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知的秘密》

当我知道,我老婆衣服有个「32」,我特震惊,原来这竟是一个有钱人给她发的编号,而且,她穿着特开心!

我叫孙博,在影视公司做文学策划,我老婆叫钟婷婷,是个平面设计师。

去年,我们公司签了一位作家的小说版权,要拍电影,我老婆大学时恰好是他的粉丝,听说这事后,一直嚷着要见他。

后来,电影拍完,在杀青仪式上,我听说作家本人也会去,就把我老婆也带去了,她特兴奋,在现场跟作家认识后,合了影,还加了微信。

那作家姓李,早年是靠骂社会起家的,这里不方便说他笔名,由于他被网友戏称为「公知」,就叫他李公知吧。

当时,帮助我老婆认识了她喜欢的作家,我还挺欣慰,可我没想到,我的生活,就是被这件事毁了,他们俩后来勾搭成奸,几乎让我万劫不复!

事情得从头说起。

杀青那天后,我老婆再没提起什么,但过了一个多月,她忽然问我:「李老师是不是总跟你们公司球队一起踢球啊?我在他 moments(微信朋友圈)看到的。」

我老婆平时说话,爱夹杂英文单词,我倒也习惯了,回答道:「对,他电影快上了,最近和我们老板走得近,一直跟我们踢球。」

她说:「那你这周末踢球,能带我去看么?」

我还挺意外:「你不一直烦我踢球么?」

她说:「哎呀,我是去看李老师,又不是看你。」

我有点吃醋,可心想也不是啥大事,当周周六,就带她去了。

那天下午,她特地洗了澡,画了妆,穿了黑丝,身着包臀黑裙,显得身材玲珑有致,诱惑力十足。

我没想到,到球场后,她的所作所为,使我陷入了窘迫。

球赛下午四点开始,她两点就催我出发,到了球场,我热身,她挺胸坐着,俨然随时准备迎接李公知出现。

队友们陆续到齐,见了我老婆,都很意外,夸她好看,她敷衍着点头。

而我们踢了半小时,李公知才到。

我在场上看到,他一出现,我老婆立即起身,迎了过去。

他们说了什么,我听不清,只看到,我老婆帮李公知接了球包,还把自己花十几块买的一瓶法国依云矿泉水递给他,蹲在他身边,陪他换球鞋,特殷勤。

李公知表情平静,换好鞋直接上了场。

这下,我老婆可来劲了,只要李公知一拿球,她就像着了魔,大喊加油、好球,好像李公知脚脚都能踢出世界波。

全场都很尴尬,有队友调笑:「嫂子也是爱球的人啊。」

我没说话。

有个跟我关系好的同事低声说:「兄弟,我和你说啊,你可当心点姓李的,他是个什么货色,我可太清楚了。」

其实,我记得,李公知跟我们说过,他在每一个大城市,几乎都有两种东西,一是女人,二是足球鞋,所以,他走到哪里,都不愁睡,不愁踢球。有一次酒后,他还详细给我们讲过,怎么把各地的微博粉丝,转化为备选女友的方式。

这算是他的「名人福利」吧,我最开始还觉得是在吹牛,可现在,看我老婆那着迷甚至有点疯的样子,我不由得信了。

但我看了看正踢球的李公知,他分明对我老婆不感兴趣,我想,他是有分寸的。

可我那时显然天真了,后来,我才知道,故作冷淡,就是李公知泡妞的一贯绝招。

踢完球,我们老板请客,要在附近找个大排档撸串。

其实,我老婆不喜欢撸串,觉得太土,而且,她以前在微博转过李公知有关美食的一段特著名的话,「西餐是世界上最讲究的饮食,尤其是法餐。而火锅和烧烤,是最土、最不卫生的两种东西,只有最没有饮食文化的人,才会热衷于此」,暗讽中国人没文化。而我老婆大概受此影响,每次跟我出门吃饭,基本只吃西餐。

我以为,她不会去,可李公知附和着老板说:「好久没撸串了,走起。」

我老婆也跟着道:「好呀好呀,多谢老板请客。」

我还有点意外。这俩人,怎么纷纷转性了呢?不过转念一想,也能明白,李公知是谄媚我们老板,而我老婆是谄媚李公知罢了。

到了大排档,我老婆故意坐在了李公知旁边,主动跟他聊天,帮他倒扎啤,时而还撩撩头发,搔首弄姿的。

期间,李公知又说「这片土地上,所有的正能量、感人事迹,都是包装出来的」,然后说外国哪里好哪里好。

我们同事都觉出来了,他这是强词夺理,没接他的话,可我老婆一直点头,还说他有见解,好犀利。

我一直没吭声,但我心里清楚,这一场球、一顿饭下来,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我老婆很迷李公知,并且,根本不拿我当回事。

