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的复仇

女婿的复仇

020213

那天晚上,老婆去洗澡,进浴室不到三分钟就惊慌失措跑出来

「老公,浴室里好像被装了偷拍摄像头!」

我当时就惊了。这是新房,我们一家刚搬进来半个月,浴室里怎么会有摄像头?

难道是之前的装修工人干的?

我连忙跑进浴室。

一通搜索,果然在洗手池下面正对浴缸方向发现了一个隐蔽极好的针孔摄像头。

看到这个,老婆立刻吓得哭出来。

我赶紧把老婆揽进怀里。

另一只手立刻掏出手机就要报警。

见事情可能要闹大,来我家打秋风之前一直窝在客厅沙发上葛优瘫的小舅子张鑫才站起来。

「这么点事不至于报警。摄像头应该是我放的。」

我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立刻把张鑫打死。

「你放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干?心柔是你姐,你就这么害她?!」

「我是听朋友说,这种偷拍视频能拿出去卖钱。到时候给我姐脸上打码,没人能认得出来。」张鑫轻描淡写,完全不把这当一回事。

「张鑫,你这是犯罪!」我怒骂。

张鑫随手拿起摄像头,从里面拆出一张储存卡。

「摄像头我今天装上去,拍到的东西都在这了。反正你们没损失,何必弄得那么严重。」

我冲过去要揍他,被老婆死死拉住。

「老公,你别冲动。」

这事,是男人就没法不冲动!我冲过去一拳砸在张鑫脸上。

还要再打时,我六岁的女儿星星拎着毛绒玩具从儿童房走出来,看到我把张鑫揍趴下,吓得哇哇大哭。

张鑫见我红了眼,灰溜溜落荒而逃,逃出我家。

无奈之下我只好回头,先把女儿安抚好。

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气得根本睡不着。

老婆从背后抱着我,低声劝我:「小鑫他……应该只是一时鬼迷心窍。」

我回头瞪她,她立刻脸色讪讪。

「真把小鑫送警局,我爸妈也受不了。你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事算了吧,好不好?」

我心里依旧有气,可老婆有一点说的对。

我是孤儿,自幼没有亲缘。当年老婆怀孕,都是岳母在照顾。我女儿星星出生后,岳母也一直有帮忙照顾。

不管怎么说,我欠了岳母的人情。不能做得太绝。

「以后别让张鑫进咱家门。」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嗯。」老婆答应。

2

因为偷拍这件事,张鑫知道我还没消气,没敢往我身边凑。

以前他隔两天就要跟我要钱,三百五百不嫌少,三千五千不嫌多。

突然整整一个星期,他没出现在身边,我觉得浑身舒坦,简直不能再清净了。

可好景不长,这天我临时有事提前回家,刚到家门口,就听到家里嘈乱哭喊声。

岳母叫喊着:「张心柔!你快拿出二十万来,放高利贷的人说了,今晚上见不到钱,就要小鑫好看。」

老婆刚有犹豫:「今晚就要?可我现在手里没那么多钱……」

话没说完,岳母一个巴掌抽在老婆脸上。

「你是不是舍不得出钱,想见死不救?黑了心的败家玩意!小鑫可是你亲弟弟!」

我就没见过来借钱,还这么豪横的。

我冲进去,把老婆护在身后。

「妈,我家的情况您都知道。之前我的积蓄都投进去创业了,今年公司才开始赚钱。我们又刚贷款换了这套大三居,现在手上真没什么钱了。你突然张口就要二十万,让我和心柔上哪给您弄去。」

我回头看一眼老婆,她正捂着脸,眼里全是泪花。

岳母见我发火,立刻变脸,坐在地上就开始哭嚎,边讲事情起因,边跟我哭穷。

我这才知道,小舅子张鑫居然玩起了线上赌博。不仅输光了自己存款,还管高利贷借了钱。

我强压着怒气,跟岳母解释:「高利贷是违法的,咱们可以报警,超出法律许可的高额利息可以不用还。」

岳母立刻跳起来,指着我鼻子骂:「你闭嘴!你要是报警,那些人迁怒小鑫,报复他怎么办?你不想给钱就直说,何必出这种馊主意?」

老婆也拉着我胳膊,一直对我摇头,示意不能这么干。

我算服了,合着报警维护合法权益不行,非得当冤大头赔钱?

