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青梅竹马超友谊关系之后》

那天,我最好的异性朋友喝多了,按照她的要求,我把她抱上了床。

1

清晨,李乔乔裹着被子从床上爬起,看着丢了一地的内衣内裤,神色自若地点了根烟。

抽完烟,下地,穿好衣服,她还回头看了我一眼。

「谭成宇,还不给老娘爬起来!」

伴随话语而来的,是我深蓝色的裤头。

我如临大赦地在被子里套好内裤,没想到紧接着的是她冷冰冰的话语。

「谭成宇,你听好。」

「要是有第三个人知道,我就要了你的命。」

2

我喜欢李乔乔。

上大学那阵就喜欢。

我承认,一开始和她交朋友,的确带着点非分之想,但不知怎么,这种非分之想竟然慢慢变成了肝胆相照的「哥们情谊」。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这中间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以至于我的室友王优评价我说,在感情方面,我就是个绣花枕头。

「追女孩就得不要脸,先拉手,再接吻,接吻之后再上垒。」自诩为情感大师的王优教导我道,「你胆子大点,和李乔乔孩子都有了。」

「滚。」我惜字如金。

李乔乔不是那种姑娘,我心知肚明。

她是黑龙江人,骨子里就带着点桀骜不驯。她真想做的事,你根本无须多言,叫她出去喝酒,她就一个「走」字。

要是她不想干的事儿,你说破了嘴,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没辙。

毕业之后我们各奔东西,但也能有一搭没一搭地联系着。这天是王优婚礼,我和她又重新回了沈阳,我本来飞机晚点,她却偏要等着我来再喝点酒。

我酒量远不如她,但没想到这次,她却先醉了。

毕业后发生了许多事,她喜欢上了她的领导。那个已婚渣男,三下五除二,骗走了她的第一次。

套路和王优说的一模一样。

「谭成宇,你说,为什么我这么傻,他骗了我,我还想着他?」

「谭成宇,你们男人是不是都不是好东西?」

「谭成宇,你说话啊谭成宇。」

她借着酒劲,疯狂耍着酒疯,整个人就像树袋熊一样挂在我的身上。我不敢看她,她离我是那么近,带着芳香的呼吸,头发里散发的清香,诱人饱满的红唇。

接着,李乔乔手捧着我的脸。

「谭成宇,你想睡我吗?」

婚礼时分,王优人模狗样地站在金碧辉煌的大厅,冲着美丽的新娘缓缓单膝跪地,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婚礼进行曲,竟然让我也生出了一丝不该有的感动。

在我旁边的李乔乔哭得像个泪人。

「又不是你结婚,至于吗?」

「你是冷血动物吧?」李乔乔给了我一拳。「看着王优结婚,就有种看着不省心的大儿终于嫁出去了,太欣慰了。」

「哈哈哈。」

不省心的大儿,这个比喻还真是惟妙惟肖。

我静静看向她,明明昨晚发生了这样的关系,今天早上我们仍然心照不宣,像曾经那样插科打诨。

明明一切如常,但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临走时,我送她到机场,全程我们没有多说一句话。快登机时,我终于按捺不住,用手扯回了她的行李。

我想对她说:跟我走吧,我照顾你一辈子。

但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李乔乔便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微笑。

「拉你大爷,你就是这么送你老妈的吗?」

「我……」

「你什么你。」李乔乔扯回行李。「快滚,我最信任的朋友,有缘再见。」

最信任的朋友。

我一下愣住了。

她拉着行李过了安检口,头也没回,这句「朋友」,终究是堵住了我的嘴。

李乔乔,谁才是冷血动物,老子喜欢了你六年啊!

