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扶弟计划》

我曾瞒着爹妈去做了次亲子鉴定。

我怀疑自己是捡来的,从小到大,我赚钱我弟花,我买车我弟开,我弟想要的东西只要我不给,我爸妈对我不是骂就是打。

可没想到,亲子鉴定的结果却震碎了我的三观,也让我找到了出一口恶气的机会……

我是个家装设计师,家住十八线小城市。

平时除了工资,也会有一些私活外快,加一起月入七八千。

有时候有些岁数大的客户就喜欢付我现金,攒着攒着,放抽屉里的现金就一万多了。

但最近奇怪的是,我竟然在家丢钱了!

而且已经不是第一次,刚开始只是丢个四五百,我以为是自己粗心大意,花掉了不记得。

但这次,那一沓钱明显变薄了。

我盯着手里的钱,我翻来覆去数了好几遍,又回去看了看手机上的记账本。

果然,少了两千块!

我不信这个邪,又去算了一遍这几个月的收入和支出,现金确实是少了。

仔细算下来,一共丢了五千多块钱。

2

我有个比我小三岁的弟弟,李大宝。

我父母最大的愿望,就是让我与他们一起「赡养」这个大宝贝。

每个月,我的工资大头全部上交,留下一千作为生活开支。

至于抽屉里的那些现金,我本来打算当自己的小金库,之后就能出去租房,不用天天面对这家人。

这下好了,白折腾。

我爸妈、我弟李大宝和他女朋友正坐在沙发上看《婚姻保卫战》。

四人人手一块西瓜,时不时讨论几句节目里的女嘉宾,不是说人家长太丑,就是说腿太粗,随后哈哈大笑一番。

我看着眼前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心里忍不住苦笑。

这才是正儿八经的一家人,父慈子孝,夫妻和睦。

看到我妈起身去厨房,我也赶紧跟了进去。

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询问,「妈,我抽屉里放的钱少了,你知不知道谁拿的?」

我妈眼神躲闪几下,低下头切水果,「啊……是我急着买东西用了。」

我太了解我妈了。

这又是在替宝贝儿子遮掩呢。

3

从小到大,只要是我的东西,李大宝都认为他可以随意处置。

但凡我想拒绝,李大宝就会哭着喊着去找爸妈告状。

「我想用用姐姐的东西,她就是不给我!」

结果可想而知,我不仅要被骂的狗血淋头,还要把自己辛苦攒钱买的东西双手奉上。

这次也是,我猜准我妈会站出来维护李大宝,顺便往自己身上揽锅,所以不咸不淡地大声说,「要是报警抓到小偷,这可够拘留的了。」

此话一出,我妈的脸色瞬间煞白,切菜的手也停下来,甚至有些微微颤抖。

我爸突然站在我背后。

「大妮,你别在厨房捣乱!」

他一边训我一边朝走出厨房,那副背着双手颐指气使的模样,活脱一个地主老财。

看他越是这样,我就越生气,如果丢个一百两百就算了,就当给这个家交保护费。

可这一下没了我大半个月的工资,必须得说个明白。

「我住客厅这几个月,丢钱丢了五千多。」

「丢钱?在家里,怎么可能算丢?」

李大宝一听我说出「丢钱」两个字,立马朝我这边瞪了一眼。

我爸继续散发着家庭顶梁柱的威仪,「都是自家人,就算是谁拿着用了,也没啥。」

他答的好轻松,就好像我的钱是大风吹来的。

李大宝依然稳坐在客厅沙发上,一手搂着女朋友萱萱的腰,嘴角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厨房里的我妈依然在「嘣嘣嘣」剁着案板,为我的怒火又添了把柴。

我快步走到客厅正中央,站定在电视前面,目光直直盯着李大宝和萱萱。

「自家人?哪个自家人会一声不吭地偷钱?」

4

我本本不计较那几千块钱,只盼着着家里有谁能说句公道话。

但得到的,只有我爸给我的一巴掌。

「愿意在家住就住,不愿意就滚!」

我的脸火辣辣地疼,脑袋被扇的有些蒙。

没想到自己到了 28 岁还会被父母扇巴掌,并且还当着李大宝和他女朋友的面。

此刻站在客厅中间的我,就像个战败的傻* 。

「好啊!我马上搬,你让吗?」我抬头冷笑着问。

「想搬?先把新房的首付出了,让我白养你这么大?」

我爸说的新房,是准备给李大宝买的婚房,首付还差个 20 万,还说贷款要全家一起还。

可这个家,有能力还贷的除了我还有谁呢?

