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为患

养女为患

012712

我和老公有个养女,疼了 12 年,如今 20 岁了。

没想到她大学刚上一年,放暑假,居然挺着孕肚回来了。

我气得都要崩溃了,可老公居然没啥反应,还忙前忙后的,死活让把孩子生下来。

直觉告诉我,其中一定有问题…….

-

「孩子是谁的?我问你孩子是谁的?」我瘫坐在沙发上,看着女儿隆起的肚子,心如刀绞,她才二十岁,花一样的年纪。

单单是想想,女儿躺在手术台上的样子,我就心疼的要死,我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女儿,要去做人流,她该有多绝望,多害怕,想到这儿,我呼吸都变得困难。

「说话!孩子是谁的?」女儿的沉默,让我愤怒到极致,但我也只是走到她面前,晃了晃她的肩膀,我不敢太用力,她肚子里的孩子少说也有五个月,我害怕她受到二次伤害。

看着女儿憔悴的模样,我心都快碎了,我降低了声音,用平和的语气又问了一遍「孩子是谁的?别怕,爸妈都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是你情我愿,无意间怀孕,还算是好的,我心里担心的,是有人强暴了彤彤。

这么多年来,女儿一直是我的骄傲,她品学兼优,性格开朗,在别的孩子,处于叛逆期,不和父母沟通的时候,女儿把所有的心事都告诉我,我是她的倾听者,是她的朋友。

可女儿仅仅上了一年的大学,就变得沉默寡言,郁郁寡欢,我尝试多次调查女儿郁郁寡欢的原因,但都没有结果。

如今,女儿又怀了身孕,我更加确定,女儿一定有事瞒着我。

「彤彤已经受了刺激,你就别问了。」我的老公任海生将我拉开,彤彤趁机,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上。

我听到门反锁的声音,心猛地悬到了嗓子眼处,我害怕彤彤做傻事,自杀,我家住在十楼。

「松开我!」我猛地甩开老公的手,跑到彤彤房间门口,使劲儿敲了敲门「彤彤,把门打开,听话。」

「彤彤,开门。」隔着门,我听到了彤彤的哭声,她的哭声很小,我猜她是将被子蒙在了头上,我的眼泪又从眼眶里流出来,我很崩溃,很心疼我的宝贝女儿。

「彤彤,开门,妈妈不问了,你开门行吗?」我又不死心的用手拍了拍门,老公站在我的身边,愁眉苦脸的看着我。

他也很疼爱彤彤的,可他却做了一件糊涂事。

「任海生,你就是个傻逼,彤彤刚怀孕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有你这么当爹的吗?」我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了我老公的身上,其实我心里明白,彤彤的脾气倔强,谁都做不了她的主,也怪我,彤彤小的时候,太过溺爱。

彤彤和我老公说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怀孕三个月,还没有显怀,彤彤求着我老公,替她办休学手续,如果不办,彤彤就要自杀。

我老公是个女儿奴,他替彤彤办理了休学,办理休学的借口,是生病,好在学校给了假。

我老公低着头,他伸手要去抱我,却被我猛地推开,我继续敲门「彤彤,把门打开,别怕,妈妈带你去省外找最好的医生。」

我老公还算是聪明,女儿的事,他知道上心,彤彤怀孕的事,没人知道,他带彤彤回家,也是半夜进的小区。

「怀柔,你就别说了,让彤彤静一静。」老公拉着我的手腕,试图让我去沙发上坐着,出了这么大的事,我焦虑的要死,坐立难安。

「十楼,咱们家住在十楼,她万一做傻事怎么办?」我压低了声音,给老公使着眼色。

我老公叹了口气,抬起手敲门,「彤彤,把门打开,你这样爸妈担心。」

我原本以为老公说的话,屁用不管,没想到,房间里安静几秒,彤彤竟然真的把门打开!