3

「听说,你和李乔乔睡了?」

「卧槽你怎么知道的?」

「废话,何止我知道,参加婚礼的同学全都知道了。」王优的声音里带着幸灾乐祸。「大家都是目送着你抱李乔乔回的房间,你当大家傻还是瞎。」

我后脊泛起一阵凉意。

好吧,我已经可以开始挑选死法了。

「兄弟,趁热打铁给她拿下啊!」王优在电话那头兴奋道。「这可是老天赐给你的机会,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我考虑考虑吧。」

「考虑你大爷啊,我可是和别人赌了 500 块钱在你身上呢?哎,别挂,别挂啊你……」

我长吁一口气。

这些天,我不是没尝试和李乔乔联系,但聊天过程却总是「中道崩殂」,消息发着发着,她就没再回复了。

解释千篇一律——「工作忙。」

我上网找了许多关于这种情况的解释,答案也是千篇一律——「养备胎。」

她是不会养备胎的,我坚信。

李乔乔的颜值,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型的:觉得好看的,会觉得惊为天人;觉得一般的,就觉得特别一般。

我好死不死,是前者。

但即便如此,在大学时,追求李乔乔的人也不在少数。

有开着凯迪拉克的官二代,金玉其外的学生会会长,能说会道的助理导员,但无一例外,都被李乔乔统统拒绝,最惨的学生会长,还被李乔乔摁在学校南门打了一顿。

李乔乔经常搂着我的肩膀,「我不找你也不找,我们俩还真是革命友谊。」

笨蛋,什么狗屁革命友谊,那是因为我喜欢你。我心里吐槽道。

但也正是因为这种胆怯,我好像还没有过一次像样的表白。唯有几次在喝酒之后,我含沙射影地暗示。

「乔姐,你看你也单身,我也单身,不如咱俩凑合凑合得了。」

我觉得这是女生都能懂的暗示,是我主动抛出的橄榄枝,却不料李乔乔反应极度强烈。

「凑合,凭什么凑合!老娘绝不将就!」李乔乔又撒起泼来。「谭成宇,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是不是看不起我?嗯?」

好家伙,又白吃了一顿老拳。

我犹豫了好久,终究还是做了决定,无论如何,我应该为了自己勇敢一次。

李乔乔在郑州。

那我就去郑州。

我拨通了领导的电话。

「领导,之前您说在郑州事业部缺个部门经理,现在还作数吗……」

4

我去郑州这事儿,故意没有提前告诉李乔乔。

我想落地到新郑机场,然后大大咧咧地打个电话。

「喂,李乔乔,老子到郑州了,还不请老子吃饭?」

我相信,那一刻李乔乔肯定兴高采烈到无以复加。

但事实却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你……到郑州了?你咋不提前说……」李乔乔话语里有些责怪,她支吾了好久。「我今天有事儿,要不……改天?」

「李乔乔,你是不是过分了,我千里迢迢过来,你连接风洗尘也不肯?」

「也……不是不肯。」李乔乔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她叹了口气。「算了,来吧来吧,我给你发饭店定位。」

一个小时候,我放完行李来到了饭店,我本以为这是我和李乔乔的私人聚餐,却没想到,包间里坐着 3 个人。

李乔乔大大方方地起身,拍了拍我的肩。「好啊你,搞突袭!」

我略带尴尬地笑了笑。「这几位是……」

「这位漂亮的妹子呢,叫岚岚,好看吧,是我们公司新招的毕业生,另外一位……」李乔乔眼神有些闪烁。「他是吴伟雄。」

吴伟雄?

骗了李乔乔第一次的吴伟雄?

我的身子瞬间有些软,一股无力感从脚底传到我的大脑,我用力把李乔乔拽出房间。

「你疯了?你忘了他是怎么骗你的?你还联系他?」

一向风风火火的李乔乔竟然也没了话,她低着头,捏着手。

「也不是……也没复合,就是一起吃个饭。」

「你真是秀逗了。」我恨铁不成钢地点她的脑袋。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我自然也不能丢面子,事已至此,只能硬撑下去了。

我换了一副表情,让自己看上去镇定自若,牵着李乔乔进了房间,我和李乔乔挨着坐,岚岚和吴伟雄在对面。我这才有空,细细打量起眼前的渣男。

那男人看起来不到 30,眉眼修理得很整洁,他穿着黑色皮夹克,鼻梁上有一副渣男必备的棕色复古眼镜。人看着很斯文,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斯文败类。

「谭成宇吧?经常听李乔乔提起你,我敬你一个。」吴伟雄笑着起身,我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他。