一到需要花钱的时候,我是家人,其余时刻都是仇人。

「爸,我和萱萱明天还要上班,先睡了。」

李大宝见有人替他出头,轻飘飘丢下一句话,拉起萱萱就往卧室走。

他比我小三岁,但从这么些年的所作所为来看,还不如个上小学的小孩明事理。

「想逃?」

我拦住李大宝的去路,蔑视的盯着他,毕竟我脱了鞋也 1 米 75,比他高出半个头。

「不就丢点钱吗?你烦不烦?!」

李大宝不耐烦地看我一眼,伸手把我大力扫开,拉着萱萱钻进卧室,嘭的一声摔上门。

看着眼前这扇门,我简直气笑了。

知道我为什么住在六七平米的木板小隔间里吗?

因为李大宝专科毕业回家住了,还带来个女朋友,为了让儿子更有面子,我爸妈老两口笑呵呵把主卧让了出来,自己去睡次卧。

至于我?

花一下午时间给我在客厅阳台打了个隔间,一张小床,一个床头柜,一个挂在墙边的灯泡。

这就是我的新「卧室」。

「李大宝!你再不承认,我就报警了!」

这天晚上,我把怒火一股脑都撒了出来。

不找出小偷,誓不罢休。

「你特么别吵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李大宝在里面大声咒骂,但就是不开门,像极了小时候拖我挡枪的懦弱模样。

我听不下去了,用力推开了卧室门。

床上的一对男女,正交缠在一起。

「我知道是你拿了我的钱,要不要现在就去派出所?」

李大宝穿个四角裤,裸着上半身站在在床上指着我大喊。

「你别诬陷好人,我可是堂堂国企员工,你一个打工妹丢钱关我屁事!」

看门小保安也是国企职工?

每个月工资两千块,还好意思说我是打工妹?

5

那天晚上,我还是扇了李大宝一巴掌。

尽管我爸妈挡在他身前,尽管萱萱一个劲儿地往后拉我,我还是冲了上去。

出了家门,我骑着小电动去了闺蜜家。

「我靠你的脸怎么了这是!」

见到我的第一眼,玲玲直接惊呼出了声,赶紧从冰箱里拿出点冰块来。

「被打了。」我淡淡的说道。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玲玲这温暖的一室一厅,满眼的羡慕。

这是市中心最好的地段,精装修,拎包入住,大堂里有二十四小时的门卫。

同样是女儿,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玲玲拉着我坐在沙发上,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大致说了一遍后,她直接炸毛了!

「狗东西还偷钱???你那个家简直杀人,想想办法搬走吧。」

「他们还开口要二十万块钱给我弟买上婚房,才能放我走。」我垂头丧气地说。

之前也不是没想过搬出去,可刚一提出来,我爸就大发雷霆,还恶狠狠地撂下狠话。

「拿不出首付就别想走!」

「你去哪我就跟到哪,你最后总得认回我这个老子。」

我太了解我爸的德行,这种事他真的做得出来,我只好作罢,他不要脸我还想要。

可事到如今,我要这脸有什么用?还不是被人随意打骂,甚至还得到朋友家借宿。

「你去做过亲子鉴定么?我觉得你这么好的人,肯定跟他们这种畜生不是一家人。」

玲玲听的气不打一出来,一直在客厅转悠。

「早做过了。」

当时我的高考分数本来能去一所 985 重点大学,可我爸却说离家太远,不如就近读书。

我哭着不同意,觉得这是自己唯一逃脱这个家庭的一条路。

可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我爸堵死了,他去找了我的班主任,要来了账户密码,让我弟给我改了志愿。

