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镯记

我送外卖时,撞倒了一个小富婆,她手上价值三十多万的玉镯子也摔碎了,要我赔。

我慌极了,但我打死都没想到,后来,我陪她喝酒,送她回别墅,她借着酒劲儿,竟低声跟我说:「扶我回卧室。」

我叫徐哲,在北京师范大学读大三,去年,我妈查出了胃癌,来回看病、手术,欠了亲戚们很多钱。今年暑假,我为了帮家里还债,没回家,去做了外卖员。

那天,我去三里屯取外卖,一拐弯,有个女冲到了路边,我没收住,撞上了她,她惊叫着倒地,同时,「啪」的一声,我看到,她手腕上的玉镯子摔碎了。

在追她的男的急了,上来就拽我:「你他妈怎么骑的车,下来!」

我挺慌,因为我是逆行。

我赶紧下车扶那女的:「对不起啊,你没事吧?」

她揉着胳膊爬起来,似乎没大事,可那男的捡起了地上的镯子,说:「操,晦气,知道这镯子多少钱吗?你麻烦大了。」

我说:「人没事就好,一个镯子能多贵啊?」

男的说:「这是和田玉,三十多万,赔吧,估计你家得卖房子了。」

什么?我这才打量起那玉镯子,是挺好看挺润的,可价格也太夸张了。

我突然意识到,这俩人,可能是骗子,讹人的。

我观察了一下,女的穿着一身丝质裙子,很洋气,她长得也很好看,还拿着个包,我认识,是 LV 的。

男的则穿着正装,看着也挺有钱,但一脸尖酸刻薄相。

我拿不定主意,选择报警。

男的听了,说让我报,还指着身后的鲍鱼王子,说这饭店吃一顿就得一万多,别以为谁在讹你,没见识的玩意儿。

女的已经缓过了劲儿,见男的骂我,让他别激动,还安慰我:「你也别害怕,不是什么大事。」

她倒像挺善良,可我不吃这套。

十分钟后,警察到了,听了个大概,让我们先一起去派出所。

我以为他俩不会去,可当我看到,他们拉开路边那辆白色保时捷的车门,女的坐进驾驶席,男的坐进副驾驶的时候,我愣了。

难不成,他们不是骗子,真是有钱人?这车得一两百万吧。

到了派出所,警察调了监控,上面显示,当时他俩在吵架,男的拽着女的,女的挣开他就跑,没看路,才被我撞上了,但由于我是逆行,我要负主要责任。

随后,男的还让女的打电话,从家里闪送来了玉镯子的发票,我看到,上面写着:人民币三十二万,我脑子一嗡。

男的见我慌了,冷笑说:「你们这些臭送外卖的,一天到晚满街乱窜,比过街老鼠还烦,这回你认倒霉吧,非让你把家底儿赔光了。」

我确实怕了,三十二万,就是要我全家的命啊。

那女的见我不说话,对男的说:「你别吓唬他。」

又跟我说:「你也不用太怕,这件事,我们商量着解决,责任不全在你。」

我抬头看她,只觉她气质跟男的截然相反,眼神柔和,挺善良。

警察听了,让我们协商一下,看看怎么赔。

男的却坚持要三十二万,还要我当场掏钱。

我壮着胆子跟他掰扯,可他咄咄逼人,女的有点听不下去,打断我们:「这样吧,那就赔一半,咱们赶紧处理完了,离开这。」

瞬间免了十六万,我挺意外。

不过,我感觉,这女的有点心不在焉,像心里还有别的事要处理。

可男的不同意,骂骂咧咧的,我被恶心得受不了,对女的说:「行,我认了,但我妈现在病着,我家得用钱,我只能分期还你,行么?」

男的阴阳怪气道:「哟哟哟,开始编故事装可怜了,你少来这套……」

女的打断他,问我:「你妈妈怎么了?」

我不想回答,掏出了学生卡:「我是北师大的学生,放心,我不会撒谎赖账的。」

她看了看我的学生卡,有点意外。

警察也说:「北师大的高材生送外卖,看来,家里是真有困难啊。」

女的想了想:「这事,其实也怪我,不该冲到马路上,这样吧,再给你减一半,八万就好。」

一句话又免了八万?说实话,我又意外又感动。

男的急了:「十六万我还没同意呢,怎么又八万了?不行,坚决不行,你不能看这小子长得白净,就不要他钱。」

女的一听,生了气:「李明轩,你胡说什么?」

男的意识到自己失言了。

女的却激动了:「咱俩今天的事还没解决呢,你必须说清楚,孙薇薇为什么会突然给你发视频?」

男的不吭声了。

我顿时明白了,刚才他俩在路边吵架,原来是为这事?听那意思,女的是被第三者插足了?

