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他好帅》

我就是室友公认的假面女孩,化妆宛如换头,是属于那种素颜 3 分,妆后 8 分的。

然后我被挂学校表白墙了,而且连挂了七天……

表白的是同一个匿名者,表白墙上,一连七天都挂着我不同的照片。

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我火了。

最主要的是……

每张照片,我都在吃棒棒糖,然后——

墙墙下面的评论就清一色地给我取了个外号:棒姐。

我很无奈,叫糖姐也行啊,为什么要叫棒姐?

总之,托那个匿名者的福,我七天被人围观了八次。

第八天,我终于沉不住气,也挂了表白墙:

麻烦那位男同学加一下我微信:****

加我时请以和墙墙的聊天记录作为身份依据,谢谢。

如我所料。

表白墙把我的投稿发上去后,评论区炸了。

我的微信也炸了。

短短一下午,几十个凑热闹的男生加我,清一色地说自己就是那个投稿的人。

直到——

一个黑色动漫头像的男生加我,好友申请只有两个字:是我。

是我?

我挑挑眉,很快通过了他的申请。

成为好友后,他第一时间发了几张和表白墙的聊天截图,没错,他就是那个匿名在表白墙上挂了我七天的人。

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了他,在被他恶搞。

点开他朋友圈,是仅一月可见,却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发现,无非是几首歌曲,一张游戏截图。

唯一的一张自拍,还没有露脸,只露出了下颌和喉结,加了滤镜,看起来倒是有些感觉。

不过……

我就是有种莫名的直觉,对方可能是一个「见光死」的油腻猥琐男。

我约了他见面,并且明确告知——

我本人其实有点丑。

或许也算不上丑,但怎么说,也是那种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到的普通姑娘。

不过,班里同学十分默契地说我是班花,除了……我的舍友们。

舍友都说我是假面女孩,化妆宛如换头。

我的的确确是属于那种素颜 3 分,妆后 8 分的。

所以,除了舍友外,同学们见到的我,永远都是精致又好看的。

包括我被挂在表白墙那一系列他拍,都是妆后的我,清新脱俗,引得评论区时不时地有人惊叹「棒姐好美」!

最后,我们约好了晚上 7 点见面。

见面地点是学校的篮球场,一号篮框下面。

宋柘说,他会穿一件白色 T 恤,下身是卡其色短裤,白色板鞋。

晚上 6 点 50 分,我坐在宿舍里慢悠悠地卸了妆,洗了脸,随意套了件衣服便出门了。

毫不夸张地说,一路上,没有一个人认出我。

包括路上遇见的一个同班同学。

就这样,我素面朝天地去赴了宋柘的约。

他叫宋柘。

听他的自我介绍,还是小我一级的学弟。

七点整,我踩着人字拖,准时出现在了篮球场。

往一号篮筐那里一扫——

还真有一个男生站着,背对着我,白 T 恤,卡其色裤子,白鞋。

没错,就是宋柘无疑了。

背影看起来还不错,个子很高,身形硕长,却并不显单薄。

我缓步走过去,清了清嗓子,「你好,请问是宋——」

后半句话,我并没有说出口。

因为……

他太帅了。

救命,他真的好帅!

那个「柘」字如鲠在喉,我竟再吐不出半分。

回过神,我猛地从口袋里扯出口罩戴上,匆匆忙忙地转身,「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说完,我转身就跑。

身后,宋柘似乎还说了句什么,风声太大,我没有听清。

一口气跑回了宿舍。

进了门,我还在大口地喘息着。

舍友们纷纷疑惑,「你不是见网友去了吗?」

我沉默了两秒,然后冲进了淋浴间——

洗澡,洗头,吹头发,化妆,换衣服。

不到一小时的时间,我完成了一系列操作,给自己撸了个颇为小心机的妆容。

看着镜中那个甜美可人的女生,我抿了抿唇角,这才满意地走出了宿舍。

别说是宋柘了,就算是我自己,也很难将镜中那个精致甜美的女孩子,和刚刚那个踩着人字拖的普通妹子联想到一起去。

我快步走去了篮球场。

幸好,宋柘还在那里等我。

深吸一口气,我缓缓走了过去,径直走到他身后,拍了拍他肩膀:

「不好意思,我刚刚在校外处理一点事,路上堵车,迟到了。」

没办法,为了帅哥,我只能说谎了。

他转过身来,尽管早有准备,可看见那张脸的一瞬间,我还是忍不住激动了起来。

救命。

他真的好帅!!