女儿什么时候,开始听老公话了?我感到诧异。

女儿哭的像个泪人,她用含着泪的眸子,看着我和老公,下一秒,她说的话,让我感到崩溃。

「爸,妈,我不打胎,我要把孩子生下来。」

02

「你再说一遍!」我抬起的巴掌,终究还是放下,我舍不得打彤彤,我只能用手指,使劲儿点了点彤彤的肩膀。

彤彤倚靠着门,眼泪成串的往下掉,她笑了,苦笑。

她和我对视,眼神里充满了倔强,叛逆,挑衅「我不打胎,我要把孩子生下来。」

「任彤彤!」我怒吼了一声,整个屋内都回荡着我的声音。

「罗怀柔!」从我女儿的嘴里,听到我的全名,还是愤怒的嘶吼,我愣了许久,我的女儿,好像变了一个人。

我伸手,拉住彤彤的手腕,让她冷静下来,我轻声的问了句「彤彤,你告诉妈,这孩子是谁的?值得你如此犯糊涂?要毁了自己?你告诉妈,妈去杀了他。」

「你说啊!」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我本以为,带着彤彤去流产,找好的医生,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等彤彤恢复好身体,可以继续去上学。

可这个傻孩子,竟然要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我该怎么办?

我宁可让彤彤恨我一时,也不能让她恨我一世,她肚子里的孩子必须打掉。

「怀柔,你先起来,别哭。」老公将我扶到沙发上坐着,给我擦着眼泪,彤彤怀孕,他的反应,竟然如此的平静,他平常可是很爱彤彤的。

难道是因为,他早就知道此事,所以才会如此平静?

我心里不是滋味,也懒得再想其他事。

彤彤走到我面前,扇了她自己两巴掌,她下手很重,白皙的小脸上,瞬间有了五个泛红的指印,她看着我的眼睛,哽咽着说道:「你就不该领养我!」

「彤彤,说什么那?怎么和你妈说话呢?」

领养两个字,深深刺入我的耳朵里,我整个人处于发蒙的状态,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啊!彤彤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她是领养的,她 8 岁来到我们家,我和老公养了她 12 年。

03

老公小心翼翼的坐在我身边,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他皱着眉头,酝酿了很久才开口说话「怀柔,要不然……让彤彤把孩子生下吧?打胎确实伤身体,还有很大的风险。」

「生孩子就没有风险吗?多少人难产丢了命?彤彤才 20 岁,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你这是要毁了她。」我将无处发泄的怒火,都发泄在了老公的身上,我用拳头锤着他的肩膀,他没有躲开,一言不发的看着我,任由我发泄着情绪。

老公轻轻拍着我的肩膀,用安慰的语气和我说「能怎么办?咱们俩就这一个女儿,你要是不依着她,她哪天想不开,自杀怎么办?」

「怀柔,要不然,咱们就答应彤彤把孩子生下来,等孩子生下来后,送人不就好了?现在领养孩子的人不少,咱们给孩子挑个好人家,也放心不是?」老公凑到我耳边,和我讲着悄悄话。

这确实是个办法,可孩子生下来后,就是个鲜活的生命,万一彤彤舍不得,可怎么办?

「老公,你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最好别让彤彤生下这孩子。」我拉着老公的手,我的手心里都是汗,我心慌。

「你看彤彤现在的状态就知道,她是非生这个孩子不可,早婚早孕的人多了,离婚二婚,单亲的也不少,咱们不能把彤彤逼死。」老公娓娓道来,他的话,也有那么几分道理,活着比什么都强,彤彤若是想不开自杀,那还不如生下这孩子,当单亲妈妈那。

「老公,彤彤怀孕的事,只能你我知道!她还要上学,我怕别人说闲话。我想在省外租个房子,让彤彤住在省外,安心养胎。」找个没人认识彤彤的地方,彤彤的心情也会放松些,没有那么多的心理压力,对肚子里的胎儿好。