一旁的警察已经忍不住笑了。

女的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但我觉得,她挺可爱,不太在意钱的事,反而更在乎感情,难怪她想快点结束这事。

她没再往下说,只留了我的联系方式,又在警察那里签了字,就走了。

男的只能跟出去,但临走前又对我说:「你可别跑,我有的是办法找你。」

我真是太气了,说道:「你放心,我砸锅卖铁也会把钱还了。」

男的冷笑:「倒挺有穷骨气。」

我针锋相对:「说对了,有骨气,是我的绝活儿。」

后来,我也签字备案,就离开了。

虽然那女的给我降到了八万,可也够我攒两三年了,何况,我妈的病没全好,我压力特大。

当天,我一直等那女的加我微信,可五点的时候,男的倒是加上了我。

他发了他名字,叫李明轩,说今后由他监督我还债。

我看了他朋友圈,背景图是自拍照,西装革履,端着咖啡,一副社会精英的样子,平时发的内容,也都是各种商业分析、见解,偶尔也晒晒车和名表。

从加上我开始,他就天天催我还债,还老发些阴阳怪气的表情包,讽刺我穷。

我把送外卖的时间加长了,每天只睡六小时,拼命地干,只求早日还钱,摆脱他。

不过,过了两个周,他突然不怎么联系我了。

我纳闷儿了几天,但周四晚上,十二点多,有个女的申请加我好友,我通过后,发现是李明轩的女朋友。

其实,那天在派出所,报个人信息时,我就记住了她的名字,叫赵一琦。

我以为又是催债,正要打字解释,月底先还五千,可她发来了一条语音。

「你有没有空?出来陪我喝酒。」

啥?是不是发错人了,我回了个问号。

可她紧接着拨来了视频,我只能接了。

视频里,她看着挺妩媚,眼神迷离,显然是喝醉了,她说:「你来不来?」

来什么啊,咱俩很熟么?我说:「你好,赵姐,你是不是喝醉了?」

「少废话,快来。」

「不是,我得休息,明早还得送外卖还你钱呢,李哥不在么?」

「少提他,」赵一琦面色一变,「你出来陪我喝酒,我给你免一万债务。」

几个菜啊,喝成这样?

但我承认,我动心了,可嘴上还是虚伪道:「姐,咱别闹……」

「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赵一琦提高了声音,「你要是不出来,我今晚就喝死在这。」

这什么啊,拿喝死自己威胁我,威胁得着么?

可我见她醉得不轻,怕她真出事,就点了头:「行,你发定位给我,我找你去。」

她直接挂断视频,发来了定位。

我简单翻了她朋友圈,跟李明轩倒是截然相反,看着一点不精英。

她总发些情啊爱啊的小诗小句,还有配图,挺感性细腻,就是看着有点缺爱。

我到了她定位的酒吧,进去后,人群里找了一圈,看到赵一琦正趴在角落里,直勾勾盯着手机,手里还拿着酒瓶。

她穿得还挺性感,一身包臀黑裙,还有黑色丝袜,说实话,要不是知道她是富二代,我都觉得她像个陪酒女。

我过去叫了声:「赵姐,我来了。」

她抬头看我,醉眼迷离:「坐。」

「你这是喝了多少啊?我送你回去吧。」

她却把洋酒瓶子推了过来:「喝。」

真是喝迷糊了,我说:「我不会喝酒。」

我以为她会强迫我,可她看了看我,一招手:「服务员,给他来杯可乐。」

服务员点头:「好,可乐三十一杯,记您卡里?」

我一惊:「等等,三十?太贵了,我不喝了……」

「就可乐。」她态度坚决。

服务员走了,我说:「这也太宰人了,他们赚钱比大风刮来的都容易啊。」

赵一琦趴桌上,看着我轻笑:「相比于他们,我家的钱,才是大风刮来的。」

我感觉她在凡尔赛,可又觉得,她说这话时,并不得意,反而有点痛苦。

我发现她手上戴了个新镯子,说道:「赵姐,我正要跟你说,我月底会还你五千,不过,下月开学后,我只能晚上送外卖了,每月只能还两千五,你看行么?」

她看了我会儿,盯得我发毛,说:「你真觉得,我在乎那个镯子?」

我有点懵,三十万不在乎,你在乎啥?

她抬手让我看她的新镯子:「你知道这个多少钱么?」

我摇头。

「七十万。」

我惊了。

她又说:「这样的镯子,我有五六个。」

我目瞪狗呆。

她喝了口酒,拉过一旁的包,醉醺醺道:「这个包,爱马仕的,二十五万一个,比这贵的,我还有三个。」

我如听天方夜谭,但我感觉,她不像要炫富。

赵一琦见我的样子,忽然笑了,又翘起脚:「还有,这双鞋,菲拉格慕的,两万八,我有两大鞋柜子这样的高跟鞋。」

我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鸿星尔克,只觉她高山仰止。

但我提醒她:「赵姐,你腿别翘这么高。」

因为走光了。

她并不在意,又一探身子,满嘴酒气地说:「我在北四环紫玉山庄,还有套别墅,我爸给我买的,四千多万,你说,我真的能在乎那个三十几万的玉镯子?你太小看姐姐了。」

我沉浸在震惊中无法自拔,那她在乎什么?

