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豪家族:富二代兄弟的娶妻哲学》

《土豪家族:富二代兄弟的娶妻哲学》

045615

我老婆是在朋友的局上认识的小网红,在一众漂亮女生中,她显得尤为清纯。

当然我知道这些都是装出来的。

但是只有娶这种没钱一心傍大款的女生我才能继续快活……

1

「爸,我想结婚了。」

「结婚?跟谁?」

这次回家,就是想让我爸同意,娶我的小网红女友进门。

其实说起来,这姑娘挺不错的,只不过离我爸的标准,还差太远。

我现任女友,周怡然,小我三岁,普通人家的姑娘,父母下岗后,家里东拼西凑开了个水果店。学习一般,勉强考了个专科。但架不住人长得是真好看,今年大三已经是个小网红了。

嗯,微博十五万粉丝,八万买的那种。

我爸,张继先,年轻时候是村里赶大车的,后来南下淘金挣了钱,借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成了风口上的猪,买了几个矿,完成的资本原始积累,成了我们市有名的房地产开放商。

发财以后,我爸也成了讲究人。

就说吃饭,他承包了一片山头,雇了几个人,专门种菜、养奶牛、黑山猪、小山羊、走地鸡、土鸭……确保吃得天然。本地不好种的菜,就专门调拨司机,带着保姆去三四百公里之外的北京三源里菜市场,五天采买一次。

外人都说我家作,是不知道我爸有多少钱。

这么说吧,张家七大姑八大姨加起来二十来口人,要是每人每天花 1 万块,大概能花上几辈子。

吃饭尚且如此,对于我和大哥的婚姻,他绝对严肃认真,用我爹的话说,猫狗配种都看看血统,你俩娶媳妇都给我掂量掂量:

结婚,必须以提高张家的综合实力为标准。

此刻,我爸稳坐在罗汉床上,对我进行第一轮拷问:

「....比你小三岁,毕业了吗?家里干什么的?」

「快毕业了,正经清白人家,父母开水果店的,就在城北小学那一片。」

「城北小学?那不是郊区改建的地方吗?你就娶个这样的?咱家有什么脸面?简直是丢人!你这是要老子去扶贫?」

「爸,别这么说,先富带后富,共奔富裕路嘛,再说了怡然家里也是有自家产业的。」

「张克棠!你个败家子!我之前那些话都白说了?」

果不其然,老张知道真相后,差点抽过去。

这家里能把老张气得直冒烟的,也就只有我啦。

「爸,周怡然漂亮啊,虽然是个网红,但是脸上没整过,天然美女,生孩子肯定好看,改善咱们家基因,这也提高咱们家综合实力啦,这年头,好看的脸就是本钱啊! 」

「滚,给我滚! 」

「爸,我可以滚,但是周怡然怀孕了。」我亮出了大杀器。

「张!克!棠!你叫什么张克棠,你应该叫张克爹! 」

老张被气得不轻,他立刻吩咐我妈给大哥打电话。

我家人口关系有点复杂,必须交代下:

我和我大哥不是一个妈生的,他妈是我妈的亲姐姐,不过命不好,因病早逝。我姥爷眼瞅着女婿发达起来,大女儿却没了,肥水不能流外人田,就把小女儿嫁了过来,两家还是好亲家。

老张跟我妈结婚的时候,我大哥都 12 岁了。

张家对孩子的期望,早在名字里显示的一清二楚:

张克承,克明克哲,承继祖业,这八个字,就是我爸对大哥的全部期望。

而我呢?张克棠,棠棣之花,取自《诗经》,这四个字,说的是兄弟情义,说白了,就是要我踏踏实实的敬服大哥,不要想乱七八糟的事,只要大哥不作死,家业早晚都是大哥的。

可,随着我的成长,形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老话说,「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这话放我爸身上同样适用,老张一天比一天疼爱我,自然而然,大哥产生了危机感。

不过,宠小的归宠小的,老大继承家业的基本路线,是不会变的,张家绝对不许出现争家产兄弟反目的闹剧。

但,大哥怎么会轻易放下防备呢。

小时候,家里没钱,老张在外打拼,留着媳妇和儿子在家苦熬。大哥穿着洗的发白的旧衣服,徒步去十公里外的学校念书,靠着咸菜就馒头过日子,都十岁了,就去过一次县城——代表学校参加奥数比赛。

