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gay?》

跟前男友已经分手一个星期了。

一个星期前,他突然告诉我,他其实喜欢男的。

我震惊之余,扬手给了他一巴掌,在我准备脱下高跟鞋往他头上砸个洞的时候,他吓得一溜烟窜不见了。


电话响起的时候,我右手依然噼里啪啦敲着电脑,左手接起:“喂?”

电话那边是一个很干净的男声:“喂,您好,请问您是孙北辰的女朋友吗?他喝醉了,在……”

我啪的挂断电话。

我是他妹的女朋友,呸。

真是气死我了。

长这么大,我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人了(被甩很多次),可是从来没有一个理由是这么敷衍的!

气归气,终究是有点不甘心,而且心里也隐隐的高兴,肯定是电话里备注的我是女朋友,所以那个电话才会打到我这里,也就是说,他还喜欢我?

想了一会儿,我美滋滋的回了一个电话。

还是那个干净的男声,问了地址后,我拿起包火速赶往现场。

那个酒吧以前孙北辰经常带我去,我轻车熟路的摸到包厢门口,推门。

引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帅气的脸,他正在卫生间门口站着,左手不断拍着正趴在洗手台狂吐的孙北辰。

打量了他几眼,他先开口问道:“是北辰的女朋友吗?”

我尴尬的笑了笑:“前女友,是前女友。”

小哥挑了挑眉,笑了笑:“那你还过来?”

我走过去帮着他把孙北辰弄到沙发上,撩了撩头发:“嘿嘿,毕竟我心善。”

小哥没有戳穿我,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我刚想找一个话题,他手机突然响了,接完电话以后,他看了我一眼:“抱歉,我还有事要处理,北辰可以麻烦你送回去吗?”

我扬着嘴角笑:“当然可以,那你不得请我吃饭?”

小哥愣了愣,随后勾起嘴角,有些忍俊不禁。

“手机给我。”

我美滋滋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给他,看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我笑的比花儿还艳。

接过手机,看着备注里方方正正的两个字。

陆阳。

连名字也这么好听。

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孙北辰这厮弄回他家,我累的满头是汗。

秉着好人做到底的精神,我又从他房间抱出薄毯盖在他身上,正准备离开时,他猛然拽住我的手,轻声低喃:“乔乔”

我怔在原地,拳头捏的紧紧的。

林乔是他前女友,是他曾经要死要活爱了5年的那个女人。

跟我在一起后,他嘴上说着不喜欢了,忘记了。

我却偷偷看到他好几次翻那个女人的朋友圈。

这次分手,也是因为那个女人吗?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孙北辰哇的一口,吐在了我今天新穿的衣服上。

我反手朝着他的鼻梁就是一拳。

然后大半夜的,我又送他去了医院。

我真是……

陆阳赶到的时候,我垂着头坐在病床旁边。

床上躺着龇牙咧嘴的孙北辰。

看到陆阳进来,他委屈巴巴的哭诉:“你为什么要打电话叫这个女人来?你看我的鼻子!差点就被她一拳整没了!!”

陆阳“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安慰了他几句,拉着我出门了。

“吃饭了吗?”他问我。

我老实的摇头,一晚上都没觉得饿,现在他问起来,才觉得饿的心慌。

他伸手拦了一辆的士,带着我去吃夜宵。

是我最爱的小龙虾,我很开心,陆阳也很开心。

把我扒拉小龙虾满嘴是油的样子拍了下来。

我突然意识到,完了,我的桃花没有了。

陆阳丝毫不介意,甚至有些乐不可支。

他撑着下巴眨巴着眼睛看我:“安时,你这么可爱,北辰为什么跟你分手?”

我正在跟小龙虾较劲,顺口回答了他:“哦,他说他喜欢男的。”

陆阳笑了,好看的桃花眼微微上挑:“嗯,是我。”

嘴里的肉卡在喉咙不上不下,我傻傻的看着他,问出了一句我自己都觉得很傻逼的话:“你是gay?”

我的桃花还没开花呢,就谢了?

陆阳看了我半天,笑了。

“逗你的,不是我。”

我松了口气。

吃完龙虾后,陆阳送我回去。

他就静静地跟在我身后,微微笑着,美好的一塌糊涂。

想极了我梦中的白马王子。

洗完澡瘫在床上,我脑瓜子转的飞快。

想着怎么再跟陆阳攀上关系,迷糊间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是被手机吵醒的,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陆阳两个字格外的跳跃。

我坐起身,清了清嗓子,做作的开口:“喂?”

陆阳那边有微微的笑意,他说:“安时,实在不好意思,我工作走不开,北辰非要吵着出院,你能替我去接他吗?”

一路上我问候了孙北辰八百遍。

看到我的出现,他脸上也是布满了阴沉,不满意的嘟囔:“怎么又是你。”

我眯着眼走过去狠狠给了他一个爆栗:“你当我聋了吗?”

看着他极度不悦却又委屈的脸,我很开心。

如你所见,我分手的原因,是因为我太暴力了。

他们觉得我太凶,觉得我没有女孩子的样子,觉得跟我在一起以后一定会被打的面目全非。

我很不屑。

帮他办完手续以后,他站在病房等我,我踢了踢他:走啊?