「住在省外?那我们怎么照顾彤彤?」老公的疑问,我也是有考虑的,我和老公在本省扎根,生活几十年,人脉,工作都在这里。

「彤彤去哪,我就去哪,我去省外照顾她。」我叹了口气,工作和女儿相比,我更在乎女儿,她现在是最脆弱,最需要人陪的时候,别人照顾彤彤,我不放心。

我老公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我靠在老公的肩膀上,视线再一次变得模糊。

我用手擦干眼泪,深吸了一口凉气,女儿怀孕的事,我想我已经接受了。

就在我发愁的时候,女儿的房门打开,她红着眼睛站在门口,哽咽了好一阵,才开口说话「不用去省外,我已经将自己怀孕的事,发到家族群了。」

04

「你说什么?」耳鸣,我的耳朵里传来阵痛,持续了几秒,我被女儿的话刺激到,我扶着沙发,勉强站起来。

「你再说一遍!」我怒吼道,我不敢打开手机,更不敢点开微信,还是我老公在一旁打开手机,看了微信群里的内容。

女儿是五分钟前发的消息,没办法撤回,家族群里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

大家都在装聋作哑,可那消息,就摆在那里,想必亲戚都已经知道此事。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走到女儿的面前,抬起手,打了她一巴掌,巴掌的声音,震耳欲聋,女儿的左脸被打的通红。

「你这是在作践你自己!你疯了!」我用手使劲儿点着女儿的肩膀,她没有躲开,眼睛里含着眼泪,倔强的看着我。

「我没疯,疯的是你们,你们要杀掉我的孩子,要把我的孩子送人,让我们母子分开,你们才是疯子。」女儿发了疯似的大吼。

她看我的眼神很复杂,复杂到,我猜不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罗怀柔,你太强势,从小到大,什么都要听你的安排,这次必须听我的,我是不会打胎的。」女儿说完这话,就将房间门狠狠的关上。

我太强势?我叹了口气,被老公扶着回了房间,我躺在床上,眼泪不停的往下掉,眼泪都流到我的耳朵里,我感觉浑身疼,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

木已成舟,我无能更改!

「哎!我后悔了。」老公坐在床上,叹了口长气,脸憋得涨红。

「后悔什么?后悔领养彤彤?还是后悔当初,知道我不能生育后,没和我离婚?」我正一肚子的火,没地方发泄那,说话故意带着刺。

「我可没那么说。」老公把脸扭了过去,背对着我。

「你没那样说,可你心里是那样想的!任海生,你别忘了,我不能怀孕是因为谁,我没有亲生骨肉,你也别想有。」我像是泼妇一般,对着老公破口大骂,在我心里的最深处,我是恨任海生的。

当初,老公做了我家上门女婿,他告诉我,想要做丁克,永远过二人世界。

我为他,打了两次胎,后来,他想生孩子,可我却因为多次打胎,身体出了问题,再也无法怀孕。

「罗怀柔,你别太过分!这些年,你不能生育,我都没有离开,你还想怎么样?」老公愤怒的看着我,随后去了客厅。

当初,老公做了我家上门女婿,签了婚前协议,结婚不满五年,他分不到一分的财产。

他刚得知我不能生育后,就给我婆婆打了电话,说要和我离婚,我躲在门后,偷听到老公和婆婆的谈话。

婆婆劝老公不要和我离婚,最起码要等到五年后,离婚可以分到财产。

那时的我,被爱情冲昏头脑,占有欲极强,只要老公不和我离婚就好,我又害怕老公在外面瞎搞,就逼着老公去做了结扎。

老公本来是死活不答应,我就用离婚威胁,果然老公听了我的话,去做结扎,可结扎手术三个月后,老公感觉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发现感染,患上了无精症。