岳母又坐回地上,开始耍赖:「我不管。反正我今天就要二十万,不给钱我就赖在这。小鑫但凡出点事,我就死在你家里。」

岳母一哭二闹三上吊,可我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

我掰着手指头给岳母算账。

「这些年,我给您二老的孝敬,最起码有十万块钱了吧?您二老攒下来多少?差的钱我去借,行不行?」

我提出折中方案。可岳母根本不同意。咬死了非让我出二十万。

「小鑫是你小舅子,这钱就该你出!」岳母理直气壮。

合着这是拿我当冤大头,养小舅子天经地义呗?我整个人都暴躁了。

我不愿意,和岳母谁也说服不了谁。

最后,快到幼儿园放学时间了。我直接出门去接孩子。

临走前我跟老婆说:「这事你别管了,我来想办法回绝妈。」

不是我狠心,岳母要是借三五万,我还能想想办法,可二十万数目太大,我担不起。

等我把女儿接回来,发现岳母已经走了。

我啧啧惊奇:「岳母居然走了?」

老婆愁眉紧锁,吩咐女儿去自己房间玩,把我拉进卧室。

「我跟妈说,咱们还有一个定期存折,我把钱取出来了……」

我听到这个,脑袋立刻炸了。

「心柔!那是星星的教育基金。咱们说好的,那笔钱绝对不能动。」

老婆立刻手足无措:「可小鑫急等钱用……」

我想冲老婆发火,可看她眼泪一直吧嗒吧嗒不停往下掉。我又不忍心。

「秦越对不起,可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妈那人你是知道的,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她要是闹起来,会吓到星星的……」

最后我真的忍不住了:「心柔!张鑫是输光了存款,可他名下还有一套房。你爸妈手上存款也不止二十万。凭什么非要咱们出钱?!」

是的,不止岳母手里有钱。张鑫名下还有一套房产。当年岳母用我给心柔的彩礼当首付,给张鑫买了套房。这些年的房贷都是我和心柔帮忙还的。

我没有亲人,所以把心柔的家人当亲人。可不代表我是个没脾气的冤大头。

当晚,我和心柔第一次陷入冷战。

我搬到星星房间陪女儿睡。终于把女儿哄睡着后,我看着星星天真乖巧的睡颜,心中五味陈杂。

自从女儿出生起,我就给女儿设立了那个账户,每月按时往里面打钱,就算我生意再困难,都没想过动里面一分钱。可最后,居然填了小舅子的无底洞。

我心里觉得对不起女儿。

最后,老婆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替小舅子收拾烂摊子,我们才讲和。

3

因为我在「借二十万」这件事上表现不够积极主动,岳母四处讲我坏话,说我为富不仁,不愿照顾家里。

我权当没听到,只是勒令老婆不要再给张鑫花钱。

今年三月,岳母把张鑫婚姻大事提上日程。

时隔两个月,岳母又登上我家门。

「小鑫把他女朋友肚子搞大了,我已经找人验过肚子里的是个男孩,婚礼得尽快办,酒店我都联系好了,下个月 10 号办婚礼。你们当姐姐姐夫的就出一套婚房吧。」

一进门,岳母就给我发布任务。

她想让我给小舅子出钱买房。

可凭什么?!

我就很奇怪:「当初您已经用心柔彩礼钱给张鑫付首付买了套房,怎么还要买房?」

岳母理直气壮:「那是个两居室,结婚够用。可孩子马上要出生了,孩子得有间房吧?我得帮忙带孩子,也要住进去。这样房间就不够了。我想着换个跟你们这样的大三居。你们要是手里没钱,也可以跟小鑫换房。你们搬去两居室,这里留给小鑫。」

说着她用贪婪的眼光打量起我家。

「你们这装修太素净了,不够喜气。你们再出两万块钱,我给这里装修下,布置的喜庆些,勉强也能当婚房。」

合着让你儿子在我家结婚,还委屈他了?

我当时就给气笑了。

胡言乱语讲了一番八字风水不合适,把岳母请出家门。

生怕岳母反应过来,回来找我麻烦,又怕老婆心软答应不平等条约。

我紧急给老婆报了个旅游团,送她去海南旅游,不到小舅子婚礼,绝不回来。

临上飞机前,老婆向我保证:「房子绝对不能让。这回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心软。」

我抱她进怀里:「你放心,我能把星星照顾好。」

送走老婆,我继续跟岳母斗智斗勇。

就在张鑫婚礼前一周,一个噩耗砸在我头上。

星星病了。

接到幼儿园老师电话,说星星突然晕倒了的时候,我正在跟客户谈合同。

听到消息,我撇下所有事,立刻赶往医院。

我走进病房的时候,星星还没醒来,一个医生站在星星病床前,正在对照看星星的幼儿园老师说着什么。

我本能觉得不对,因为医生的眼神很沉重。

得知我是星星的父亲,医生用很惋惜的语气跟我说,他怀疑星星得的是范可尼氏贫血症。这是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性疾病,患者的寿命普遍并不长久。

闷雷在我头顶炸响。

医生问了我许多问题,包括星星父母双方的亲属里是否有人患有血液类疾病。

心柔的亲人我都知道,他们都挺健康。可问到我,我就懵了。我是孤儿,不清楚自己父母是否有血液病病历。

医生让星星做了一系列检查,最终确诊,果然是范可尼氏贫血症。

我在电话里把噩耗告诉老婆,立刻就听到她的哭泣声。

老婆立刻启程回来。

我到机场接她时,她眼底一片红血丝,异常憔悴。

可出乎我意料,她表现的异常坚强。

她握紧我的手:「老公,我查过了。范可尼氏贫血症不是不治之症,咱们把星星治好,她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重重点头。