他用眼神示意地上的包,我翻白眼:你还要我帮你背包?

他扬了扬打了绷带的手,我认命的背起包。

我打的,我认。

刚把孙北辰送到家,他吵着好饿要吃饭,我准备出门给他买东西,刚开门就看见陆阳站在外面,手里提着饭盒,在口袋掏钥匙。

我马上笑的跟花儿一样:“陆阳,你忙完了呀?”

陆阳笑了笑,走向餐桌:“你还没吃饭吧?一起吃。”

我屁颠屁颠跑过去。

一顿饭吃的极其和睦,我笑的比花儿还灿烂。

趁着陆阳丢垃圾的空闲,孙北辰神神秘秘的问我:“安时,你别跟我说你要追陆阳?”

我挑眉,反问他:“不可以吗?”

孙北辰嗤之以鼻:“陆阳有那么好追,还能轮到你?”

没等我细想他说的什么内容的时候,陆阳已经回来了。

他微笑着问我:“晚上朋友有一个聚会,需要女伴,请问我可以邀请你吗?”

我小鸡啄米似地点头。

孙北辰捂着眼睛,没眼看啊没眼看。

我没参加过聚会,所以我也没有晚礼服。

陆阳带我去做了造型,又挑了一件香槟色的长裙给我,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他的眼睛亮了一下,镜子里我看见自己完美的身材曲线,被这件裙子体现的淋漓尽致。

就是一个小型聚会。

从我们进场,就有很多视线落在我们身上。

我有些尴尬,因为从来没有被这么多视线关注过,陆阳紧了紧我的手,偏头弯腰跟我说:“没关系,放轻松。”

我努力让自己放松,可是神经反而蹦的更紧。

高跟鞋一歪,我整个人翻进游泳池内。

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tm不会游泳!!

跌落水中后,扑面而来的窒息感。

我死死闭着眼睛,双手胡乱拍打。

上面好像传来了更大的惊呼声,随后一双大手拽住我的手腕,还有一只手扶上我的腰把我往上面送。

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那一刻,我整个人仿佛死里逃生,捂着胸口剧烈咳嗽,大口喘息着。

“安时,你有没有事?”耳边传来陆阳略带焦急的声音,我转头去看他。

他关切的看着我,浑身上下湿漉漉的。

显然,刚才是他救了我。

周围还围了一群人,我往他怀里缩了缩,手也捂住胸口,声音小小的问他:“我可以去换件衣服吗?”

陆阳愣了愣,随后笑了:“当然可以。”

他脱下西服外套盖在我身上,直接将我打横抱起,我惊呼出声,他倒是无所谓,抱着我走去二楼。

从他怀里探了一眼,外面充斥着嘲讽,嫉妒以及羡慕的眼神。

陆阳把我抱进了一件房,随后又找了一件干净的衣服裤子给我,我双手接过,很快就换好了衣服。

我把那件裙子叠的整整齐齐走出去递给他:“不好意思啊陆阳,搞砸了你的聚会。”

他已经换了干净的衬衣,头发也变得半干,刘海软软的贴着额头,有些可爱。

“没事”他说:“该是我道歉,让你受惊吓了。”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我咬了咬嘴唇,他站起身,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我送你回去吧,洗个热水澡,别感冒了。”

我低头说好。

陆阳跟孙北辰是不一样的。

他比较温柔,温柔的让我心动。

坐在奥迪a7上,我摸了摸副驾驶的安全带,心里默默想着,等着宝贝儿,我将成为你的女主人。

是的,我决定要追陆阳。

首先要摸清他的喜好,经过我与孙北辰的灵魂探究,我知道了陆阳喜欢打游戏,很好,我也喜欢。

我从孙北辰那里搞到了陆阳的游戏id,在他做任务的路上等他,拿把新手村的剑追着他砍,砍了好多下,他都不掉血,这护甲,有点高?

当然我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砍他,而是引起他的注意,果然,在我砍了第68下的时候,他转过身公屏打字问我干嘛?

我摸了摸脑袋:做任务呀。

他:……

他:我不是npc

我:那谁是npc?

他:算了,你要做什么任务?

很好,上钩了。

后来,我死缠烂打的做了陆阳的小徒弟,跟着他做任务,刷副本。

我:师傅,我有个小小的问题想问你。

他:嗯,你说。

我:师傅有喜欢的人吗?

他站着没动,过了很久我看见队伍出现的字幕。

他:有。

有……吗?

陆阳居然有喜欢的人了?

我风风火火拦了辆车冲去孙北辰家。

他显然没睡醒,摆着一张臭脸:“你有病啊安时,你也不看看几点了?”

我抓住他的肩膀:“陆阳……有喜欢的人了?”

他迷茫的看了我一眼,笑了:“不可能,他如果有了绝对会跟我说,我可是他最铁的哥们!”

那是什么意思呢?

我有些失神的回到家,看着电脑屏幕里陆阳的角色已经变灰,心底微微又些泛酸。

打开对话框,敲了很多字,又一一删掉。

感情,怎么来的这么莫名呢?

