堤防舍友

堤防舍友

012710

我室友,富二代,那天请我们全寝吃饭,中途突然说有事先回宿舍,可我回去时,宿舍门是反锁的,里面还传出女孩子咯咯的笑声。

我当时就愣了,那声音,是我女朋友。我本以为被我抓了个正着,直接踹门准备打一架!

不料,他们是「故意」让我知道的,更让我头皮发麻的是,他们密谋的变态计划,我只是其中的一环。

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这么扭曲的关系!

我今年刚上大学,喜欢上了班里的一个女孩,叫许依静。我没谈过恋爱,只会用最朴素的方式向她示好,帮她带早饭,请她看电影,她倒是都接受。

我猜,她应该对我也有好感,我一直想找个机会,正式向她表白。

但我没想到,这一切,被人搅和了。

事情得从我舍友说起,他叫于鹏程,是富二代,为人很高调,报道的时候是开着辆奔驰来的,而开学不久,就成了我们这届的学生会主席。

于鹏程自诩女友无数,他知道我喜欢许依静,常常调侃我,他曾说:「我看许依静太保守了,你要是和她好了,估计都不会让你碰,你得憋死。」

我说:「我只是喜欢她,没想那么龌龊。」

于鹏程冷笑:「龌龊?谈恋爱,不就那点事儿么,不然有啥意思?」

我懒得搭理他。

但是,他却没事老爱找我,上周六,他说,有个女生电脑坏了,让我给修修。

我对电脑很精通,大家都知道,所以没法推辞。

那女生叫赵丹薇,很性感,是学生会外联部部长,负责联系各种校外冠名赞助,据说,这职务挺有油水。

她电脑中了个木马,我很快给修好了。

赵丹薇要请我吃饭,我婉拒了,可于鹏程说闲着也闲着,非拉了我去。

当天中午,于鹏程开着奔驰,带我们去市中心找了个火锅店,我不会喝酒,可赵丹薇非让我陪于鹏程喝,我也就喝了两瓶啤的,就晕了,却又被于鹏程灌了三瓶。

于鹏程见我吐了,提议说,在旁边开个钟点房,先歇歇吧,我无力拒绝,可房间开好后,于鹏程说下去买烟,把我和赵丹薇留在了房间里。

我晕得厉害,躺床上慢慢睡着了。

睡梦中,我感觉像是谁踢了我一脚,耳边吵吵嚷嚷的,可就是睁不开眼。

等我一觉醒来,惊讶地发现,此时,赵丹薇就躺在我旁边,还搂着我,我俩在被窝里!

我惊得一哆嗦,赵丹薇醒了,她羞涩地笑道:「没想到,你胆子还挺大。」

我问:「什么胆子大?咱们这是怎么了?」

赵丹薇耸动着光洁的肩膀:「怎么,还没提上裤子,就不想承认了?你可是夺走了我的第一次啊。」

她说着竟哭了,我心里一颤。

我这是,酒后……那啥了?我立即想到了许依静,一阵苦闷。

赵丹薇越哭声音越大,我止住了她:「你别哭,你放心,我既然跟你……这样了,就会对你负责到底。」

赵丹薇问:「你是不是根本不喜欢我?」

我们才认识了半天啊,可我为了安慰她,说:「你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男生追,谁都会喜欢你。」

赵丹薇说:「那好,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要做我男朋友。」

我心里想着许依静,翻江倒海,却只能点头。

罢了,许依静,算我对不起你,万幸,我们还没发生什么,现在退出,也好。

我看着赵丹薇,又想,既然如此,我不能辜负她,我必须一辈子只对她好。

我们穿好衣服,赵丹薇说,先前,于鹏程有事提前走了,让她照顾我,可我正睡着,突然一把揽过她,压在了身下,才发生了后来的事。

我听了,十分愧疚,但我没资格后悔。

我和赵丹薇漫无目的地在市里走着,我想安慰她,所以,带她进了商场,用我做家教攒的钱,给她买了个 Ipad。

她很开心,笑说:「你果然是直男,用这么直接的方式,向人家示好,很可爱。」

其实我心里很苦。

回学校后,每见到许依静,我都不敢抬头。

起先,许依静还疑惑地看我,可后来,随着赵丹薇常来班里找我,关系公开化,许依静再也没跟我说过话。

我看得出来,许依静心里怪我,但我也没法跟她把话说清楚。

后来,赵丹薇让我加入了学生会,我忙了起来,除了上课,平时基本见不到许依静了,渐渐地,也就淡了,可对她的愧疚,始终是我的心结。

赵丹薇平时很粘我,每到晚上,她就爱拉着我去图书馆,一起上自习。

但我发现,她似乎并不爱学习,坐在那里,基本都在玩手机,且每次都会出去一趟,说是上厕所,很久才回来。而每次回来,她的脸都红扑扑的,像是刚运动完,神情也兴奋。

一开始,我没当回事,可有一次,她刚出去,有个邻座的同学回来,跟我笑说:「我怎么看到你女朋友进了男厕所?」

「你眼花了吧?」我笑道。

他自知无趣,没再说话。

我坐了会儿,越想越不对劲,同时尿意来袭,我起身出去了。

进了男厕后,里面没人,我去小便池方便,可突然,身后的隔间传来「呃」的一声。

我特敏感,那是赵丹薇的声音!