我心里堵得慌,晚上回到家,我半开玩笑对她说:「老婆,你今天,可让我挺吃醋啊,跟你那李老师也太亲密了。」

要在平时,我老婆也会安慰我一下,可今天她特反常,白了我一眼:「你是嫌我欣赏人家大作家,嫉妒呗?」

我说:「我嫉妒个毛啊,我也不缺什么,嫉妒他干啥?」

我老婆轻笑一声:「嫉妒他有名,rich(有钱)。」

我不高兴了:「有名有钱,是好,但那仅限于对他自己。对于身边的人,他未必就一定好,你最好少跟他交流,免得吃亏。」

我老婆不屑道:「我能吃什么亏?你吃亏还差不多。」

她最后这半句声音特小,但我能听清,我瞬间火大了,你啥意思?

我本想求安慰,可越聊越气,算了,不争了,我睡觉。

不过,我还真得提防了,我老婆不知道李公知是什么人,这种粉丝和偶像的关系,特容易出事,以后,我还是少带她去看球为妙。

但没想到,很快,我老婆根本不需要跟我去看球了,因为,她跟李公知的关系,已经突飞猛进,私下勾搭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那天后,也就一个周,我发现,我老婆买了件 AC 米兰球衣,印着 32 号。

我问:「你买球衣干吗?」

我老婆说:「上周不是让你不高兴了么,补偿补偿你,以后,我做你的足球宝贝,你看,我特地买了你最喜欢的 Beckham(贝克汉姆)的号码,够有诚意吧?」

我有点意外,但说:「老婆,我最喜欢的球星,是罗纳尔多,不是贝克汉姆啊。」

我老婆一脸诧异:「啊?买错了?哎别较真儿了,Beckham 多帅啊,就他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高兴。

可我也想过,这不会是给李公知看的吧?不过李公知喜欢的是国际米兰,跟 AC 米兰也算同城死敌了,总不能他心理变态到了想让我老婆穿着对手的球衣,他展开报复、取乐的程度?应该不会。

周五晚上,更令我没想到的是,我老婆竟下厨做了一次饭。

以前可没这待遇,要么我做,要么外卖,这下,我特开心。

她全程都穿着那件 32 号球衣,显得相当诱人,我吃饭过程中,就有点躁动,吃完饭,她还穿着去洗碗,我去从身后抱她,可都被她躲开了,娇滴滴地说:「我忙着呢,你别捣乱。」

这种欲拒还迎的话,让我更兴奋了,我说:「真像张爱玲说的那样啊,通往男人心脏的,是食道,老婆,吃了你炒的菜,我怎么感觉更爱你了。」

她推开我:「我最近有点妇科病,不舒服,你可别乱来啊。」

我一愣:「怎么回事,用不用去医院看看?」

她说:「不用,吃点药就行,不过,就得委屈你一阵子了。」

但我莫名其妙觉得,身体越来越燥热,可出于为她考虑,我乖乖不碰她了,去洗了个澡,解决了。

即便如此,我心中依旧幸福感爆棚,我们的感情显然在升温。

我想,李公知那事,我纯属多虑了,因为,后来几个周,我老婆没再跟我去球场,看样子,已经把李公知忘到了脑后。

但是,我丝毫没想到,我太天真了,其实,她做的这两件事,买球衣和做饭,背后另有原因!

当时,连续三个周,我们踢球,我老婆虽然没去,可李公知也没去。

我们制片人还调侃说,李公知多半是被哪个女朋友绊住腿了,在床上呢。

我和大家哈哈一笑,没当回事。

但就在第三个周下午,六点半,我踢完球回家,在小区门口,看到了李公知。

他正开着保时捷卡宴从我家小区出来,迎面碰上我,我认得他的车,主动打招呼:「李哥,怎么来这了,你不是住三里屯么?」

他摆了摆手:「来见个朋友,回头聊哈。」

说完,踩油门走了。

我还心想,牛什么啊,连跟我多寒暄两句都来不及?

