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的秘密

网红的秘密

0141210

比如我老婆,她要做的事,很简单,只是满足了这个富二代古怪癖好就行,虽然代价是小产。

我叫程浩,老婆叫蔡米琪,是个网红女主播。最近,她跟直播间里的榜一互动很频繁,还按他的要求,拍各种照片,这让我心里很不得劲儿。

以前她不这样。我是研究所的博士后,主攻葡萄基因组学,一年前,我受邀参加一个红酒品牌发布会,主办方请了些模特站台,我老婆是其中之一,她的性感与美丽,让我着迷。后来,我用心追求她,她同意了,半年后就结了婚。

婚后,她跟视频公司合作,开始了直播带货。我为了支持她,还给她买了个内存最大的手机。

不过,视频公司要求,她得在网上装单身。

这事我起先是反对的,可我老婆说,为了流量,必须这样,我拗不过她。

从直播开始,她身上的名牌越来越多,卡地亚、普拉达,从七八千的鞋子,到两三万的衣服,都带着大 logo。

当然,这些东西,甚至包括各种高端美食、酒店,都是拼单,这在网红圈很常见。

以酒店为例,她们经常会十几个人,花五六千,包一个高端套房,每人用一个多小时,进去拍照、拍视频,给粉丝看。

即便如此,还是会花不少钱,我工资经不住这么造,一度入不敷出。

我跟她说:「米琪,咱不用全靠那么浮夸的办法吸粉吧?」

她说:「那用什么?我又没才艺,不弄点高端生活当噱头,谁关注我?」

我说:「没才艺,我老婆可以靠人格魅力嘛。」

她嗤笑一声:「人格魅力,都是用钱堆出来的。对了,你不是有研究经费么,我出去拼单吃饭,开点发票,你给报了呗。」

我说:「研究经费是专款专用,可不敢乱花。」

她说:「你一个博士后,这点事都不敢干?」

我说:「博士后在我们单位也不算什么,不要说博士后了,再往上,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级别一个比一个高,他们也不敢乱报销啊。」

她白了我一眼:「那你还是寄希望于我能快点红吧,早点把钱赚回来。」

我说不过她。

我偶尔也看她的直播,说心里话,她长得确实好看,穿着大牌衣服,出入高端场所,范儿很正,让人向往。

不过,最近,她路子变了,喜欢穿紧身的衣服了,比如牛仔裤,或者是健身裤,臀部曲线显得十分鲜明,还经常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直播时背身趴着,给粉丝看,为此有时候直播间都会被封几天。

我观察到,她这样做,是因为,最近直播间的榜一,自称是个翘臀控,要求她的。

我当时就跟她说:「老婆,那个榜一,一看就很猥琐,你能不能别老穿紧身衣拍那样的视频给他看了?」

我老婆说:「什么猥琐啊,你知道他上周给我刷了多少礼物么?顶你俩月工资。」

我说:「那也不能无条件满足他啊,说不好听点,你这有点像……」

她问道:「像什么?」

我没说出口。

她冷笑:「像在卖是吧?」

我面红耳赤。

她发火了:「我卖?你也不想想我为了谁!你那点工资,给我买个包都得考虑半天,我怎么跟别人比?我妈一直跟我说,这年头儿,除了赚钱,别的都不重要!」

我也有点火:「这什么价值观啊,非得赚大钱才能活,靠工资就不能过日子了?」

她冷笑:「能,只不过,是穷日子。况且,我问你,你可以过穷日子,但你忍心让孩子也跟着过么?」

我一愣:「什么孩子?」

她顿了顿,才说:「我怀孕了。」

我一惊:「什么?你怎么没告诉我?」

她耷拉着脸:「上周测出来的,还不确定。」

我抱住了她,心生狂喜:「那有啥不确定的,你这小傻瓜,好了好了,刚才是我不对,你别气坏了身子,以后,我什么事都依你!」

她心情这才好点了,但又说:「你听好了,我抛头露面赚钱,都是为了孩子,包括以后要喝好奶粉、上好幼儿园,而且,还要坐好车,去各种地方旅行,不能被别的孩子比下去,最好,等我红了,把房子也换个大的。」

「都依你,」我不跟她争,赶紧扶她坐下,「以后,你就是咱家的顶梁柱,就是家主!」

「我本来也是。」她这才有了笑脸。

从这天起,我对她呵护得更加细致,真的,得知要成为父亲的喜悦,让你做什么都愿意。

我特想有个女儿,一想到女儿那可爱的样子,我全身就充满了力量,我一定要当一个全世界最好的父亲!

甚至,我都为她起好了名字,把我和老婆的姓氏连起来,就叫程心蔡,小名蔡蔡。

但我那时死都没想到,在我心里,那可爱的女儿、美好的未来,在我老婆眼里,却一文不值,还不如一坨屎!