我下意识问:「薇薇?」

那隔间又没动静了,我走过去:「是你在里面么?」

一片安静。

我心怀疑虑,在门上敲了敲,可一个男人的声音起了:「敲什么敲,有病吧?」

我一慌,这声音,听着怎么像我舍友于鹏程?

我说:「是鹏程在里面么?我刚才听错了。」

「你是闲的?没事赶紧滚。」

果然是于鹏程,我不想引起误会,撒了个尿,赶紧走了。

但出厕所后,我越想越不对,我女朋友是于鹏程介绍的,他俩不会有事吧?

我脑中所想,越来越荒唐。

我得看看是怎么回事,我没回自习室,走到了走廊拐角,远远看着厕所。

没多久,于鹏程出来了,倒没什么异常。可他也就走了十来米,我女朋友也从厕所里出来了。

我看到,赵丹薇一直在整理短裙。

我心觉不妙。

可他们分别进了不同的自习室,我有点恍惚,我想,也可能是巧合吧,毕竟,我隔着这么远,根本不能确定他俩到底是不是从一个厕所出来的。

可我知道,于鹏程,是个很花的人,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是刚入学时,我们聚餐,于鹏程喝多了,跟我们说,他从小家里有钱,所以,什么样的女生,都能招手即来,甚至,很多女的会为了他,跟男朋友分手。但是,普通的关系,他早就玩腻了,他最喜欢玩刺激的。

按他的说法,泡那些有男友的女生,才最有趣,甚至,他还会想各种办法,让女生去做些没底线的事,暗中羞辱她们的男朋友。

当时,我们都觉得他是吹牛,但现在,我不得不重视起来了。

难道说,他当初是有意把赵丹薇介绍给我的,为的就是玩我?这也太荒唐了。

而且,我也认识一些富二代,他们人品都很不错呀。

我都不敢相信,于鹏程这个人,真有这么坏,这么没底线?

无论如何,我得长点心眼,先查清楚。

下次,赵丹薇上自习去洗手间,我必须跟着。

我心想,大学图书馆是学习用的,不是让他们干那些事情用的。

可接下来的几天,赵丹薇说,图书馆人太多,不想去了,她晚上要在宿舍自习。

我觉得越来越蹊跷了,可也没法明说,只能依她。

由于我俩不同班,所以,我没课的时候,会陪她去上课。

最近,我发现,她在课堂上时,总坐立不安,偶尔,手会轻轻地挠屁股。

周二上午,高数课,她又挠,我悄悄问:「薇薇,你是不舒服么?」

她当时在低头发微信,小声道:「我屁股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

我忍俊不禁,问道:「屁股咋还能被咬?好奇怪啊。」

她正回人微信,漫不经心道:「操场小树林那么多蚊子,怎么可能……哦,不,是我们宿舍有蚊子啊。」

我一愣,她刚才分明是说走嘴了,她的包,是在操场小树林咬的?

这更怪了,谁会光着屁股去小树林?我想想就逗,可紧接着,我一转念,小树林,这可是很多情侣亲热的地方啊。

难道,最近,她去过操场边的小树林?可她跟谁啊?

我立马想到了于鹏程。

不行,太不正常了,我得查清楚。

我默默看了看赵丹薇,也看到了她最近刚换的包,是 MK 的,得两三千,先前,她说是她家里给买的。

可我想起了于鹏程的话:「女人就没有不爱包的,只要我给她们买包,她们就会乖乖叫老公。」

我觉得,他俩有事,可我也希望,我想错了,我调查,从一定意义上说,也是为了打消误会。

当晚吃完饭,我送她回了宿舍。

但我没离开,而是找了个角落蹲守。

大约过了半小时,天色已经黑了,但我看到,赵丹薇从宿舍楼里出来,她换了个黑色包臀裙,裙子很短,超性感。

她走向了操场,我在后面跟着,但后来,她没进入操场,拐进了旁边的小树林。

我从没去过小树林,但我知道,里面有很多情侣,那是他们的私密地带。

我已瞧不清楚赵丹薇的身影,可突然发现,于鹏程在不远处出现了,吓得我一慌,赶紧躲避,而于鹏程并没发现我,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小树林。

不用想了,他俩肯定有事!

我当即冲了进去,却没找到他们,还惊动了两对正在亲热的情侣,被骂了。

但很快,我听到了赵丹薇的声音,我正被人骂得一肚子火,直接叫道:「赵丹薇,你给我出来!」

那边顿时静了,随后,细簌声中,有人跑了出去,天黑,我看不分明,等我要寻声去追时,赵丹薇忽然闪了出来:「你叫什么呢,怎么来这了?」

我看清了她,可我更想抓住于鹏程,我叫道:「别跑!」

赵丹薇的裙吊带脱落了,她一边拉上去,一边揽上我:「你喊谁呢?」

那人已经跑远了,我觉得,肯定是于鹏程。

我问赵丹薇:「你上这干什么?」

她边扯着裙子边说:「我……来背英语,这里清静。」

「清静?刚才那人是不是于鹏程?」

「什么啊?哪有人啊,你别血口喷人,我真的是来背英语的。」

可我根本不信,我终于明白,她屁股为什么会被蚊子咬了,就这样,真是咬得轻了!