我回到家,我老婆正从浴室出来,我有点奇怪:「怎么傍晚洗起澡来了?」

她一般都是睡前洗的。

她说:「就是想洗了呗,这你也管。」

我看到,沙发角落里,她那件 32 号的球衣,揉成了一个团,湿漉漉的,像浸过汗。

我忽然有了种不好的联想,怎么像李公知刚从我家鬼混离开,我老婆洗了个澡呢?而且,鬼混的时候,我老婆穿的是这件 32 号球衣。

可也太荒唐了,应该不会。

然而,又过了一个周,周末,我老婆突然又提出,要去看我踢球。

我见她情绪不太好,没法回绝,只能带她去了。

到了球场,她坐在边上,一直低头发微信。

李公知那场没去,还有个队友话里有话:「嫂子怎么不喊加油了?」

我没理他。

但当比赛还剩半个小时,李公知出现了,他在场边跟我老婆打了招呼,我老婆的表情似乎有点幽怨,而后,他上了场,我们都发现,他脖子上有个吻痕。

大家全明白他干啥去了,都在窃笑。

踢完球,老板请客,照例撸串,我老婆依旧坐在李公知边上,可没什么交流。

我总感觉,他俩彼此在憋着怨气。

当酒过三巡,我一转头,发现,我老婆和李公知都没在位子上,随后,有个哥们儿从洗手间出来,坏笑着说:「刚才我看到李公知喝多了,进了女厕所。」

众人哄笑,我也笑,可紧接着,我们看到,李公知从洗手间出来了,在提自己的短裤,还揪了揪,一脸放松。

随后,我老婆也出来了,在擦嘴角,坐下后,还要了瓶矿泉水漱口。

这两个动作,让我心里一「咯噔」。

我看到,她又跟李公知聊天了,且笑得暧昧。

这太明显了,他俩分明有事!

估计,桌上有几个眼贼的队友也看出点什么了,但都心照不宣。

我脑筋飞转,渐渐想通了这一下午的事。

难道说,他俩已经勾搭上了,后来我每次踢球,李公知都会去我家找我老婆?

今天,他是见别的女人去了,骗我老婆要踢球,被我老婆意识到了,我老婆找来了球场,才发生了后来种种,我老婆一脸幽怨,分明就是冲着他的!

而刚才,他们一前一后从洗手间出来,我老婆的情绪才好了,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俩人已经和好如初了!

干了什么,恐怕谁都能猜得到了!

我头皮发麻,越琢磨越真。

可我从没碰上过这种事,有点不知所措,我想,既然李公知是因为我们老板进的球队,再者,我平时工作比较努力,老板也赏识我,我该先找他谈谈,看看咋办?

毕竟,我们老板还是镇得住他的。李公知对外的人设,虽然号称一身傲骨,桀骜不驯,可当时,我们老板要买他小说的电影版权,但由于他有的地方写得过于阴暗,需要改编,我们老板怕他不同意,直接给他版权费加了五十万,李公知当时还喜笑颜开道:「大哥,我就认钱,只要钱到位,你哪怕通篇改成赞美诗呢,我没意见。」

反正,在有钱人面前,他似乎什么话都能听进去。

周一,我去了老板办公室,说了我怀疑我老婆跟李公知的事,可没想到,我老板听后笑了笑:「你可真能瞎琢磨,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拍电影呢?」

我说:「您不信?」

老板说:「老李可是个大忙人,他最近忙着电影前期宣传,能有工夫搞那些烂事?再说了,你只是猜测,也没证据啊。」

证据?还真没有。我反思,万一,李公知那天出现在我家小区,真的是去见朋友,而撸串的时候,我老婆跟他一前一后从厕所出来,也只是巧合呢?

老板说:「别纠结了,这样吧,我也去提醒老李一下,让他尽量离你老婆远点,让你打消疑虑。」

我点了点头,谢了老板,出了办公室。

可在工位上坐了会儿,我还是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而且,老板的话提醒了我,我得有证据。

随后,我上网查了些搜集另一半轨证据的办法,在中国最大的问答社区学了一招,在家里装个摄像头,比较高效直接,且不犯法。

第二天下班,我就去中关村买了摄像头,趁我老婆出去跟闺蜜聚餐,安上了。

我真没想到,在接下来几个周,我通过摄像头发现,这俩人,果然有事,而且,李公知藏得太深了,他的无耻和变态程度,远超我想象,淫得没边儿,坏得流脓!

周六,我假装去踢球,躲到了小区对面的咖啡厅。

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看到,一辆保时捷卡宴开进了小区,车牌号是李公知的。

我心一凉,可能被我猜对了。

我打开手机,接通了家里的摄像头,发现,我老婆已经穿上了那件 32 号球衣,并画好了妆。

我买的摄像头能收声,没多久,隐约听到,她手机接到了条语音:「到了。」

像李公知的声音。

我特绝望。

我老婆就趴在门边,从猫眼里往外看,三分钟后,她兴冲冲打开了门,一个身影闪了进来,是李公知,他这张丑脸,我太熟悉了。

他一进客厅,鞋都没换,就跟我老婆抱在了一起,我老婆搂着他的脖子,狂吻他,俩人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滚到了沙发上!

这是两条狗吗?我气得血涌上了头。

可是,也就两分多钟,他们突然停了,而后,李公知瘫坐在了沙发上。

怎么回事?

我看了会儿才明白,这是结束了?