她又灌了自己一口酒:「我从生下来那天起,就是要什么有什么,可你说为什么,我就是感觉不幸福?」

我十分汗颜,这种话,感觉在哪听过,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赵一琦越发醉了,情绪也有点激动:「所有接近我的男的,都是冲我家钱,李明轩也是。我知道,他跟我谈恋爱,就是想在我家公司里,好往上爬,还想让我爸投资他。其实,他心里根本不爱我,可我偏偏就这么贱,我见了他就爱得要死要活,我他妈就是个傻叉!」

我明白了,这是受了情伤,赶紧安慰她:「也不是吧,赵姐你长得很好看,人家也不一定就是图你家钱。」

她一拍杯子:「没错,又花我家钱,又他妈的白睡我,可把他享福坏了。」

我一头是汗,明白人啊。

我小心地问:「你俩是不是吵架了?」

她点了头,又喝了一大口酒:「徐哲,实话告诉你,就算不要李明轩,我随时也能叫出一堆男的陪我,可你知道,我为什么单叫了你么?」

「不知道。」

「因为你是我身边,唯一一个可以不图我钱的男人。」

我去,这怎么话说的,我更可以啊大姐,你太高看我了。

可她紧接着补刀:「因为你没资格,就算我不在乎什么,我能喜欢你,我爸也决不会同意我跟个送外卖的在一起,这种事,他不是没干过!」

「什么啊,送外卖的得罪你爸了?」我愤愤不平道,「再说了,我还念大学呢,只是兼职。」

她晕得厉害,根本听不进去,只是反复提着李明轩。

渐渐地,我听明白了,原来是她一心一意对李明轩,可李明轩总偷偷跟前女友联系,上周末约会,还被她碰上了,所以她才难过得酗酒。

她说:「都怪我平时对他太好了,他要什么,我就让我爸给他什么,他还说,每个男的,都喜欢 KTV 里陪酒女的打扮,要骚,要浪,我为了满足他,就穿了这一身,让他开心,可他还是背着我跟前女友来往。」

我看着她这身性感装扮,不得不承认,李明轩够懂的,赵一琦身材气质本来就很好,这么一穿,可谓极具诱惑力。

她就这么一边喝一边哭诉,最后越喝越多,我没办法,只能搀起她,打车送她回了紫玉山庄。

她醉着给我指路,好不容易才进了她家,那富丽堂皇的装修,我来不及惊叹,问她卧室在哪里,可她却来了精神,拉着我去打开了音响:「睡什么觉,陪我跳会儿舞。」

什么啊就跳舞?我想劝她休息,她身子却已经贴上了我,还让我扶住了她的腰,姿势倒很正,看意思,像国标。

我推脱道:「我不会跳啊。」

「没事,姐姐教你。」

我本以为,我俩得跟打醉拳似的,没想到,她就跟有肌肉记忆一样,人虽大醉,舞步倒是不乱,紧贴着我,一边笑,一边欢快地跳。

我能感受到她的体温,渐渐地,我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很放松,我倒浑身邦硬,不好意思地弓起了身子。

她却用手拍了我腰一下:「别松,提胯,靠上来。」

我只能再次跟她贴在一起,心跳加速,紧张极了。

就跟做梦似的,跳了有十来分钟,在一个转身时,她一趔趄,差点倒了,我扶住她:「赵姐,要不,你还是赶紧休息吧。」

她说:「叫我一琦。」

我「哦」了一声,她扶着额头,显然晕得不行了,贴着我耳边说:「扶我回卧室。」

她嘴里呵出热气,让我耳根发痒,心都飘了。

我扶着她就往楼上走,可走了半截,她有点烂醉如泥的趋势。

进了卧室,我看着那张欧式大床,内心天人交战,我是该像个禽兽,还是禽兽不如?

可她一上床,突然睁了眼,看了我会儿,问:「你想干嘛,我有男朋友,你想干嘛?」

我愣了,关键时刻,怎么三观又正了?