我看着她说:「行,你不承认,我也不啰嗦,等我去抓了他再说。」

说完,我不再理她,直接跑回宿舍,要当面质问于鹏程。

我一进屋,发现,于鹏程正翘着二郎腿打游戏,宿舍就他一人。

见我回来,他倒先问:「你们都干嘛去了,我自己玩了一个小时游戏,无聊死了。」

「一个小时?」我心想,他是故意这么说的。

他说:「对啊,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你在演!我刚要跟他对质,可隔壁一个学生会的同学进来了,他说:「于主席,走呗,玩了一个小时了,吃点饭去?」

于鹏程说:「行,吃点去。」

随后,他退出游戏,关了电脑。

我站在原地愣了,听这意思,他们真的是在联网打游戏,玩了一个小时了?

于鹏程路过我身边时,面无表情,我找不到一点破绽。

可我觉得,这学生会的同学,是受了他指使,故意那么说的。

但捉贼要捉赃,捉奸要捉双,我没抓到实证,就没有意义。

他们走后,我躺在床上,郁闷至极。

行啊,既然都到这份儿上了,我就沉住气,抓你们个现形。

接下来几天,赵丹薇说我多心,让我道歉,我敷衍着道了。

但我一直在找机会,可一连好几天,他们都按兵不动,我知道,他们肯定是商量过了,要提防我。

不过,我发现,赵丹薇又换了个包,据学生会女生说,那是个 LV 基本款,得五六千。

我想,多半又是于鹏程给她买的。

可我只恨没证据,被人像冤大头一样耍。

但没想到,没过几天,他俩竟得意忘形,玩了个大的,让我直接抓到了证据!

那天是周五,于鹏程突然说,晚上要请全宿舍吃饭。

他平时可小气得很,有什么好东西都自己吃、自己用,从不分享,这次有点反常,我本不想去,可舍友们都要去,我只能跟着了。

当晚,于鹏程点了很多菜,大家吃得还算和谐,但是,到一半的时候,他接了个电话,对我们说:「学生会那边有点事,我得先走,我先把账结了,你们慢慢喝。」

随后,他又让服务员上了三箱啤酒,说道:「不喝完,谁都不准走。」

我觉得,他今天的举动太反常了,难不成,刚才的电话,是赵丹薇打的,要他去私会?

我得跟着去看看。

于是,我借口上厕所,悄悄跟出了饭店。

我看到,于鹏程的奔驰远远驶去了学校的方向,我赶紧用滴滴叫了个车,可车到时,于鹏程早没影了。

我回了学校,到宿舍楼下,发现,于鹏程的车就停在那里,我还纳闷儿,难道,是我搞错了,他确实有正事儿?

我将信将疑地上了楼,要进宿舍,却发现,宿舍门反锁了。

我留了个心眼,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竟有个女人在咯咯地笑,分明是赵丹薇的声音!

我猛然想起,于鹏程说过,他以前跟一个少妇好过,他最喜欢在少妇家里,她老公睡过的床上亲热了,那样最有羞辱感,特刺激。

妈的,他这是要在我的床上……羞辱我?

我顿时全明白了,今天他请客,费这么大劲儿,把所有人都调出去,为的就是这个!

我气坏了,敲门大喊:「于鹏程,赵丹薇,你们两个不要脸的东西,出来!」

里面安静了,我怒火冲天,用脚踹门:「我知道你们在里面,离我床远点!」

周围宿舍的人,都被我吵了出来,都围上来问怎么了。

我还没回答,于鹏程的笑声从里头传来:「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掩饰了,你就听着吧!」

随后,于鹏程故意发出了猥琐的声音,赵丹薇还配合他,两个人恬不知耻,此起彼伏!

这是对我极大的侮辱,我真想把门给砸了!

我接连踹门,可根本踹不开,这时候,宿管大爷也闻声来了。

我说:「大爷,里面有个女的,被人带进来了,你没看见?」

宿管大爷说:「刚才我被学生会的人叫出去了,没注意啊。」

我明白了,不必多说,我继续砸门。

宿管大爷是出于信任大家素来守纪律,才离开了几分钟,让他这种人钻了空子,败坏了宿舍环境!