4

医生说,星星的范可尼氏贫血症最佳的治疗方法是做骨髓移植。

我和老婆做骨髓配型的结果出来了,都不符合。

骨髓库里暂时也没有与星星相配的。

医生建议我们,让更多亲属参与进来,这样把握会更大一些。

我联系了老婆家所有亲戚,一起来医院做骨髓配型。刚开始亲戚们不愿意来,我答应给每个来医院的亲戚包个大红包后,亲戚们看在钱的份上,踊跃报名。

陌生人之间骨髓配型成功率很低,有血缘的亲人之间成功率会更高一些。

等我从机场接人回来,和老婆一起赶到医院。

却发现星星病房前乱糟糟的。

岳父岳母和小舅子张鑫正在跟管床护士撕扯。

岳母高分贝哭嚷:「出院!我们要出院!治个贫血居然要价几十万,你们这些人就不怕被天打雷劈吗?黑心医生!黑心医院!黑心护士!」

「范可尼氏贫血症是很严重的疾病……」护士试图解释。

岳母不听,窜上去就要拉扯护士头发:「你们就是要坑钱!你不让我办出院,我就撕了你们这群黑心烂肺的家伙!」。

我冲过去,把岳母控制住:「妈,我在电话里跟您说过了。星星病得很重,您别闹了。」

老婆也劝:「妈,当务之急是赶快去做骨髓配型。越早配型成功,对星星越好。」

岳母转头将炮火对准老婆:「配型个屁!赶紧去给星星办出院手续!」

老婆语气坚定:「不行。」

岳母一巴掌拍在老婆肩膀上:「你怎么不听话?治这病得花好几十万,还不一定能治好,白浪费钱。」

「妈!你怎么能说这种话,星星可是你外孙女!」老婆怒吼。

我忍了半天,终于再也压不住怒火:「星星是我的孩子,我花钱给她治病,我说治就治!」

岳母声音更大:「钱是我们家的!你闺女不能花我们家的钱!」

「妈,你这是什么意思?」老婆语气里满是不解,我却是想明白了什么。

果然,就听岳母说:「自古家产传男不传女。你和秦越没有儿子,秦越的家产就是该给张鑫,给嘉宝。」

嘉宝,是岳父给小舅子张鑫那个还没出世的孩子取的名字。

我终于明白了,难怪岳母一家对我予取予求。原来在他们眼里,因为我没儿子,我辛苦打拼出来产业都是绝户财,都是属于他们的。

我看了眼一直没出声的岳父和小舅子张鑫,他们显然很赞同岳母的话。

这一刻,我的心彻底凉了。

就在我握紧拳头,想要彻底撕破脸皮的时候,我妻子却突然冲到了面前。

她冲着所有人怒吼:「你们是人吗?星星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你们就想着拿绝户财!我张心柔没有你们这种父母亲人!走!你们走!我不想再见到你们!」

所有人都愣住了,我的心猛的一颤。

短暂的沉默,岳母一干人又爆发了,口中说着妻子的不孝,张鑫拎起椅子就要开打,亲戚们也恶言相向,甚至说我活该缺德,才导致星星生病……

我冷漠地看着这一群我最亲的人,突然觉得,他们就像披着人皮的恶魔,正在张牙舞爪的露出恐怖容貌,要彻底吞噬我们一家三口……

直到医院保安来了,有人看不下去报了警,岳母带着亲戚才悻悻地跑了。

空落落的病房瞬间安静下来,我抱住了妻子。

妻子捂脸失声痛哭。

5

那天骨髓配型没做成。事后岳父放出风声,四处串联,不许亲戚们去医院做配型。

无奈之下,我只能登岳父岳母的门,再求他们帮忙。

得知我来意,小舅子张鑫提出条件:「想让我们去医院做配型可以,把你公司股权转让给我。」

我已经不把他们当亲人了,可他们的无耻依然超出我的预计。

「星星治病需要花钱,我把公司全给你,拿什么赚钱付医药费?」

小舅子一副混混样子:「那我不管。反正你不给我股份,我就不去。」

我差点吐血,只能试着讲条件:「你又不会管理公司,公司交给你不超过半年就能被你败光了。」

小舅子表示不服。

但岳父岳母心里清楚自己儿子有几斤几两,压住了小舅子。让我继续说。

「去做配型,不代表百分百能匹配。你们去医院做配型,我就给你们百分之二十股权,如果配型成功,等做完手术,我会在给你们百分之二十。」

我实在信不过岳母一家的人品,只能诱之以利。

小舅子还想要更多。

我一句:「这是我的底线。你们要是不答应,逼急了我,我就拿这些钱买凶把你们绑了,强行抽血化验。让你们一分钱拿不到。」

我算醒悟了,能克制无耻的,是更无耻!