开学第一天,看着这个并不理想的大学,我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捡回来的孩子。

「结果呢?」

「我是亲生的……但是……」

那天,我却无意发现了这个家里最致命、最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把它讲给玲玲后,她一脸兴奋。

「你别再犹豫了,就这一次,直接跟这个家做个了断!」

我犹豫几秒,点了点头。

6

第二天一早,我还是回了家。

因为是个周末,我爸妈回村里看我奶奶,所以家里只有李大宝和萱萱。

刚一进家门,我就看到鞋柜上放着一个新款的 M&M 铆钉双肩包,昨天晚上还不在这儿。

我一边换鞋一边打量眼前的包,是真货,不是萱萱经常背的仿款。

就凭李大宝一个月赚的那点钱,萱萱家又是个农村农户,根本买不起这包。

所以买这包的钱,不用问都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我面无表情地往隔间走,萱萱一副女主人的派头坐在沙发上,独自翘着二郎腿看电视。

嘴巴里正在吃的,是玲玲送我的金枕榴莲。

我随即调转脚尖,走到客厅桌前抓起桌上没拨开的那一半榴莲,抬脚就走。

「哎哎!我还没吃完呢!」萱萱大声地嚷嚷。

「是你买的么你就吃?脸还要不要?」

我一手举起带刺的榴莲,往萱萱的小脸前送了送,作势要划她脸。

在卧室打游戏的李大宝立马冲了出来,护住了萱萱。

「贱人,你想干嘛?」

「干嘛?你猜?」

我冷笑着激怒着李大宝,也不见他敢动手。

没了爸妈撑腰,他就是个怂蛋,从小就这样。

7

接下来的半个月,家里出奇的平静,我的钱再没丢过。

只是他们几个时常躲在卧室商量着什么。

周末,我妈从菜场回来,气喘吁吁进门。

嚯!手里拎着七八个袋子,里面不光有螃蟹大虾,还有十只大鲍鱼。

虽然我每月上交的钱有很多,但一般这种高级海鲜,家里可从来没吃到过。

怎么?今天不省钱买房了?

「今天家里来客人,你快洗洗手帮忙!」

我妈招呼着我让我干活。

我一边剥虾一边纳闷儿,能让这么抠的老两口请吃鲍鱼,这客人得有多尊贵?

随后李大宝和我爸也回来了。

尽管是周末,李大宝的工作是三班倒,经常不在家。

我爸退休后一直给人开白班出租车,怎么也这个时间回来了?

「姐,你别辛苦了,去休息一会儿吧,我让萱萱过来帮妈妈干活。」

大宝接过我手上没剥完的虾,笑呵呵的说道。

姐???

他喊谁姐呢???

从小到大也没这么亲昵的喊过我姐!

今天到底是什么情况?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今天请的客人是谁?」我皱着眉问我妈。

「好事儿,绝对是好事,你就别问了!」李大宝抢过话头,笑的阳光灿烂。

「大妮,一会儿要来客人,你先洗个澡,打扮一下,不然显得咱们不尊重别人。」

果然有猫腻。

这有客人来,为什么要让我沐浴更衣?