四目相对。

意料之中,我在他眼底看见了几分惊艳。

他微微俯身看我,「学姐,近距离看的话……你比照片上还好看。」

我故作娇羞地说了句谢谢,心里却默默翻了个白眼,能不好看吗,姐姐苦练了多年的化妆技术呢。

「对了,」他顺手递给我几支包装精致的棒棒糖,「我刚刚看见一个人,和学姐有点像。」

「咳……咳……」

我瞬间被口水呛到,学弟尚算细心,还体贴地帮我拍了拍后背。

我连忙摇头,「不可能,我刚从校外回来,我……」

宋柘轻笑,「我知道,只是觉着有点像学姐。」

说着,他十分自然地牵起了我的手,随后转头看我,微微挑眉,「学姐不介意吧?」

我的心不受控制地乱跳了起来。

我承认了,我就是个颜狗,长成学弟这样子,别说是牵手了,他就算现在吻我,我都绝对会羞答答地同意!

真的见鬼了。

宋柘仿佛自带窥心功能一般,牵着我的手,缓缓俯下身来。

我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然而,他并没有如想象中一样吻我,而是忽然笑着说了一句:

「刚刚那个有点像学姐的女孩子,也挺可爱的。」

我彻底愣住。

挺可爱的……

是指……素颜的我吗?

还没来得及回神,宋柘便握着我的手,向校外走去,「走吧,我请学姐吃个饭。」

我怔怔地看着我们俩牵在一起的去,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进展……会不会太快了些?

抿抿唇,我试探性地抽了抽手,「宋柘,第一次见面,咱们这样……不太好吧。」

话落,他停下脚步,回身看我。

路灯下,他忽然笑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他笑起来的那一刻,头顶的灯光似乎都亮了几分。

「怦怦——」

在我陡然加速的心跳声中,他轻笑着问道,「那——学姐是想让我现在表白吗?」

2

「学姐是要我现在表白吗?」

短短一句话,却重击在我心头,掷地有声。

不得不承认,我活了二十来年,最后却被一个小学弟撩得面红耳赤。

可是,谁又能拒绝一个这么帅的小学弟呢?

脸红心跳的那一瞬间,我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般,红着脸甩开他的手,然后结结巴巴地转过头去,「去……去吃饭吧,我饿了。」

被我甩开手,宋柘也只是委屈地抿抿唇,并没有说什么。

也没有再过来牵我的手。

我们并肩向校外走去。

途中,我趁着宋柘低头看手机的间隙,偷拍了一张他的照片,然后发到了我们舍友群里。

照片一发,下面立即传来一阵感慨声:

「卧槽!」

「卧槽!」

「卧槽,他好帅!」

……

我们整个宿舍都是这个氛围,一句卧槽行天下。

因为两张偷拍的照片,宿舍群里瞬间炸开了锅。

然后——

我成功被讹了几顿饭。

因为这几个姑娘威胁恐吓我,如果我不请她们吃饭,就把我的素颜照发给小学弟。

看了一眼身旁帅气逼人的小学弟,作为颜狗的我还是妥协了。

可我万万没想到,当我和宋柘坐在学校后门的某家餐厅里时。

餐厅门开,我的五位好室友悠哉悠哉地走了进来。

我瞬间愣住。

结果——

那几人装模作样地瞥了我一眼,然后……坐在了我和宋柘旁边的桌位上。

救命!能不能把这几个祸害带走?

「嗡嗡——」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屏幕亮起,是舍友群的消息。

小 A:「好好约会,不用理我们。」

小 B:「没错,你就当我们不存在,吃完记得给我们结账就好。」

小 C:「谢谢棒姐!」

「……」

我现在换宿舍还来得及吗?

「这是菜单,学姐喜欢吃什么?」

我正看着手机出神,宋柘忽然把菜单递到了我面前,声音尚算温柔。

我回过神,低头扫了一眼菜单——

嗯?

这……这是火锅店?

