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变态,我来教你做人

有次,我同意了一个陌生人的好友申请。

他先是给我发了一大段情话,还说喜欢我,然后每天给我发各种骚言骚语。

更可怕的是,扒了我所有个人信息和家庭住址,并以骚扰我为乐。

我想,我应该遇到真变态了……

本人去年刚 NYU 毕业,因为疫情在美国逗留了好几个月,年底才回国。

目前坐标南方沿海某省会城市,独居。

因为父母看我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城市打拼,所以当我回国上班之后,就给买了个小 Polo 代步。

一次我的白富美朋友开生日趴,我就开车过去了(这样就有理由不喝酒了),当天她叫了很多小伙伴,甚至好几个人是从魔都过来,有男有女。

我们吃饭的地方是本地一个特别网红的西餐厅,有专属的停车场。

女生嘛,在好看的地方凹了造型拍了美照,自然忍不住就发发圈发微博的。

当晚散场之后,我不止收获了点赞评论,还收到了一个微信好友申请,昵称 Giant。

巨大的?

这名字立刻让我想到《泰坦尼克号》里,Rose 说的那番台词,大概意思就是男性就喜欢用各种方式暗示自己「大」。

这名字更算是毫不掩饰了。

他加我显示的来源是「通过手机号码搜索」,地区是本市人,和我一个区的。

我就疑惑了,初来乍到,我根本没什么认识的人,他是从哪里拿到我的电话的?

我把他资料看了又看,朋友圈锁着看不到。

我担心这人万一是我的同事,找我有工作上的急事怎么办,所以我准备通过好友请求了。

就在我要操作的时候,他又申请了一次,顺带发来「放心通过,刚才在餐厅不是玩得挺高兴嘛。」

刚刚寿星姐妹,带了她的一个男同学来,之前我们互不认识,看这话术,应该就是他。

朋友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立刻就通过了。

但是,加了之后,莫名其妙的事儿就开始了。

他先是给我发了一大段情话,朱生豪张爱玲王小波混搭就算了,还要顺带穿插郭敬明文风。

我一脸懵逼,大哥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我很喜欢你,想让你当我女朋友。」

啊这,当时我就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pg 了。

确实看不出来,我立刻截图发给我小姐妹,问,这个是不是聚会上你带来的那个小哥?

小姐妹一脸懵逼,不是啊?他微信不叫这个名字。

我脑中闪回当晚的情形。

我先和部分朋友会合—餐厅碰面—吃吃喝喝自拍—发微博……

啊,微博!

我立刻打开手机看了看那条微博内容——明晃晃的餐厅的定位,难怪这货能说出来我在哪干什么。

可是他又是在哪里知道我的电话的?

我搜肠刮肚了一个小时,终于想到了。

我的小 Polo,前挡风玻璃那我写着我的电话号码!

我靠北!

「你好歹先说下你是谁?你怎么认识我?怎么晓得我手机号?」

对方直接无视我的询问,又上了更多土味情话轰炸。

我此时意识到,他可能是有点那个大病,就直接把他删除了。

结果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发现微信加好友那里,还有一个请求,附「我是真的喜欢你。」

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神经病啊?

从晚上几个小时的缠斗看来,我是问不出他是谁了,资料也非常有限,头像乌黑一片,微信昵称 Giant,微信号 GiantL05933,什么玩意?

搜索了一下也没什么发现,我把微信通过手机号搜索渠道关了之后就去睡了。

我以为这一晚过去就会忘记这件事了。

2、

结果,好么,很显然他不打算放过我。

我早上打开手机,显示有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写着:看微信。

打开微信又多了好几条好友申请,头像都是初始未设置的状态,那个白底灰色小人轮廓的样子,昵称都是无意义的数字字母组合,像是乱码。

不应该啊,我明明把手机号搜索关了。

一看渠道,是通过账号搜索加我的,气死我了,昨天就不应该通过他那一下。

每个号加我都写着信息:「喜欢你」。

还加上点什么可爱害羞的表情,营造一种浪漫的对话氛围。

现在,我已经感觉到十分恶心了,这人有病吧,错把骚扰疯病当浪漫?