这么快,原来,这货不行啊?

可我看到,我老婆一脸满足,显然对他十分满意,收拾好后,一个劲儿夸他棒,说他很 man(男人)。

李公知用手搂过她,怡然自得,就像自己真的很棒一样。

太不要脸了。

夸够了后,我老婆用牙签扎起切好的橙子,一口一口喂他吃。

李公知心情挺好,砸吧着嘴,摸了摸我老婆的球衣:「你虽然是 32 号,可这股浪劲儿,绝对能排进前三。」

我没太听懂,前三?

我老婆说:「那你什么时候给我换个 number(号码),升升级啊?」

李公知笑道:「升级,可是大事,得至少考察半年。」

我老婆扭捏道:「半年太久了,你要是不给我升,我就自己买个 1 号球衣,我要当 NO.1(第一)!」

李公知打开手机给她看:「这个微信小号里,有一千多个女的,擅自买过 1 号球衣的,有好几个,你知道她们后来怎样了么?」

我老婆故作懵懂地看着他。

李公知冷笑:「不听话,就一律拉黑了呗,老子又不缺女人。」

我老婆听了,立马小鸟依人捶他胸口:「哎呀,别那么狠心嘛,行行行,我不走捷径,就靠真本事,让你满意了再说,行么?」

李公知得意地摸了摸她。

我都听蒙了,刚才这段话是说,李公知,有一千多个备用女友,而我老婆,只是其中之一?

这名人,这么夸张的吗?我惊诧不已。

我想起他说他微博钓粉的事,又想到他微博有几百万粉丝,顿觉胆战心惊。看来,有的人的生活,真是超越我们的想象。

而我老婆的球衣号码,竟是那个意思,先前果然一直在骗我啊,那不是什么贝克汉姆的号码,而是她作为李公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编号!且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我三观都碎了。

好么,钟婷婷,你这么短时间,就混了个 32 号,手段很高啊。

但这时候,我看到,我老婆对李公知说:「你最近在北京,又发展新 girl friend(女友)了?」

李公知吃了口橙子:「发展了俩,不过,最近有个大学生不太乖,老想结婚,我准备把她拉黑,你或许可以升到北京地区的 31 名,准备换球衣吧。」

我老婆听了,开心地搂着李公知撒娇。

我怒不可遏,原来,这 32 号,还不是全国排名,而是一个城市的排名!

李公知,你当自己是皇帝吗?

我气得快把手机捏碎了,且气得头有点痛。

太受侮辱人了,在我心中,排第一位的老婆,竟甘做别人的一千分之一,而且,仅仅为了从城市 32 名升到 31 名,就那么用心!

狗也比你们有道德啊。

我坐在咖啡厅,久久难以平静。

我必须离婚,我这就回家捉奸,跟他们撕!

可我又看了眼监控视频里的李公知,忽然有点退缩,他是个名人,背后有什么样的社会关系,我不清楚,万一我凭着冲动去闹他,他找人背地里收拾我怎么办?估计,为了自保,他什么恶毒的事都干得出来。

这一刻,我忽然感受到,自己作为一个小职员,是多么无力,很窝囊。

我坐在咖啡厅里,又怒又愁。

6 点,李公知离开了我家,我远远看到,他开着那辆保时捷卡宴出了小区,我更觉悲愤。

我想,这事,得从长计议,别的暂时不知道怎么办,但至少该先离婚。

可怎么跟我老婆挑破,且还得避免李公知害我,恐怕还是得去找老板谈谈。

平静之后,当晚,我回到了家,决定先按兵不动。

但没想到,我老婆竟在炒菜,依旧穿着那件 32 号球衣。

我丝毫不觉感动了,我看了那隐约有汗的球衣,都觉得恶心。

我心里冷笑,你是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内疚,才给我做饭么?我真想去戳破她。

她做好后,我不动声色地一起吃了,而后,她又去刷碗,故意用一种很婀娜的姿势,背对着我,像在拍抖音一样。

我心里恨她,但是,莫名其妙地,我感到自己身体在躁动。

我想抽自己,妈的,怎么这么好色?为了不动摇,我直接去了洗手间。

但我就是觉得浑身发热,心跳加速,我恨自己抑制不住本能,打开了水龙头,我觉得自己窝囊极了,一度气出了眼泪。

太煎熬了!

这天晚上,我假装累了,早早上了床,但躲在被子里,一夜无眠。

我得赶紧逃脱这个困境。

周一,我又去了老板办公室,但是,我留了个心眼,没跟他说我装监控的事,只说我守在楼梯间,亲眼看到李公知进了我家。

我老板听完后,看着我,叹了口气:「小孙啊,既然你都查到这份儿上了,我也不瞒你了,这事儿,我早就知道了。」

你早就知道?那你上次是在跟我装,还说去打个招呼?