他们一家避开我又开了个小会,终于答应了。

不久后,岳母带着一家亲戚来做配型,可最终结果还是让我失望了。

全都不匹配。

拿到结果的时候,老婆一下子哭出来,我一拳砸在了墙上。

我的星星,她才刚开始长大,怎么就要遭这么多劫难?!

可这些亲戚们眼里只有一闪而过的可怜,看着无利可图就都回去了。

我岳母佯装叹息说:「这就是星星的命,你们就认命吧,孩子想吃什么给她吃点什么,也别太难过,一个女孩……」

岳母话没说完,就让我岳父拽走了。

可能在他们眼里,等我女儿病逝,我的财产会到他们手里。

老婆拉住了我:「算了。没必要跟他们一般见识。星星还在等咱们。」

老婆对娘家感到心寒,就连张鑫婚礼,她都借口要照顾星星没有出席,被岳母好一通埋怨。

没有找到合适的骨髓。我和老婆必须做好打持久仗的心理准备。

我更加努力工作,想攒下更多钱,为星星提供更好的医疗条件。

妻子辞掉工作,一心一意照顾星星。

三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我正在公司加班。老婆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她就在我公司楼下,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

我听着她语气带着哭腔,立刻心急火燎往楼下跑。

结果,是个惊天好消息。老婆怀孕了。

我摸着老婆还扁平的肚子,几乎要喜极而泣。

「老公,医生说兄弟姐妹之间配型成功率非常高,星星的病有救了。」

我和老婆喜极而泣。

星星需要骨髓移植,可惜我和老婆的骨髓与星星并不匹配。

此时,老婆肚子里的宝宝,就是我们全家最后的希望。

回家路上,我和老婆畅想着以后一家四口的甜蜜生活。我高兴地恨不得飞起来。

回头看着老婆的笑容,一刹那我觉得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那是自从星星生病后,我最高兴的一天。

也许是心情好的缘故,我公司也做的顺风顺水,签了一个又一个大单子。

一个月后,我正在和一个客户签合同,就接到了小舅子张鑫的电话。

心柔出事了!

6

老婆是因为子宫大出血,被送进医院的。

我赶到手术室的时候,岳母失魂落魄坐在手术室门前。护士一脸焦急让她签手术同意书,她充耳不闻,一直喃喃自语。

「妈,心柔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妈!」

「你是患者丈夫是吧?」护士语气十分冰冷:「孕妇服用的打胎药是兽用药物,药效凶猛,对人体副作用很大,现在孕妇大出血,情况非常危险,赶紧签字吧!」

兽用打胎药?

我慌乱的签了字,捏笔的手都是颤抖的。

护士转身进了手术室,我转头盯着岳母,眼睛里几乎要喷出血来。

「你究竟给心柔吃了什么?!」

岳母哆哆嗦嗦:「不是我的错。药是我从网上买来的,我就贪个便宜,买了价格最低的打胎药,我也没想到那会是兽用药啊。」

我攥着她衣领,拼命摇:「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害心柔!你知不知道这个孩子对星星,对我们一家有多重要?!」

岳母快被我吓哭了:「我怕心柔生了儿子,会跟嘉宝抢家产。我没想到要心柔的命……」

丢开岳母,我蹲在墙角抱头痛哭。

我万万没想到,岳母居然为了钱,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你是人吗?要是心柔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一家人偿命!」我嘶吼着。

岳母吓得脸色发白,转身就跑了。

我跌坐在墙角,所有的担心和愤怒几乎要把我的心脏撕碎了。

护士催我去缴费,我这才想起,家里的钱都已经打进了星星的医疗账户,我名下的银行卡已经没钱了。眼下我能动用的只有公司保险柜里的几十万应急现金。

我打电话给公司会计,让他把公司现金全拿来给我。

电话里,会计很惊讶:「刚才张鑫过来,说老板娘病危,你让他来取钱。我把钱都交给他了。秦总,不是你让他来的?」

我心里一咯噔,有种不祥的预感。

挂断和会计的通话,我立刻打电话给张鑫。

「张鑫,你从我公司拿钱了?」电话接通,我急忙问他。

「姐夫,这钱算是我借的。我保证以后还你。」

「快把钱送到医院来!你姐姐等着拿钱救命。」我急了。

张鑫的语气吊儿郎当:「你说晚了,那钱我已经用来买跑车了。」

「张鑫!那是你姐姐的救命钱!」我嘶吼。

「不就是流产没了孩子吗?能出多大事。我忙着去试新车,不跟你聊了。」说着他就要挂断电话。

「张鑫,立刻把钱还给我,不然我报警送你去蹲监狱!」

张鑫撂下一句:「随便,有本事你去报警啊。」

电话嘟嘟嘟忙音响起,张鑫自顾自挂掉电话。我再打过去,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了。

医院楼梯间里,我一拳拳捶在墙上,发出绝望愤怒地嘶吼。

我打电话给岳父,警告他如果张鑫不把钱还回来,我就报警。岳父被我狠厉的态度吓到,答应帮忙联系张鑫。半个小时后,张鑫一辆跑车停到医院门前。

「姐夫。钱已经换成车了。我把车还给你了啊,别说我欠你钱。」

可我要车有什么用?!