过分的事远不止与此。

我刷微博的时候,发现多了一个粉丝,因为我粉丝数稳定在 888 已经很久了,突然变成 889,我点开一看,顿时有点懵,又是那个黑色头像,昵称 Giant。

我点进他的主页,除了注册时间早得离谱,2011 年,其他都是空空如也。

更恐怖的是,我的所有常用的软件账号,都被侵略了。

网易云音乐,粉丝+1,我此时还在尽量保持我僵住的微笑:)

然后,我打开了 X 瓣、X 站,小 red 书、某呼,果不其然,无一幸免。

连 Linkedin,Ins,都看见了阴魂不散的好友提示,变态还真挺潮。

更夸张的是,连支付宝都来了一条好友申请。

一个泄露,全盘皆丢。

我被一个陌生人全方位视奸了!

3、

我通过了他所有账号的微信请求,是所有的。

因为我想看看这个人到底什么来路,到底想做什么。

本来我打算开门见山问一句「你到底要做什么?」,结果一时间不知道要给他哪个账号发。

失策了……

但没等多久,对方就开口了。

「你终于舍得加我了啊。」

隔着屏幕都感受到那一种欠揍的得意洋洋。

「你想做什么?」

「我喜欢你,想和你聊天,你会知道我有多么懂你,这世界上,有个懂你的人不容易。」

「可我还不懂你,你要不要介绍一下你自己?」

「我的名字叫欧阳翯。」

欧阳啥?

算我知识匮乏,搜完才知道这个字念 he,四声,形容羽毛洁白优雅。

我在办公室愣是尴尬地停下了思考,这也太中二了吧?你确定不是从剑网三 NPC 那扒下来的?

这死变态跟洁白有半毛钱关系吗?

看我没什么反应,他继续说「取麀鹿濯濯,白鸟翯翯之意。」

嚯,还一套一套的。

可凡尔赛多了,通常容易遭雷劈。

死变态不是加了我的支付宝吗?那让我看看你的真名到底是啥。

点开转账,验证姓名,赫然大字——刘*健。

看,这名字就适合多了。

你可以叫刘小健,刘好健,刘真健,哪一个不比您那女频文男主名字配您?

4、

他自我介绍后,开始跟我套近乎。

他说他知道本市有家餐厅的雪蟹腿不错,比 W 家强好多,因为我之前在小 red 书上说过 W 家餐厅的雪蟹腿不够鲜。

他说他听 Marilyn Manson,看 Quentin Tarantino,也是因为我在微博上分享过。

这种视奸式的聊天,令我浑身不舒服,但他完全不觉得,还问我「你不喜欢我这么关心你吗?」

我现在无比后悔,真的,就是那种法治进行时里,犯罪分子戴着手铐时,面对镜头那种发自内心的后悔。

怎么我网上冲浪时就不给自己捆个安全带呢!

我立马把我所有的社交网络隐私权限都开到最高,可见时间也设定到了最短,甚至有一些仅自己可见了。

半天不到,他发的内容升级了。

开始问我喜欢什么颜色,今天穿的什么颜色,他喜欢纯棉的那种款,带蕾丝的不够清纯。

WQNMLGB 啊!