老板说:「不光我,估计,咱公司球队的,都看出来了。」

我瞬间火大,原来,在大家眼里,我一直都是个活乌龟,是个笑话?

我窝囊极了,瞪着眼,说不出话来,良久才问:「都这样了,我怎么办?」

「能怎么办?」我老板翘着二郎腿,「她出轨,你也出呗。」

这叫什么话!我说:「我来找你,可是求你主持公道的。」

老板却笑:「小孙,我能主持什么公道啊,没法主持,也没时间。你看,老李小说改编的电影马上就上了,我又不能得罪他,何况,他要是不高兴了,再闹出点什么事来,电影都得受影响啊,他这人,背地里各种幺蛾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忍忍吧。」

我怒火中烧:「要是你老婆也出轨,你也忍?」

老板冷笑:「忍?这有什么忍不忍的,这很正常呀。我们项目的那些投资,都是哪来的?不少都是我老婆拉来的啊,这不常事么?实话告诉你,在我这个圈层,出轨,是常态,一夫一妻,才不正常。」

我惊了,这是什么价值观啊。让我愤怒异常、无法忍受的事,在你们眼里,再正常不过,且理直气壮?

他们的世界,我彻底不懂了,但我明白李公知为什么那么过分了,在他们的道德观里,勾引人家老婆,有一千多个备选女友这种事,应该是好事,还值得夸耀!

李公知和我老板,是一丘之貉。

我气得直接起身离开。

而老板还靠在椅背上咂摸:「话又说回来,老李的编号这一招,真他妈绝。」

我怒得摔了门。

回到工位,我越想越气,一度有些头晕目眩。

没有正义可言,看来,我是无路可走了,行啊,那就别怪我鱼死网破!

我要把李公知和我老婆出轨的证据,都搜集起来,去打官司离婚,免得我老婆不承认,再使坏。

晚上,我回了家,发现,我老婆又在做饭。

我就纳闷儿了,她最近什么情况,一边出轨,一边对我好得要命,她像是那么有良心的人?

而我也真是不争气,一吃了她炒的菜,就对她好感倍增,老想跟她亲近。

可我提醒自己,她不值得我再爱她了,我也不该碰她,因此,我又去了洗手间。

这一个周,我上班一直在盯监控,我老婆这个平面设计师,是自由职业,不用上班,我以为,李公知会趁着工作日来我家,可监控里,一直没发现他的身影。

我挺心急,大概是为这事上火,总觉得身体不舒服,时不时头晕、头痛、鼻子不透气,还会恶心,但又不像感冒,我觉得,八成是最近的事,让我又气又急,血压升高导致的。

我觉得实在有点扛不住,就挂了朝阳医院的号,周六上午,去看了看医生。

可医生听了我的描述,又给我检查了一下,意味深长地说:「你身体没问题,年纪轻轻的,少吃点那些乱七八糟的药,就不会这样了。」

「乱七八糟的药?」我没听懂。

医生觉得我在装,说了四个字:「西地那非。」

我还是不懂。

医生叹了口气:「就是俗称的伟哥。」

我一愣:「我没吃过啊。」

医生不信我,摇了摇头:「年轻人爱玩也不是这么玩的,这个药会扩张血管,吃多人会死人的。」

我惊了,我年纪轻轻的,怎么可能吃那玩意儿?我正要争辩,可心里一动,想起了之前的种种,不对,我老婆给我做饭,每次饭后,我都情难自抑,难不成,是她在饭菜里下了医生说的这种药?

可她下药干什么呢,想让我跟她……可她不是得妇科病了么?

我挺疑惑的,可渐渐地,琢磨出点什么来了,难道,她这是在玩我?她压根儿没得妇科病,就是想看我吃了药,憋得要命的状态?

细思极恐!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太恶毒了,这图什么呢?

这八成是李公知出的鬼主意,我得查清楚!