我没理,径直回到小隔间准备换衣服出门,不论怎么想,这顿饭都是「鸿门宴」。

而且是针对我设的宴。

谁知道我刚一进门,我妈也小心翼翼地推门进来,再次小声催促我。

我冷着脸回身,拉着她的胳膊问:「今天,到底,是谁来吃饭?」

「啊……就你弟的领导,说他工作表现好,要安排他当小组长,这不是得答谢一下吗?」

「快去收拾吧!」

我妈这话说的遮掩,非但没有释疑,反而更让我觉得危险重重。

等到中午 12 点,客人终于来了。

8

合着,这是场相亲局。

进门的男人年近 40,长相可谓是一米七三版的谢广坤,暂且就叫他老谢吧。

我看着他上下打量我,像极了买牲口似的眼神,瞬间就明白了「真相」。

我刚准备说句单位加班,拿包走人,我爸和李大宝一边一个,立马拉住了我。

「加班也要吃饱饭才有力气,来,坐这儿。」

我爸一副慈父模样硬拉着我坐在了「客人」身边,他手上的力气却大的让我想喊出声。

一身浓重的劣质香烟味,让我有点反胃。

坐在我旁边的李大宝看我脸色阴沉,赶紧殷勤地拿出华子,弓着腰给老谢点烟。

那模样,像极了摇尾乞怜的流浪狗。

「大宝啊,咱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不用搞的这么客气!」

老谢一边说一边看着我。

我一阵恶心。

「我家有矿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人主动认爹来了!」

我拿起筷子扒拉扒拉眼前的「山珍海味」,嫌恶地说。

「咳咳……」

此话一出,我爸立马垮了脸,故意大声的咳嗦了两声,又恶狠狠地瞪我一眼。

李大宝气的手一哆嗦,打火机掉到了地上。

9

老谢也是个没眼力见。

桌上的氛围已经跌到冰点,他愣是没看出来,还笑呵呵地站起身给我爸敬酒。

「来!叔叔我敬你们一杯,祝您老身体健康!」

「好好好!」

看着眼前这一对老男人,我无语望天。

两人也就差个十几岁,真是一个敢叫,一个敢应。

「别喊的这么见外,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我爸诚惶诚恐的端起酒杯,话中满是岳丈老泰山认可姑爷的意思。

老谢听了这话,立刻就笑出来一脸褶子。

「以后咱就真是一家人了,我家大宝也是对你赞誉有加啊!」

我爸仰头干了一杯后,一直在亲切地夸老谢,还不断给我使眼色。

我不为所动。

身旁的老谢终于感受到了我的不配合,尴尬地低下了头,他几根「长发」顺利落在了面前的骨碟上。

我爸见未来姑爷不高兴了,赶紧调动气氛。

「闺女,你不是有一件特别好看的黄色衣服吗?穿出来让大家看看。」

我爸说的那个衣服,是之前买的一件吊带黄色裙子,之前被全家耻笑,说这是下贱的人才会穿的。

今天,这是准备把我贱卖了吗?

「对呀姐,你穿那件特别好看!」李大宝赶紧附和。

老谢感受到了他们的热情,又抬起头捋了捋油腻的长发,笑眯眯看着我。

我看着眼前的三个男人,?眼神里充满了期待,径直站起了身。

既然「盛情难却」,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回到房间,拿出了我妈的衣服,套在了自己身上。

一套农村中老年妇女的假透肉、黑红格子外套。

当我走出来之后,几个人愣了一下,我爸眼睛里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老谢也再坐不住了,站起身就要走。