偏偏我这么好命,一出生,老爸就有钱,每次外出都带着我,所以我从小就见了不少世面。

大哥那时候,就上紧了发条,做什么都特努力,为了得到父亲更多的爱。

大哥总是笑呵呵,看起来很和善。

其实,外人不知道,大哥张克承,才是张家真正的狠角色。

大哥一早就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标,所以他为了事业全力以赴,这里面也包括,遵从老张的意愿,拼尽全力娶了出身高门大户的大嫂。

大嫂朱敏元,就是老张理想的儿媳妇。

朱敏元的娘家,是当地的权贵人家,父亲是银行的一把手,二叔从政,三叔做生意,和老张这种暴发户不同,据说朱家从民国起就出过大人物。

大哥「争气」的娶到了朱敏元,这件事成了老张的骄傲!

两人结婚的时候,老张大手一挥,提亲时,光彩礼就给了 199 万。

提前一年筹备婚礼,单说苏绣的中式礼服,不算设计师设计的时间,光是制作环节,刺绣,三四个成手的老绣娘齐上手,还花了整整四个半月才完工。

婚纱是定制款,托人找的帝都有名设计师,花费五六十万,搞定。

当然,这都只是婚礼的一部分,其他的房产、首饰、敬酒服、晚宴礼服,算下来的花费,实在是数不过来。

中国的人情社会,越是小地方越讲究,大哥大嫂的婚礼,门当户对,风光无限。

和大嫂结婚后,大哥的事业顺风顺水,张家的钱也水涨船高。

大哥对大嫂很好,得知大嫂喜欢打网球,还亲自让人在家里建了一个网球场,不管工作多忙,每周六必然陪着大嫂打球、吃晚餐。

婚后的大哥特别的「温情」,跟其他有钱的男人不一样,他有能力、专情,也算是富二代圈子中的奇葩,有这样的大哥,还是很骄傲的。

我一度以为,大哥是爱大嫂的,不会为了利益不择手段。毕竟,如果是为利益娶大嫂,娶回家敬着就是,实在没何必扮演二十四孝好老公呀?!

直到前几年,我逃学溜回家拿钱,听到了楼上大哥大嫂的争吵,才知道自己当年的想法有多幼稚。

大嫂的父亲出事了,关乎生死存亡。

大哥一年前就收到了消息,开始想办法了。然而事态不妙,暗中做了几番周旋,无奈朱家的事盘根错节,最终还是无法挽回。

趁着明面上处分还没出来,他得抓紧做全面切割了。

大哥拿出了离婚协议。

大嫂惊了,自己嫁的男人,竟然如此无情,她挥着网球拍砸了床头的结婚相框,丢了结婚戒指,一通嚎哭。

「张克承,你还是人吗?这时候和我离婚?」 一向端庄的大嫂咆哮着。

「就是这个时候才要离婚,你理智点,你也知道你爸出事了,这次的事情,咱们谁也帮不了!」大哥的声音不算大,但是语气很冷硬。

「那为什么咱们非得离婚呢?」

「敏元,我以为你不会问这么蠢的问题,你爸因为什么事情出的问题,咱们都知道,咱们不离婚,对谁都不好。」

「你娶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那时候,我可是你们家恭迎着进门的,这么无情无义,你不怕别人戳你的脊梁骨!以后孩子会恨你的!」

「等别人真的能把手指头戳到我的脊梁骨上再说吧!趁着你爸的事情还没彻底摆到明面上,大家好聚好散!你痛快签字,往后你的生活费用,我不会少的,这是我的底线了。

你别着急说话,这些钱你以前是可以不在乎,你爸爸出事,现在你二叔三叔也是自顾不暇,往后的日子都得花钱,别想着骨气,当不了饭吃。」

果然,大嫂不叫了,不吼了。

我一身冷汗,赶紧溜出家门,

婚姻不过是一门生意,无利可图,就要申请破产清算,关门大吉。

大哥和大嫂结婚,那时候的大嫂就是珍珠,他把她捧在手里。

大嫂家失势,他就像扔掉一颗五分钱的玻璃球,动作轻松连贯。

什么叫明哲保身?大哥用实际行动给我上了一课,火还没烧到自己身上,就得先拿好了灭火器。

我对大哥的认知被颠覆了,大哥却得到了老张的赞许,有这样的儿子,老张可以安稳的退休了。

从此,大哥在老张心中的位置,更高了。

那一年,我 16 岁,还是个刚上高一的毛头小子。我只暗暗告诫自己:

「张克棠啊张克棠,你这辈子,一定一定,不要碍着大哥一点道儿,好好记住了。」

通过这些年的努力,大哥已经坐稳了张家继承人的位子。虽然,他和大嫂的婚姻,只维持了短短两年。

这两年,他借助大嫂娘家的雄厚势力,拉拢人脉、勾兑资源,签订了一笔笔新订单,赚得盆满钵满,张家的声望被提升了,张克承,是这一圈二代中最有实力的一位。

作为张家产业的继承人,大哥多么称职!他一刻也没闲着。

这么一比,小张就惭愧了。

从小成绩不好,从幼儿园到高中,一路靠赞助费,大学赞助不了了,老张大手一挥,国内不行去国外,还能镀镀金。野鸡大学也是大学嘛。

在国外这几年,英语说不好,没事没学到,可是架不住咱有个好人缘呀。可能,我长得看起来人畜无害,花钱也阔绰,喜欢我的姑娘特别多!

从初中写情书到大学毕业,这么多年,谈过的睡过的尖果儿,有点数不过来:

家里从政根正苗红的,家里做生意有钱的,智商超群的,胸大无脑的……

五花八门,要是攒一个局,嗯,比过年都热闹。这些女朋友长的三个月,短了三天,有的连肾才走了两次,实在走不了心。

但是,玩归玩,太出众的女孩子,并不在小张挑选结婚对象的范围内。

为什么?因为无比「强大」的大哥。

和家大业大、有出身或者太聪明的姑娘结婚,免不了要利益交换,虽然有了岳父家或者老婆的帮助,但这样一来,势必威胁到大哥的地位,你细品。

跟大哥斗?你见过蚂蚁撞大树吗?

不争不抢,老张也能分小张几个亿,这种平静生活难道不香吗?霸总文看多了吧,非得跟大哥抢家产!!!

小张只是学习不好,又不是脑子不好。

投胎在张家,比大哥整整晚了 12 年,不要小瞧这时间差,大哥用他的手腕和能力,证明了他才是张家的第一、也是唯一继承人,不容他人觊觎。

再说,大哥与生俱来的商业魄力,哪是咸鱼能比的?

安静做个怂包,真是太香啦!!

毕业后,大哥在公司给挂了个闲差,小张就算就业了。

朝九晚五、每个月 5 号按时领工资,虽然工资还不够买身衣服,不过毕竟是劳动所得,感觉还挺新鲜。

不过,没三个月,小张对上班就提不起兴趣了。

迟到早退,旷工摸鱼,把老张气的不行。

老张念叨小儿子不争气,卖个萌就过去了,大哥听到了,就是笑一笑,给弟弟发个大红包。

做一个父亲、大哥宠爱,公司的吉祥物,没有能力的小儿子、乖弟弟,就是小张对自己人生的定位。

这会儿,大哥从百忙之中抽身,回来和老张「议政」,对小张的结婚对象评头论足。

老张语气里十分嫌弃:

「克棠说要结婚,一个水果店的女儿,他把人家姑娘的肚子搞大了……老大,你怎么说?」

大哥扫了一眼父亲的脸色,回答的颇有意思:

「爸,不管克棠做了什么,他都是我弟弟。」

果然,在老张没表态之前,他是不会说什么的,表白兄弟情才是要紧事,老张喝了一口茶没说话,大哥接着说:

「爸,老弟第一次说要和姑娘结婚,想必是认真的,不如先见上一面,您不是常说,咱们家也是苦出身嘛,吃过苦的孩子,福气都在后面。」

「行吧,那就先看看,克棠,记住你大哥的好!」

「克棠,一直是个好孩子。」

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啊。

2

没两天,张克棠就带着女朋友周怡然,上门了。

看着张家仿苏州园林的装修,周怡然心里暗暗乍舌,克制住自己的惊讶之情,没有失态。

什么叫贵?你不一定了解这个东西的价格,也不一定了解这个东西的历史,但只要这个东西放在这儿,你就知道它贵!而你,买不起。

周怡然登门前,还辛辛苦苦做了好几天的功课。

如何讨好公公婆婆?第一次见家长绝不出错穿搭,第一次见公婆的礼仪……直到她看了一篇《富二代家庭喜欢什么样的儿媳妇?》,突然就垂头丧气了,穿得再好,再会说话,有什么用?!过硬的家世背景和本事,这些才是婚姻市场上的硬通货。