「吴哥!哎哟,你的大名我更是如雷贯耳,您是什么职业?船夫吧?脚踏两条那种?」

「嘭。」

李乔乔在桌子底下踢了我一脚。

我咬着牙跟,才没叫出声来。

吴伟雄脸皮抽搐了下,不过很快恢复如常。「看来谭兄弟对我有些误会,那这样,我自罚一杯。」

接下来的聚会气氛非常微妙,一向健谈的李乔乔反而闭了嘴,倒是吴伟雄和岚岚一直聊些公司趣闻,而我属于隐藏在暗处的刺客,每聊到酣时,我就会补上两刀。

「吴总这么有魅力,平时不少小姑娘喜欢吧?」

「吴总时间安排得真好,不愧是时间管理达人。」

「吴总能把工作和情感处理得两不误,高明,高明。」

当然,这渣男也不是善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的各路攻击都被他巧妙带过,从这一点上来看,我也不得不服。

晚餐结束后,岚岚提议一起去唱个歌,我闲来无事也便接受了,到了 KTV,借着上厕所的功夫,李乔乔把我拉到一边。

「你别那么针对他好不好?」

「我?我针对他?我没有。」

「你还说没有?你再这样我和你生气了。」

我愣住了。

李乔乔煞有其事的表情,让我觉得不可置信。

我们六年的友谊,你要为了这么一个伤害你的男人和我翻脸?

「行,你爱咋咋地。」

我拂袖而去,回到了 KTV 包间,只不过这次座位的阵型变了,我和岚岚紧挨着,李乔乔和吴伟雄坐到了一起。唱歌的途中,他们时而窃窃私语,时而说说笑笑,我心中妒火中烧。

倒是身旁的岚岚对我非常殷勤。

「听乔乔姐说,你家有栋别墅,是真的吗?」

「你现在什么工作呀?你这么年轻就部门经理了吗?」

对于这些问题,我都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但目光却总是停留在身旁那一对人身上,尽管他们还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但眉眼之间的情谊骗不了人。

我频繁向吴伟雄敬酒,打断着他们的节奏,到最后,吴伟雄也反应过来些什么,他拍了拍我的肩。

「出去抽烟?」

「走。」

我俩默契地来到门口,他帮我把火点上。

「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是你放心,这一次我会对她好的。」

「你拿什么保证。」我冷笑看着他。

「我知道你喜欢李乔乔,都是男人,谁也瞒不了谁。」他轻蔑地看着我一眼,像赛马赢得冠军的骑手。「但她是我的。」

「那也未必。」我不甘示弱。

「走着瞧。」

他提前熄了烟,走回了房间。回到房间后,他一把搂住了李乔乔,李乔乔轻微抖动了身子,但是却没有挣脱。

那一刻,我感觉我心在滴血。

我报复性地抓住了岚岚的手,岚岚惊呼一声,身子顺从地跌在我的怀里……我想让李乔乔向这边看一眼,看看我所谓的「幼稚的反抗」。

但是,她没有。

她的眼神,从未停留在我的身上。

我心如刀绞。

我开始盲目地喝酒,试图用酒精麻醉自己,众人见状也是一杯陪着一杯,直到已经凌晨 2 点,我们互相搀扶着走出 KTV。

「我送你回去。」吴伟雄对李乔乔说。

「你休想。」我一把推开吴伟雄,我的手指几乎点在他的鼻尖。「今天就是说什么,我也不肯让你送她回去。」

「你让开!」吴伟雄也上了头,他一只手扯着我的衣领,另一只手准备去拉李乔乔,我们就这样疯狂拉扯着。就在这时,李乔乔开口了。

「谭成宇,你放开他。」

「吴伟雄,你送我回去。」

我看向李乔乔,她的面色如水,眼神中满是坚定,像高高在上的司令官,她声音不大,却不可置疑。

她果然没有喝多,她是我们中酒量最好的一个。

我看着吴伟雄送她上了车,之后,气急败坏的岚岚也自己打车离去,寒风中,只留下了我一个人。

KTV 的旁边是家酒馆,我跌跌撞撞走了进去,我点了一桌子酒,将酒精像水一样倾倒在我的胃里,我想哭,却哭不出来,感觉喉咙里像塞了颗黑蒜般难受、委屈。

关于这件事的后续,我始终相信李乔乔一年后和我的说法。

只是送回了宾馆,却什么也没干。

5

那次酒醉之后,我很少见李乔乔。

我醒来时是在医院,由于喝得太多,我喝成了酒精中毒,喝酒过程中也没注意,被扒手偷走了手机和钱包。我的医药费,是领我进门的酒吧营销经理代付的,他叫肖聪,是我在这座城市的第一个好哥们。