我爸妈和李大宝赶紧都去拦着,生怕他跑了似的。

我双手抱臂站在家门口,看着老谢大力甩开我爸的胳膊,不禁笑出了声。

老谢听到后,直接气冲冲地踢开防盗门,走了。

「李大妮,你特么故意挑事儿是吧?」

见老谢越走越远,李大宝直接拎起桌上的酒瓶子,朝我砸了过来。

10

我被自家人狠狠揍了。

酒瓶硬生生砸在了我的头上,额角瞬间流血了。

我爸更是怒火中烧,过来揪住我的头发就往地上按。

此刻伦理道德都是嘴上功夫,我的脸贴着地板,背上是一下又一下的殴打,但嘴角却挂着一丝微笑。

等他们打够了,我硬撑着站了起来,扫了眼角落里的我妈和萱萱,她们已经哭的像家里死人了。

我站在客厅中央,摇摇晃晃。

捂着额头一字一句地对他们说:「有本事你们打死我,然后都给我陪葬!」

见我这个态度,李大宝又要冲上来。

萱萱这时候突然喊出了声,她抱着李大宝的腰泣不成声,嘴里嘟囔着「别打了」。

这时候我爸也冷静了下来,瞥了眼蹲在墙角发抖的我妈,还有眼前的萱萱,大吼道,「别嚎了!」

我借势夺门而出。

此时此刻,我无比坚定地想要报复这家人。

一个小时后,我接到了李大宝的电话:「臭婊子,你给我回来,看我怎么弄死你!」

我挂断电话,随后去了玲玲家。

11

玲玲看着我额头上、手上、脊背上的伤口,她瞬间明白了发生了什么,哭着给我简单处理了下伤口。

然后,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张银行卡,塞在我手上。

「给你!钱已经存到里面了!」

我看着手里的银行卡,无比坚定。

你们不仁,就别我无情无义了。

我跟玲玲对视一眼,转身拿着卡离开了。

这天下午,我先去了诊所把伤口重新清洗处理了一遍,护士一脸担忧。

「你这是家暴,赶紧报警吧,我给你作证。」

「谢谢,我会的。」

等折腾完一圈天已经黑了,我打了辆车,目的地还是我家。

没错,我还是要回家。

只有回家继续正常生活,才能让他们过得不痛快,并且乖乖地走进我设的局里。

已经忍辱负重这么多年,不差这几天。

我刚一回到家,李大宝就拉着萱萱进了卧室,顺便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爸看也没看我,也立马起身出门锻炼。