治疗多年,一直都没有治好,渐渐的,老公也就不再提要孩子的事,因为他已经没了生育能力。

我们夫妻间,是有隔阂的,可在外人眼里,我们却是一对儿感情非常好的夫妻。

这一晚,我想了很多!等到天亮,我们夫妻又会把伤痕隐藏起来,正常的生活。

四个月后,我的外孙出生,七斤六两,虎头虎脑的。

看到可爱的外孙,我开始发愁,这么可爱的孩子,别说是女儿,我自己都舍不得送人。

我拉着老公的衣服,走到医院的走廊里,老公笑呵呵的看着我,他已经高兴的眉飞色舞,嘴角一直上扬。

「怎么了?怀柔。」老公他好像忘了,我们之前说过的话,孩子生下来后,就把孩子送人,找个好人家领养。

「你说怎么了?领养的事!」

我的话音儿刚落,老公脸上的笑瞬间凝固,他眉头紧皱,用呵斥的语气对我说「我不同意把孩子送人,造孽的事我不做。」

「造孽的事?」因为是在医院,所以我压着心里的火气,心平气和的和我老公说话。

「怀柔,你怎么这么钻牛角尖那?再过几年,彤彤出嫁,孩子我们养着,不会拖累彤彤的。」老公的话,让我心里十分不舒服,他说完这话,就回到产房里,他很喜欢外孙,一直围在外孙的身边。

我拉着女儿的手,给她做手指按摩,我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我知道女儿是在鬼门关走了一次,她很虚弱。

「妈!」躺在病床上的女儿,突然开口,我抬起头,看着女儿「怎么了?哪里疼吗?」

我注视着女儿的眼睛,等待她开口说话,她只是和我对视几秒,眼泪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她哽咽的对我说「妈,对不起。」

对不起三个字,是我第一次从女儿的嘴里听到,我心里五味杂交。我用手给女儿擦干眼泪,外孙传来哭声,我老公小心翼翼的把孩子送到我女儿面前「彤彤,快给小轩喂奶,小轩饿了。」

任轩是我老公给外孙起的名字。

「饿死才好!」我有些糊涂,女儿看小轩的眼神,带着恨,她将孩子抱在怀里,很是不情愿的喂奶。

「没什么事……我就出去买饭了……」我老公还是很自觉的,知道女大避父,女儿给孩子喂奶,他就找个借口离开产房。

我特意嘱咐了两句「买些清淡的!」

05

女儿出院后,我请了育儿嫂林娟,她年纪和我差不多,是我侄媳妇介绍给我的,人不错,还爱干净。

我和老公上班,就她在家照顾女儿,外孙。

「罗姐。」我回过头一看,正是林娟,她手里推着购物车,购物车都快装满了。

原本林娟只负责照顾外孙,不管做饭,买菜的事,但我给她加了工资,林娟也是爽快人,就答应了。

「罗姐,今天下班怎么这么早?」林娟笑着问我。

「部门团建,一群小孩,我懒得凑热闹,就提前跑出来了,娟子,我给你放半天假,买菜的事交给我,你回家休息休息。」我笑着说道,我看了一眼林娟的购物车,里面买的菜都很新鲜,荤素搭配合理。

「罗姐,你人真好,可买的东西有点多,你这体格,还是我帮你送到楼上,再回去休息吧,哈哈哈

「行,哈哈……」和林娟相比,我确实显得瘦小,这些东西,我一个人还真拎不动。

从超市出来,我和林娟都拎了两个袋子,超市距离我家也就七八百米的距离,我们俩人一边走路,一边闲聊。

「罗姐,姐夫……他对彤彤挺好的哈……」

「他呀就是个女儿奴,对女儿可比对我好多了!」老公对女儿好,明眼人都能看到。

我说完这话,林娟脸上的笑明显有些僵硬,她是个实在人,心思都摆在脸上,她刚才那个表情是什么意思那?

林娟是侄媳妇介绍来的,对我家的情况一定是了解的,他知道彤彤是领养的,我总觉得她话里有话。

「娟子,你怎么了?」我这个人憋不住心里想法,想问就问。

「没……没怎么……罗姐,我前天下楼买菜,好像看到姐夫了,他旁边还站着一个女人,也许是我眼花,看错了!」林娟说这话的时候,耳朵都红了,无论这件事是真还是假,她能告诉我,就证明她和我相处出感情了,要是其他人,才不会管这个闲事,好好工作,拿工资就好。

「罗姐,我是不是说错话了?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可能看错了。」林娟干笑两声,我看出她的紧张。