于鹏程和赵丹薇的声音接连传出,围观的同学都懂了,里面那女的,是我女朋友,他们都在窃笑。

我倍感屈辱,一直在大骂,没过多久,我宿舍的门突然开了,所有人都一愣,只见于鹏程走了出来,赵丹薇还在我床上整理连裤袜,这个场面,让我气得要死,我挥拳冲向于鹏程。

可于鹏程抬起一脚,直接踹向我心窝,我没躲开,倒在了地上,心口剧痛。

周围的同学竟没人敢来扶我,于鹏程阴狠地说:「小逼崽子,老子和赵丹薇,就是玩你了。有本事你就跟我斗,想必你们都清楚,我妈是做生意的,我家有钱,但是,还有件事,我一直没说过,我爸,就是咱们学校的副校长。」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于鹏程对我说:「你要是不服,咱就玩玩,告诉你,这大学就是我家开的,不光分分钟能开除你,我还能整得你一辈子走投无路!」

连宿管大爷都不敢说话了。

我揉着胸口,起不来,于鹏程朝我吐了口唾沫,大步离开了。

赵丹薇从宿舍出来,一边整理头发,一边看了我一眼:「你真觉得我这样的女生,会跟你谈恋爱?你个穷逼,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随后,她快步跟上了于鹏程,挽住了他的手,出了宿舍楼。

我蜷缩在原地,心如刀绞。

围观的同学,没人敢来扶起我,宿管大爷嚷了嚷,他们才散了。

我被宿管大爷扶进了宿舍,他只是安慰了我几句,就走了。

我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刚被于鹏程和赵丹薇作践过的床单,满是褶皱,我心如死灰。

我把他们捉奸在床了,我现在是有证据了。

可接下来呢?

我从没想过,接下来,才是真的绝望啊。我甚至连分手的资格都没有,我这明摆着是被戴了绿帽子,而后被甩了!

于鹏程说得对,我怎么跟他斗?

我流着眼泪,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痛哭不已,几个小时后,舍友们回来,都以为我睡了,没打扰我。

后来,大家也都听说了我的事,但慑于于鹏程的淫威,没人敢提,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于鹏程继续地在宿舍里招摇,一如往日。

接连好几天,我都抑郁了,挨到周三,我受不了,只得去找了辅导员,让他主持公道。

辅导员听了事情原委,很生气,但他说:「这种事,属于道德范畴,毕竟于鹏程和赵丹薇没犯法,我也不能怎么样,这样吧,我去跟他谈谈话。」

可没想到,当晚,于鹏程回了宿舍,我正在看书,他抓起我后脖颈,直接扇了我一巴掌:「学会告状了是吧,你作死呢?」

我气得想还手,可一个舍友赶紧拉开了我们:「鹏程,都一个宿舍的,没必要,都消消气哈。」

于鹏程瞪了我一眼:「怎么,想还手?你还一个试试,我不让你明天就滚出学校,我是狗。」

我怒火中烧,却不敢动手,我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在社会上也没什么关系,要是被他整了,我可能真的会被开除。

而且,几天前,宿管大爷已经换了人,据说就是因为宿管大爷向学校举报了,于鹏程带女生进男宿的事。可于鹏程告诉了他爸,他爸找了个由头把大爷开除了。

犯错的明明是于鹏程,倒霉的却是宿管大爷。

于是,我没再说话,出了宿舍。

于鹏程在后面得意冷笑。

我躲在厕所隔间里,咬着牙,痛哭流涕。

太窝囊了。以前,我在网上看一些复仇文,觉得很爽,但我现在知道,生活终究不是爽文,就算是被人绿了,也只能咬牙忍着。

行吧,于鹏程,赵丹薇,这回算我瞎了眼,我认了,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以后我再不会跟你们有瓜葛了。

但我没想到,我越忍,就越被欺负,还有更恶心的事,在后面!

正是那件事,让我明白,忍是没用的,我豁上了,我要反击,我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从我找了辅导员后,于鹏程就开始孤立我,他在宿舍说:「谁也不准跟他说话,不然,我整死他。」

大家忌惮他,很快,都跟我形同陌路。

我心里苦,但没办法,毕竟,谁也没必要为了我这种小人物,去得罪于鹏程。

而于鹏程对我的欺负,变本加厉,有一回,他打球回来,见没热水了,对我说:「去给我打壶热水来,我要泡个脚。」

我不搭理他,低头看书,于鹏程见状,起身抽走了我的书,扔到阳台上:「我说话你没听见?」

我心里窝火,宿舍另一个同学打圆场说:「鹏程,我看隔壁宿舍刚集体打水回来,我去给你借一壶吧。」

于鹏程一斜眼:「我要用他去打的水泡。」

他冷漠地瞪着我。

算了,我不跟他顶,我去打。

我拿起他的水壶,去了水房,打来了开水,放到他铺位旁。

于鹏程又说:「给我倒盆里,兑点凉的。」

我心中不忿,嘟哝道:「你是不是还得让别人帮你洗脚啊?」

于鹏程一听,竟乐了:「你要是非得给我洗,我也不拒绝。」

我没说话,只给他兑好了凉水,推了过去,随后,我转身坐下,继续看书了。

于鹏程在我身后泡脚,发出舒爽的声音,又道:「你那双穷酸爪子,给我洗我还不放心呢,万一你使坏,掐我怎么办?」

说完,他大笑,舍友们见状,不得不陪笑。

我在羞愤中,默默戴上了耳机。

不光是宿舍,在学生会,他和赵丹薇也不断整我,脏活累活全让我干。

他把学生会搞得乌烟瘴气,建立各种规矩,比如一般同学见了主席和部长,必须说「您」,发微信必须称呼「某部长」、「某主席」,谁不遵守,就通报批评。

而他们还为我定了个规矩,由于我是后期加入的唯一新人,于鹏程说,新人见了主席和部长,必须点头问好,如果迎面走来,必须侧身避让。

我想,这是拿自己当皇帝了么?