不过丧了一会儿,她就恢复了,好在她还有漂亮脸蛋,和肚子里的孩子。

张家还是老样子,张爸和张妈坐在主位上,老大坐在张爸的下首,二女儿和女婿坐在张妈妈的下首。

小张带着周怡然进来,打过招呼,保姆阿姨单拿了一张椅子,放在张妈妈的旁边,而小张坐在了张老大的旁边。

小张看着女朋友一脸的紧张,眼神安慰后,开口了:

「爸、妈、大哥,怎么样,我女朋友漂亮吧?视觉设计专业,你看我找了个这么会打扮的媳妇,将来就能赶上大哥一半帅了。」

看着总是一脸笑嘻嘻的三儿子,张爸实在是气不起来:

「天天胡说,家里来人也胡说,不学无术,人家女孩不知道看上你哪了!」

「爸,你和王叔叔学的不错呀,成语用的越来越溜。」

张家敢这么打趣张爸的,只有小张了,张爸又要训儿子,张家老大开口了:

「棠棠,别闹了。」

一句话,张克棠果然就闭嘴了。

吃过了饭,张克棠送女朋友回家,看出了她的担忧:

「怎么都不说话?」

「我觉得你爸爸不喜欢我,那句不学无术说的是我吧?什么我不知道看上你哪儿了,是不知道你看上我哪了吧?」

张克棠拉着她的手,声音柔和的劝说:

「别怕,别怕啊。一切有我呢。你放心,我爸爸人很好的。」

「我看你一点也不怕你爸爸,倒是怕你大哥。」

「他是我大哥嘛,我当然怕他。」张克棠又变成了笑嘻嘻的样子。

「那怎么没见大嫂?你大哥应该结婚了吧?」

「嗯,前几年离婚了,这话在我们家可不许随便说,我大哥情深难受。」

张克棠深情严肃,周怡然也识趣的没再说什么。

为什么是周怡然?

小张娶周怡然,理由也很简单:

作为小儿子,娶了没出身没能力、只是漂亮的周怡然,对大哥自然就构不成威胁,而这婚姻,绝对不能影响小张后半生的快活日子。

作为一心想嫁给有钱人的普通女孩,周怡然也有着「优越」的性格优势:

她不乖戾、不高傲、不嚣张、够听话、好拿捏。

和这女孩认识,算是巧合,也是安排。

小张的狐朋狗友喜欢组局,还专挑大学生中的漂亮小姑娘下手。

胖仔很有心得:

「泡妞,就找大学生,素质高,而且没进社会,没见过世面,几千块的包儿、送个口红礼盒就开心的不得了,成本低,收益高,还新鲜!」

这次局就是胖仔组的,就这样,张克棠认识了周怡然。

这姑娘确实漂亮,端庄,一头黑缎子一样的长发修建的整齐,两条大长腿,恨不得从肚脐那就开始劈叉。

穿着一条重工刺绣的法式连衣裙,十分优雅,和屋子里的另外几位「妖艳贱货」确实不一样,非常有高级小白花的感觉。

张克棠和她聊了几句,就喝酒去了,他虽然对周怡然又兴趣,但并没有着急追求,而是和周围的朋友打听了一下周怡然的情况,万一是谁谁的前女友就不好了,做朋友圈里的接盘侠,张克棠可没有这么重口味。

打听了一圈之后,张克棠知道了周怡然的情况,单身,参加过几次聚会,也有人表示对她有兴趣,不过并没有和谁在一起,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张克棠笑了笑:「在待价而沽啊。」

可以开始狩猎了。

该买包买包,该送礼送礼,小姑娘未出社会,根本抵抗不了这阵势!

张克棠也会有意无意的说:

「漂亮是上天对女孩子的恩赐,你看看那些港姐、亚姐,多少女孩子靠着漂亮翻了身的。」

周怡然得知自己怀孕时,非常慌乱,她也想过,如果张克棠不娶自己,就挺着肚子逼宫!