「哈哈哈哈……娟子,你能跟我说这件事,我就很高兴了,谢谢你提醒!」我脑子里回想这几天老公的状态,没发现哪里不对劲儿。

林娟笑了笑,我们边走边聊。

到了电梯门口,我对娟子说「不用送了,我自己上去就行。」

「好,那我走了罗姐。」

「嗯,路上慢点。」我站在电梯门口,按了电梯按钮。

电梯是从地下二层上来的,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了老公,我们对视三秒,老公看我的神情,远远要比我看他的神情惊讶的多。

「你怎么回来了?」多年的夫妻,我们几乎是同时问的这句话,老公下意识的接过我手里的购物袋,拿在手里。

他笑得有些僵硬,我给他购物袋的时候,触碰到了他的手,他的手指湿湿的,像是汗。

三伏天虽然热,可他是开车回来的,车内有空调,他身上怎么会有汗那?地下室又不热,难道是心虚?我的脑子里瞬间出现林娟对我说的话。

难道老公真的和别的女人有染?

06

「我回来拿 U 盘,落家里了!」老公面色不改,但我依旧能感觉到他说话大喘气,他好像心慌。

「我今天部门团建,提前回来了!你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我怎么感觉你心虚那?」我质问老公,没有任何的证据,我是不会大吵大闹的,毕竟我不是当年那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孩,稍有不顺心,就会大哭大闹一场。

「谁……心虚?买菜都是林娟的活,你怎么买菜了?」我觉得老公是在转移话题。

我家距离我老公上班的地方,开车二十分钟,我有些疑惑,为什么老公不叫闪送?要自己回来折腾?

我还忍不住问了句「你怎么不叫闪送?彤彤在家。」

「那个 U 盘很重要,闪送我不放心,反正现在是午休时间,又不是上班时间,我还想回来顺便看看外孙那。」老公的话,虽然牵强,但还不至于荒唐,他工作是个很负责的人,这点倒是毋庸置疑。

上了楼,老公站在门口,突然大喊了一声「彤彤,开门,我和你妈回来了!」

「小点声,别吵到孩子,密码锁还用彤彤开门吗?输入密码不就好了!」我将手里的袋子放在地上,输入密码,我听见屋内传来砰砰砰的声音,像是有人在跑。

「咱俩手上都拎着东西,输入密码不方便。」老公的这个解释,实在是荒唐,手里有东西放在地上就好了,我越来越确定老公有事瞒着我,他今天说话漏洞百出。

我将房门打开,把东西拎了进去,屋内很干净,可地板上,却有一只我从未见过的黑色高跟鞋,上面还有黑色的蕾丝边儿,看起来像是角色扮演里的鞋,那黑色高跟鞋就在彤彤房间门口。

彤彤不喜欢穿高跟鞋,更不喜欢这种细跟的高跟鞋,怎么会出现在她房间门口?

「彤彤,爸妈回来了,小轩睡了吗?」我捡起彤彤门口的高跟鞋看了看,鞋码是我女儿的,刚才门打开之前,我听见砰砰的声响,像是有人在跑,会不会是彤彤?

我将鞋拿到我老公面前,困惑的看着他,他耸了耸肩,将东西放下后,就去了书房。

「彤彤,你做什么那?开门,你怎么买这么高的高跟鞋?」我轻轻敲了敲门。

「怀柔,我走了!」老公从书房出来,就急匆匆的要走。

我看了一眼时间,才十二点二十,我老公是下午两点上班,他不是回来看外孙的吗?外孙还没有看到,就着急走?实在是反常。

「站住,你不还想看外孙吗?我做饭,吃完饭再走。」

「不了,公司突然有点事,我得抓紧回去!」老公急匆匆的离开,将门关上,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心里越来越相信林娟的话。

老公一定是和别的女人有染,林娟说的很含蓄,说不定她看到老公和别的女人有肢体接触。

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林娟能开口和我说,她一定不是第一次见到,我心里猜测,这个女人就在我家附近。