目光一偏,果然,这是我们学校后门的一家火锅店。

刚刚光顾着欣赏小学弟的神颜,根本就没注意到进了哪家餐厅。

我头疼无比,早知道……今天就用不脱妆的化妆品了。

见我神色不太对劲,宋柘试探性地从我手里接过菜单,「那我来点吧。」

我点点头,把菜单递给了他。

「学姐喜欢吃肉,还是吃素?」

我愣了一下,不知怎么就想歪了,目光下意识地往他身上瞟了一下。

咽了咽口水。

「吃肉。」

他轻笑,「好。」

点完菜,他合上菜单递给一旁的服务员,还不忘说一声谢谢。

嗯,对他的好感又增了几分。

如果忽略掉隔壁桌一直探头探脑的室友,约会还算成功。

宋柘小学弟性子温和,但说话风趣,我们聊得很开心。

气氛渐渐融洽,我也逐渐放松了些。

这家火锅店味道很好,宋柘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肉,自己几乎都没怎么动筷,一直在给我涮肉,夹肉。

渐渐地,我便也没了顾忌,埋头猛吃了起来。

然而……

店里空调不知道是坏了,闷热异常,我吃得兴起,随手抹了一下额上的汗水。

汗水浸到了眼睛里,我又用手揉了揉,放下手时,才察觉出不对劲——

手上晕了一片黑痕,似乎,是我的眼线晕了妆……

我瞬间慌了,连忙放下筷子,一只手挡在眼前,另一只手抓起背包,匆忙地说了句「我去一下厕所」,便起身离开了。

厕所里。

我抽出纸巾,小心地擦了擦眼尾晕染的黑迹,然后连忙掏出手机给舍友小 A 打电话。

「江湖救急,你们带没带眼线笔?」

小 A 愣了一下,低声询问了一圈,然后轻声道:「都没带,怎么了?」

我叹了口气,「小 A,你能不能去临街那家化妆品店,帮我买一个防水的眼线笔?」

说完,怕她拒绝,我又补充了一句,「我再单独请你吃顿饭,好不好?」

对面沉默了几秒,然后传来了小 A 的应承声,「好,我现在就去。」

话落,小 A 便挂了电话。

大概等了十几分钟,小 A 便进了女厕。

「给。」小 A 递给我一个小袋子。

「谢了!」

我伸手接过,却觉着分量有些不太对劲,打开一看——

嚯,里面装了十来支眼线笔,黑的,棕的,软头的,硬头的……

几乎是每个样式都买了一款。

我愣住,「这……」

小 A 笑了笑,「他家刚好搞活动,剩下的是我们的,你随便跳一支吧。」

我挑了一支打开,「早说呀,早说也帮我多买两支了!」

包里还有口红和粉底,我简单补了一下妆,匆忙回到了座位上。

「不好意思,我肚子有点不舒服。」

放下包包,我看着他歉然地笑了笑,再一次撒了一个小谎。

「严重吗?」

宋柘说着,帮我倒了一杯热水,「用不用我帮你买点药?」

「不用了」,我连忙接过水杯,「已经好了。」

接下来的一顿饭,依旧和谐。

我和宋柘似乎很聊得来,无论我聊什么话题,他都能接得上。

袅袅热气中,宋柘隔着桌子看我,「陈漪学姐,据我所知,你没有男朋友吧?」

我心跳忽地错了一拍,「没有。」

他低笑,「巧了,我也没有女朋友。」

我以为他会说「要不咱们凑合一下」,然而并没有,他垂着眸看我,眼底满是笑意,神色认真而又郑重。

「那,我能追你吗?」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隔壁桌忽然发出一阵狼叫——

「答应他!」

「答应他!」

我瞬间出戏,瞪了她们一眼,然后红着脸,故作高冷地摆了一下架子:「我很难追的。」

宋柘还是那副笑吟吟的模样,「我不怕。」

我向来不属于那种娇滴滴羞答答的小女生,可是,在宋柘面前,我却总是很容易脸红。

我安慰自己,可能是他长的太帅了。

嗯,一定是这样。

隔壁桌暴露得太明显,我只能硬着头皮替他介绍,「不好意思啊,她们是我舍友……」

「我知道。」

宋柘轻笑,「那桌的饭钱我结过了。」

我愣住。

宋柘冲我眨眨眼,语气里含了几分揶揄,

「都在表白墙上公开表白了,当然是暗恋学姐很久了,所以也在学校里见过她们。」

我愣怔着,说不出话来。

忽然。

电光石火间,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一件刚刚没有细想的事情——