她一个劲儿问我「你想干嘛」,说实话,我要是个流氓,就直接回答「想」了,可这分明是个反问句啊。

我赶紧把她按床上:「啥也不干,你赶紧睡。」

随即,她晃了晃神,就跟回光返照结束了一样,倒头就睡了过去,但手脚依然时不时乱动。

真够二的。

我给她盖好被子,想走,可又怕她半夜又起来闹,索性,我下了楼,决定在沙发上对付一宿。

我累极了,这沙发又大又软,我一躺上去,直接睡着了。

我正迷糊着呢,感觉有人捏我脸。

我睁开眼,赵一琦穿着一身睡衣,正站在沙发前。

我赶紧爬起来:「赵姐……你昨晚喝太多,我怕你一个人出事,就在这睡了一宿。」

她倒不慌不忙,端庄地笑了笑:「慌什么,我又没怪你。」

我回过神,「嗯」了一声:「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

「别,我还得谢你照顾呢,我做点早饭,你吃了再走。」

我受宠若惊,她让我先去洗漱,自己则去做饭,可正在这时候,门响了。

紧接着,李明轩走了进来,他一身正装,皮鞋锃亮,手里提着两个小盒,边走边说:「一琦,我给你买了两份燕窝,你这两天吃了补补……」

他突然看见了我,愣住。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李明轩问:「你怎么在这,来还钱的?」

我灵机一动,对啊,赶紧说:「是,我这月刚发了工资……」

谁料赵一琦打断了我:「徐哲不是来还钱的,昨晚我喝醉了,他把我送了回来。」

啥?我看着赵一琦,你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李明轩很诧异:「你们俩干吗了?」

我意识到,赵一琦是故意的。

他俩刚吵了架,看这样子,李明轩是来道歉的,可她在故意借我气他。

赵一琦说:「我俩吃饭、喝酒,他把我送回来,还在客厅跳了个舞,国标。哦对了,他还把我扶回了卧室,你还要问什么?」

我心一紧,怎么你全都记得,你昨晚到底醉没醉啊?

李明轩脸都绿了:「赵一琦,你找了一臭送外卖的来气我,有意思么?」

赵一琦道:「怎么说话呢,送外卖的怎么了?再说了,人家是北师大的,学历可比你高。」

我汗颜,记性真好。

李明轩恨不得把我撕了:「那他也是个贫困生,我太了解这种人了,他讨好你,为的就是不用还你钱。」

李明轩又看着我说:「小子,你脸也确实够白,我看你不如去当鸭,一个月不止挣八万。」

我火了:「放屁,老子没你想的那么不要脸,你放心,八万块我一分不会少,如数奉还!」

「现在是七万了,」赵一琦说,「昨晚说了,陪我喝酒,给你免一万。」

我正牛逼着呢,差点栽倒。

可我怕李明轩笑话我,赶紧说:「不用,那是开玩笑,八万就八万,一分不会少。」

李明轩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赵一琦又说:「李明轩,你跟你前女友好去吧,我不拦着了。」

李明轩急了,压着火说:「一琦,别闹了。」

赵一琦看了看我,没说话。

李明轩又说:「我对孙薇薇根本没感情,都是她主动找的我,你真的是误会了。」

赵一琦停了会儿,才说:「行,那你现在当着我的面,把她手机、微信、抖音,全都删了,以后,绝不再联系。」

「我现在就删,你看着。」李明轩拿出手机,一顿操作给赵一琦看。

删完后,他说:「行了吧?」

赵一琦默认了。

李明轩总算笑了,看了我一眼:「你可以滚了。」

这话让我真想抽他,可赵一琦突然说:「你让谁滚呢?」

我一愣。

李明轩谄媚笑道:「琦琦,别任性了,我知道你是想拿他气我,现在误会消除了,就没必要了吧。」

赵一琦说:「他,跟你那事儿,没关系。他是我朋友。现在,该离开的,是你,我还没原谅你。」

李明轩愣了,我乐了。

赵一琦又说:「你趁我洗澡,跟她视频的事,我还没忘。你先走,等我气儿消了,自然会找你。」

随后,她转身上了楼。

李明轩尴尬至极,怒视了我一会儿,摔门走了。

紧接着,赵一琦从楼上探出头,小声问:「真走了?」

我点头。

赵一琦像松了口气,小跑下来:「可紧张死我了,我在他跟前,从没这么硬气过。」

我有点意外。

赵一琦说:「平时我哪敢看他手机啊,要不是你在,我绝不敢提出让他删好友,以前,他一送礼物,我立马就好了,生怕他反悔。」

我十分无语:「姐姐,你到底是不是富二代,也太窝囊了。」

赵一琦深以为然:「这次我能硬气一把,也是发现,他见你在,明显急了,气势也没先前那么盛。」

我说:「人都这样,独享的时候,总不知道珍惜。」

赵一琦说:「你帮我个忙怎么样?」

「干嘛?」

「陪我演戏,帮我继续钓钓他胃口,让他知道我的珍贵。」

我叹了口气,你过得真是太卑微了。

但我说:「我可没空,我还得送外卖。」

赵一琦说:「不白让你帮,一次给你免一千债务怎么样?」

「别,这便宜占得让我心里可没底,我还是实实在在赚钱还你吧,」我看了看手机,「我也得走了,快到点送外卖了。」

赵一琦却死活不让我走,非给我做早饭,还要讲讲她跟李明轩的恋爱经历,说保准能打动我。

我被她缠得没办法,只能给主管请了个假。

一顿早饭下来,她的故事,我基本听懂了。

原来,她跟李明轩是大学同班,李明轩从高中就有女朋友,赵一琦虽然喜欢他,但也不想当第三者,就一直默默等他。

但大四实习时,李明轩偶然得知,赵一琦家是做企业的,跟自己专业对口,这也是赵一琦她爸让她学这个专业的原因,且有个年薪三十万的岗位空着,于是,李明轩果断跟前女友孙薇薇分了手,主动追了赵一琦。