可我只能尽量避着他走,但有一次,他和赵丹薇手挽手从走廊跟我迎面而来,我本不想理会,可他一直盯着我,眼神冷酷,我不经意瞥了他一眼,竟浑身寒意,不由自主地侧了身。

他和赵丹薇嗤笑着走了过去。

我都想抽自己一巴掌,怎么这么窝囊!真是天生就该挨欺负。

渐渐地,我在学校,成了一个笑话,很多人都在我背后指指点点,那段时间,我心灰意冷,上课听不进老师的讲课,还失眠,头发大把大把地掉,又颓废又孤独。

真的,有好几次,我都想直接从阳台跳下去算了。

于鹏程没办法,我告都没地儿告,而大学转学,不太可能,退学,我也舍不得,我只能呆在这里。

真有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觉。

我只盼这四年的大学生活,快点过去,等拿到毕业证,我第一时间离开,不跟这里再有瓜葛。

可没想到,于鹏程和赵丹薇,又做了一件事,让我忍无可忍,竟激起了我的斗争之心,我发现,最近,赵丹薇跟我一直在心里放不下的女孩——许依静,走得很近。

原本,我跟赵丹薇恋爱后,跟许依静渐行渐远,后来,更是没脸面对她。

可我发现,这几天下了课,赵丹薇总来等许依静,有时还跟她一起吃午饭。

她俩怎么认识的?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赵丹薇没安好心。

听说,上周末,赵丹薇找许依静吃烧烤,到一半时,于鹏程也去了。

我觉得不对劲儿,赵丹薇和于鹏程,一定对许依静有阴谋,这事,让我比自己被欺负还着急。

我得搞清楚他们在干什么。

我想起,在我跟赵丹薇刚恋爱时,给她买过的那个 Ipad,以前在图书馆自习,我见她用过,微信就挂在上面,且她有个习惯,从不删聊天记录。

我想,或许,我能从她 Ipad 上查出点什么。

我记得,赵丹薇说过,她有个舍友,跟于鹏程好过几天,但后来被踹了,我想,我该找她帮忙。

周四下午,我趁赵丹薇班下课,去找了她舍友,她认识我,也知道我的遭遇,没聊几句,就惺惺相惜了,她说,她会帮我。

周六,赵丹薇和于鹏程去开房,赵丹薇的舍友从宿舍拿了赵丹薇的 Ipad 出来,给了我。

我在校园里找了个隐秘角落,打开 Ipad,试了几次密码,都不对,直到灵机一动,输了于鹏程的生日,才解开了。

这个密码,让我挺气,但我顾不得了,直接点开微信,发现,Ipad 上的微信果然和手机同步,而翻阅了赵丹薇和于鹏程的聊天记录后,我竟怒发冲冠,这简直颠覆了我的三观!

我看到,原来,我跟赵丹薇的恋爱,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骗局!她从没爱过我,一切,都是于鹏程的指使!

而且,赵丹薇和于鹏程,早在开学时,就认识了,他们保持着一种特别变态的关系,于鹏程每月给她一些钱,而赵丹薇必须一切都听他的,还要完成他给定的各种任务。

那时,我喜欢许依静,不知道怎么表白,陷入苦闷,这事儿,被于鹏程看出来了,他故意让赵丹薇勾引我,让我俩好上了,而后,又让赵丹薇各种背叛我,按他的要求,分别在图书馆、操场小树林,跟他背着我胡搞,以满足他那变态的癖好。

我看着聊天记录,几乎发疯。

而我又看到,原来,那次酒后,我根本没跟赵丹薇睡,当时,于鹏程回来,见我睡了过去,一脚把我踢下了床,就在我身边,跟赵丹薇就恬不知耻,于鹏程还说:「那回太刺激了,我从没连续五次,五次啊。」

我继续翻,发现,于鹏程太会玩了,他还给赵丹薇制定了各种等级,从青铜、白银、黄金、钻石,到王者,赵丹薇说他花样多,他回复说:「我可不止你一个女的,所有人都得按这规矩来,懂么?」

赵丹薇回复他:「懂懂懂,您校内红旗不倒,校外彩旗飘飘,我遵守就是了。」

于鹏程回复:「懂事就好,那你就努力完成任务,往上升级吧。」

赵丹薇跟我恋爱期间,和他在图书馆厕所、操场小树林里,每有几次,就会升一级,她一路从青铜升到了白银,而那回,他们在我宿舍的床上的事,直接让赵丹薇成了黄金。

而相应的,每次升级,赵丹薇都会获得一个包作为奖励,从 MK 到 LV,都是于鹏程给她买的。

太可恨了,我以为我是在谈恋爱,可竟只是在给人当玩物取乐!