客厅里,只剩下了我和我妈,「大妮,你别气了,晚上咱们一家人好好吃顿饭。」

她上下看着我,仿佛在探测我的心思。

我假装委屈地点点头,「我知道了妈」,之后回了小隔间。

进门。

反锁。

拉窗帘。

做完这一连串动作,我把早就准备好的几张废弃银行卡、会员卡通通拿出来。

随后,我在每一张卡的背面都粘上了便利贴,还写上了不同的密码。

紧接着,我从包里找出玲玲送我的那张银行卡。

在上面写上了「理财专用」四个大字,随后又在下面写了一串密码。

把它和其它卡片混在一起,打乱放进了原来放现金的抽屉里。

晚上这顿饭吃的很祥和,谁也没提白天发生的事。

他们几个仍旧是热聊个没完,说要想法子去哄哄老谢,说下班得请人家吃顿饭,再拿点家里的好酒。

说到这儿时,李大宝又骂了我一句。

我没吭气,默默吃完饭就回到了小隔间。

12

周五一早,李大宝手里拎着两瓶白酒,出门了。

看这阵仗,我闹的那一出还真是惹恼了老谢,估计还给李大宝穿了小鞋。

所以这是准备要和老谢喝酒缓和关系。

见到他出门,给老同学李刚发了条微信。

「刚子,有动静了,等我消息。」

到了晚上六点,是李大宝下班的时间。

我给李刚又发了条微信:「预计晚上八九点,剑河小区。」

「收到」,李刚快速的回复。

这天下班后我没急着回家,而是一直蹲守在小区楼下。

「滴滴!」

小区附近的红绿灯处,两声汽车喇叭声在我身后响起。

我回头看,是李大宝和萱萱,两人刚刚从外面回来。

两人坐在我的小 polo 里,车载音响震天响,然后呼啸着加速离开了。

我看到开车的是萱萱,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果然,被我猜中了……

实际上,那辆车的主人是我,当时工作两三年后想买辆车上下班代步,所以贷款买了这辆车。

结果我爸说要用我的车和鱼友去钓鱼,借车用一段时间。

这一借,就再也没有还。

我爸只开了一天,钥匙就落到了李大宝手里,我根本要不回来,这车子成了他四处炫耀的工具。

用我爸的话说:「大宝是个男孩,而且也不小了,出去得有个面儿啊。」

花光积蓄买车的我,只能买一辆小电动代步。

13

我知道李大宝有个习惯。

他喝酒后虽然会找代驾,或者让萱萱开车。

这不,刚刚不就是萱萱开么。

但是每次车开到小区门口,李大宝都会抢着坐到驾驶位,亲自把车开进去小区。

因为他觉得,女司机,不行,根本停不好车。

今天他给老谢赔罪,肯定没少喝酒。

我的计划,也就这么顺利成章的开始了。

我刚走到自家楼下,就看到李大宝和萱萱像两条丧家之犬,弓着腰对坐在地上的李刚道歉。

他们身边围满了看热闹的邻居。

「别特么跟我说没用的,赶紧拿两万块钱私了,要不现在就去派出所!」

李刚的脸和手看起来有些擦伤,此时正凶悍地指着李大宝大喊。

「兄弟……哦不大哥!您高抬贵手,我这有五百块钱,您拿着去医院看看……」

李大宝从兜里掏出几张现金,颤抖着把钱伸到李刚面前。

「去你妈的!你当哥是要饭的?」

「两万块钱!一分钱也不能少!要么我现在就报警,说你酒驾肇事!」

李刚啪的一下打掉了李大宝手上的钱。

我冷眼看着自己导演的喜剧上演。

不一会,我妈也来了。

她看到我就哭着说:「大妮,你快帮帮大宝吧,他让人给碰瓷儿了!」

「那是他和你们的事儿,和我没关系。」我直接甩掉了她的手。

「你这个没良心的,他可是你亲弟弟……」

我妈哭的稀里哗啦,那天我被按在地上打,她可只是在一旁看着。

我凑近我妈的耳朵,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讲的清清楚楚。

「他可不是我弟弟,这事儿你最清楚吧,妈?」

预料之中,她的脸瞬间就凝固了,眼神闪躲着,跌跌撞撞蹲坐在地上。

这天底下,根本没有秘密。

14

他们四个人忙活到后半夜才进门。

听他们骂骂咧咧的声音,最后还是赔了李刚两万块钱了事了。

毕竟李大宝是国企职工,一旦酒后驾车闹的沸沸扬扬,工作直接就保不住了,更别说还在得罪老谢的这个节骨眼上。

我也是正利用了这一点,光明正大地让老同学李刚去发「横财」。

李刚从高中起就是个混子,虽然人挺仗义,但是平时也没个正事,靠自己捣鼓小买卖挣钱。

他一听我被家里人打了,直接拍桌子答应了我的请求。

我听到我爸妈他们几个在客厅坐下了,故意走出去倒了杯水,顺便「关心」了李大宝一句。

「钱赔了就赔了,人没事儿就行。」随后闪身进了隔间,反锁。

咚!

隔间木板上突然传来一声响动,估计是李大宝砸来东西的声音。

想起他们硬着头皮出了两万的模样,我心里就一阵暗爽。

你们以为这就完了吗?

过了一周,相安无事。

某天上午,玲玲给我发来了微信:「钱被花了。」

我看着这几个字,心情有些按耐不住的兴奋。

鱼咬钩了。

15

我下班回到家后,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拉开了抽屉,银行卡和现金都依旧躺在里面。

只是现金少了。

卡的顺序变了。

我笑了。

然后我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其实也没有特别多东西,因为好东西都被李大宝抢的差不多一干二净了。

我只收拾了几件重要的个人物品,以及那份被我藏的好好的文件,装在了一个双肩包里。

收拾完,我坐在客厅里看着这个家,却回忆不起来任何甜蜜时光,有的都是那些像狗一样的日子。

我没忍住,又笑了,我就快成功了。

没多大会儿,我妈给我打电话了。

让我去派出所一趟。

我冷淡地应下来,然后慢悠悠地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背起背包,往派出所走去。

16

派出所里,李大宝和我爸妈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满地乱窜。

「萱萱出事了。」

看到我来了,我妈小跑过来,拉着我的手哭的好伤心,好像出事的是她亲闺女。

我只是静静的站着,什么都没说。

「萱萱……她是拿了你的银行卡买东西的,现在有人报警,抓了她,说是她……盗窃。」

李大宝也赶紧走过来,拉着我的胳膊,急慌慌地说。

我用力推开他放在我胳膊上的那只手,假装一脸疑惑地说「我的银行卡?」

我假装回忆了两分钟,还是漠然的摇了摇头。

我爸妈和李大宝看着我的反应,直接吓傻了,一副要窒息样子。

随后,警察把我喊进去询问。

原来萱萱跟警察说,是从家里拿的银行卡。

他也没拿去花,而是刷了一千块钱给老谢买礼物,真是把我卖出去的心不死啊。

「今天有位宋先生打电话报警,说他账户里的钱上午被盗刷,我们通过技术手段侦查到就是王萱萱刷走了钱,但她坚持说是刷了他男朋友,也就是你弟弟的银行卡,而你弟说是拿了你的银行卡……」