当天下午,我又假装去踢球,躲在咖啡馆看手机监控,发现,我老婆又在家里浓妆艳抹,没多久,李公知去了。

我一阵火大,又觉得头微微作痛。

他进门后,他们依旧像两条狗一样,丑态百出,但两分钟就完事儿。

而后坐在沙发上搂着,又开始了李公知吹牛,我老婆捧臭脚的环节。

我这次才知道,李公知虽然天天嚷着国外好、自由什么的,实际上,他根本没出过国,英语也几乎不会,他在微博上,对自己在洛杉矶生活的描述,都是编的。

李公知得意洋洋地对我老婆承认了这一切,我老婆却一点不觉得失望,竟然说:「可你比任何人都知道国外哪里好,知道自由的精髓。」

我老婆显然已经被洗脑了,李公知就算拉泡屎,她都觉得香。

我想,这些公知,估计很多都是这种情况吧,全他妈假的、装的,被人捧的。

李公知听了我老婆的话,笑道:「说得好,老子迟早移民美国,不在这破地儿待了。」

我看着手机冷笑,你趁早死去,你也不配待在这里。

我老婆却道:「那你能带我一起走么?」

李公知拍了拍她的身体:「看你日后表现咯。」

这种无耻的对话,我真不想听了,我现在只想调查出真相,我老婆有没有给我下药。

可他们根本没聊这个,我想了想,我得引导引导他们。

于是,我先关了监控视频,给我老婆拨了个微信语音。

响了半天她才接,语气有点不愉快,显然是烦我打断了他们:「什么事啊,你不踢球呢么?」

我假装在球场:「老婆,我刚才跑了会儿,有点胸闷,怕出事就坐场边歇着了。话又说回来,我最近老感觉头疼、还恶心,又不像感冒,你说,我用不用去医院看看啊?」

我老婆明显停顿了会儿,说:「哦,就这点事啊,你不是中暑了吧,去什么医院,回来我给你熬点绿豆汤得了。」

我心想,你是怕我去医院,漏了陷么?

我故意配合她道:「那行吧,我围着场边溜达溜达,一会儿回去。」

我老婆「哦」了一声,显然很不愉快,就挂了电话。

我立即开了手机监控。

李公知和我老婆已经在聊了,我老婆正说:「……他身体果然扛不住了,按你微信里说的,第一次我把药下红烧肉里了,我一口没动,你是不知道他吃得那个香啊,一点没尝出 taste(味道)有问题。」

果然!她这话的意思,就是承认下了药呀!我火噌地上来了。

李公知笑道:「他没憋疯?」

我老婆说:「差点憋死,但我跟他说,我得了妇科病,当时我都能感觉出他那绝望又难受的劲儿,不过,他后来自己偷偷去了洗手间。」

李公知笑得特开心。

我老婆说:「不过,他也够 stupid(愚蠢)的,后来两次,我又把药给他下到了饭菜里,他直接都没问我能不能做,估计是心疼我得了妇科病吧,自己直接悄默声去了洗手间,实话跟你说,自从我们结了婚,他还没受过这种罪。」

李公知讪笑:「你今晚把药给他下绿豆汤里,再逗逗他。」

我老婆搂着他的脖子,还挺高兴:「你也太坏了,别人老婆,不让别人用,只给你用,感觉是不是特爽?」

李公知大笑:「当然爽啊,不过,其实我还有个更好玩的招儿,我最近正在琢磨,等时机成熟了,告诉你怎么弄。」

我老婆说:「你还卖什么关子啊,说嘛。」

李公知神秘道:「现在还不能说,咱们跟他玩个大的。」

此刻,一直在看手机屏的我,已出离了愤怒!

十恶不赦!姓李的,钟婷婷,你们竟然真的给我下药,玩我!这是对我人格和健康的双重摧残,我气得浑身发抖,不报此仇,我誓不为人!

这一刻,我特别清楚,离婚已经不是我的目标了,我要复仇,我恨不能杀了这两个害人性命的奸夫淫妇!

好啊,我也不在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了,既然电影要上了,我就从这事上下手,非让李公知、钟婷婷、还有我老板,这帮无耻之徒,死无葬身之地不可!

我脑筋飞转,想了很久,等渐渐平静了,我告诫自己,一定要沉住气,不能打草惊蛇,因为,李公知小说改编的电影,还有不到一个月就上了,我必须等到上映那天,借着热度,突然出手,让谁也来不及反应,才会造成最猛烈的痛击。

不过,李公知最后说的,他还要跟我玩个大的,是什么?我需小心提防了,反正,最近,绝对不能吃钟婷婷做的任何东西。

晚上,我回到家,她已经熬好了绿豆汤,但我借口肚子不舒服,硬是没喝。

可她甚至殷勤地把绿豆汤放到了我床头,我看都没看一眼,直接睡了。

你休想害我。

接下来的日子,钟婷婷又做了几次晚饭,但我总借口加班,故意晚回家,躲开了。

她也越穿越性感,还特地买了些很有风情的衣服,当家居服穿,企图勾起我的欲望,再戏耍我。

我死也不会上当了,但我一直在陪她演。

既然决心要复仇,那么,我必须好好筹划,为此,我还做了另一件事。

电影首映在朝阳的影院举行,我借着工作关系,很快跟当天负责首映场的放映员混熟了,我私下给了他一笔现金,他答应我,影片播放完,他会去趟洗手间。

随后,我找了个网吧,把这些天拍的所有视频,都导了出来,把重要的片段剪到一起,基本能全面地展现李公知和我老婆的丑事,并复制到了一张 U 盘里。

日子一天天近了。

宣传部门每天在微博发倒计时海报,网上,李公知的粉丝们也热情高涨,已开始了吹捧。

李公知也人模狗样地出来感谢大家,为电影造势。

但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有点慌的,毕竟,我的复仇计划如果成功,事情会闹得很大,侵犯很多人的利益。

但是,就在首映前一天,我从监控视频里,听懂了李公知心中那个要对我做的大计划,我心底的惶恐,全抹去了,我的愤怒,到了极点!