我继续翻,发现,赵丹薇为了从黄金升级到钻石,还说了这样的话:「你既然喜欢给人戴绿帽子,那这样,我帮你勾引些有男朋友的女生怎么样,等你玩开心了,就给我升到钻石,我要那个五万的香奈儿 cf 包。」

这女人太没底线了!

于鹏程回复:「可以,但也要看质量,我建议,你从学生会内部找起,比较方便。」

真是把学生会当自己后宫了。

随后,我看到,赵丹薇频频给于鹏程传学生会女生的照片,让他挑,并说:「我都打听过了,这几个,都比较拜金,容易得手。」

等于鹏程挑上后,赵丹薇就约那女生出来吃饭,再让于鹏程偶遇并加入,而后,于鹏程就放长线,慢慢展开金钱攻势,往往很容易就拿下。

过去一个多月,赵丹薇用这种办法,帮于鹏程搞定了五个女生,而还有十几个女生,是他们的备选!

期间,赵丹薇微信于鹏程:「都五个了,是不是可以升级了?」

于鹏程回复:「香奈儿那包,可比 LV 贵多了,我总感觉,就这么升级,太简单了。」

赵丹薇发了个委屈的表情:「那你说,怎么能升?」

于鹏程回复:「我说过,关键要看质量。这样吧,要不你帮我把许依静搞定。」

赵丹薇回复:「许依静是谁?」

于鹏程发了个坏笑的表情:「就是你『前男友』那傻叉的暗恋对象啊。他向辅导员告黑状的事,我还没解气,这样,你先想办法认识许依静,然后一步步把她弄上钩,等我把她睡了,就拍各种照片、视频,给你『前男友』看,我非折磨得他痛不欲生不可。」

赵丹薇发了个哈哈笑的表情:「行,那我就试试,事成之后,你必须给我买香奈儿。」

于鹏程发了个 ok。

看到这里,我出离了愤怒,恨不得把 Ipad 摔了!

于鹏程,赵丹薇,败类、人渣!

钱,真的会让人变成这样吗?我难以置信,又不得不信。

我想着许依静,当初对她的愧疚,再次浮上心头。不行,我不能再懦弱了,我必须抗争,为了她,也为自己,我要让于鹏程和赵丹薇遭报应!

冷静之后,我将聊天记录都拍了下来,而后,让赵丹薇的舍友把 Ipad 拿了回去。

我明白,对于有钱人,不管怎样收拾他,只要他还有钱,他就不会太痛苦。

但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家里就算永远有钱,也会让他陷入无限的痛苦中。

当晚,我先去找了许依静,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她讲了,许依静十分震惊。

她说:「我最近跟赵丹薇走得近,是因为她希望我加入学生会,可我没想到,她竟这么可怕。」

我安慰她:「依静,其实,从上学以来,我就一直对你……,哎,反正,你就记住,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许依静明白我的意思,她说:「幸好你提醒,其实,我最近还真觉得于鹏程人不错,要不是你,我可能就真会上他们的当了。」

我心觉好险,一想到许依静差点中计,再被于鹏程拍下各种不雅照片、视频,就恨得直咬牙。

我说:「我要惩治他们,但你就当什么不知道,正常跟他们交往就行。」

许依静点点头,她那温柔的眼神看进了我心里,使我热血沸腾,说实话,我愿意用一生去保护这个女孩。

接下来的几天,我开始跟踪于鹏程,我知道,他勾搭上了那么多女生,势必会露出不少马脚。

每当他穿戴整齐,离开宿舍,我也偷偷跟出去,狂蹬自行车抄近路,到校门口打黑出租跟上他的奔驰。

两周里,除了赵丹薇,他至少跟四名女生出去过,我拍下了许多张他们出入酒店的照片。

我也想找办法在酒店房间里装摄像头,拍下他们的丑态,可我没那本事。不过,对于我要做的事来说,现有的证据,加上之前的聊天记录,足够了。

因为马上,我们入学将满一年,学生会内部会开一次年度总结会,于鹏程将以大一学生会主席的身份,发表讲话,到时候,我会实施我的计划。

而我没想到,在我跟踪于鹏程的过程中,还有一个意外惊喜。

那天周二,下午六点,他浑身喷了香水,显然要出去约会,我悄悄跟着他下楼,却发现,他被一个女生拦住了,那女生是我们隔壁班的,打扮一直很妖艳,我记得她。

那女生正拽着于鹏程的衣服说:「我以后一定听你话,你就原谅我吧。」

于鹏程急着去约会,没好气儿道:「我说了无数次了,以后咱俩没关系了,你少来纠缠我。」

那女生眼中含泪,几乎要搂住他,说:「不行,你不同意跟我好,我就天天来找你,毕竟,我可为你打掉过孩子!」

我一惊,而此时,路过的同学都听见了这话,纷纷看他们。

于鹏程忽然一怒,轻吼一声:「滚!」

随后,于鹏程快步上车,扬长而去。

那女生则坐在原地,哭得凄惨。

我怒火中烧,于鹏程,你太狠了,她都为你怀了孕,还打过胎,你就这么对她?