自然,李明轩让赵一琦去求她爸,那个年薪三十万的岗位,就归了他。

期间,我问赵一琦:「你家是啥企业?」

赵一琦报了个集团名,说:「属于石油行业,跟中石化直接合作的,其实,在业内也不算太大。」

「赚钱吗?」

「一年净利润可能有两个亿吧,我爸是最大的股东兼董事长,能拿一半。」

我差点惊掉下巴,一时间竟十分理解李明轩这名利之徒。

赵一琦继续说:「李明轩在公司升得很快,现在已经是部门主管,年薪五十万了。而且,我们几乎要结婚了。但我最近发现,他跟前女友孙薇薇,一直藕断丝连,我有回甚至撞见了他们一起吃饭。」

这厮真过分啊。

赵一琦眼圈红了:「其实,我有时候也想,要不我还是退出吧,我受不了这侮辱,可我跟李明轩提分手,他死活不承认,非说他爱的就是我,是孙薇薇缠着他,他想摆脱孙薇薇,才跟她见的面。」

李明轩分明在撒谎。

她一度哽咽:「我们毕竟谈了这么多年,他的话,我其实也信。我知道,他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贪心罢了。所以,既然让你给撞上了,你能不能帮帮我,让他哪怕因为你的存在,珍惜我一点点,行么?」

太卑微了,我听着都不忍心,赵一琦让人看着心疼。

我想了想:「行,我帮帮你,但我时间紧张,你要有什么计划,得提前告诉我,我好请假。」

她高兴道:「放心,徐哲,我不会让你不白帮我的,你的债务……」

我一摆手:「不用,你要真想谢我,给我适当延期就行,钱我要如数归还。」

她见我这样,并没说话。

随后,我们制定了一下计划,从这天起,我每天都去接她下班,做给李明轩看。

每天傍晚六点,我守在她公司门口,她从地库开着保时捷出来,我开门坐进去。而那个时间,都会赶上李明轩出楼门。

每次李明轩会追过来,可我迅速上车,赵一琦踩油门扬长而去,动作几乎一气呵成,让李明轩望尘莫及。

我长这么大,头一次坐保时捷,不得不感慨,它提速真快。

不过,每次开出一公里,我总会下车,自己溜回去,骑上我的电动车,继续送外卖。

我们就这么连着表演了一个周,卓有成效,赵一琦说,李明轩几乎天天去办公室求她,对她的体贴,更是前所未有。

我听了,也跟着傻乐,可我们有点忘了,李明轩不是傻子。

周二,我下了保时捷,照例回去骑电动车,可我刚到街角,有五个男的围了上来,领头的是李明轩,他冷笑道:「小子,你们倒是挺会演戏。」

我故作镇定:「演戏?我是临时有事才回来了,本来我跟琦琦要去吃饭的。」

「妈的,琦琦也是你叫的?」他火了,一挥手,「给我揍,把他屎打出来!」

我见状不妙,要跑,可那几个人已围了上来,把我踹倒,暴雨般的拳脚打得我无法招架。

我在地上滚了五六分钟,李明轩才打够了,他说:「赶紧给我离开赵一琦,那八万块钱,你要是敢不还,我非弄死你个穷逼。」

我怒火中烧,可不敢说话,他又吐了我一脸口水,踹翻了我的电动车,走了。

我恨恨地想,我是打不过你,可你这么欺负人,我还非跟你杠一杠不可了。

第二天周三,我又按时去等赵一琦,李明轩从楼里出来,他没想到我还敢来,正要骂我,但赵一琦开着车从地库上来了。

原本,我该直接上车,可我开了车门说:「一琦,今天我不送外卖了,骑电动车载你兜风吧?」

赵一琦看看不远处的李明轩,立即懂了,大声回答:「好啊,我正好不想开车了。」

她把车停到路边,笑着坐上了我的电动车,还搂住了我的腰,我也笑笑,一拧油门奔了出去。

我瞥见,李明轩在原地气得打哆嗦。

路上,赵一琦贴着我耳朵问:「怎么今天突然要骑车了?」

我不想告诉她昨天发生的事,只说:「骑车凉快,我带你去吃小吃吧。」

她也没多问:「好啊。」

下班晚高峰,我载着她,在人群里左右腾挪。

她那身灰色的职业装,跟我身上的骑手服极为不搭,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可她毫不在意,还哼起了歌。