他带着我买了新手机,换了手机卡,打开手机第一时间,全是李乔乔给我发的消息。

「你没事吧?」

「怎么不回?到家了没?」

「你本就该提前和我说的,你看这不搞得真尴尬,下次,我单独请你赔礼道歉,成吗?」

我冷哼一声锁了手机。

李乔乔让我的一腔孤勇和全力以赴,全部变成了一个笑话。

「哥们,为情所困啊?」肖聪拍着我的肩。「不值得哥们,你人又高又帅,女孩还不多的是?」

我没接话茬。「谢你了哥们,大恩不言谢,以后有需要哥们的地方,言语一声。」

「这话说得,无论怎么样,咱也不能作践自己身体不是?」

肖聪说得对,我不该再沉溺于过去了。

这段六年的执念,该放下了。

我没有请求领导调换我的工作,许是情场失意事业得意,我在工作上顺风顺水,奖金也跟着拿了不少。

闲暇时,我就到肖聪的酒吧逛逛,其实除去李乔乔,我个人还是很有市场的,总有单身的妹子借着各种契机和我搭讪,但就到临门一脚时,我又让妹子打车走了,就连肖聪也连说可惜。

「你不要,可以给我啊,真是浪费。」

说来也怪,我和岚岚的关系从那之后也突飞猛进,我们经常见面约饭,关系水涨船高。她和我表白了几次,都被我打太极推了回去。

至于原因……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但从那之后,我再没见过李乔乔。关于李乔乔的消息,大多都是岚岚告诉我的,说他俩成双成对,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我摸了摸心口,好像也没那么痛了。

这天,我被安排到河南开封出差,晚间,想去开封万达转悠转悠,就在开封万达的门口,我看见了吴伟雄,在他的身边,是一位我素未谋面的大波浪加大波的姑娘。

我本不想多管闲事,但不知怎么,手脚就和不受控制一样。

我冲了上去,狠狠砸了他一拳。

「渣男,你给我死!」

饶是吴伟雄人高马大,但理亏三分怯,他挨了几拳也没还手,跌坐在地上。

「你对得起李乔乔吗?你对得起她吗!」

吴伟雄笑了,他啐了一口。

「那姑娘我玩够了,让给你了。」

「草你妈的!」

我的拳头更凶狠了起来,他也还了手,我们打得很凶,连旁边的保安也不敢插手。

打到最后,还是由派出所民警出面调解,我俩各有损伤,也没涉及什么经济损失。临到警局门口,鼻青脸肿的吴伟雄指着我。

「你小子有种。」

「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奉陪到底。」我冲他拱了拱手。

他走后,我也拖着一身伤回到了宾馆,看着外面漆黑无星的深夜,突然有些想哭。

谭成宇啊谭成宇,你这样做值得吗?