就在我猜测这个女人是谁的时候,女儿将门打开。

「彤彤,你买这么高的高跟鞋做什么?」

「当然是穿!我觉得挺好看的。」彤彤接过我手里的高跟鞋,放进她自己的房间,她面无表情,眼神有些呆滞,憔悴。

我用手摸了摸女儿的小脸,心疼,照顾小轩,确实劳心伤神。

我看了一眼躺在婴儿床上的外孙,怪不得这么安静,小家伙睡着了。

「我看看小轩!」我心里虽然怀疑老公出轨别的女人,但我看到小轩,心情就大好,小轩长的好看,白白净净,眼睛像葡萄,睫毛长长的。

「妈,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女儿坐在床上问我。

「今天部门团建,都是一群小孩,我懒得凑热闹,就提前回来了!」我小声的对女儿说,我说完这话,感觉不对劲,我和老公一起回来的,为什么女儿只问我回来早的原因,不问老公回来早的原因?

07

难道女儿一早就知道老公提前回来?

「你知道你爸今天提前回来吗?」我还是忍不住问了。

女儿先是一愣,呆滞的点了点头「我爸提前告诉我了,他怕家里没人!」

「哦,我去做饭,中午你好好睡一觉,休息好。」我起身,刚要往出走,女儿突然从后面抱紧紧抱住我。

「妈!」女儿哭了,她的眼泪落在我的身上,我眉头紧皱,急忙回身,给女儿擦着眼泪「怎么了?别哭,有事跟妈说。」

自从生下小轩后,女儿的情绪很容易波动,我带她去看了医生,医生告诉我,女儿焦虑,可我不知道她在焦虑什么。

我问了多次,她又不肯说。

女儿摇头,和以前一样,就是不肯说,我也不逼她,只要她不哭就好,我抱着女儿,安慰了她好一阵子,看她情绪稳定后,我才去做饭。

深夜,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脑子里都是关于老公出轨的猜忌,我小心翼翼的起身,拿起老公的手机,老公手机的密码是我的生日,我解开手机,仔细的查看,我像是一个侦探,进行地毯式的搜查,我找了两个小时,什么线索都没有查到。

当女人有了猜疑的时候,就会联想,我心里猜测,老公不止一个手机,他很可能把另外一个手机放在了公司里。

我心生一计,假装出差!

这件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要自己调查清楚此事。

我要查清此事,并不是因为我有多爱我的老公,而是我不允许别的女人和他在一起。

我将自己要出差的事,告诉老公,彤彤,还有林娟,他们三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我从老公的眼睛里看到了兴奋,我从女儿的眼睛里看到了失落,我从林娟的眼神里看到了纠结,我想林娟是为我难过,她以为我还被蒙在鼓里。

我找了一个酒店住下,花钱找了偷拍狗仔,我要他们追查我老公,把我老公的行踪告诉我,我要看看,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连着三天,我老公都没有任何的动静,狗仔给我发的照片,都是他在公司附近吃饭的照片,毫无用处。

我最多在给狗仔两天的时间,我还要回去正常工作那。

我老公的脾气秉性,我在了解不过,平常他都是偷偷摸摸的,我不在家,他一定会把人约出来见面的。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狗仔给我打来了电话「姐,要不然你再多给几天时间?这么短的时间,真的拍不到什么。」

「我给你加钱,二十四小时,每一分每一秒,我都要你盯着他。」我给了狗仔我家住的地址,我要求狗仔,从老公出小区门的那一瞬间,就要跟踪上。

「这……我们晚上也得睡觉不是……姐,你能加多少?」电话里传来狗仔得意的笑声,我说了一个数字,他立马答应。

我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结果,我回忆起和老公的点点滴滴,凌晨两点,我的手机传来铃声,是狗仔打来的电话。

08

「喂!」我带着困意,接了电话。

「姐,拍到了,怪不得他白天那么老实,原来晚上的时候,把人带家里搞,你看微信我发你的照片。」狗仔得意的说道。

狗仔的这句话,让我瞬间清醒,把人带家里搞?