「那眼线笔……」

果然,宋柘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是我去买的。」

说着,他抓了抓头发,低笑道,「因为不了解这些,所以每个款式买了一支。」

我久久回不过神来。

忽然。

宋柘的声音再度隔着热气传来:「不过,我觉着学姐不化妆会更好看些。」

3

短短一句话,我却瞬间怔住。

这句带有表白意味的话,若是说给别人听,或许会觉着撩人,可是,落入我耳中却只觉讽刺。

宋柘或许还不知道,他面前这个光鲜亮丽的女孩子,卸妆后便泯然众人矣。

饭后,舍友们为了不当电灯泡,和宋柘打过招呼后,一溜烟地跑开了。

宋柘送我回宿舍。

路上,我们并肩走着,他并没有再像之前那样直接过来牵我的手。

「学姐,追你的人多吗?」

对于他这个忽然冒出的问题,我愣了愣,随后轻笑,「上大学后还挺多的。」

「那上大学之前呢?」

我笑了笑,耸肩道,「没有,一个都没有。」

他怔了一下,「不可能,说不定有人暗恋你,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

暗恋我?

怎么可能呢,在学会化妆之前,我最多算是个平平无奇的姑娘,躲进人堆里都不会被多看一眼的那种。

路上,我习惯性地打开一根棒棒糖,这是我的习惯。

似乎很少有人在成年后还酷爱棒棒糖,但是我对它,格外偏爱。

大概是刚上初中的时候吧,我无端地被校园暴力,是一个小胖子保护我,然后每天给我带一根棒棒糖。

是他告诉我,无论开心或是不开心,吃点甜食都会让人感觉幸福。

然后,我便养成了这个习惯。

快到宿舍楼时。

宋柘转头看我,「学姐,明天可以约你吃午饭吗?」

我愣了一下,「好啊!」

谁会拒绝一个这么帅的小学弟呢?

不过,宋柘得寸进尺,向前凑了一步,偏着头看我,「那,能当我女朋友吗?」

我愣了两秒,笑着推开他,「一顿火锅就想买走学姐啊!」

宋柘也笑,「我还以为靠刷脸,一顿饭就行了呢。」

说笑间,我们到了宿舍楼下,宋柘停下脚步,「好了学姐,那明天见。」

「明天见。」

我冲着他摆摆手,故作优雅地转身进了宿舍楼。

被这种级别的帅哥追,心情好是必然的,可是——

我却并不觉着太开心。

就是因为宋柘太帅了,我反而会顾忌太多,担心他是海王,担心他只是一时兴起逗逗我,担心……日后他会嫌弃我的素颜。

回到宿舍,被起哄了一通后,我掏出手机,赶紧给宋柘转了一笔钱。

是舍友那桌的饭钱,和我们那桌的一半花销。

宋柘的消息很快回了过来:「我追学姐,吃饭当然是我花钱。」

说着,转账被退了回来。

我也不想和他你来我往地推辞,直接按着他的手机号搜了支付宝,确认过那个名字和以他照片做的头像无疑后,直接把钱转了过去。

没过几分钟,窗台边忽然传来了小 A 的惊呼声——

「陈漪!你的小学弟还在外面等着呢!」

我跑过去看了看。

嗯,的确是他。

我原本以为,宋柘会是那种清清秀秀,干干净净的乖乖男生,原来他也是抽烟的。

此刻天色已暗,他蹲在我们宿舍楼外的树下,指尖夹了一根烟。

似乎正在玩手机。

我趴在窗前,拄着下颌看他,顺便扯了扯小 A 的袖口,「小 A,你说……这么帅的男孩子,真的会喜欢我吗?」

小 A 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真心话:

「当然!只要,你不卸妆的话。」

我拽着她袖口的手瞬间失了力,是啊,只要别卸妆的话。

那晚,给宋柘转了晚上吃饭的费用后,我便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宋柘第二天中午的邀约。

但是,对于宋柘的追求,我并未同意。

我承认我是个颜狗,所以在当初见到宋柘的那一刻忽然就反悔了,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要因为他的脸而开始一段不明不白的恋爱。