我一句也没回复过。

到此,我只是恶心,但是,他又发来一句话。

「我想看你穿网袜。」

「我给你寄一双吧。」

「是住 xxx 小区吗?」

他,一个变态,准确说出了我家地址。

5、

我害怕极了。

当天都没敢回家,去了朋友家住,她帮我一起梳理了现在的情况。

首先,这个变态并非图财,或者设什么杀猪盘,因为如果要骗钱,不会在一开始就如此提高我这个当事人的警惕。

他的目的应该只是变态,享受那种暗中玩弄女性的快感。

甚至,会在某天突然出现,猥亵……或者……强奸。

一想到这里,我整个人开始发抖了。

如果是这样,我如果不能揪出他来,我就会一直处于危险中。

此时,我害怕、逃避、求饶都是无济于事的,你越退,对方就越放肆。

如果我现在报警,他不过就是拘留 5-10 天,罚款 500 元以下那种级别的惩罚。

不痛不痒,还容易激起他的报复欲,我在明他在暗,到时候更危险。

这样的蚂蝗,你不把他彻底揪出来,自己安危不保,如果不让他受到重罚,他永远都会变态下去,缠上更多的女孩子。

6、

我没有质问他,为什么会知道我的住址。

他依旧不断给我发信息,我适当回复了几句。

几次的聊天我得出了结论,就是你越回复他越骂他,他越自信,不回复晾着他反而他会不断暴露自己。

有一天中午,他问我吃了什么,我没有回复。

下午他就又发来一条信息,「想你了,可以发个自拍吗?」

我依旧没有回复。

接下来又一条,「你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 X 裤?分享一下?」

又一条,「看到一条 YW 袜,我一想到你穿上它的样子,我……」

「空姐还是小护士,制服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在我一直不回复的情况下,他又给我发来好几个带颜色的视频片段,就像是美国泡面电影里,三流旅馆门缝下头塞的小广告那种水平。

整个一下午,我就收到了十七八条下流信息和将近 30 个动态短视频,我没有一一点开看,但是能看到都是些什么内容。

整整一天,他最过分的行为,就是对我进行持续不断地用文字和 H 色视频性骚扰?

我基本也知道他的「能力范畴」了。

我把这些内容一一截图保存,能保留的全都下载硬盘上传网盘,还在朋友那里备份了一份。

这些天,我再也没有回家,一直住在朋友那。

这些天,我也一直在和他周旋,试图套出更多的信息。

7、

我给他回复了信息,憋着吐回复的。

「舔你的脚?那不可能,我只接受舔狗。」

我佯装御姐风,做戏谁不会呢?

「原来你喜欢这种口味,我愿意,只要你喜欢,我都愿意。」

我没有回复。

这样做的目的,一是故意营造御姐的人设,二是朋友提醒我,不要在聊天记录上留下什么「我主动与他互动」的证据。

因此,我只好控制自己套他话的行为,循序渐进。

终于有一次,他问我要照片,我就顺手回了一句「你先发你的。」

「我可没穿 X 裤,你也给我看看你的。」

「那你先发,我就去拍。」

结果他真的发了一张图片。

我都做好辣眼睛的准备了,结果点开是一张在餐馆吃饭随意拍到的照片。

照片特意拍到了餐厅服务员,正在给他上菜,服务员制服裙子比较短,能看出下面是黑色丝袜。

「性感吗?我也想看你穿的样子。」

我把图片下载到电脑,并没有看到我想要的信息。

只能我强忍住内心的呕吐的欲望继续跟他纠缠,说「黑丝好看?我可看不出来有什么性感的。」

「那我再给你拍一张更清楚的。」

然后,他发给我一张真正我想要的照片。

相机拍摄,不是微信自带拍摄功能那种,原图,发给了我。

当我再次把图片下载到电脑,我笑了。

8、

图片详细信息打开后,个人信息多到令人愉悦。

首先,设备型号是 IPHONE11 PRO MAX。

之前看他连 Linkedin,Ins 都用,我就猜测这个人受教育程度应该不低,至少大专以上,现在看来,经济能力应该不差,有正式工作,一定概率是果粉。

而且很可能比较年轻,30 岁以下。

之前我也猜测过他年纪也不会太大,因为他对社交平台了如指掌,网络用语异常熟练,文字对话标点符号使用随意,能够根据我发的东西迅速找到和我聊天的切入点。

这个推论尽管不是完全准确,但作为辅助验证证据绝对够了。

而这个照片信息最重要的,是最后两行,那才是我最需要的证据。

——照片拍摄时的经纬度。

尽管无法锁定具体他在哪家餐馆吃饭,但精细到一两百米范围内是绝对没问题了。

因为他发我照片的时间,是个工作日的中午,所以我推测他很可能就在餐馆附近上班。

这次,我可以一举锁定变态活动范围。

然后更妙的事情发生了,老天简直就是爱我。

通过照片我竟然还获得了更直接的信息,我看到他的样子了。

第一张无信息的照片里,服务员上菜的时候正好看着他。

我把照片放大再放大后,我竟然发现服务员的眼镜里,完完整整地映着他那副猥琐的尊容。

我真是太感谢这服务员的一双近视眼了。

尽管镜片反射的变态有些变形,五官也看不清楚,但基本可以判断年龄,和前面的推论相符。

而且他戴着一副比较厚重的黑框眼镜,算是他的标志性特征了,而且那虎背熊腰的体格,看上去至少有 200 斤。

我已经激动地都已经小苍蝇搓手手了,然后在触控板上滑动手指,图片一点一点放大,截屏!