我看不过去,把那女生扶了起来,正想安慰几句,可她太过伤心,直接挣开我跑了。

那天,我没跟踪上于鹏程。

但第二天,他在宿舍,有个舍友回来说:「鹏程,楼下有个女生在等你,哭哭啼啼的。」

我一听就知道是谁,而于鹏程直接恼了:「妈的,不用管她,她要是再敢闹,迟早我找个车撞死她。」

宿舍的人一听这话,都心惊胆战。

但几分钟后,我假装去上自习,出了宿舍。

到了楼下,我看到了那女生,她浓妆艳抹,在楼门口等,我上前道:「我是于鹏程舍友,他不会下来了,我有话想跟你说。」

那女生狐疑地看了看我,大概急于得到于鹏程的消息,才点了头,跟我走了。

我把她带到角落,说了于鹏程刚才在宿舍讲的话,她听了,有点花容失色。

等她平静下来后,我问了她和于鹏程的事,她顿了顿,才给我讲了个大概,并说:「当初,我背着我男朋友跟他好,还给他怀了孕,打了胎,但后来他说,没兴趣跟肚子里死过人的女人玩,就要跟我分手。」

肚子里死过人的女人?

于鹏程,这样说话,你是个畜生吗?

那女生又说:「我知道,他不缺女人,但我就是爱他,总觉得他会回心转意,所以,才一直缠着他。」

我看着她问:「你现在还这么觉得?」

她看着我,又哭了:「我其实知道,我俩完了,但我绝对没想到,他竟那么恶毒,还说要找人撞死我……」

她哭得哽咽。

我安慰她道:「你别难过,被于鹏程耍了的,不止你一个人,我也是受害者,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她见我这么说,问我是怎么想的,我把于鹏程和赵丹薇害我的来龙去脉,以及他们要引诱许依静的事都说了,并讲出了我的计划,告诉她,我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她沉默半晌,忽然说:「我有个视频,你或许能用上。」

我问:「什么视频?」

她说:「我跟于鹏程什么都试过,他特爱拍视频,有段时间,他喜欢玩那种强迫式游戏,每次也都拍了视频,我手机里就存了一个。」

我懂了,也就是说,她手机里有于鹏程在她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行跟她亲热的视频??

虽然是假的,可谁又能证明是假的呢?

我们四目一对,不必多说,全懂了。

我心想,于鹏程,你没想到,有一天,你会栽在自己的花样上吧?

随后,那女生把视频发给了我,但我向她保证,视频不会公之于众,但我一定会用他惩罚于鹏程,她点了点头,含泪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把于鹏程和赵丹薇的聊天记录,还有他跟各种女生去酒店的照片,都合在了一起,做成了视频。

万事俱备,只等学生会开会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周一晚上,大会将在阶梯教室召开,学生会成员都接到了通知。

整个周末,我都高度紧张。

其实,我有点怕,万一于鹏程被我整了,也鱼死网破,用所有资源来报复我,到时候,我们全家都招架不了。

可周日晚上,发生一件事,让我坚定了信心。

当时,我在餐厅吃饭,远远看到,许依静低头走了进来,像哭过。

我赶紧过去,问:「依静,你怎么了?」

许依静眼圈发红:「刚才,赵丹薇又约我吃饭,我不去,她跟我吵了起来,还把于鹏程叫来了。」

我一急:「他们干什么了?」

许依静泪水夺眶:「他们纠缠我,我一急,揭穿了他们,可赵丹薇一生气,扇了我一巴掌。」

「什么?」

许依静接着说:「于鹏程搂着赵丹薇,说我不识抬举,让我滚。」

我气得哆嗦:「我他妈弄死他!」

许依静要拦我,我气冲冲地奔了出去,到了宿舍楼下,于鹏程正跟赵丹薇挽着手走,我上去就要跟他拼命,叫道:「于鹏程,你敢打许依静!」

于鹏程一回身,他平时健身,比我壮得多,见我上来,一脚把我蹬在了地上,骂道:「我还要找你呢,行啊,你还主动来了,你本事挺大,还能把老子的好事给坏了!」

我叫道:「你们还是人吗,猪狗不如!」

赵丹薇说:「老公,揍他!」

于鹏程踩着我的背,扇我的头:「穷逼,既然你都知道了,别怪我不客气,我就算自己不动许依静,也得找人强奸了她。」

赵丹薇对我吐了口唾沫。

随后,于鹏程撤了脚,扬长而去。

我无力地趴在地上,怒火冲天,我要报复,不会再有任何犹豫!