反正所有花销我都会主动 aa,就再多接触一下吧。

一周后。

我和宋柘刚巧都被邀请参加部门联谊,听见我说去,宋柘立马也报了名。

那天吃饭时,宋柘绕过大半张桌子,走到我身边坐下,瞬间引来一阵唏嘘。

阵阵起哄声中,倒是有人沉了脸。

那人刚巧坐在我们对面,是小我一级的学妹,似乎是叫施悦,听说……她追宋柘好久了。

还听说,她家境优渥,从小娇生惯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平日里行事也颇为跋扈。

隔着一张桌,我都被她瞪得不太自在,如果目光有实质的话,我恐怕早已被她杀了几个来回。

一场饭局结束,那位大小姐并没有闹事,只是在宋柘给我夹菜时,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了几句而已。

接下来的活动原定是去 ktv,但是,施悦一口咬定要去游泳,众人不敢得罪她,只能都点头称好。

而且,出于她临时改主意,大家都没有准备泳衣的情况,施悦直接大手一挥——

所有人的泳装去现场买,她掏钱!

嗯,豪气。

游泳?

我愣了一下,随即又安下心来。

为了避免出现上次的情况,我今天化妆时用的都是防水的产品,别说去游泳了,就是去搓个澡我也敢。

想到这里,我便痛快地应了下来。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施悦比我想象中要猖狂得多。

女更衣室内。

施悦带着一群女生围了过来,手里还拎了一瓶液体。

我心里一沉,什么仇什么怨,不至于泼硫酸吧?

走得近了,我才看清,是卸妆水。

施悦拎着卸妆水走过来,没有电视剧里那些校园暴力的尖酸挖苦,也没有谩骂嘲讽,她们甚至走过来自始至终一句话没说,几个女生直接将我按住。

湿漉漉的卸妆棉按在我脸上,施悦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陈漪学姐,早就听到有人说你妆前妆后两个人,今天不如让我们都见见学姐的素颜?」

我皱着眉,本想破口大骂,却被身后一个女生紧紧捂住了嘴。

多大的阵仗,为了给我卸妆,几个人将我团团围住,按手臂的按手臂,捂嘴的捂嘴。

就这样,我被按着,强行卸了妆。

片刻后。

施悦为首的几人围着我,手臂环在胸前,笑眯眯地看着我的脸。

「学姐。」施悦抱着手臂,乐不可支地看着我,「啧啧,如果不是我亲自卸的妆,我可真是认不出来,面前这位居然是我的陈漪学姐。」

她笑,缓缓俯下身来看我,「说好的班花呢?」

「砰」地一声响。

施悦毫无防备下,被我重重推倒,撞倒了身后的柜子,整个人狼狈地躺在了地上。

一群狗腿子瞬间乱作一团,忙着去扶她。

施悦站起身,愤愤地看了我一眼,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般过来兴师问罪,反而抱着手臂看我。

「学姐,这里没有化妆品,而我们会牢牢守住门口,不会让人进来的。」

顿了顿,她轻笑着,「学姐什么时候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就素颜出来哦。」

说完,她带着一群人转身出去了。

空荡荡地更衣室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怔怔地看着面前的镜子,里面站着一位身穿黑色泳衣的女孩子——

她身材纤细,勉强算是有一双又细又长的美腿,可是……

那张脸,却格外普通。

微圆的脸,尚还带有几分婴儿肥,内双,眼睛看起来还有些轻微浮肿,鼻子应该是唯一尚算好看的五官。

我仔细端详着镜中的自己,不算丑得让人反胃,但比起平日里我妆容精致的模样,怎么说,都是天壤之别。

手机一直在响着。

宋柘原本只是告诉我他在附近等我,让我不用着急。

后来见我一直没回消息,他似乎有些急了,电话直接拨了过来。

我犹豫了很久,直到电话挂断。

可是紧接着,第二通电话又打了进来。

我小心翼翼地接通了。

「喂……」

宋柘似乎松了一口气,「学姐,你没事吧?怎么一直没回消息。」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刚刚,被一群人按着强行卸妆时我没哭,可是听见宋柘声音的那一刻,我瞬间哽咽了起来。