当时是周五,我在上班,一直盯着手机监控,下午,李公知去了我家。

依旧是不到两分钟的胡搞,完事儿后,他们从明天的首映式,慢慢聊到了电影。

李公知说:「对了,你看过香港版《金瓶梅》没有?」

我老婆一脸娇羞:「没有啊。」

太能装了,她分明跟我一起看过。

李公知倒信了,说:「实话跟你说,上次,我说要玩个大的,就跟《金瓶梅》有关。」

我听到这话,瞪起了眼,精神高度紧张。

我老婆显然来了兴致,她洗耳恭听。

李公知笑了笑:「那版香港《金瓶梅》里,有个桥段,是西门庆当着残废了的花子虚的面,跟他老婆李瓶儿偷情。当时,花子虚只能看,不能动,也说不出话来,直接被活活气死了,可把西门庆给爽翻了。」

我老婆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想当着我老公的面,跟我来?」

XXX!我差点骂出了声,无耻!

我手都有点哆嗦了,只听李公知笑道:「你说,这事,是不是想想都刺激?我相信,每一个成功的男人,都会有这种想法。」

放屁!我怒了,谁像你这么变态?

我老婆说:「可花子虚是瘫痪了,浑身裹着纱布呢,总不能把我老公也弄瘫痪吧?」

李公知看了她一眼:「你不是说你没看过么?」

我老婆脸刷得红了,捶他胸口:「哎呀,你好坏!」

李公知道:「说正经的,我知道有种蛇毒,能麻痹人脊椎神经,让人瘫痪,但意识还能保持清醒,我通过特殊渠道能搞到。」

我老婆一脸惶恐:「你让我给我老公用?」

我也惊了,这是投毒啊,这就是他的计划!

我手都一直在抖,也分不清是惊的还是气的了。

李公知点头:「就看你敢不敢干了,如果你敢,我保证,调动所有社会关系,保你没事,就说你老公得了病,而且以后,咱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当着你老公乱来了,我想想就爽爆了。这就是我一直想玩的,也是我的终极梦想。」

我老婆没说话。

我期盼着她能有些良知。

李公知又说:「如果你能满足我,以后,你在我心里的排名,就是天下第一。」

我老婆还是没说话,我心里感到安慰。

可就过了十几秒,她一席话,让我怒发冲冠!

她竟认真地对李公知说:「我如果真的做了,仅仅是因为 I love you(我爱你),但我不是要当什么第一,而是要做唯一,你要跟我结婚。」

李公知一愣,可他斟酌了几秒,点了头。

我老婆面露笑容,抱住了他。

心如蛇蝎!姓李的,钟婷婷,你们太毒了!

我恨不能手撕了他们!我现在特别坚定,我选择复仇,就是对的,我一定要报复到底!

我内心再无牵挂了,当即从兜里摸出 U 盘,把今天的这段视频导出来,剪了进去。

明天,我要他们为所做之恶后悔一生。

周六,电影是晚上六点半在朝阳区的影院首映,由于要协助工作,我提前三个小时去了。

六点多,我们请的一些嘉宾、媒体,还有观众都入了场,我们老板也带着李公知等人来了,在李公知进来没多久之后,我老婆也来了,她见我在忙,就点了个头,直接坐在了李公知旁边,就差挽着他的手,告诉大家她是他的人了。

贱人。

六点二十五,所有人入座,我扫了一眼观众席,各大媒体都就位了,随后,灯光变暗,播了几段广告后,电影开始。

这片子我们内部看过,客观讲,开头十几分钟还可以,但后面越来越烂,我看到,播到一个小时的时候,已经有观众睡了。

这期间,我老婆却兴致勃勃,且跟李公知挨得很近,我想,他们的手脚,肯定在黑暗中做些见不得人的动作。

又过了半小时,电影迎来了最后的高潮,但谁都看得出来,这个高潮,是硬拔的,很牵强,而高潮过后,全片结束,字幕起,灯光亮了。

妥妥的一部大烂片。

可所有人都开始鼓掌,我老婆鼓得尤其起劲儿,不知道的还以为刚刚放了部殿堂级大片呢。

主持人出现在了屏幕前,请主创人员上场致辞。

在座的导演、演员、制片人,纷纷起身,李公知也站了起来,但我看到,我老婆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起身跟他拥抱了一下,就跟老友在祝贺一样,可我知道,在她心里,巴不得告诉所有人,她是他女朋友。