周一晚上,大会如期召开。

下午,我提前联系了那些被于鹏程绿了和将被绿的男生,说学生会邀请他们旁听。

晚上七点半,大会开始,主持人先在大屏幕讲演了 PPT,回顾了这一年来,大一学生会的成绩,而后,请学生会主席讲话。

于鹏程大大咧咧地接过话筒,开始训话。

随后,我溜去了后台,对管设备的同学说:「赵丹薇部长那边拉了个广告要插进来,让你去看看,我在这盯着。」

那同学没多疑,直接出去了。

我迅速从兜里拿出 U 盘,插进了电脑,调出我剪辑的视频,点击「播放」。

此时,于鹏程正在前台演讲:「目前大家见了主席、部长,都较为严格地执行了我制定的礼仪制度,还不错。不过,仍有一些人,见了学生会领导的面,不打招呼,甚至躲着走……」

台下忽然哄乱了,我知道,是视频播出来了。

于鹏程一停顿,显然不太高兴,只听他说:「干嘛呢?主席讲话,你们交头接耳,你们……」

「于主席,你看大屏幕。」不知谁喊了一声。

紧接着,大厅里一片安静。

后台电脑显示,视频正一点点播放,于鹏程和赵丹薇的聊天截图,以及那些在酒店拍的照片,缓缓呈现了出来,一张接一张,毫无遗漏……

我听到,前面的哄乱声已经大了,所有人都明白了于鹏程和赵丹薇的所作所为,于鹏程也急了,叫道:「是谁捣乱,赶紧去后台看看!」

但我听到,有男生在后排大吼:「看你妈,你个人渣,老子杀了你!」

随后,前面彻底乱了,定然是那些被绿了的男生带头冲到了台上,要殴打于鹏程。

我从后台走了出来,看到,所有人都被带动起来了,于鹏程和赵丹薇抱头鼠窜,同学们围着他们追打,有几个女生,则捂着脸在台下哭。

于鹏程和赵丹薇逃无可逃,被人捉住围着揍,但于鹏程还强横地叫:「谁敢打我,我让我爸全把你们开除了!」

「开除你大爷!」有男生吼着,用脚狂踹他。

赵丹薇也在人群中乱爬,凄惨地叫着「老公」,却被一些女生猛抽巴掌。

很快,他俩鼻青脸肿,脸上带了血,终于开始求饶:「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但同学们不肯罢手。

我爽极了,但我知道,于鹏程一时服软,是假的,他肯定会报复大家。

我穿过人群:「大家先别打了,视频是我放的,我还有话说!」

在场同学听后,像迎接英雄一样,让我走进了中间。

于鹏程和赵丹薇看着我,故作可怜,但我知道,他俩恨不得撕了我。

我弯下腰,拿出手机,对于鹏程说:「我给你看个视频。」

于鹏程不明就里,但当他看到,我手机上,播放的是他跟女生在酒店里玩「霸王硬上弓」游戏时,慌了。

他问:「你从哪找的视频?」

我说:「这你就不要管了,你这个,属于强奸吧?」

于鹏程又惊又慌,我说:「这要是给了警察,恐怕,你家再有钱,也救不了你了吧?」

于鹏程顿时怂了,恨不能给我磕头:「只要你别报警,让我干什么都行,我听你的!」

我一笑,目的,达到了。

我又对同学们说:「今天的事,大家最好不要传出去。」

有人不解:「为什么啊?我们应该让他臭大街,让他滚出学校!」

我说:「让他直接滚蛋,太便宜他了,各位,现在他的把柄,都在我们手里,我们随时可以说出去,置他于死地,但我希望,能换个方法收拾他。」

大家眼神疑惑。

我说:「他平时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嚣张惯了,但从今往后,我们要让他给我们当狗,以前,他怎么欺负人,以后,都要他还回来!否则,就把这些证据发出去!」

大家瞬间明白了我的意思,交流之后,纷纷称好。

我对于鹏程和赵丹薇说:「你俩懂我的意思了么?」

他俩当然不傻,赶紧点头,于鹏程说:「只要这些视频别放出去,让我们做什么都行!」

我冷笑:「好,那么,从现在开始,你们要主动向被你们欺负过的每位同学当面道歉,直到他们原谅为止。」

两个人点头如捣蒜。

随后,大家又教训了他们好一阵子,才罢休。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学校出现了一道别样的风景,我们总能看到,于鹏程和赵丹薇,小心地跟在一些同学身后,不断道歉,他们低三下四的样子,与往日的飞扬跋扈,形成鲜明对比,人人称快。

而在学生会,也没了那些破规矩,反而于鹏程和赵丹薇变得有礼貌了,见了成员,老实地打招呼,再侧身避让,甚至有时候,被他们绿过的男生,偶尔不忿,会骂他们、抽于鹏程耳光,于鹏程也不敢还手。

至于在宿舍,我的孤立期自然结束了,于鹏程更加卑微,学会了主动给大家买饭、打洗脚水。

我知道,于鹏程和赵丹薇定然十分痛苦,但我也知道,只要不毕业,这种报应,就会持续下去,我甚至希望,能让他们持续一生。

我大仇得报,让坏人得到惩罚,十分开心。

其实,大学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大部分人都很友好、亲和,只是,极个别的时候,会出现像于鹏程和赵丹薇这样的坏人,破坏规则。

现在,他们不再作妖,校园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就在大二开学后不久,许依静在一节课后堵住我,一脸羞红地问:「都大二了,你还没学会怎么表白?」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