「宋柘……」

我忍不住鼻尖一酸,「我出不去了,我……我被她们卸了妆,没办法见人了……」

其实,我一个相识多年的闺蜜曾这样说过我——

陈漪,现在的你,并不是真实的你,化妆没有错,所有人都希望自己变得更美好。

但是你不能太过执拗,我希望你喜欢化妆后精致漂亮的自己,也希望你能接受素颜的自己。

其实,我都懂。

但是伪装久了,我有些没办法接受,没办法接受别人看见我素颜时那种落差感巨大的模样。

尤其是宋柘。

我希望在他印象中,陈漪学姐是那个穿着小裙子,漂亮又爱笑的存在,而不是此刻这个普通得让人不愿再多看一眼的姑娘。

有时候,普通也是一种原罪。

多年前,我曾被校园霸凌过,就因为我的普通——

相貌普通,成绩普通,家庭普通,就连性子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性子沉闷,软弱。

就单单是因为这样,我就变成了那些坏孩子们欺辱的对象。

就只因为这样……

我怔怔地回神,才发现通话不知何时已经被挂断了。

我抿抿唇,正在犹豫要不要鼓足勇气顶着素颜出去时,更衣室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我似乎听见有人在喊,「这里是女更衣室,你不能进去!」

「宋柘你他妈疯了吧?」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门被重重推开,宋柘跑了进来。

4

「陈漪!」

宋柘的声音响起在门口,我心底一慌,下意识地后退半步,伸手捂住了脸。

怎么办呢。

还是没办法突破心理障碍,还是没办法坦然地以素颜面对宋柘。

他那么好看,我甚至觉着,似乎素颜站在他面前,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玷污。

我埋着头,捂着脸,只听脚步声渐近。

然后,便被拥入一个怀抱里。

耳边是剧烈的心跳声,头顶响起了宋柘的声音,「学姐,我在。」

我怔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从小到大,无论看电视里说怎样煽情的台词,我都始终不变地坚信,最美好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我在呢」。

简单而又有力量。

那种永远有人在背后给你托底的满足感,是我从未拥有过的。

此刻,我似乎是有了。

半晌,宋柘握住我的手,一点点拽了下来。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拒绝。

双手被他拽下,我顶着一张素面朝天,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露在了他面前。

我垂着头,能感受到宋柘的目光在我脸上缓缓扫过,可我不敢抬头去看他的反应。

「是不是,特别难看?」

我犹豫了一下,低声问他。

宋柘却忽然笑了。

他伸手捏了捏我鼻尖,神情动作都特别自然,像是普通情侣那般。

他笑,「我还以为多丑呢,这么害怕我看见。」

说着,宋柘身子微微后倚了几分,比我想象中要淡定得多。

「这不是挺可爱吗。」

我怔怔地看着面前的男孩子。

这才注意到……我们俩穿的,都是泳衣,而刚刚宋柘闯进来抱住我的时候,我们是肌肤相贴的。

脸瞬间红了。

宋柘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轻咳一声,后退了一小步,「那……咱们出去吧。」

我又犹豫了。

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上大学以来,我从来没有一次是素颜出宿舍的。

哪怕是去楼下宿管阿姨那里换水,也是带着妆的。

熟能生巧,我的化妆速度也是奇快,别人半小时才能一点点化完的妆,我十几分钟就能轻松搞定。

一想到要这么素面朝天地走出去,我还是有点发怯。

见我犹豫,宋柘倒是并没有逼我,他轻声道,「或者你不想的话,我现在去帮你买化妆品。」

「不用了。」

我摇摇头。

「宋柘,你看见这样的我,失望吗?」

他愣了两秒,然后轻轻笑了,「为什么要失望?」

宋柘把手递到了我面前,指节修长,指尖圆润,静静地等着我的动作。

我有些晃神,然后慢吞吞地把手递过去。

宋柘握住了我的手,笑了笑,「学姐,你要相信,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爱你化妆后的光鲜亮丽,总会有人爱你浓妆褪去后的那抹真实。」

说着,他扬了扬我们握在一起的手,笑意不减半分。

「显然,我就是后者。」

这话说得有点文艺,我半晌才回过神,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用鼻音「嗯」了一下。

宋柘低笑,将我的手握得更紧了些,「那咱们出去吧。」

「好。」

我应了声,这才发现,原来宋柘进来的时候,把女更衣室的门反锁了。

怪不得,按理说施悦她们早该冲进来了才对。

宋柘牵着我的手走去开门。

门开,一眼便看见了门外等着看热闹的一群人。

施悦抱着手臂站在最前方,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可是,在看清我和宋柘交握在一起的手后,脸色骤变。

「你……」

她只来得及说一个字,便被宋柘冷冷瞪了一眼,后面的话便悄然顿住。

自知理亏,施悦闭了嘴,悻悻地没再开口。

反倒是一旁她的小姐妹阴阳怪气地开了腔,「宋柘,你不是进去找陈漪学姐的吗?旁边这位是谁啊?」

此话一出,周围瞬间一阵哄笑。

我不免有些紧张,下意识地攥紧了宋柘的手。

宋柘指尖收紧几分,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之际,猛地捡起一旁不知谁的一瓶水,毫无预兆地朝着说话的女生那边砸去!

