵的女人,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走来。

不是别人,正是富二代的正牌未婚妻。

富二代看到她,整个人都怂了。

正牌未婚妻一上来,就把她手里莉莉和富二代的照片砸在她脸上:「你这个不要脸的,老娘的男人你也敢勾引。」

她一把抓住莉莉的头发,发了狠地把莉莉往死里打:「我让你勾引我的男人,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莉莉的尖叫声把表姑的神叫了回来,她立刻松开手,去拉富二代的未婚妻:「你给我住手,别打了!」

表姑加入战场,富二代千金带来的人也不甘示弱,跟表姑撕扯了起来。

没什么存在感的表姑父大喊了一身什么,跟那些人打了起来。

我让我爸妈站远一点观看,家里的亲戚想要劝架,但看到富二代未婚妻的人太过强悍,根本不敢靠近,只在旁边喊不要打架。

场面混乱起来,不知道是谁报了警,很快警察赶来,制止了这一场群殴,把莉莉一家和富二代以及他的未婚妻全带回了警察局。

大伯早在混乱发生的时候,就悄然离开了战场,他的任务至此彻底结束,以后也不用再扮演这个角色。

这一场群架,除了富二代的未婚妻把莉莉狠狠教训了一顿,对莉莉来说,基本上没伤到什么要害。

不过从今以后,她就成了富二代未婚妻的眼中钉,日子只怕不会好过。

他们回到家后,莉莉还在为自己打水漂的二十万痛哭流涕,给大伯打电话,大伯的手机号直接显示空号了。

然而事情远没有结束,第二天一大早天没亮,莉莉家的大门就被拍响,一群放高利贷、网贷的,三教九流的要债人聚集在她家门口,用红色油漆在她家墙上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后来,我从别的亲戚那里得知,莉莉为了自己疯狂的豪门梦,借了将近一千万的惊天巨债,现在没钱还,讨债人就天天守在她家,吃她家用她家喝她家,没还的钱还在利滚利……

这,就是她的报应。

觊觎不该觊觎的东西,是会付出代价的。

那之后,我们家彻底地安宁了下来。

我也终于可以安心准备我和张波的婚礼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