我家里明明有女儿,外孙的。

我急忙打开微信,狗仔给我发过来的照片,确实是我家,并且是我女儿的房间,隔着窗帘,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在做什么,不言而喻。

其余楼房都熄灯,唯独我家亮着灯,那两个人的身影,我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是我老公任海生,养女任彤彤。

我的手掉在地上,手机屏摔的粉碎,我整个人倒在床上,呼吸困难,任海生这个畜生,他怎么敢?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啊啊啊啊啊!」我用头撞墙,撞得血肉模糊,可我丝毫感觉不到疼,我哭到嗓子沙哑,泪如雨下。

那任彤彤生的孩子,会不会是任海生的?任海生对小轩那么的好,我心头一颤。

可任海生明明患了无精症,无法生育,难道他把病治好了?没有告诉我?

我恨的牙根痒痒,为什么我这么蠢,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林娟那天说的话,就是在暗示我,任彤彤和任海生有私情。

我从未怀疑过他们二人,我好傻!

「哈哈哈哈哈……咳咳咳……」

「啊啊啊啊!」

「任海生,任彤彤,我恨你们……」

我要见到他们,我现在就要见到他们,我连夜打车,到了小区楼下,果然只有我家亮着灯,那个影子,还在。

我气急败坏的上了楼,用最快的速度打开防盗门,「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任海生,任彤彤,你们两个贱人!」我拿起地上的凳子,使劲儿砸任彤彤的房门,我听到了里面慌乱的声音。
「怀柔,你怎么回来了?」任海生故作镇定的和我说话,我只觉得恶心。

「滚出来,你们两个给我滚出来!」

「滚出来!滚出来!」

「砰砰砰!」任彤彤的房门被我用椅子砸出坑。

「任海生,你要是不把门打开,我就把你们俩的事,发给你领导,同事,家人,我看你还有什么脸活着。」我被气的浑身发抖,手里紧紧握着手机,果然,这句话有效,任海生将门打开。

站在他身后的任彤彤还穿着那双黑色的高跟鞋,鞋上还着黑色的蕾丝。

「哈哈哈哈哈!」我看着任彤彤脚上的高跟鞋,哭着笑了出来,原来那天我提前回家,就已经撞破他二人的事。

「怀柔,你冷静!你先冷静。」都这个时候了,任海生还舔脸让我冷静,我轮起手中的凳子,砸中任海生的肩膀。

「任海生,你就是个禽兽!」我指着他们俩人的鼻子骂,任轩被我的吼声吵醒,大声的哭起来,他哭的我心烦。

任海生被我砸中,疼的五官紧皱在一起。

「怀柔,你先冷静,我们好好谈谈,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你不能毁了我,这件事,不能让我领导,同事知道。」任海生跪在地上,哀求我,我的朋友圈里,有他上司老婆的微信,还有他一些同事的微信,只要我将此事发到朋友圈里,他任海生必然丢掉工作。

那是他打拼了十二年的地方。

「你们什么时候鬼混在一起的?说!」我抓起桌子上摆放的茶杯,朝着任彤彤扔过去,砸在了她的眼眶上,瞬间红了一大片。

见任彤彤挨打,任海生站了起来,将任彤彤护在身后。

「去年,彤彤十九岁的时候。」

「任轩,是不是你的孩子?」我感觉呼吸困难,头晕目眩的,我用手扶着桌子,勉强站着。

「怀柔,其实……我们……」

「我最后问你一遍,孩子是谁的?」我用手连着拍了三次桌子,丝毫感觉不到疼。

「是我的。」任海生点了点头,他终于承认了。

09

我瘫坐在了沙发上,手脚发抖。

「妈……妈……」任彤彤蹲在我身边,她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

「别叫我妈,下贱!给我滚。」我抬起脚,毫不留情的踹在任彤彤的身上,将她踹到地上。

我用手捂着头,痛苦的哀嚎着。

「任海生,你背着我,治好了无精症,你可以和我离婚,可以找其他的女人,为什么?为什么偏偏选任彤彤?你还是人吗?」

「她可叫了你十二年的爸,你连畜生都不如。」

任海生倒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他用手指着我,他反而哽咽起来「是!你骂的对,我不是人,为了治好无精症,我喝了十年的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彤彤怀了我的孩子,我有自己的亲生骨肉了,你知道我多高兴吗?」