「啊……」

一声惊呼,水瓶重重砸在地上。

宋柘冷冷瞥了一眼,没出声,拽着我去了一旁的泳池边。

身后一片寂静,再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

别说是那几个女生,就连始终被他紧攥着手的我,都只觉后背一阵发凉。

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宋柘。

冷冽,淡漠。

一点都不像他。

「陈漪。」

「嗯?」

我回过神,才发现是宋柘在喊我的名字。

这次,他没有再叫我学姐,而是皱眉看着我,低声说道。

「我希望你做自己,希望你快乐,希望你化妆是因为自己喜欢,而不是为了取悦旁人或者意在掩盖。」

他握上我的手,掌心温热。

「我希望你明白,你素颜一点都不丑,特别可爱。」

似乎怕我不相信,他还补充了一句,「真的。」

我怔怔地看着他,莫名地,眼眶一湿。

我低头揉了揉眼,轻声道,「风太大,迷眼睛了。」

可现在分明晴空万里,哪有半点风。

本就无风,只是一个自卑又敏感的女孩子,被人戳中了内心而已。

宋柘握着我的手,忽然凑过来,低笑着问道,「学姐,咱们……这算是正式在一起了吧?」

我揉眼睛的动作顿了顿。

看着我们俩紧紧牵在一起的手,我抿了抿唇,虽然没有正式说过在一起这种话,可是……

似乎的确是默认了。

犹豫了几秒,我点点头。

宋柘忽然笑了,也似乎松了一口气,他轻声问我,「那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好。」

我乖乖地等他的秘密,却忽然听他问道,「学姐小时候,是不是认识一个小胖子,整天给你棒棒糖?」

我愣住。

他怎么知道?

我怔怔地看着他,莫名地,面前这张脸似乎和记忆中那个胖得看不出五官轮廓的脸相重合……

我陡然猜出一种可能性,「你……你是那个小胖子?」

他低笑,伸手刮了刮我鼻尖:

「不是。」

「不过……我认识他。」

5

宋柘看着我,勾唇笑了笑,眼底笑意藏都藏不住——

「学姐,其实我暗恋你好多年了。」

我被他忽然的这句表白惊到,半晌回不过神来。

宋柘握上我的手,指腹在我手背上轻轻摩挲着,「其实当初那个小胖子保护你,是我用零花钱换的。他给你的棒棒糖,都是我忽悠着让他去送的。」

我还是反应不过来,「所以……我们当初认识吗?」

宋柘笑笑,「准确一点来讲,是我认识你。」

他握着我的手轻轻地笑,然后,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一个,要追溯到很多年前的故事。

那时候,宋柘刚上初一,五官尚未长开,还是一个略显清秀的小男生。

而他最大的特点是——矮。

据宋柘自己所说,那时候的他自己在不远处偷偷量过,他足足要比我这个女孩子还矮上半头。

又矮又瘦的身材,让他自己有些自卑。

所以,在暗恋的邻班小姑娘被人欺负时,他赶紧推出自己高高壮壮的死党去英雄救美,瞬间让小胖子塑造了一个因为胖而被人欺负的形象,以同病相怜为切入点,让小胖子和小姑娘顺利地做朋友。

宋柘原本是想,等到小胖子和小姑娘彻底熟悉起来,他再以朋友的身份渐渐接近她的,可是……

还未等到那天,他暗恋的小姑娘就转学了。

自那以后,他就只能偶尔听见她的消息了,她去了某某高中,又考上了某所大学。

说到这,宋柘话音顿了顿。

「就是为了考这所学校,我重读了一年,硬生生地变成了你学弟。」

看着宋柘咬牙切齿的模样,我只觉着可爱,「那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他低头看我,眸色温和,「你说。」