公司几个球队的同事见状,纷纷看我,目光尴尬。

我再也忍不了,直接出了播放厅,三拐两拐,到了后台设备室。

门半掩着,我进去后,里面没人,我迅速锁上了门。

从监控里,我能看到我们那个播放厅的样子,此时,李公知正挤在 C 位,手舞足蹈地发言,就真好像自己写出了一部多棒的作品一样。

其实,很多电影,都是这样,明明所有主创都知道,它很烂,但都会冠冕堂皇地夸,不遗余力地吹,为的,无非是骗观众进影院贡献票房,获得利益。

我看够了李公知虚伪的笑脸,我听他在说:「有人说我喜欢批判,但其实,我只是想用文字告诉大家,我们的社会,就是缺少一些正能量,一些真正的、不经包装出来的正能量,我丝毫不怕有人会因此中伤,甚至攻击我,诚如鲁迅先生说的那样,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他这话说完后,竟有粉丝在下面高喊起了「当代鲁迅」,继而掌声雷动。

无耻,你也配提鲁迅先生?别装了,我这就让大家好好看看,私下里,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正能量!

放映员之前暗示过我怎么用设备,我拿出 U 盘,插进了电脑,点击「播放」。

从监控中,我看到,播放厅的大屏幕上,从海报切换成了我剪辑的视频,所有人都一愣。

我老婆和李公知搂在一起狂啃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展现在众人面前,而后,他们在我家沙发上苟且的丑态,穿插着播放了出来。

我看到,播放厅全乱了,台上的人手足无措,台下的人纷纷站起,李公知开始大喊,「怎么回事,谁在捣乱!」,我们老板也举起了手,他们恨不能挡住大屏幕。

可大屏幕是你们能挡得住的?别自欺欺人了!

而我老婆那边,由于她刚才的嘚瑟,周围人已经认出了她,有的观众,已在指着鼻子骂她了。

大屏幕上,他们偷情的丑态播了个差不多后,开始播放起了李公知和我老婆的聊天,我相信,电影级的音效,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李公知说他微信小号里有 1000 多个女人、并给我老婆编号北京 32 的事,还有那些恨国家、爱外国的言论,也都一句句进入了大家的耳中!

大屏幕,过瘾啊,我这辈子都没这么热爱过电影。

我看到,李公知已经发了疯,他在大喊:「大家别信,这都是假的、诋毁!」

这样的话,听着耳熟极了,就像他在微博上义正言辞骂社会一样,可是,证据确凿,他除了能像条恶狗一样狂叫,也说不出任何歪理了。他被人围住,同样被围住的,还有在观众席里的钟婷婷,整个播放厅一片大乱,鸡飞狗跳,所有观众都在骂,而所有的媒体,都在举着摄像机狂拍,他们一定高兴极了,这新闻,劲爆程度,绝对是十年一见!

在最后,昨晚我现加进去的,他们要给我投毒,并学习《金瓶梅》西门庆的桥段也播出了,这彻底点燃了现场观众的愤怒,这是谋财害命!大家分为两拨,在混乱中抓住了李公知和我老婆,李公知的嘶吼、我老婆的尖叫都被愤怒的人群淹没,大家你推我搡,对他们拳打脚踢,整个播放厅,成了一片战场……

我则坐进了椅子,淡然地看着眼前的屏幕,只觉一阵大仇得报的畅快。

李公知和钟婷婷,得到了他们应有的报应。

当晚,各大媒体就登出了这件事,第二天,电影由于原著作者的丑闻,被直接停映,李公知彻底被封杀。

但官方认为这事影响不好,把媒体发出的消息给撤了,不过,各路网友做出的视频,早已传遍了各大微信群,李公知这回,是彻底臭了大街了。

钟婷婷当天就给我打电话,可我根本懒得理她,我只告诉她,找时间去民政局把婚离了吧。

而她很快便没了消息,我想,她是没法做人,躲起来了。

我在公司当然待不下去了,裸辞了工作,而没多久,我就听人说,我们老板,由于电影血亏,他天天都被那些投资人追着要债。

所有坏人,尽得报应。

我也躲了一段时间,但是两周后,在微博上,有个头像看着很清纯的女生,给我留言说,她知道我是谁,她以前是李公知的粉丝,多亏我揭露了他的真面目,让她及时悬崖勒马,没被骗,最后,她问我:「我也在北京,能跟你一起喝个咖啡么?」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