警员耐心地给我叙述着事发经过,但我装作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我的卡没人动过啊,这怎么回事?」

「卡不是你的?」

「不是,我的卡有人刷了的话,会有短信提醒的。」

警察又向我确认了几遍,确定卡不是我的,就让我在笔录上签了字,让我走了。

17

可我刚刚走出去没两步,我爸一个箭步上来拉住了我,拉住了我的手。

二十多年,我也曾渴望过这双厚重的手能拉着我,保护我。

可惜,他的手掌心里只有他的儿子。

「闺女,我知道……那卡是你的,是他们不对,你看在我和你妈的面子上,原谅他们一次吧!」

「那卡不是我的。」

我否认,顺便躲开了他想要拉我的手。

「那不是在你抽屉里拿的吗?」

「我怎么会知道她从哪里偷来的卡。」

我特意拉长音强调「偷」字,我爸立刻知道我是故意见死不救了。

见软的不行,我爸立刻变脸了,一副要杀了我的样子。

「你救不救?」

「不救。」

仅仅两个字,就把他彻底激怒了。

「你个赔钱货,贱骨头,给你脸不要脸了是吧?」

然后他恶狠狠地扬起了左手。

这次我不会再像上次一样乖乖站在这被打了,立刻闪身躲到离我最近的警察后面。

警察看这个架势,立马上前制止了他的动作,被控制的他,还在嚣张的咆哮着。

「你给我滚,要是我儿子和儿媳妇有事,我不会放过你!」

是啊!

李大宝就是他们的天,我连地上的草都不是。

「你就不是我李建山的女儿,我现在就和你脱离父女关系!你个赔钱货有什么用!」

我也算是跟我爸想法一致一次,这父女关系,我也想脱离啊,可法律不支持,我多么希望能有这么一条法律,只要双方同意就可以立刻解除关系,让我离你们远一些。

父母这一次次的欺骗与不平等对待,如今无论他们再如何虐我,都已经无法引起我任何的伤心痛苦,我只想办完最后一件事,然后远远地离开这个家。

18

我站在一边,冷冷地看着叫嚣的父亲,焦急的母亲,慌乱的弟弟和害怕的未来弟媳。

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李建山,你确定吗?你要和我脱离父女关系?」

「对!你滚!我有儿子就够了!要你有什么用!」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一出好戏呢,李建山,我有个东西给你。」