可以了!

刘*健,洗干净脖子吧。

9、

拿到这些信息后,我就更有信心揪出来他了。

根据他这些天的行为来看,他非常擅长隐藏自己,所以他要不是个内向的人,真的生活就是枯燥无味,要不就是非常在乎自己的名声,所以极力隐藏自己。

我猜测第二种占主要因素——在乎名声。

在乎好啊,在乎了才会知道疼。

另一方面,但他个人应该也是一个日常不太会社交的人,不然为啥玩这套,找个女朋友不好吗?

接下来,我打开了大众点评,找到对应的区域开始逐一排查。

一天不到,我就找到了这个刘*健吃饭的地方。

一个人均消费不足 30 的面馆,推荐菜第一名猪肝拌川。

通过点评上的评论,我大概知道这家店的定位,与我猜的也基本相同,服务于附近写字楼的干饭人们。

这样的面馆,在本地遍地都有,所以刘*健在工作日中午万万不可能跑特别远去吃,八成以上就是步行 15 分钟以内就能达到。

成年人匀速步行 15 分钟大约可以走 1 公里左右的路程,为了避免错漏,我将范围扩大到了 1.5 公里。

刘*健应该就在以面馆为圆心,半径 1.5 公里的圆内上班。

尽管圆里的写字楼十个手指数的过来,但如果他不在写字楼里上班,那我很可能就漏掉了。

所以,我只能再和刘*健过一轮招。

10、

每天,刘*健都会给我发各种色情泛滥,但又没有任何敏感词的骚话。

等了几天,在某天下午六点,他终于聊到了我想要的话题。

「你喜欢在哪里做?」

「当然是一不小心就会被看到的地方。」(别骂我,我发完我也觉得恶心了。)

「这里吗?」

刘*健发来一张照片,是从一个落地窗往外面拍摄,画面里有他那肥厚的手掌,以及模糊的外面建筑物的轮廓。

他也算是很小心了,窗户上一丝反射他的地方都没有,看来他还是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的。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我早就掌握了他的样貌了。

我继续装傻。

「我不喜欢在家里。」

「当然不是家里,家里一点都不刺激,公司会议室,随时有人进来,你喜欢吗?」

「一般吧。」

然后我就再也不回复了。

11、

我不知道我是给了他什么错觉,觉得我已经完全放松警惕了?

这种一下子就可以暴露坐标的照片,他就这么轻而易举发给我了。

首先,刘*健拍摄的照片,落地窗又大又干净,只有高档写字楼才能做到,排除了我对于他办公地是非写字楼的担忧。

然后我把范围内的 7 栋写字楼全都找了出来,通过 GOOGLE MAP、街景地图、大众点评的网友照片,一点点比对,最后确定了其中的一栋。

刘*健一定就在这栋楼里办公。

那时,我有更简单粗暴的方法把刘*健干翻。

只要给我爸打电话,他肯定能找上几个强壮的年轻人来,在楼下守一天肯定不愁抓不住变态。

但我还是选择了更精细的搜索办法。

毕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更能气死他。

所以,我按兵不动,但暗中给大厦物业打了电话,以询租为名,查询到了楼内所有的公司分布。

这个楼里……有四十多家公司……每天有 8000 多人在里面办公……

牛逼吹早了……

我深吸一口气,没问题的,难不倒我的。

我咨询了身边理科的同学,然后把那张照片放大了 4 倍冲印了 N 份,另有用途。

可放大后的图片,里面刘*健的手就让人看着更恶心了,没办法,我忍。

我拿出直尺、圆规画来画去,按照同学教我的公式,从夕阳在那天六点照射的角度,分析他所在楼层距离地面的高度。

再加上对面写字楼的一些细节,得出了他所在的楼层。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都怪我数学和几何不够牛逼,无法做到更精细了。