我要钱!

「卖我车的朋友不支持退货。你人脉广,这车你自己卖吧。」说完,扬长而去。

心柔已经等不起了,我开车飞奔回家,用房产证抵押给生意上的朋友,终于交了医药费。

历经五个小时手术后,心柔终于被从手术室推出来,她在手术过程中被打了麻药,还在昏睡。医生说她子宫受创严重,以后很难再有孩子。

我擦干了眼泪,守老婆病床前。

她即使在昏迷中,依然蹙着眉头。

我伸手帮她熨平眉头,心中做了决定:我要让害了我老婆孩子的人,付出代价!!

三小时后,心柔醒来知道了结果,可这次她没有哭,只是空洞地看着天花板。

我吓坏了,握住她的手。

「老公,对不起!」许久,心柔对我开了口,她声音沙哑的厉害。

「是我的错。我不该对我妈放松警惕的。如果我没喝那碗鸡汤……」

我搂着她,感受她在我怀里一直颤抖。我一直摇头。

「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

老婆紧紧抓着我的手:「秦越,你怎么那么倒霉,娶了我!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父母……」

「老公,我害怕,我太害怕了……我怕他们会害星星……」说着又哭了起来。

我知道,她是从骨子里恐惧了。

我紧紧地抱住她坚定地说:「不会的,我不会再让他们伤害到咱们一家人,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心柔,你不能再心软了,你一定要相信我!」

老婆含着泪点头,眼神从未有过的决绝。

7

岳母是在麻将桌前被警察带走的。

在警察面前,她表现出了奥斯卡影后级别地演技。

「诶诶诶,警察同志你们抓我干什么?」

「我下药害我自己亲闺女?警察同志你是在开玩笑吗?」

「心柔流产跟我没关系!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流产?!」

「什么鸡汤,我从来没给心柔炖鸡汤。」

「一定是我女婿污蔑我!因为前几个月我跟他借了钱,他心里不愿意,他记恨我,所以才让我背黑锅。」

「诶呦喂,我真的是冤枉的啊。」

岳母理直气壮,话语间把嫌疑全部撇干净。一点没有之前在医院里心虚惊慌的样子。

显然,趁心柔做手术和死神搏命这段时间,有人给她出了主意。

她一番唱念做法把围观群众忽悠住了,纷纷为她叫起不平。

还有热心邻居看见我在场,指着鼻子教训:「秦越!以前你岳母总夸你孝顺。你怎么能污蔑你岳母?」

这个小区里多是和岳父岳母同一个厂退休的老同事。

加上我岳母对外一直将压榨女儿女婿补贴儿子张鑫的行为,美化为我和老婆孝顺,每次都主动给钱。

因此,一时间,大家纷纷指责我和心柔报警抓母,是不孝。

可我偏偏要在所有人面前,揭露岳母一家的真面目!

我冲着围观的群众大喊一声:「你们知道什么!我秦越是孤儿,和心柔结婚以后,我一直拿岳父岳母当亲爹妈孝敬。他们衣食住行,哪样不是我花钱?心柔婚后的工资,每个月全都打给岳母。不仅这样,就连我小舅子的房贷,这些年都是我帮着还的。做女婿做成这样,我算是合格吧?」

「之前张鑫要结婚,逼着我把新买的三居室送给张鑫,我没答应,因为这个得罪了她。他为了报复我,居然给怀孕的心柔下药!」

众人看岳母的眼神已经有点不对劲了。

我拿出心柔的诊断证明和病例,故意高声将岳母干的事情宣扬出来,让邻居们都听见。

「大家都来看看,当妈的亲手给闺女下堕胎药,还是兽用堕胎药,害得心柔被送进抢救室,差点死了!」

围观的邻居们闻言都瞪大眼睛,被震碎了三观。

我把病例传给邻居们看:「你们看看,这是医院出的病例和诊断书。我老婆就是在喝了岳母亲手送来的鸡汤以后,就被送进医院了!我老婆出事后,岳父岳母问都不问,一个在家养花逗鸟,一个出门打小麻将。他们的心都是冷的!」

和岳母同麻将桌打牌的阿姨看完病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张鑫妈,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岳母大喊:「他胡说!我没干!他污蔑我!」