然后我从双肩包里掏出一份发黄的文件,递给了我那满脸疑惑的亲生父亲。

「李建山,你如果跟我脱离父女关系,你可就一个孩子都没有了,我可是你唯一的亲生骨肉哦。」

「你说什么?」

「你自己翻开看看,或者你问问我妈也行。」

刚刚还在担忧自己亲儿子的我妈,现在整个人惶恐的站在一边,好像天要塌下来似的。

还时不时用渴求的眼神看向我,彷佛在向我确认「这不是真的」。

我爸一字一字看得极为仔细,当他看到最后结果的时候,手都在抖,抖得文件发出了不小的响声。

然后他转身,一个巴掌落在了我妈脸上,一言不发。

没错,李大宝不是我爸亲生的。

但我和他依然是一个妈,我妈在生了我之后不仅出轨了,还怀了孕。

上大一那一年,那时我因为被随意改了志愿,愤怒不已,我从心底怀疑我不是这个家亲生的,就跑去做了 DNA 检测。

但因为没来得及拿到父母的样本,就拿了李大宝的。

结果把我吓一跳,我傻傻的问 DNA 鉴定师:「难道我真的不是亲生的?」

人家告诉我:「这只能说明你们不是同父同母,但是到底谁是亲生的谁不是,还得和你们父母的样本来检测。」

但这句话却点醒我,我一直觉得李大宝长得既不像我妈,也不像我爸,总觉得哪里不对。

然后我用自己打工的钱,又做了两份 DNA 检测,才得知真相。

很遗憾,我是亲生的。

更遗憾的是,李大宝不是亲生的。

19

这份报告我一直没有拿出来,因为那时我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想脱离这个家。

所以后来的日子里,我把这个秘密藏在了心底,看李大宝的眼神也多了一分怜悯。

我妈以为家里没人知道她的秘密,肆无忌惮的宠着李大宝,为了给李大宝谋利益,把我死死的踩在脚下。

此时我妈已经瘫坐在地上,脸色煞白。

此时的李大宝双眼通红,不远处的地方还坐着今天本来的主角萱萱,无所适从。

「你个死老婆子,你还敢背着我偷人!看我不打死你!」

我爸打完那一巴掌后似乎缓过劲来,又疯了一般朝我妈走去。

警察本来同情这位戴了绿帽的老男人,可在警局斗殴,谁能干看着不管呢。

「这里是派出所!」

一名警察拦在他前面,直接被按在了座位上,一只手铐上手铐。

我妈在地上一直嚎啕大哭,李大宝丝毫不曾上前拦住殴打自己亲妈的父亲。

而被手铐铐在座位上的李建山,也啜泣起来。

半天没说过一句话的李大宝突然冲在我面前,抡起拳头砸向了我。

「你个贱人,我叫你一声姐是给你面子,你还真耍起威风了?我告诉你,无论如何我都是这家的儿子,长子,你就是个女的,废物!」

李大宝再也不沉默,可一张嘴说话就让我发现了不对劲。

「李大宝,原来你一直都知道你不是李建山亲生的?」

李大宝见闹成这样,也豁出去了。

「知道又怎么样?」

「你可真是够畜生的,明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还这么嚣张。」

「嚣张怎么了?你爸就喜欢儿子,我有什么办法,你爸到时候不还是给我买房买车,他买不起就让你买。」

李大宝说的越大声,一边的李建山哭的越大声。

再没了昔日的威风,彻彻底底变成了孤寡老人一般。

20

这一出儿子不是亲生的闹剧警局自然不会插手,只让我们回去好好处理。

李大宝豪无愧色地挺胸走出了警局,李建山毫无生气地自己走了,我妈一直哭哭啼啼,一会想上前扶一把,又不敢靠近。

他们也不得不赶紧回去,因为必须得去筹钱了,因为萱萱还没走出警局。

偷钱的事情却实实在在被记录在案了,「事主」宋先生要求对方偿还所有盗刷的钱,因为萱萱盗刷金额不高,因此不会面临更严重的公诉,但一时半会也走不出警局。

警局门口,李大宝看着我不与他们一路,还上前抓起我的胳膊,想拉我一起走。

「贱人,你还不打车?」

事到如今了,还不忘啃我这同母异父的姐姐呢。

「你穷逼吗?啃完爹啃妈,啃完妈啃姐姐,不是亲姐都啃!」

我一把甩开他,张口就怼。

「刚刚既然断绝关系,以后就不用再联系了,祝你们一家人幸福。」

李大宝又想揍我,但看到我身后的派出所几个字,他犹豫了。

而李建山眼中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犹豫,但更多的是愤恨,对我的愤恨。

我看着他们几个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们几个人的日子,我再也不想参与了。

21

萱萱被拘留了五天才被放出来,被放出来的转天,她就被单位开除了。

一直躺在家被养着。

李大宝在家依旧嚣张不止,但不同的是,他再也不像李建山撒娇卖乖了,而是变成恐吓了。

我一直以为李建山会把李大宝扫地出门,但是他没有。

「养儿防老」四个字一直被他奉为人生圭臬,就算不是他亲生的,都在一个户口本上,他李大宝就得养着自己。

但他没想到的,撕破脸的李大宝竟然会如此对待他。

曾经表面和谐的时候,还会给自己买烟买酒夹个菜,如今一朝事发,李大宝竟然来了个先发制人,暴力压制家里所有人,管你是不是亲生的,只要这个家听他的,就不会影响他。

甚至连俩人的退休金,李大宝都直接把持。

而我,那天派出所分别后,就在外面租了房子住,换了工作,换了手机号。

希望这些人再也不会找上我,让我扶弟一辈子。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