那一晚,我彻夜未眠。

6

在部门的通力配合下,部门又完成了一个大 case,部门最小的女员工盈盈说一定要让我请客嗨一下,我推脱不来,出了公司门口,正打算打车时,一个人站在了我的眼前。

是李乔乔。

她眼睛里满是血丝,脸色也很憔悴,见我出来,极力咧了个微笑。

「有事儿没,今天我请你吃饭。」

「恐怕不行,今天是部门聚餐。」我抱歉似的指了指身旁的部员。

「哦……那改天吧。」李乔乔又笑了笑,随后转身离开。

看着她的形单影只的背影,我的胸口不自觉又疼了起来,我毅然和部门说了声,然后跑到了李乔乔身边,盈盈气得在原地直跺脚。

后来我听部门老张和我说,盈盈那天在回家路上骂了我一路。

「走,不好吃我和你没完。」我拽住了她的胳膊。

李乔乔愣了一下,随后怼了我一拳。「就手抓饼烤冷面,吃不吃?」

「那我要顶配的,加肠加蛋。」

吃过饭后,我们绕着二七广场的步行街溜达,我们回忆了好多曾经的事儿。

我第一次喝酒是和她,我第一次抽烟是和她,我第一次逃课上网是和她,第一次和异性旅行也是她。

当然,她考试是我帮她作的弊;平常作业是我帮她写的;遇到难缠的男生是我帮她解决的;就连有时候寝室都要我帮着收拾。

「你记得吗?咱们毕业旅行去泰国的普吉岛海滩。」她背着手,晚风拂过她的发梢。「你不会游泳,我就给你套了游泳圈,带你去海里游,那海真清澈啊,我就光顾着自己玩了,结果一个大浪过来,我一转头,你人影没了。」

「我当时都要吓死了,疯狂地跑过去,只看见了你的太平圈,我发了疯一样喊你的名字,摸着水下,简直急得要哭出来。」

「结果发现,我在沙滩边堆城堡。」我讪笑了两声。「而且你因为游得太快,连泳衣都游掉了。」

「你还敢提?」

「那咋啦?看了等于没看,不如看我自己的。」

「咣。」李乔乔给了我一拳。

那是我们的毕业旅行,纠结了再三,我们决定去泰国,我永远都忘不了,李乔乔裸着上半身,站在大海里边哭边喊着我的名字,这个画面,我能感动一辈子。

就冲这一点,我就一辈子喜欢这个姑娘。

在卡隆海滩旁边,有一家不起眼的小酒吧,叫「see U」,当时酒吧里有项活动,结伴来的人要写一句话送给对方,这张便签将会在 3 年后在酒吧进行公示。酒吧不起眼,参与的人也是寥寥,不过我和李乔乔兴致很高,我们互相写了一句话。

我写的是:你不知道,我其实很喜欢你。

至于她,写完后就笑个不停,到最后也没给我看着。今天路上我问起她来,她还是不说。

「有机会自己去看啊,你瞧瞧,这都有两年了吧?」

「工作这么忙,哪有时间啊。」

「那就怪不得我了……」李乔乔停驻了,她静静听着二七塔敲响整点的钟声,然后猛地趴在我的耳边。

「做我男朋友吧?」

我愣住了。

「你说啥。」

「好话不说第二遍。」她白了我一眼。

我愣了一下,温柔地牵住了她的手。

「李乔乔,你可别后悔。」

7

一周后,我和李乔乔同居了。

美其名曰,找一找恋爱的感觉,实则——

她房租到期了。

或许是朋友转正,我们有一种别的新情侣所不具备的熟稔感,一颦一笑都知对方背后的深意,她放个屁我都知道要拉什么味儿的屎。

但这种缺少神秘感的恋爱……确实让我觉得,和做朋友时也没什么不同。

我们同居了一个月,从来没有发生关系。

我不是没尝试过,只是晚上一把她扑倒在床,她看着我,不一会儿就会笑出声来,她这一笑,也把我的欲望笑没了。李乔乔说她真控制不住,让我再忍忍。

这天回家,李乔乔又把做糊了的韭菜鸡蛋堆在我的眼前。

「大姐,我说过多少次了,厨房我来下,您能别糟蹋农民伯伯的辛苦产出了吗?」

「喂,我和你说,老娘在家都不做,你快感恩戴德吧!」

我围上围裙,苦笑道:「说吧客官,想吃啥?」

她乖巧地坐在饭桌前。「小鸡炖蘑菇。」

正当我把油倒进锅里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李乔乔屁颠屁颠地去开门,一开门,人惊了。

是岚岚。

岚岚看见李乔乔,也愣住了。

双方就像瞬间被盖伦 Q 中了一样,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你怎么在这?」双方异口同声,随后双方把眼神诡异地飘忽到我的身上。