我们一路狂飙,到了我们学校,我停下车,扶她下来,她意犹未尽地夸赞道:「技术很好啊,弟弟。」

我也笑:「谢谢大姐。」

她愠怒:「谁是你大姐?」

「你啊,装啥嫩。」

「大姐也太难听了,你至少叫声小姐姐吧。」

「好吧,赵一琦小姐姐,今晚带你吃脏摊怎么样。」

她又开心了:「走。」

我们校门口有一溜脏摊,这个点儿很热闹,我带她去了一个摊位坐下:「老板,来十串烤肥肠。」

赵一琦说:「我不吃内脏,尤其是肥肠,臭烘烘的。」

我说:「你懂啥,这家烤肥肠,全北京第一,尝尝就知道了。」

赵一琦一脸嫌弃,过了会儿,肥肠上来,我拿起一串就嚼,给了她一根:「尝一口。」

她一脸拒人千里状,我逗她:「你要是不吃,我明天不去接你了。」

她白了我一眼,勉强接过去,放嘴边闻闻,咬了一小口。

「怎么样?」

她面色古怪地品了会儿:「好像还挺香的。」

「就是啊,绝对香,你大口嚼嚼。」

她将信将疑地咬了一大口,果然给香着了,也不顾形象了,没一会儿,竟跟我抢了起来,十串迅速撸完。

「能不能再要十串?」她小心翼翼地问。

我说:「五块钱一串,齁儿老贵的,差不多得了。」

她故作不高兴,我说:「这里好吃的多得是,你留着肚子,我再带你转转,那边还有烤脑花呢。」

我拉她起来,一路吃了下去,什么烤脑花、烤实蛋、烤蚕蛹,尝了个遍,甚至,她还龇牙咧嘴地吃了一根烤羊鞭。

我俩在这条街上,竟然花了三百多块钱,我特么都后悔带她来了。

后来,我们找了间小酒吧坐下,她开心道:「我以前从没吃过这些东西,没想到这么好吃!」

我问:「那李明轩都请你吃什么?」

「就是那些日料啊、牛排什么的,西餐居多。」

我笑道:「还都挺高级。」

「但我觉得不好吃,都他挑的。而且,说实话,平时我俩在一起,都是我花钱。」

我苦笑:「难怪你今天吃这么多,敢情是碰上冤大头了,宰我啊。」

「我可没宰你,是你主动说请我的,」她一脸得意,又笑说,「我确实该谢谢你,被男人请客的感觉,好爽啊!」

我一脸黑线。

我又问:「李明轩为啥不请你吃饭?」

「他说要攒钱买房子,不能乱花。再者,吃顿饭也没多少钱,我请就我请吧。」

我琢磨这个「没多少钱」,应该是我一个月工资吧。

赵一琦沉默了会儿,问:「徐哲,你家里是不是真有困难?」

我没想到她能说这个,默默点了个头。

她说:「你跟我讲讲。」

「凭啥?」我自尊心强,不爱跟她说。

她想了想:「我把我的苦衷,跟你说了,你也该说说你的。」

这逻辑,倒让我没法拒绝。

她要了几瓶啤酒,给我开了,边喝边听我讲。

其实,我家的事不复杂,父母都是工薪阶层,本来吃喝不愁,可没想到,我妈得了场突如其来的胃癌,改变了一切,还欠了几万块钱的债,日子变得困难了起来。

对于这事,我心里是不好受,可也习惯了,能扛得住,但我没想到,赵一琦听哭了。

心够软的。我还有点感动,可她一边难过着,一边频频跟我碰杯,后来,反倒成了我安慰她了。

干了几杯,我才意识到,我根本喝不过她,一整晚,为了安慰她别为我难过,我竟喝大了,后来完全断了片儿。

第二天我醒来,是在她家别墅,原来,她昨晚把我带回了家,让我睡了次卧。

我拿起手机,看到了她的留言,说公司有事,她先去,桌上给我留了早饭,让我吃完再走。

我还挺感动,长这么大,除了我妈,还没哪个女的这么照顾我、给我做过早饭。

我吃饱后,离开别墅,回校门口找到我的电动车,送外卖去了。

但整整一天,我心里都在想赵一琦,只盼傍晚到来,好去接她。

可下午四点,她给我发了条微信:「徐哲,今天不用来接我了,你抓紧时间送外卖吧。那八万块,不要还了,好好给你妈治病,如果有困难,你随时跟我说。」

我回复:「不用接你了?」

她回复:「不用了,今天中午,我接受了李明轩的道歉,跟他和好了。」

我怅然若失,我知道,我是喜欢上她了。

良久,她又发了一条:「昨晚听了你家的事,我反思了自己,其实,我活得已经够幸福了,不该总为那点小事闹来闹去。说起来,我很感激你这些天的陪伴,我会永远记着。」

我发了会儿呆,倒也释怀了,回了个「嗯」,又发了个加油的动图,就关了手机。