「你的亲生骨肉?我那?为了你,我再也不能生育,你凭什么有自己的亲生骨肉?」我站了起来,用手指着任海生,我恨,恨得牙根痒痒。

「罗怀柔,当年,我做完结扎手术,发生感染,是你做的手脚,你以为我不知道?罗怀柔,你听好,我不欠你的,彤彤能怀上孩子,是老天可怜我,因为我积德。」任海生拿起地上的凳子,使劲儿砸在地上,他的情绪很激动,他带着的金框边眼镜,看起来像是个斯文败类。

我冷笑几声,任海生,竟然舔脸说出这样的话。

「你积德?和养女发生关系,你也配说自己积德?」我和任海生发生争吵的时候,只见任彤彤已经抱着任轩,坐在了窗口。

她喊了我一声「妈」

「彤彤,你快下来,快下来!」任海生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他最担心的就是任轩,他的亲生骨肉。

我愣在原地几秒,看着眼前的一切,我不知道该要说什么。这要是以前,我一定比任海生还要着急。

可我现在,心里五味杂陈,想不开,跳楼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吧?我心里苦笑着。

「彤彤,你快下来,你别做傻事。」任海生哀求着。

「妈,是任海生强暴的我,他还录了视频,威胁我,我只能答应,好几次我都想告诉你真相,可我害怕你知道后,就不要我了。」任彤彤哭的伤心,眼睛又红又肿。

我的心像是被刀子狠狠的刺了一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我看向一旁的任海生,他没有和我对视。

「妈,你现在已经知道真相,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的,我也没什么可以报答你的,我帮你报复任海生,他最在意这个孩子,我让这个孩子,给我陪葬。」任彤彤仰头大笑几声,那种绝望的笑,让人看着心疼。

事情转变的太快,我刚要说话,任彤彤抱着孩子,往后一仰。

「不要!」我本以为我会漠视任彤彤跳楼,可我的速度,比任海生要快的多。

幸运至极,我的双手紧紧抓着任彤彤的衣服,我的双脚抵在墙上。

任海生急忙跑到窗口,往下看了一眼。

「快帮忙!」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憋的涨红,我做不到,看着任彤彤跳楼,毕竟这 12 年以,我视她为亲生骨肉。

她在被任海生那个禽兽,践踏的时候,一定很害怕,怪不得我每次出差,彤彤都不高兴。

所有的错,都是任海生造成的,这个禽兽。

「先把孩子给我!」任海生大喊一声,让任彤彤把她怀里的孩子,先递上去。

任海生是个聪明人,任彤彤已经说了他强奸的事,他在意的只有任彤彤手里的孩子,一旦把孩子交给他。

我和任彤彤的生命安全,可就没了半点的保证。

「先报警,任海生,报警。」

「先把孩子给我!」任海生气急败坏的吼着,他根本就没有帮忙的意思。

10

「任海生,你不帮忙,我就松手了!一个是你的养女,一个是你的儿子,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怒吼着,任海生的脾气秉性,我实在是了解,我快体力不支了。

任海生使劲儿跺了一下脚,这才过来帮忙,我们两人废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任彤彤,孩子拉上来。

任海生将孩子抱在怀里,小心且仔细,他眼泪汪汪的抱着孩子。

「妈!你别不要我。」任彤彤跪在我面前,哀求着,我知道,她是被逼的,可我心里还是存在着隔阂。

我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我不知道该如何的安慰她。

谁来安慰我那?

回首生活的点点滴滴,有甜蜜有伤心有崩溃,我认为这些都是一些柴米油盐酱醋茶,只是生活中的调味剂。我想过一万种可能,但万万没想到是这种:绝望。

这一场闹剧,该结束了!

任海生良心发现,去自首,交代了强暴任彤彤的事,而我和任海生离婚,将房子卖掉。

我往任彤彤的银行卡里打了一笔钱让她和孩子有生活的来源,任彤彤告诉我,她一边抚养孩子,一边念书,还好,她没有荒废学业。我无法面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找了一个幽静的小镇,独自一个人生活。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