我冷冷看着她:「你干没干过,警察会查得清清楚楚。」

岳母最终心不甘情不愿被警察带走了。

我故意没取回病例和诊断书,任由邻居们议论纷纷。

我相信岳父一定也参与到下药这件事里,甚至我本能觉得他是主谋。但是我没有证据。

如果法律不能惩治岳父,我就加一把火,送他社会性死亡。

临走前,我特意回头看了一眼岳母家的窗户,只见岳父正站在窗口,冷森森看着我。

8

警察局里,岳母矢口否认下药的事。

因为岳母咬死不认罪,警察需要花更多时间调查。

我相信警察的办案能力,再多谎言在刑侦手段面前,都会被无情戳破。

我等着岳母被送进监狱,接受惩罚。

回到医院,我先去看了星星,然后去看老婆。

老婆刚刚脱离危险,目前只能躺在病床上。

我走到她身边:「你放心,星星那边一切都好。」

我刚喂她喝了点水,楼道里响起嘈杂的声音。

「张心柔!张心柔你给我滚出来!」是小舅子张鑫。

张鑫气冲冲推门冲进病房,看见心柔就像狮子看见猎物,要用牙齿将她撕碎。

「张心柔!你居然报警抓咱妈!你还是人吗?」

说着,他提着沙包大的拳头就要打人。

我冲上去拦着,一边大叫:「保安!」

这时,岳父背着手姗姗来迟。熟练和稀泥:「都别闹了,一家人吵吵嚷嚷让人看了笑话。」

我心里冷笑。

岳父先是询问了老婆的身体状况。

然后板着脸,摆出大家长的身份,指责我们:「天底下哪有儿女告亲妈的,丢不丢人?你们立刻给我去撤诉!」

「给女儿下药,就不丢人?」我回怼。

岳父气的脸黑。

我见老婆脸色憔悴,不想打扰她休息。于是提议。

「撤不撤诉,就看岳父你怎么想了。心柔需要休息,咱们去外面谈。」

我将岳父和小舅子领出病房。

把人带到楼梯间,我先声夺人:「岳母害我没了一个孩子,还让星星治病的希望落空了。这口气我必须要出。」

岳父立刻用森冷的眼神警告我:「秦越!」

「如果你们答应让我出这口气,我可以给你们补偿。」我诱之以利。

「什么补偿?」小舅子好奇?

「我公司正准备筹建工厂,我可以安排张鑫去当项目负责人。」

小舅子顿时意动:「开什么厂?多大规模?能赚多少钱?」

岳父假咳,让小舅子收敛一点。

「你说的是真的?」岳父问。

「当然是真的,到时白纸黑字签合同,这您总该放心了吧?星星病成那样,心柔又不能再生孩子了。我以后也得指望嘉宝养老送终,不可能坑张鑫。」

在听我亲口确认,会让嘉宝养老后,岳父警惕心肉眼可见消退下去。

「岳父,您考虑考虑。以现在的刑侦技术,岳母做了什么,警察很快就能查出来。您想包庇岳母,没有希望的。还是考虑考虑我的建议吧,只要你们肯出庭作证,揭露岳母罪行,建厂的承诺我说得出做得到。」

我给了岳父和小舅子一点时间考虑。

我清楚,以岳父和小舅子自私自利的性格,他们绝对不可能拒绝诱惑。

9

岳母在咬死不承认自己下药害了心柔。

即便警察找出了她网购兽药的记录,和她拎着鸡汤来我家的视频监控,她也一百个推脱,说根本不记得有这回事。

一个月后,法院开庭。

岳母依然言之凿凿,为自己辩护:「法官,我是张心柔亲妈,我怎么可能害自己女儿?!真不是我干的。」

十分钟后证人上庭,赫然岳父和小舅子。

岳父缓缓走上在证人席上,捂着脸老泪纵横,悔不当初:「心柔怀孕后,她就不高兴。可我万万没想到她会下药害人。都是我的错,我要是早发现,早制止,就不会出事了……」

岳母当时整个人都傻了。

用了几分钟才终于回过神来。

岳母指着岳父,破口大骂:「你胡说!当初分明是……」

岳母话音未落,小舅子扑通一声,给岳母跪下了。

「妈,你犯了错,你就认了吧。」

岳母转头,怔怔看着小舅子,瞪大眼睛,想说什么,最终没说出来。

小舅子还在继续:「妈,你放心,我会跟着姐夫好好干,等你从监狱出来,我一定给你养老。我是你唯一的儿子,我肯定不能不管你!」

岳母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我。

我同样用冰冷眼神回击她。

最后岳母像是被泄了气的皮球,颓废瘫在被告席上。

半晌后,她终于抬头看向法官,像是终于认了命。

「法官,我认罪。」

有一瞬间,我觉得她特别可怜。可怜又可恨。

这场审判毫无悬念,岳母被判三年有期徒刑。

法庭宣判后,岳母整个人精气神都被抽空了一般,一下子仿佛老了十几岁。

庭审结束,被法警带回看守所时。岳母突然直勾勾看着坐在听审席的我,她目光恶狠狠做口型:「你要是敢骗小鑫,我化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心中冷笑。「你就算化成鬼,也得进十八层地狱受尽折磨,且回不到人间来。」

10

目送岳母被押进司法警车,送进监狱。

我怀着愉快心情,走出法院大门。

「秦哥,你等等……」一一个女生挡在我面前。

是张鑫的老婆,周甜甜。

我和周甜甜并不熟悉,她来找我做什么?