最终,我判断他在 11-13 层。

12、

11-13 层,办公区域涵盖朝西办公区的,一共有四家。

然后我在 BOSS 直聘、猎聘等招聘软件上挨家搜索了这四家公司。

都有招聘需求,只不过岗位需求不同。

我找来了四个手机号,分别注册了四个不同人设的账号,编了四份绝对优质人才的简历,涵盖 JAVA、市场经理、金融咨询顾问,还有客服……头像是找四个朋友要来的照片。

那几天,我写简历的水平都蹭蹭上涨,吹牛逼都不用打草稿了。

真是打击变态令人进步。

然后我就不断和对方的 HR 自荐,因为我的简历过于「优秀」,应聘的岗位却并不高端,HR 对我都十分积极、和蔼可亲。

一周内,我就把四家公司的面试都约上了。

把我激动坏了。

这么久的折磨,终于到我反击了。

刘*健,我们要见面咯。

拉好你的底裤,别被我扒干净了。

13、

尽管大家都讨厌装逼的人,但我想告诉你们,装逼,真的有用。

在我精心定制的又是海龟又是大项目 owner 经验的简历加持下,当我这四个朋友走到各家公司里,HR 对他们几乎毕恭毕敬了。

还没进入面试环节,他们就按照我们计划好的,先提出想看下公司环境,这么「过分」的要求,每个 HR 都一口答应了。

这里是茶水间,这里是会议室,这里是 xx 部门办公区……

终于。

其中一个朋友别在胸口的微型摄像机拍到了那一直藏在暗处的刘*健。

朋友都提前看过镜片里反射的刘健,所以他们一眼就认出来了,他跟着领路的 HR 随意地转着,顺便给刘健,以及他的工位上来了个 720 度无死角拍摄。

「傻逼巨丑无比,真名刘大健,大贱哦,笑死爷了,还欧阳翯。」

朋友激动地小跑回来给我看他的杰作,嚯,工位上的工牌拍得清清楚楚。

确定无疑了,全名和支付宝刘*健完美适配。

那个微信名 Giant,看来是我冤枉他了,哈哈哈哈原来是因为名字里带着「大」字呢,果然人类的想象力是无法突破自身局限的。

朋友比我还激动,无比期待我今晚的反杀,连台词都帮我想好了。

如果他再来骚扰我,可以直接告诉他:「刘大健,一会你们公司见。」

14、

但今晚我并未如朋友所愿绝地反杀,而是继续搜集刘大健的信息。

因为我现在反杀,和我那时去报警,结果不会有太大差别。

一旦时过境迁,刘大健想报复我,简直太容易了,而且到那时,他肯定会十分警惕,就不会这么容易被我抓到把柄了。

刘大健,还成了悬在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大剑了。

所以我决定利用手里为数不多的信息,继续对他进行了全网的搜索。

姓名:刘大健,微信昵称:GiantL05933,职业/所在公司:某互联网公司视觉工程师,Giant 就是对应他名字中的那个「大」字,L 应该就是刘姓的缩写。

然后,我更换各种姿势、各种网站,用刘大健、Liu Dajian、Dajian Liu、GIANT LIU、GIANT LAU,什么大小写中英文全上分别进行检索,再组合 05933 再次分别检索。