那一晚上,我失眠了。

以至于第二天我顶了个熊猫眼去上班。

中午下班的时候,红姐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我有气无力的:“不去了,我不饿。”

然后趴在桌子上睡觉,太困了。

刚眯了一会儿,有人轻轻敲了我的桌子,我眯着眼开了一条缝,只看见一双擦的铮亮的皮鞋。

老板?

我抬起头,撞上某人的下巴。

有些重,我捂着头,他捂着下巴。

半天后我才看清,陆阳?

他今天穿了一身西服,裁剪得体,英俊非凡。

“别人都去吃饭了,你怎么不去?”

他皱着眉问我。

这么久没日没夜的陪他打游戏,也没睡好,昨天晚上又失眠,脾气一下就上来了。

我别过脸生硬的回答他:“我不饿”

“我可是专门请你吃饭的,这个面子也不给吗?”陆阳的声音有些委屈,我心一软,提上包。

“可以去,但是我吃的东西比较贵。”

其实说贵也不贵,我就是跟他怄气,可是连我都不知道我跟他怄的什么气。

我拿着刀把盘子里的牛排划的稀烂,抿着嘴一声不吭,陆阳不动声色端过我的那盘牛排,把他划好的牛排放过来,微微勾着嘴角笑。

“安时,我得罪你了?”他问。

“没有。”

“那你……怎么好像在生我的气?”

我闷闷不乐的,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他:“陆阳,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他静默了一会儿,扬眉笑:“有。”

果真……有?

“你慢慢吃,我吃饱了。”

说完,不再理会他,我转身走出餐厅。

看着他那辆奥迪a7招摇的停在路边上,我冲上去狠狠踢了一脚轮胎,忍不住爆粗口:“操!”

放弃是我的风格吗?很显然,不是。

我又冲去孙北辰家,用刀架着他的脖子,逼迫他去问清楚,陆阳喜欢的人是谁,在我的威逼利诱下,孙北辰去了。

那身影,倒是有一番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架势。

很快孙北辰就屁颠屁颠回来告诉我,陆阳喜欢的是个女的。

我差点被气出心脏病。

我当初是怎么看上这头脑负250的家伙的?

得,孙北辰既然靠不住,我就自己查!

我开始蹲点排查陆阳身边的所有人。

同事,朋友,同学。

很好,一无所获。

我蹲在他家楼下,被蚊子咬的满身是包,就在我快要起身离开的时侯,一辆车缓缓停了下来。

车上下了一个美丽又优雅的女子。

隔得远,看不清具体,不过看身影是个美女。

她上去了陆阳家,过了半小时下来了,跟陆阳一起。

陆阳帮她开了车门,她还转头亲了陆阳的脸??

我再也忍不住,车一开走,我就冲了出去。

“陆阳!”

他有些诧异的看着我:“你怎么在这?”

“你喜欢的人,就是她吗?”

我手指着刚才小车离开的地方,陆阳看着我,有些似笑非笑。

我跳起来狠狠踩了他一脚,转身气呼呼的离开。

我还故意放慢了脚步,陆阳这厮居然没有追上来?

回到家洗完澡,给被蚊子叮咬过的地方涂了药膏,我还是没有忍住打开游戏。

陆阳果然在线。

我还没说话,他先发了一段对话过来。

他:小徒弟,为师今天被人踩了。

我硬着头皮敲字:“是吗?”可真是活该。

这句话我不敢敲出去,我怕被发现。

他:那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抽风,在我家楼下蹲了也不知道多久,现在应该浑身是包。

我现在想顺着网线过去打他,可以吗?

他:可是我现在没有空去管她,因为我要给我喜欢的人打电话了。

然后他的角色就变成了灰色。

我坐在电脑前良久,终于深深呼出一口气。

真的,没有一点机会了吗?

手机铃声响起,我单身接起。

“喂?”

“安时,出来吃宵夜吗?”

我皱眉:“不去,你不是要给你喜欢的人……”

我住了嘴。

电话那边传来他隐隐的笑声:“喜欢的人什么?打电话吗?我的小徒弟。”

我怔了良久:“什么时候……发现的?”

“从你砍我第18下,我就查了你的位置。”

“所以你……”

“所以,安时,出来吃宵夜吗?”

心里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情绪,酥酥麻麻的,像蜜一样甜,可是我嘴上却拒绝了。

“不吃,懒得化妆。”

电话传来忙音,我才发现陆阳挂断了。

我恨不得打死我自己。

装什么装?心里都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到他身边了。

正在我纠结如何才能又有面子,又可以去吃宵夜的时候,门铃响了。

打开门,陆阳提着一袋子烧烤站在外面,弯着眼睛看我。

“知道你懒,那现在,吃宵夜吗?”

我压住内心的欣喜,假装皱眉:“所以,亲你那女孩是谁?”

陆阳笑了笑,有些无奈:“怎么办啊,我女朋友连我亲姐姐的醋都要吃。”

原来是姐姐。

“那也不行!”

“是是是,女朋友说的话最大嘛。”

“别乱叫,谁是你女朋友。”我红了脸。

“你。”他凑近了我耳畔低声道,带着无限的宠溺。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