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镯记·番外篇

我和赵一琦开始了甜蜜的恋爱,一开始,我感觉,她还在收着,可也就过了一个周吧,我渐渐发现了,她特粘人,当然,这让我感到很甜蜜。

但我没想到,后来竟发展到了,她每天一下班,就急着要见我的程度,还让我搬去她的别墅。

那天在校门口,我骑着电动车,停在她的玛莎拉蒂边上,她拦着不让我走,说想了我一天了,总管熬到下班,才来见我,还问:「你忍心这么舍我而去?」

我无奈道:「一琦,我还得送外卖啊。」

赵一琦说:「没关系,我跟你一起送。」

她说着,直接下了车,伸腿跨上了我电动车的后座。

我笑了:「你动作倒挺利索,也不怕抻着。」

她搂住我的腰:「姐们儿可练过舞蹈,这点小一字马,还不跟玩儿似的。」

我拗不过她,只能发动电动车,带着她送外卖。

这一路上,可风光了,就跟那回我带她去吃小吃一样,我一身骑手服,她一身职业套装,合在一起,看着相当不搭,可她就是那么和谐自然地搂着我,说实话,再挑剔的路人,也不会觉得是我绑架了她。

我带着她接单、送单,一路走街串巷,她还欢快地哼着歌,每次我上楼送外卖,要短暂离开她一会儿,她还冲我撒娇,要我吻她,我起先不好意思,只能憋着通红的脸,迅速亲她一下,而后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一路跑上二环里那些没电梯的老楼房,都不带歇气的,可有劲儿了。

我还说:「我记得,小时候看过一个电影,叫《背起爸爸上学》,我现在倒是有点致敬的意思啊,载着女朋友送外卖,太励志了。」

赵一琦点了我的脑袋一下:「还励志,你就偷着乐吧你。」

家里传来消息,我妈的病情,也越来越好,由于发现得很早,之前的手术以及后续的治疗都很成功,基本没什么问题了,我爸说,让我别多操心,专心学习,家里欠的款,他来还。

我不太想让我爸有那么大压力,所以,依旧送外卖,不过,每周会拿出一两天的时间来,专门陪着赵一琦玩,毕竟,我总不能这么委屈她,让我们的恋爱每天只在外卖电动车上度过。

我跟赵一琦聊得越来越深入,感情也进入了甜蜜期,但说实话,对于恋爱,我经验不足,很多情况,都是赵一琦引导我。

她会教我正确的接吻姿势,告诉我应该怎样抱女生,而她酒量比我大得多,有时候,还故意把我灌醉,挑逗我,带我回她的别墅,缠我一夜,不让我走。

其实,事情发生时,我未必真知道自己有多么幸福,可每当夜宿别墅的清晨,我半是惬意半是疲惫地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蓦然回首间,总恍然大悟,赵一琦,满足了我对女人的所有幻想。甚至,我没幻想到的,她都满足了。

我一度怀疑,我是不是被包养了?

可我又看了看自己这平平无奇的样子,又想到我还欠人家钱,还得定期还给她,顿时又特别清楚,我不光没被包养,还在努力挣钱,先还她,再养她。

我回头看看床上静睡如仙的赵一琦,乐得嘴角上扬,自尊与自信齐飞。

但是,在我沉浸在幸福中时,学校里竟然起了流言。

起先是有些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后来,我逼着我最好的哥们儿陈耀,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才如实相告:「大家都说,你在外面当鸭子,被富婆给包了。」

我一愣,啥?

陈耀又说:「据说,那富婆开玛莎拉蒂,每天都要见你,还带你住别墅,而且,她比你大三十岁。」

我哭笑不得,前面这些,听着都对啊,三十多岁,也就是说,富婆五十了?

陈耀又说:「徐哲,其实,我一直也挺担心这事儿的,但我不好意思跟你提。既然现在都聊开了,作为哥们儿,我真得劝劝你,咱赚什么钱不好,非得干这个呢?你可悠着点啊,日子久了身体可吃不消,你看你,最近都瘦了挺多的。」

我真是不知道该说啥了,我瘦了,那是送外卖累的啊,跟富婆有啥关系?

不过,我转念一想,好像最近热恋期,跟赵一琦是有点纵欲过度,要说跟这一点关系没有,也不客观。

可我没工夫分辩这个,我跟陈耀说了半天,我确实谈了女朋友,但绝对不是大三十岁啊,而且我也没收人家钱,不是包养关系,我瘦了,那是送外卖累的。

但陈耀显然不信,还觉得说不通我,只是无奈摇头,拍了拍我肩膀,走了。

晚上,我把这事儿当笑话讲给赵一琦听,她也笑得花枝乱颤,说道:「这不是造谣吗?本富婆有那么老,五十多了?我非得找他们评评理不可。」

我说:「你还是算了吧,反正也没人认识你,这些流言,传一阵子大伙儿也就忘了。」

赵一琦笑了笑,没说话。

但我没想到,周五下午,我们最后一节课,刚下课,老师还没出去,忽然,赵一琦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她穿了一身香奈儿的黑色衣服,极为光鲜亮丽,所有人的注意力被她吸引了。

我们老师还纳闷儿呢:「你好,你是来找谁的么?」

赵一琦冲老师点了点头:「老师您好,我是来找徐哲的。」

老师一愣,地下所有人也纷纷看向我。

赵一琦又说:「我是他女朋友。」

教室里顿时哄乱了起来,我的脸刷得红了。

我们老师笑了笑,倒也不多管了,示意她请进,自己则要出去,可赵一琦说:「老师,我想让您帮我评评理,我听说,咱们有同学传言,我比徐哲大三十岁,说我五十多了。」

教室里哄堂大笑,我也忍俊不禁。

老师一脸疑惑:「还有这事?」

赵一琦笑说:「对啊,人家明明只比他大三岁,而且,明明是他每天送外卖,攒钱请我吃饭,结果被人传的,说我包养他。」

老师也笑了。

到这时候,班里同学也全明白了,我看到陈耀也在冲我笑,我们老师说:「徐哲,你愣着干嘛呢,你女朋友都来了,还不赶紧带人家吃饭去?」

全班又哄堂大笑,我在哄笑声中站了起来,走到门口。

赵一琦在众人瞩目之下,拉起了我的手:「徐哲,我饿了,你带我去吃烤肥肠吧。」

她这「烤肥肠」三个字一说出口,感觉跟她本人的精致形成强烈的反差,全班又是一阵笑。

我听到陈耀在起哄:「徐哲,我们也要吃烤肥肠!」

紧接着,好多女生也跟着起哄:「对,我们都要吃烤肥肠!」

我特不好意思,正手足无措呢,赵一琦忽然对他们说:「不可以哦,我男朋友,只能请我吃烤肥肠,你们谁都不准抢!」

欢乐的笑声再次响起,我也羞涩又开心地看了看赵一琦,拉着她的手,大步出了教室。

我们走在校园里,秋高气爽间,我有种预感,这个女人,我将爱她一生。

手镯记-缺壹小博客
手镯记-缺壹小博客
我叫点点的头像-缺壹小博客35天前
045312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7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