天地良心,我双手一摊。「我也不清楚。」

岚岚长吸一口气,脱鞋进了房间。「嗯,成宇,比我上次来的时候要乱啊。」

姑奶奶,我都恨不得跳进我眼前的油锅了。

李乔乔也不甘示弱。「啊,那以后可能就来不成了,这个家,有女主人了。」

「哎?谭成宇,这不是我送你的衣服,还挂在这儿呢?」岚岚也不搭茬,走到了晾衣的阳台。「你还是穿这种白色的好看。」

李乔乔瞪着我,牙花子要磋出火星子。

双方你来我往了几个回合,我做好了饭,颤颤巍巍地把饭端到二人面前,她们拿起碗筷就开始扒饭,我不安地坐在一边,筷子也不敢动。

「吃饭啊成宇,来,吃肉。」

岚岚上来给我夹了一块。

「来,吃我的。」

李乔乔也来了一块。

你一块,我一块,你一块,我一块。

整个锅里一只鸡,半只都在我的碗里。我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两人。

「我今天不太饿。」

「吃!」俩人齐声河东狮吼。

「收到。」

我猛地沉浸到我的碗里。

吃完了饭,岚岚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我家。

「乔乔姐,你可得管住了,别一不留神让成宇哥跑了。」

「你放心,那不会的。」

「毕竟当年是你不要成宇哥的,乔乔姐果然是好马,还吃回头草。」

这话说完,李乔乔的脸直接变绿了。

岚岚走后,李乔乔开始对我进行严刑拷打,我也将所有的事如实招来。在李乔乔不单身的时候,我的确报复性地和岚岚有过一段暧昧期,平心而论,岚岚的确比李乔乔漂亮、胸大、身材好,但我对岚岚,就是没有和李乔乔那么来电,所以我们既没确立关系,也没有上过床。

「那你们接过吻没?」

「李乔乔,不至于吧……」

「我问你,你们接过吻没!」李乔乔发怒了,她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你别和我在这嬉皮笑脸的,有,还是没有?」

我看着她,突然心里也有了一丝不满。

「有,怎么了?」

「好,你好!」李乔乔带着哭腔。「我现在收拾东西,我走!」

我看着她的举动,心中不自觉变得凄冷起来。

我……我接个吻怎么了?

她和吴伟雄翻云覆雨的时候,我有说过什么?

一想到吴伟雄,就像碰触到我的敏感神经,人瞬间疼痛得不受控制。

我冲过去抓住李乔乔的手。

「好啊李乔乔,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是不是?」

「你和吴伟雄睡了那么多次,我既往不咎,到我这儿了,我和别人接了吻,你就要和我大发雷霆?」

「李乔乔,做人可不能太双标!」

李乔乔愣住了,我们相处这么久,我好像从来没和她发过脾气。

「嫌我脏了是吗?」李乔乔好像想明白了什么,突然发笑了。「行,那你也别忘了,你也睡过我,你也睡过!」

「我没有!」

「你还敢说没有?王优的婚礼那天……」

「我告诉你,你那天喝多了。」

「我那天就是抱着你睡了一晚上。」

李乔乔傻了。

「你是还喜欢吴伟雄是吧?」我癫狂般笑着。「我算什么?李乔乔,我问你,我只不过是吴伟雄的替代品吧?就连睡我也是为了想看看我和吴伟雄谁厉害吧?你不要再玩我了,不要再耍我了。」

「你知道吴伟雄和我说什么,他说,把你让给我玩,李乔乔,你就是人家眼里一个玩物……可是这一个月,咱们做过一次吗?你一次都没有给过我。」

「李乔乔,我受够了,你走,你现在就给我走,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我用不着你因为一次接吻就给我在这耍脾气!」

我歇斯底里了好一通,李乔乔反而沉默了。

她随便装了些衣服。

「谭成宇,行,你牛逼。」

「我告诉你,咱俩绝交了。」

8

我那天将李乔乔抱回了房间。

不可否认,喝醉了酒的李乔乔更美了,她的睫毛很长,鼻梁很挺,脸蛋上的绒毛都泛着喝醉酒的桃红色。

我对着她的嘴吻了下去。

李乔乔睁开眼,看着我。

「谭成宇,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

她又把眼睛闭上了。

我脱去了她的衣服,也脱去了自己,看着她如羊脂般的肌肤,我突然停下了我的动作。

「李乔乔,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李乔乔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有一种朋友,是不舍得拿来谈恋爱的。」