这些天我忙着除害,会有继续回复刘大健任何骚扰的信息,也没有把他删掉。

结果他急了。

找上门了。

15、

晚上 10 点左右,我在两个朋友的陪伴下回家拿东西,就看见门把手上挂着一条奇怪的东西,拿下来一看,是一条拧巴在一起的黑丝袜,上面还黏着一些不明液体……

我根本来不及恶心,迅速从我口袋中掏出我的防狼喷雾,左右环视一番。

如果人没走,就算 3V1,还是非常危险。

但我严阵以待半天,楼道没有任何动静,我立刻开门闪身进屋,给几个朋友打了电话,让他们今晚来我家陪我。

等他们到了之后,我去找了物业,要求调监控。

监控发现,他是在晚上 8 点左右,跟在一辆灰色卡宴后面,卡着保安的视觉盲区,大摇大摆走进来的。

我瞥了一眼物业和保安。

当时他戴着帽子口罩,从监控视角上看,并不能获取面部信息,但是我非常肯定,那个人就是刘大健。

他挂完丝袜从单元门出去后,监控还能拍到他的身影,可几次蛇形走位后,就走到小区一个监控盲区不见了。

刘大健竟然能逃过监控走出小区,我不得不怀疑,他曾经来多次蹲点过。

想到此处,我真的是一身冷汗。

还好刘大健只是喜欢聊聊骚,而不是上门行凶,不然我命早就不在了。

我看着身边的物业保安,立刻掉脸了。

我故意的。

「这就是封闭式小区?小区的人脸识别是干什么用的?如果我把这个事儿发在业主群,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对方几个人连忙道歉。

「从上个月 8 号开始,这个人就应该进入过小区,我需要关于他的所有监控。」

「好好好,没问题,我们马上找。」

这个工作量可谓是极大,但物业知道自己失职,现在恨不得赶紧把我哄住了。

刘大健估摸着我差不多回了家,又开始给我发信息。

「收到我的礼物了吗?」

「你穿那条丝袜一定很好看。」

「现在知道了吗?你根本跑不掉,你住在哪儿,我清清楚楚。」

回去后,我立马联系了一个检测机构,把那些不明液体拿去做了检测。

16、

我对于刘大健的全网搜索进展并不顺利,毕竟我这水平还是太差了。

还是得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儿。

我拜托了在某猫当网络工程师的朋友,他爬取了全网信息后,我拿到了关于刘大健信息的表单。

这一查,好家伙。

「更多视频戳 QQ190xxx05933……」

我找到了他完整的 QQ 号,和他那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我让一个男同学捐了一个他常年使用、真实的 QQ 号给我,我另有用途。

我先是删除了我和他之间的 QQ 好友关系,然后就准备主动出击了。

有了一层马甲,他迅速通过了我的申请,说了一些交易的行话,问我谁介绍的,我发了一个色情网站的截图。

「从这点的,哥们你到底有东西吗?」

接着,他就把我拉到了一个群里,这下我终于知道他那些淫秽色情的短视频都是哪儿来的了。

各种打着码让人看不太懂的火星文文件信息,不断往出冒着,什么 XX 网盘 XX 内容 XX 元,XX5 网盘 XX 内容 XX 元……

还有点货的,问折扣的,好不热闹。

我装作小白,用 QQ 号不断咨询他,诱使他说出更多能够坐实传播、买卖淫秽信息的话。

并且,全程录屏。

17、

父母有熟悉的律师叔叔,我直接发信息就可以咨询。

如果屏幕前你们也需要律师服务,也可以某宝搜索,如果只是咨询,根本没有想象的昂贵,记得随时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

这位叔叔告诉我,刘大健骚扰我、跟踪我的事情,如果性质严重,就是那种发生实质性伤害的,会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但目前情况按照法律,可能也就关 7 天。