别的都好说,但我必须还给她钱,那事没得商量。

接下来一周,我继续在她公司附近送外卖,也接过他们大楼里的活儿,但都没见过她。

不过,每当半夜收工,我刷朋友圈时,会看到,她还在发些情感文字,伤春悲秋的,一如既往。

我知道,李明轩肯定狗改不了吃屎,她心里还是不痛快。但我也知道,我没资格管。

周五傍晚,北京下雨,我送外卖,又路过她公司大楼,本来急匆匆的,没盼着什么,可正巧碰到,赵一琦的车从地库上来。

我看到,是李明轩开车,赵一琦坐在副驾驶,两人正说话,一副郎才女貌的样子。

我下意识想躲避,可车一拐弯,他俩同时看到了我,透过车窗,我看到,赵一琦眼神闪了一下,可李明轩一脸蔑视,油门一轰,扬长而去,溅了我一身水。

我以为,赵一琦会给我发个微信,说点什么,可整个晚上都没动静,是我想多了。

又过了三天,周一晚上,我跟家里视频,我爸说,我妈最近要复查,还得用钱,他在想办法借,我说,月底我发了工资,马上打回去一万。

关了视频,我心情很不好,在朋友圈发了个「扛不住了」的小狗图片,想宣泄宣泄。

而也就一分多钟,赵一琦竟给我评论了两个字,「加油」。

我笑了笑,没回复。

接下来一个周,我更拼命地干,甚至每天只睡四个小时。

但周六晚上,我又发现,赵一琦发了个朋友圈,是个视频,李明轩向她求婚了。

她没有配文,在视频里,李明轩手捧鲜花,一脸虔诚地跪下,她只是捂着嘴,热泪盈眶,什么也说不出来。

那一瞬间,我特心酸。

但我还是给她点了个赞,祝福她。

我没想到,半小时后,我正在一家店门口等外卖,微信响了,是李明轩发的语音:「徐哲,你马上把赵一琦好友给老子删了,有多远滚多远,还钱的事,只跟我联系!」

我顿时明白,是他看到了我点的赞,醋意大发。

但他跟我争个什么劲儿?我没回复。

但过了半分钟,他直接拨来了视频,我接了。

李明轩上来就破口大骂:「你他妈装瞎是吧,没看到我发的语音吗?」

我正要回答,他那边却一阵混乱,是赵一琦也在,赵一琦正夺过他的手机,说:「你别无理取闹,我跟徐哲根本就没什么……」

李明轩又抢过手机,对赵一琦说:「我相信你跟他没什么,可他呢?绝对是心怀鬼胎,他接近你,就是为了钱。」

李明轩又冲我说:「现在你目的达到了,琦琦给你免了八万块债务,你乐死了吧?」

我没说话,赵一琦还在跟他争辩,可他对她说:「你太傻了,琦琦,咱不看过程,就看结果,他现在就是无债一身轻,还给你留了个好印象,他就是个骗子啊,你好好想想!」

赵一琦被他这一吼,倒没声了。

我默默地看着视频,她依旧那么美丽、温和。

我看得出来,她不信,但被李明轩说得有所动摇。

李明轩瞪眼盯着我,像在盯贼。

我慢慢地说:「李明轩,你记住,我人穷志不短,一定会还上那八万块钱,哪怕一块一块、一分一分地攒,我也会换上!但我不是还给你,我是还给赵一琦。」

「好啊,那你现在就还!不然你就是个狗逼骗子,不光骗钱,还想骗色!」李明轩叫道。

我直接关掉了视频。

随后,他再怎么拨,我都没接。

但紧接着,我发现,赵一琦竟把我拉黑了。

我立即意识到,这是李明轩逼她干的。

可如果赵一琦真的误会了我,对我失望呢?我不知道,我心里很闷。

好在,五天一晃而过,我发工资了。

这个月,我赚了一万四,创了我们区域的记录,同事们都很震惊。

可我没工夫开心,我往家里打了八千,自己留下一千当生活费,剩下的五千,我要去还给赵一琦,解开她的心结。

我怕她不要,所以,取了现金,准备塞给她,直接跑掉。

周四中午,我去了她公司大楼,但上楼得刷卡,保安不让进。

我加不了赵一琦微信了,而我这才发现,我跟她竟没留过电话。

我记得,她车上贴着挪车电话,于是我溜去了车库。

在车库找了一大圈,我发现了她的白色保时捷,可我正要跑过去,却发现,车里好像有人。

我细瞧了瞧,是两个人,他们正抱在一起,亲得忘情,车体也在微颤,这是在……车震?

那男的是李明轩,可女的,不是赵一琦。赵一琦是一头黑发,那女的却是一头黄色卷发!

我瞬间明白了,这是李明轩在偷情,而且,是在赵一琦的车上!