我静静地看着她,随后躺在了她的身边。我用手抱住了她。

李乔乔,如果你希望我做你的恋人,那我义无反顾。

李乔乔,如果你只是像我做一生的朋友,那我也奉陪到底。

回想起那晚的事,我恍若隔日,现在,一切都已不可追了。

9

李乔乔最终还是搬出了我的公寓。

她说她自己想静一静,想让我们彼此都好好做一个选择。

从她的角度,她还没有走出吴伟雄的阴影,这样对我很不公平,另外,她似乎也接受不了岚岚和我的身体接触,她没能想到,她的反应如此剧烈。

我不知道这两者之间哪一个因素比例更大,但我仍然尊重她的选择。

李乔乔不在公寓的日子里,说实话,我确实有些想她。想着她做糊的饭菜,想着她将洗完了的脚放在我的脸上,想着她拉着我看那些脑残综艺,想着她把客厅布置成网吧,让我和她一起下棋大乱斗……总之她一走,这房间里好像处处都是她的影子,就连我做的小鸡炖蘑菇,好像也没那么香了。

岚岚找过我几次,我这次明确拒绝了她。

「我就喜欢李乔乔,你不要徒劳了,以前的事,是我做得不对。」

她哭着骂我了一句混蛋,之后再没理我。

部门的盈盈眼看无望,也和单位里另外一名男同事喜结连理。

所有的人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除了我。

我试着想联系李乔乔,但都被李乔乔拒接,后来直接将我的微信和电话也拉黑了。我想去公司找李乔乔,发现李乔乔竟然已经辞职了。

茫茫人海,我终于失去了李乔乔。

这天晚上,我一个人喝了些闷酒,独自一人往家走。回去的路上,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感觉身后总有影影绰绰的脚步声。快到家时,身后响起了声音。

「哥们,是谭成宇吗?」

「咋?」

「你小子有种啊。」七八个壮汉将我围了起来。为首的人从包里抽出个甩棍。「今儿教你个乖,不该惹的人,别惹。」

瞬间,冷汗让我酒醒了一半。

在这个城市,我只有一个仇家。

吴伟雄。

「是吴伟雄的人吗?」我尽量让自己保持镇静。

「弟兄们,招呼着!」

我掉头就跑,却不料被身后的人揪住,我的西装被直接撕烂,后背猛地挨了一棍子,喉咙间突然有一股甜意,我直接倒在了地上。

我拼命用双手护住额头,但我的腹部、背部都挨着一记记重击,我试着还手,双脚不停地猛蹬着,竟然还让我踹到了几人。但我如此的举动更是激怒了混混,他们的脚上更用力了。

正在这时,突然传来一声高喊。

「都给我滚开,谭成宇,你有没有事?!」

我通过一片血色模糊的双眼看清了来者。

李乔乔手里拿着行李箱,疯狂冲进了人群,她横冲直撞,竟然把一群男人吓了一跳。

历史和现在重叠了,我仿佛看到了那个海边为了救我不顾一切的李乔乔。

「谭成宇,你站起来啊!」

「谭成宇,你别装死啊!」

「谭成宇,你不是说喜欢我吗?来啊,只要你站起来,老娘现在就嫁你!」

她双眼冒着泪花看着我,可我身上已经没了一丝力气。远处的警车声越来越响,而我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直到最后,映入我眼前的,是李乔乔梨花带雨的脸……

10

我醒来时以为会看到李乔乔。

可我错了,李乔乔就是一个让人永远意想不到的女子。

「伤情基本稳定了,轻度脑震荡,左手手腕骨折,右手手腕骨裂,其他都是些皮外伤。」

「谢谢大夫。」我气若游丝。「送我来的,是不是一个女孩?」

「送你来的是警察。」医生无奈道。「你先好好休息,过一会警察还要找你了解情况。」

「成。」

我按部就班地做完了笔录,也基本描述了袭击者的长相,之后又重新躺回了病房。在病床上闲来无事,我开始翻阅病床旁的书籍,突然,一封信从书页的夹层中掉落。

「谭成宇亲启。」

我摸着那封信的温度,本能地感觉,这是李乔乔写给我的。

我轻轻拆开了信,将信一字一句地读完,读完后,心中一片释然。

无论如何,天南海北。

李乔乔,谭成宇祝你幸福。

11

「致谭成宇大儿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了,嗨,你别问我去哪,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反正咱俩微信电话都已经拉黑了,你想找,那也找不到。所以,还是别徒劳啦。