十分钟后,我们坐在法院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包厢里。

她坐在我面前,一直低着头,总是欲言又止。

我不想浪费时间,于是开门见山:「弟妹,你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周甜甜突然抬头:「别叫我弟妹。」

我有一瞬间愣住,因为她眼眸里有着刻骨的仇恨。

「我不是自愿嫁给张鑫的。当初……当初是他强暴了我。可我怀孕了,这件事被他爸妈知道,非要拉我去做检查,验出是男孩后,就逼着我结婚。我不想结婚我想打掉孩子,他爸妈让张鑫拍我裸照威胁我。」

她继续说:「我看出来了,你也恨张鑫爸妈,恨张鑫。我可以帮你。」

我不清楚她说的是真是假,因此并不能完全信任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岳母已经进了监狱,我的仇已经报了。」我故意装傻。

周甜甜看着我,一字一顿对我说:「谋划害心柔流产的,不是张鑫他妈。」

我怔住。

接下来,在周甜甜的讲述里,我知道实情的真相:

岳父认定我的家产应该属于张家,为了「维护张家子孙的利益」狠心要让心柔流产。兽药是岳父让小舅子上网买的。鸡汤是岳父下令炖的。

岳父才是整件事真正的罪魁祸首!

细思极恐!事情真相令我脊背发凉。

我盯着周甜甜:「你为什么不把整件事告诉警察?」

周甜甜摇头:「我是意外偷听到张鑫和他爸谈话,才知道这件事。我没有确凿证据,口说无凭。」

「秦哥。我知道你想报仇,我可以帮你。请你救救我,救我离开张家。」周甜甜说。

我脑海里反复浮现心柔病危时的种种情况,心中百般复杂。

「好。我答应你。」

11

庭审结束后不久,工厂筹建项目很快启动。

我特意将工厂地址选在岳父老家,这样做果然让他们放松警惕。

按照之前答应岳父的条件,我和张鑫签了合同后,迅速将建厂第一期资金打到项目账上。

工程如火如荼开始建设。

江心花园小区,我的家里。

此时,老婆和星星都已经出院了。

我正在书房里工作,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受到生命无常,开始花更多时间陪家人。

我刚看完工厂施工的账目,老婆敲门走进书房。

走到我身边,她伸手翻开账目,随即眉头蹙起来。

「工厂才开工不到两个月,就报上来这么多花费,看来张鑫没少贪。」

老婆是财会出身,看账目比我利索。

只几眼,她就看出重点。

此时她提起张鑫,语气里早没有从前的亲近。

我点头:「他仗着是我小舅子,不止虚报账目,建材采购上以次充好,弄得施工方意见很大。最近他干脆把施工方给炒了,号召老家亲戚们当工人,自己当起了包工头。」

老婆皱眉:「他根本不懂施工。老家的亲戚也没人懂。再这么下去要出大乱子」

「是啊。所以我准备提前收网了。凭他现在贪得这些钱,足够他进监狱了。」

老婆低着头沉默不语。

我揽着她肩膀:「你觉得我狠心吗?」

老婆只是摇摇头。

「路是他自己选的。」

按我本意,张鑫乍然掌握钱财,必然放纵。只需等他伸手,把证据上交警察,就能送他进监狱。

可我低估了张鑫的作死能力。

我这里刚刚整理好张鑫挪用公款,采购以次充好的证据,向警局实名举报。

还没出警局,我就接到张鑫的求救电话。

「姐夫!你救救我!出大事啦!」

我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在建的工厂围墙塌了,压死了个傻子!现在傻子家属把工厂围了,要让我偿命。姐夫,你快来救我!」

「你现在叫我有什么用?!赶紧报警啊!」我厉喝。

「对对对。我得报警,有警察在,那些刁民就不敢伤我。」张鑫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