「那个小姑娘明明那么普通,普通到,让人过目即忘,你为什么会对她动心?」

而且,一动心就是那么多年。

过去我总觉着,这种情节应该仅限于电影里才对。

宋柘笑了笑,然后,抬手揉我的头发,神色自然,不像作假。

「她哪里普通了?」

他笑的温柔,眼底似是有光,

「别人说她普通,欺负她,戏弄她,可我明明看见的是一个温柔又敏感的小姑娘,会省下自己的火腿肠喂流浪猫,会温声细语地替人解围,会费心费力地给我那个死党小胖子找各种减肥偏方,也会在一个小矮子男生被人开玩笑嘲讽的时候,站出来替他说话……」

他抬手,手指刮了刮我鼻尖。

「她明明就很好。」

我不得不承认,我确实是被宋柘这番话撩到了。

心跳怦怦作响。

看着面前这个又高又帅,重点是还很痴情的学弟,我不由得在心里暗暗感慨,我真的是走了狗屎运。

不过,要谢就谢当年的我自己吧。

看着面前认真表白的宋柘,我终于想起了被我埋葬在记忆深处的一件小事——

当年上初一,我是新来的转校生,那时候的我还没经历过校园暴力,虽说性子沉闷,但也偶尔会热心肠一把。

在转学过去的第一天,我就遇见了一群人开玩笑地嘲讽一个个子矮矮的男孩子。

男孩子的确很矮,甚至比我还要矮了半个头,被人调侃身高时,他低着头一言不发,周围是一阵阵的哄笑声。

我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替他解了围。

甚至于说句实话,这么多年过去,我甚至连自己当初说了些什么都完全不记得了。

可是,我倒是对那个男孩子的目光有些印象。

我依稀记得,替他解围的那一刻,他错愕抬头,目光清澈而又明亮。

没错,据宋柘所说,他就是那个男孩子。

原来,有时候人的大脑真的是自带滤镜的,宋柘说,那是我第一次出现在他的世界里,自带滤镜,和别的女生都不同。

此刻,宋柘好端端地坐在我面前,轻轻揉着我的头发,声音很轻:

「可能是有着第一次相遇的滤镜加持,之后我看你就和别的女生都不一样,遗憾的是,你居然一点都不记得我,我也不好意思去主动接触你。」

也是。

对于一个尚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子来说,要怎么面对比自己高了半头的喜欢的女孩子呢?

所以,他忽悠自己的死党保护我,又假借他的手给我送棒棒糖。

包括那些心情不好就吃点甜食的话,也是宋柘借小胖子之口传述的。

故事从头听到尾,我已经难以回神,满脑子都是想象中宋柘一米五的模样。

我眯着眼将他打量一番,随后,不得不感慨——

就宋柘现在这张脸,即便是安在一米五的身材上,他依旧是帅的。

「对了,」我忽然想起些什么,拽了拽宋柘手臂,「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挂表白墙向我表白?」

宋柘抿了抿唇,提及此事,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

「因为之前看你发朋友圈,说想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嗯,的确是有够轰动的。

不对啊?

我愣了一下,随后抬头看他,「不是你挂表白墙以后才加上我微信的吗?」

我在那之前发的朋友圈,他怎么会知道?

闻言,宋柘笑了笑,手指微弯,从我鼻尖上轻轻刮过,

「男生真想追一个女孩子的话,无论如何都能想到办法,弄个小号加上她微信基本是最简单的操作了。」

这话听得不太对劲,我连忙坐直了身子看他,「听你的语气……追过很多女生?」

他瞬间敛去笑意,「怎么可能!」

宋柘握住我的手,神色郑重,「学姐,为了不让你质疑,我决定——」

他故意拉了个长音,然后慢悠悠地道,「明天再挂表白墙向你表白一次。」

「别!」

我瞬间怕了,连忙将他安抚住,顺便又问了一句,「你和墙墙……是不是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然怎么会由着他当初连挂七天表白墙。

宋柘看着我笑了笑,「这人你也不陌生。」

在我愣神的片刻里,宋柘继续说道,「现在负责运营表白墙的,就是小胖子。」

嚯,好一个小胖子。

从初一到现在,他恐怕是我和宋柘之间最强有力的助攻了。

「学姐。」

宋柘低声唤我。

「嗯?」

他忽然俯身抱我,在我耳边轻声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我终于追到你了。」

「学姐,我超喜欢你素颜的样子。」

说着,他捏了捏我的脸,「虽然鼻子矮一点,脸圆一点,眼睛小一点,但是我特别喜欢,真的。」

我回抱住他,嘴上也没客气,「宋柘,我也特喜欢你当初一米五的样子,真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