我气急了,特想把他们揪下来,可突然,李明轩像察觉了什么,回了头,我赶紧躲向一边。

良久,车门并没开,但我怕打草惊蛇,不敢多待了,借着那些车的遮挡,贴边儿溜走了。

出了地库,我越想越气,李明轩一直在欺骗赵一琦,什么求婚求爱的,都是做戏,估计,他们结了婚,他也会在外面乱搞。

不行,我得让赵一琦知道真相。

接下来几天,我白天几乎都潜伏在车库里,终于,在周二中午,李明轩又带那女的上了车。

行啊,这小子挺会找时间,估计,赵一琦现在正在吃饭,不可能来车库。

我早已记下了赵一琦的挪车电话,直接拨通了。

赵一琦第一时间接了:「徐哲,什么事,你最近还好么?」

我说:「一琦,我现在有件重要的事跟你说,你能来车库么?」

她有点意外:「去车库?」

我说:「是,我就在你车旁,你要是还相信我,就赶紧过来。」

她迟疑了几秒,说:「好,你等我。」

三分钟后,李明轩和那女人在车里正快活得要死,我看到,赵一琦从电梯间出来了。

我冲她招了招手,而后,指了指她的车。

赵一琦不明就里,可当她走到车前时,依然看清了车里的景象,顿时呆住了。

李明轩和那女的在车里正颠鸾倒凤,兴奋得叫出了声。

我走上前,拍了拍车窗。

李明轩触电似的,惊慌转头,发现是我,又一愣,立即变换了嘴脸,张嘴就要骂。

然而,赵一琦已经走到了我身边。

李明轩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那女的也跟着惊叫。

赵一琦拉开了车门。

李明轩脸色刷白,竟忘了遮挡身体。

我以为,赵一琦会崩溃,会闹。

可没想到,她平静如水,看着丑态毕露两个人,冷笑了一声。

李明轩连滚带爬下了车,跪在赵一琦面前,语无伦次地说:「一琦,我错了,这是误会,这是误会啊……」

赵一琦问:「你倒是说说,你跟你前女友在我车上车震,是一种什么样的误会,是上错车了么?」

这女的是他前女友?李明轩,你真是太渣了。

李明轩都哭了。

但他前女友回过了神,竟看着赵一琦,不要脸地说:「赵一琦,我告诉你,我就是为了报复你,才让他带我在你车上做的,你活该!」

赵一琦根本没搭理她,而是对李明轩说:「李明轩,第一,当初是你先跟她分了手,又来追我,我才跟你好了。而且,我行得端坐得正,你跟她恋爱期间,我没有任何越界的行为。第二,你要真的还爱她,就不该和我结婚,我也从没强求过你,你说,你这样两头骗,何必呢?」

这席话,倒让那女的闭嘴了。

李明轩却不承认,只是一个劲儿道歉,恨不得磕头。

赵一琦很坚决:「这车脏了,我不要了,你开走吧。但你记住,这是我最后一次倒贴,从此以后,咱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李明轩痛哭流涕,见这招不好使,把矛头调向了我:「都是他,这个小兔崽子,一直在破坏我们的关系。琦琦,你相信我,他就是看你家有钱,想跟你好,才陷害我的,他就是不想还钱,还倒吃你一把。」

我真气笑了:「我陷害你,让你来车震?你分明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李明轩疯了般扑向我:「你不用编,大家都是为了钱,我了解你!」

我用尽全身力气,一脚蹬开他,而后,从兜里掏出了那五千块钱:「你给我看清楚了,我就是为了还钱,来车库找一琦的电话号码,才碰上了你的脏事!」

我把钱郑重其事地交给赵一琦,并告诉她,这是第一笔。

赵一琦没拒绝,含笑看着我,分明很替我得意。

我觉得自己硬气极了。

接下来,李明轩在地上撒泼打滚,他前女友则坐在车里,没脸出来。

但我和赵一琦都没再理会,赵一琦带我上了楼,任他在后面鬼哭狼嚎。

当天下午,李明轩就辞了职。

车,他当然没胆量开走,且赵一琦说,以他的资历,现在不可能找到同级别的工作,他得从头做起了。而这对于向来贪心不足的李明轩来说,无异于进了十八层地狱。

随后,我也回了学校,开始了上课。

不过,就在周一下午,下了第二节课,我的微信响了,是赵一琦发来的。

她说:「徐哲,我想吃烤肥肠了。」

我笑了,回复她:「好啊,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带你去。」

她秒回:「现在就有,我在北师大门口,你出来吧。」

我欣喜地回了个「好」,而后拔足狂奔,到了校门口,我看到赵一琦一身粉色长裙,风姿绰约,靠在一辆崭新的玛莎拉蒂跑车旁,冲我微笑。

手镯记·番外篇-缺壹小博客
手镯记·番外篇-缺壹小博客
我叫点点的头像-缺壹小博客35天前
04937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