她也怕张克棠不肯负责,让她去打胎,对于张家来说,给个十万二十万的封口费,不是什么难事。

好在张克棠有良心,立刻说要见家长,结婚。

周怡然的心算是放下了,原本的打算,就是毕业后找个有钱的人结婚。

如今看来,一切都很顺利,不过提前了一些。

不过结婚的事还是遇到一些波折,老张不同意娶周怡然。

抱着壮士一去不复返的信念,小张掏腰包请了个大师,算了个黄道吉日,做好电子喜帖,直接发到了张家的群里,瞬间一片恭喜声。

本以为爱面子的老张一定会同意,没想到老张保持了沉默。

有困难,找大哥。

果然,大哥一回家,老张就温和不少,大哥恭恭敬敬的给老张倒上茶:「爸爸,棠棠是认真的,您别生气,您的想法儿子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咱们棠棠不是什么厉害孩子,真要是娶个家大业大的,还不得欺负他啊?爸爸您舍得儿子,我还不愿意弟弟受苦呢。您娶儿媳妇要看看儿媳妇的情况,嫁女儿会不看吗?」

大哥的话说的委婉,不过老张听的明白,厉害人家的女儿看上小张,厉害的岳父岳母也看不上。

老张还是爱小儿子的。与其让孩子受气,不如娶了周怡然吧。反正已经有一个儿子可以承担家业了。

老张终于同意了小张娶周怡然,但是有一个条件,必须签署婚前财产协定。

张家的一切,大到房屋、商铺、存款、股票基金、珠宝收藏,小到一条毛巾、一块香皂,都和周怡然没有任何关系。

离婚后,无论谁是过错方,孩子都归张家。

看着协议书,周怡然觉得被羞辱了,委屈的直掉泪。

但小张一句话就让她乖乖的签了:

「你不是说你爱的是我,不是我们家的钱吗?这里面,可没有写我和你没关系哦! 」

周怡然小声的争辩了几句,签了。

算了,先嫁进去再说。

3

不过,周怡然的婚礼规格,和前大嫂差太多了。

提亲的时候,张爸给了彩礼,二十八万八。至于礼服,店里有什么就买什么吧,不租就已经不错了,定制是没有时间的。首饰嘛,卡地亚的对戒,加起来不到六万。

不过张爸也说了:

「等怡然生了孩子,还是配个车吧,写到棠棠名下。」

婚礼办完了,周怡然也安心了,看着结婚证上的钢印,觉得自己彻底成了人上人。

虽然,张爸话说的难听,但小张给她花钱一点也不含糊,刚怀孕三个月,家里就已经安排好了两个月嫂,还买了一堆海参、燕窝,饮食也是特殊照顾。

生完了孩子,周怡然觉得自己坐稳了张克棠太太,张家三少奶奶的宝座。

不过周怡然的妈妈还是经常念叨:

「怡然啊,你得赶紧生个儿子,光有个女儿不行啊,你看看克棠的爸爸,就喜欢儿子,克棠没准也这样。」

这话说多了,一次被张克棠听见了,他立刻挺身而出维护妻子:「妈,生女儿有什么不好?怡然的身体最重要,您不要再说这些话了,我就喜欢漂亮的女孩!」

周怡然听完后感动半天,不过张克棠也是说了实话:

他确实喜欢漂亮的女孩。

5

天下的漂亮女孩可太多了。

结婚一年后,周怡然接到了一个示威电话,自称是小张的红颜知己,让自己放聪明点,不然小张一定会和她离婚。

说完就挂了电话,周怡然再打过去,电话关机。

通过电话号码搜索微信号,出来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微信的昵称是糖糖.

和张克棠的小名同音! 朋友圈有张克棠的身影!

更讽刺的是,头像用的是娜娜子——蜡笔小新的女神,而小张用的头像就是,蜡笔小新!!

周怡然截图,去质问张克棠:

「张克棠,你最好能解释清楚! 」

「哦,这个啊,你看的和你想的一样。」

张克棠歪坐着,丝毫不辩解的样子,周怡然被彻底激怒了:

「张克棠,你把我这个老婆摆在哪里?!你就这样的毫不掩饰吗?」

「摆在家里啊,还是个漂亮的大房子呢,诚实是美德,我也不愿意胡说,免得你胡思乱想,影响你保持年轻。」

「张克棠,你、你、你就是个混蛋!」

一个抱枕飞了过去,张克棠起身拍了拍:

「怡然,不要家暴哦,宝宝还在呢,对她的成长不好。」

「你好意思说,对她的成长不好?有你这样的父亲,她能成长好吗?」

「当然能啦,我可以教他如何辨别花花公子~独门秘籍,口授心传,包教包会。」

张克棠还附赠了个大大的微笑。

简直无可奈何!不管自己如何发脾气,张克棠连大声吼叫都不会,就像拳头打进了棉花里,倒给自己憋了好大内伤。

这一夜,她根本没睡,第二天一大早就开车跑到了张家的老宅子。

张爸把她叫进了茶室,沏了一杯茶,说道:

「说吧,怎么了?」

「爸爸,克棠出轨了!那个女人给我打电话,您看看,这是她的微信截图!克棠已经全部都承认了!爸爸,我可是明媒正娶的的媳妇啊!!」

「那你想怎么样呢?离婚?棠棠给你赔礼道歉?和那个女人断绝往来?」

张爸幽幽的喝了一口茶。

周怡然一下子愣住了,她并不想离婚,就是想让张爸教训教训儿子,可是张爸的样子,摆明了是向着儿子了。

张爸不愧是生意场上的老油条,虽然拿小儿子没办法,拿捏起一个没本事的儿媳妇却是轻而易举:

「你不用担心这些,如果你要离婚,孩子会在张家好好长大的。不过你们有婚前财产协定,棠棠的钱,都是我给的零花钱,所以也没什么共同财产好分了,不过我们还是讲人情的,该给的补偿,也会给的。」

「爸爸,我不想离婚,只是,只是……」

周怡然显然是吓到了。

「只是,只是什么?好了,年轻男孩子,谁不爱玩呢?知道回家就很好了,你不要被外面的女人吓到,傻到和自己老公过不去,到时候占便宜不还是外面那个吗?这小子不错了,你未婚先孕,他还愿意负责,你出去问问,有几个有钱人会这样随便让儿媳妇进门?都是棠棠说非娶你不可,我才答应了。行了,之前说你生完孩子给你配一辆车,写到棠棠名下,现在也不用写到他名下了,直接给你吧。」

张爸的话,不容拒绝。

周怡然愣了一下说道:

「谢谢爸爸。」

回到家后,周怡然躺在床上,张爸的话反复在她的脑子里转:

如果真的接受了车,就是默认了张克棠的出轨,只怕以后再也管不了他了。可是闹呢?真的离婚吗?不,张家是自己千辛万苦才嫁进来的,虽然不过一年半的时间,可是未婚漂亮女孩和离异生过孩子的漂亮女人根本不是一回事,何况张家人脉颇广,在这个小地方,想再嫁一个和张家差不多的可不容易了。

况且,自己也不算吃亏,就算有婚前财产协定,可是现在豪宅住着,豪车开着,还有二十万额度的副卡随便刷。每个月五万的零花钱,女儿的一切,家里的吃用都不用自己,就算是嫁个不出轨的老公,好好工作,也未必能过上这样的日子吧?何况自己这学历,难道要回家和爸妈一起卖水果吗?

周怡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想来想去也释然了。

人跟人果然不一样,别人是老公出轨,被转移财产,周怡然老公出轨,躺着得钱。

6

这边,小张主动去和张爸交待了,张爸正花房伺候那两盆君子兰:

「你小子偷吃给我擦干净嘴!你媳妇跑到我这里闹,成什么样子?!扣钱!给你媳妇买车的钱,从你的钱里扣掉,下个月、下下个月一分钱都没有,我看你拿什么胡闹!」

「爸,别这样嘛,您这样有点不讲武德哦~」

小张没皮没脸的和张爸耍赖。

「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脑子里想什么!你早就算计好了,娶个出身低的媳妇,好去外面胡来!」

「哎呀,父亲大人神机妙算」

小张赶紧给爸爸拍马屁。

「滚蛋,别让老子看到你,你媳妇再告状,我就扣你三个月,再告状扣你半年,还要停掉信用卡!」

小张连连保证不会再犯,离开了花园。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给大哥发微信,哭诉爸爸不给自己小钱钱,求天神大哥帮助,不一会儿,短信来了,张克棠的卡上多了三十万块钱。

小张开心地坐进了车里:

只要自己乖乖的,不在爸爸面前乱说话,面对只会泡妞、娶了没用老婆的弟弟,大哥还是很愿意给自己花钱的。

出轨的事情完美解决,小张乐的轻松,这是自己算好的结果。

娶周怡然,就是为了日后「玩」的开心一点。这个姑娘漂亮又识趣,知道如何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事情。

周怡然的怀孕时间,也是他算计好的,一个足够好的理由让她退学,没了毕业证,就断了她的一半退路,一个高中毕业生能去做什么呢?

不、不,是一个习惯了买买买、伸手就有钱的人,怎么能去上班吃苦呢?

这样想来,小张觉得,自己和大哥其实是一类的人!

他们,一个选择了漂亮的女人,一个选择了有权的女人,虽然选择不同,可说到底,都是为了自己。

呵,这自私的基因。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