我也是无语了。

然后我进一步询问了关于传播售卖淫秽色情信息怎么判,大约一个月他能赚 5000 块,而且淫秽视频估计也是千条起的。

果然这个更狠,达到这样的数量级,有可能要到 10 年。

叔叔非常热心,还帮我把刘大健卖片儿的证据整理了一遍(这个服务可能就有点贵了)。

然后,我打电话报了警。

刘大健,你死定了。

18、

报警这天是个周一,我特意选的日期。

我把我之前留下来的所有他对我进行性骚扰的聊天记录全部整理好,拿给了警察。

警察也去物业看了他在我家门口蹲点徘徊,以及摸到我家门口绑那条黑丝袜的监控,并附上不明液体的检测结果。

凭这些,可以断定他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我的人身安全。

警察叔叔查证的速度挺快,反正还没到周末就搞定了,接下来就要去抓刘大健了。

那是个周三,阳光正好。

帅气的警察叔叔登门了刘大健的公司,可能是考虑他的过人体型,特意去了四位。

前台小妹妹战战兢兢地把警察叔叔领到了会议室,毕竟公司从来没有这么多警察登门,前台小妹妹可能都觉得是不是老板犯事儿了。

结果不是老板,是那个平时蔫不拉几内向的刘大健同事出事了。

200 多斤刘大健进了会议室没多久,就被警察叔叔扣上手铐,在全公司众目睽睽之下,押走了。

物业保安这边,也把刘大健的照片(不打码,高清大图)打印在 4A 纸上贴在了小区里,此人在小区尾随单身女性,让住户看到此人立刻给物业打电话。

后来,警察通知我他被拘留 7 天。

七天,够了够了。

19、

我按照时间线把这次骚扰事件从头到尾整理了出来,详详细细地写出了刘大健骚扰我的全过程。

然后,贴上了他的照片,当然,打上了一层薄薄的码。

就是那种生人认不出来,熟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紧接着,微博、小 X 书、公众号、NGA、虎扑、豆瓣、某呼、B 站,全矩阵传播了一轮。

当然,我全程没有提他的名字和任何个人信息。

可挡不住网友力量强大,加上那天刘大健被警察带走的事情,他的个人信息全被扒了出来。

小区的住户一下子就知道了实情全貌,大家都更加谨慎了。

刘大健本来不明所以的同事现在都知道了实情,本来以为他们亲爱的大健同事只是配合调查,没想到竟然是个隐藏的罪犯。

大健,你这还不死?

7 天后,他从派出所出来,已经变了天。

他一脚迈进公司,女同事看到他直接跑开了,他带着满心疑惑被领导约谈。

却得知自己被开除了。

被拘留了七天,妥妥地犯罪了,公司可不需要赔什么 N+1 了。

大健急了。

果然要打击报复我。

「你厉害,你等着,我今天就上门找你。」

20、

「不见棺材不落泪。」

然后,我给他发了个 PDF。

里面是律师叔叔帮忙梳理的一切关于他贩卖淫秽信息所有的证据,及相关法律条文。

「你现在道歉还来得及。」

半小时后,刘大健才回复我。

「你想怎么样?」

「你应该问问自己,想进监狱吗?」

「我不骚扰你,你就会删除资料吗?」

「不会。」

「那你废什么话?」

「刘大健,十年以上,你想好怎么跟我说话了吗?」

「对不起还不行。」

「你现在录一个视频给我,视频里需要包括你的真名,身份证号,并且承认自己是个变态尾随我,并保证以后再也不这么做。」

「凭什么?」

「就凭我现在的资料可以直接把你送进去十年,我给你一个小时,没看到视频,你就等着警察上门吧。」

此时,我家里有至少 8 个朋友陪我,而且保安也在附近巡逻,如果他敢上门,罪更重。

他没有。

他,怕了。

57 分钟过后,视频发来了。

尽管他各种遮掩着自己的长相,但对我来说,这视频已经够了。

因为此时,我知道,他认输了。

21、

我依旧给自己留了个后手。

「这个视频我会永久保留,如果我再看到你,我就会发出去。」

「我知道了。」

「你传播淫秽色情文件的资料,我已经发给了其他人,如果我出了任何意外,不管什么原因造成,我都算在你头上,他们都会把这个邮件立刻交给警察。」

「行。」

「你消失吧,别让我再看到你的任何痕迹。」

「好。」

然后,刘大健再也没给我发过任何信息,我的各种社交平台账号,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我的世界,终于清静了。

22、

我的父母还是担心,所以一个月内低价卖了房子,甚至那辆小 Polo 也换了个车牌。

然后把所有社交平台的账号能注销的都注销了,之后也不敢什么都发了,素净一片。

我换了工作,去了另一个城市生活。

这次的事情给我的教训太惨痛,之后我从不敢乱发东西了。

整整两个月,耗费了那么多时间,那么多钱,我的世界,才彻底干净。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6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