说实话,我如果做男生,估计会成为一个渣男,可能是受家庭的影响,我的新鲜感来得快,去得也快,你别以为我大学四年不谈恋爱,是没喜欢的人,嘿嘿,其实是喜欢过太多的人,又不想一股脑全部拥有,这才是我的心里话。

哈哈哈是不是真的很渣,哎我就知道很渣嘛。

但对于你,谭成宇,我的感觉又是不一样的。

我很郑重很郑重地告诉你,谭成宇,我喜欢过你。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或许是你第一次军训找我要微信?或许是在南门寿司店你被我用清酒灌多了?或许是你给我做了太多的作业,又帮我考试作弊?总之,我也说不好了。

我很珍惜这段感情,却又惧怕这段感情的流失。我想和你在一起,却又害怕在一起,咱们太熟了,熟悉到没有陌生感,没有神秘感,自然,也就没有新鲜感。

所以我想,我们最好的关系,应该是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但事与愿违,自从发生了超越友谊界限的事儿以后,做朋友这件事儿,或许已经行不通了。你不会把我当朋友,我也不会……像曾经一样看你。

我和你的关系,似乎就只有两个结局:在一起,和永远不在一起。

至于这两种关系的答案,就交给缘分吧。让咱们先在彼此的生命中,消失一段时间,去体验体验不同的精彩,换几种不同的活法,让我们尽可能地变成那个互相不认识的自己,然后再去决定,相遇还是相忘。

明年 5 月 13 日,正是卡塔小酒吧公示秘密的日子,咱们就约在那吧,如果能在那里相见,就在一起,如果见不到,那就相忘于江湖吧。

但请相信。

李乔乔从来没有耍过谭成宇。

李乔乔从来都在乎谭成宇。

李乔乔,也会永远祝福谭成宇。

此致,敬礼。

连累你挨了打极度愧疚的 李乔乔。」

12

谭成宇:李乔乔,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李乔乔:傻逼,我当然知道,这辈子有缘就做情侣,没缘分就做母子吧!

「呵,肯定是趁着我去厕所偷看了我的字条。」我忍不住笑道。「母子,你想得美,要做我也是做你爸爸。」

平心而论,这一年,我改变了很多,偏好的音乐从古典变成了电音,喜欢上了打游戏和看综艺,就连身上的肌肉也在健身房里变得更有棱角。

我在这间酒吧里坐了一上午,只为了等一个姑娘。

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能否等得到。

我在酒吧里转又来转悠去,直转悠到老板不耐烦,他似乎想起了我,三年前也有一对中国人,在这间酒吧里和他放肆对饮,终于被李乔乔托运带来的白酒灌倒。

「Where is she?」

「She will come soon.」

我一说完,老板吓了一哆嗦。

闲来无事,我就站在公示板前,看看别的情侣留下的字样,就在这时——

「萨瓦迪卡!康昆卡!Excuse me!让一让靴靴——」

一个头戴遮阳帽的女子横冲直撞将我挤到了一边,随后用马克笔在字条上涂抹开来。

「喂,你这人干吗啊?怎么这么没素质啊?」

我定睛一看,李乔乔的字条上,在有缘二字上打了个勾。

「你……」

「这位帅哥?怎么称呼啊?」她轻轻摘下了太阳帽,黑色墨镜下闪耀着她狡黠的深色。她穿着那套我熟悉的比基尼,浑身上下从羊脂色晒成了小麦色。

「我叫李乔乔,你呢?」

我一瞬间笑出了眼泪。

「你好李乔乔。」

「我叫,谭成宇。」

一切若只如初见。

一切便恰当刚好。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