张家亲戚组成的施工队伍,根本不懂建筑,按农村盖房的经验盖厂房。加上张鑫买建筑材料以次充好,刚刚建成的工厂围墙因为质量不过关,坍塌了。

附近村子有个傻子,经常跑到工地来玩耍,非常不走运,墙体坍塌时他凑巧正在墙下玩耍。

傻子被挖出废墟时,浑身是血,已经没了气息。

傻子的家人闻讯,立刻纠集了村子里的青壮,把施工工地围了。

警察赶到工地,驱散人群。然后把工地负责人张鑫抓进警局。

12

得知张鑫闹出人命,岳父立刻急了。

他来公司找我,让我来想办法救出张鑫。

我已经忙得焦头烂额,因此对他毫不客气。

「我帮不了他,这次张鑫闯的祸太大了。我没这个能力。」

岳父不满。

「那些家属不依不饶还不是为了钱?一个傻子,你给家属塞几万块钱,这事不就结了吗?」

一条人命,在他口中,只是轻描淡写几万块钱。

我听得怒从心头起。

「想花钱平事?那你掏钱啊。张鑫自从负责工厂项目,前前后后一共从公账上贪走多少钱?给死者抚恤金要多少钱?你算过吗?」

「你……」岳父看着我,满眼震惊。

我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财产转让协议。

「想让我帮忙救张鑫?可以,把之前从我这拿到的钱,全都吐出来。」

半晌,终于憋出一句话:「是你!你是故意的!」

我承认:「没错,我就是故意的。从我知道策划害心柔流产的人是你,我就一直在等这一天。」

岳父瞪大眼睛看着我,手指指着我,颤颤巍巍。

岳父气的当场晕倒。

我去病房探望他,顺便递上几份财产转让文件。

「想让我帮忙救张鑫,就把这些签了。」

岳父撇过脑袋,不肯签字。

我把文件扔在他床边:「被关在看守所的是你儿子。你不急我更不急。」

说完,我扬长而去。

离开医院,我转道去看守所,探望张鑫。

张鑫此时已经胡子拉碴,非常狼狈。

他看见我,立刻急切扑过来求我:「姐夫,我知道错了。求你饶过我这回吧。我以后当牛做马报答你。」

我拍拍他肩膀。「你跟我说这些没用。你得先给死者家属补偿金,争取他们出谅解书,然后再把挪用的公款都还上,才能减刑。我的钱全拿去给你姐和星星看病了,帮不了你。岳父有钱,可他不肯出钱。我也没办法。」

「我是爸唯一的儿子,他为什么不肯出钱?」

我叹气:「爸可能想把钱留给嘉宝。」

我劝他:「岳父已经铁了心要放弃你。我根本说服不了他。」

张鑫立刻急了:「这个老不死的。有了孙子,就不要儿子了!姐夫你帮我个忙,我录一段录音,你交给我爸。他听了以后肯定答应给钱。」

我拿出手机,让张鑫录音。

张鑫跑到角落,对着手机面容狰狞。由于他离我很远,我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把手机还给我后,张鑫再三叮嘱:「姐夫,里面是我和我爸的悄悄话,你不能偷听啊。」

我再三保证不偷听:「你放心,我出去以后就把手机交给岳父,绝对不偷听。」

张鑫这才放心。

出了看守所,我调出录音,点击播放。

立刻,小舅子张鑫阴狠的声音传出:「爸,你在不拿钱救我,我就向警察举报,跟警察说,当初我姐流产的事你才是主谋!我妈是替你蹲大牢!」

我紧紧握着手机,手背青筋暴起。

13

我拿着手机,径直走进警察局。

当天,岳父被警察带走了。

岳父刚开始拒不认罪,后听了张鑫的录音,终于颓然认罪。

岳父最终在看守所里签下了财产转让同意书。

最后,法院判决张鑫有期徒刑七年,岳父被判刑三年。岳母被改判两年。

一家三口整整齐齐在监狱团聚了。

又一年春天,阳光明媚。

我和老婆带着星星,来一处泰山旅游。

星星虽然病了,不能像正常小朋友那样正常上学,可我不想把她的生活空间局限在家和医院之间。

这两年,我们常带她出来旅游,扩展视野。

星星很懂事很听话。

因为疾病,她的手部的骨骼已经开始往畸形方向发展,可她常安慰我们,劝我们不要伤心难过。

我舍不得这样美好的女儿经历厄难。

等我们旅行回来,监狱传来消息,我岳父因为中风已经瘫痪,此时已经被转入医院保外就医。

我和老婆去医院探望岳父,此时他已经失去语言功能,只能嗯嗯啊啊叫唤。

趁着老婆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去做检查的空隙。我告诉岳父两个「好消息」。

「岳父,张鑫在牢里跟人斗殴,被人打成了太监。不过你放心,他没有生命危险。现在活得挺好。」

「还有,周甜甜再婚嫁人了。她还给嘉宝改姓了,现在嘉宝姓刘。」

岳父闻言,剧烈挣扎,嘴里发出啊啊啊啊的诡异声音。

岳父重男轻女,将男孙视若生命,这两个消息,犹如釜底抽薪,让岳父狂躁了。

在岳父的哀嚎声里,我挥挥衣袖,潇洒离开。

走出病房,我在医院四处寻找,终于在医院妇科长椅上看到老婆。

当时,老婆手里捏着化验单,把脸埋进怀里,肩膀耸动呜呜直哭。

我心下一沉,走到她身边。

「怎么了?别怕,有我在。」

老婆闻言,抬起头。露出满是泪水的脸。

她抬手,把化验单递到我面前。

我看着化验单,手不停颤抖。

怀孕了!我老婆怀孕了!

我抱起老婆,兴奋转圈。

当年,医生说老婆很难再怀孕。我们在长夜里苦等多年,奇迹终于出现了。

如今,星星已经康复。

我们一家四口,过得很好。

(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