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让她拍翘臀视频的榜一。

怀孕后,她跟榜一的互动越来越频繁,榜一的名字叫「堕落之红」,我以前没进他的号,那天,我点了进去,发现,他是个富二代,号里各种炫富视频,像开豪车在街头飙车、住高档酒店之类,挺多,其中有个视频里,他搂着一堆美女开了瓶红酒,是罗曼尼康帝,我研究这个的,还算懂,那酒一瓶要几十万,是高端奢侈品了。

而随后,我惊讶地看到,他竟然跟我老婆在线下见过面,拍过一个很亲密的视频,是在酒店里!

这个信息太突然了,我看看时间,是一个周前。

酒店是宝格丽,这条视频点赞量很高,我看了看网友评论,才知道,那个房间,是花园阳台套房,要 5 万多一晚,是北京最奢华的房间之一。

我老婆出轨了?

我难以置信,拿手机去问她是怎么回事。

她不以为然道:「你倒是真能找。这是摆拍,什么都没发生,人家给我刷了那么多礼物,来北京,我理当去当面感谢感谢。」

「什么都没发生,他请你住 5 万多一晚的酒店?」我根本不信。

「那又怎么了?人家的世界你想象不到啊,况且,我没住。我告诉你,这里头,其实是有深意的。」

「什么深意?」

我老婆说:「他是我的榜一,很多人都会点进他的号去看,我那天听说他在宝格丽,故意去找了他,并让他拍了视频发出来,目的,是为了刺激榜二和榜三,给我多刷礼物。」

我懂了,无非是让几个榜上的土豪为她吃醋,争相送礼。

我老婆又说:「钓榜二榜三什么的,有的是招儿,这才哪到哪,这次还省了我拼单费了呢,你是不知道我们圈里小姐妹们多羡慕。」

可我心里还是不得劲:「他知道你有老公,而且怀孕了么?」

我老婆说:「这事可不能让他知道,不然,他就不会给我刷礼物了。」

这叫什么事啊,让老婆这样出去赚钱,我跟古代的龟公有什么区别?

我觉得窝囊,说:「老婆,要不,这钱咱不赚了,你就告诉大家你结婚怀孕了……」

我话没说完,她火了:「你说什么呢?我粉丝积攒到今天这样容易么?不干了喝西北风去啊?你一臭博士后有什么了不起的,装什么清高?」

我觉得委屈,可我看她那样子,怕她动了胎气,不敢争了。

但后来,我特后悔,我该跟她争到底的,也不至于让她利欲熏心,一错再错,直到把我日夜期盼的女儿给流掉了!

她那时还没显怀,但毕竟怀了孕,胖了些,所以她竟想吃减肥药。我是做研究的,当然知道,减肥药基本都是骗人的,阻止了她。可她又说,晚上得去夜店蹦迪,保持身材。

我特担心,她却说,很多明星从怀孕到分娩,身材几乎没变,她也要那样。

我说:「那不是胡作么?对自己和孩子都不好啊。」

她却说:「作什么啊,我最近大腿有点粗,还想去抽脂呢,要不是需要全麻,医生不让,我就做了。」

我听了倒抽一口冷气,得亏医生理智!

但事实证明,别人再理智,也无法抵消她的疯狂,就在那天,一个噩耗传来,让我如遭雷击。

当时,她惊慌地打电话给我,说刚才逛街时,下身出了很多血,现在人在医院。

我吓得立即请假去医院,到了后,医生严肃地告诉我,她流产了。

我蒙了,冲进病房,抱着我老婆痛哭,一个劲儿抽自己,说我没照顾好她,我老婆倒比我冷静,拍着我后背,安慰我。

医生显然觉得我对她照顾不周,训斥我:「你这老公当得也太不负责任了,明知道她怀孕了,居然还……」

我老婆赶紧止住他:「大夫,我老公对我很好,是我不听他话,你别说他了,我们想单独待一会儿。」

医生一脸不忿,只能摇头出去。

我更加愧疚,哭得更凶。我那时想,都怪我没照顾好她,如果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宁肯让她骂我,也要让她多吃饭,保重身子。

可那时,我真没想到,我老婆支走医生,是不想让他说出她流产的原因。因为,她的流产,根本不是我造成的,我老婆,和跟她出轨的那个富二代,才是杀死胎儿的凶手!

他们在玩一种惨绝人寰的变态游戏,现在回想,都令我毛发倒竖。

但我那时只像个傻子一样,流了一整天的泪。

随后,我请了年假,每天在床前照顾她,只比她怀孕时更上心。

但她依然每天直播两小时,且还要艰难地穿着牛仔裤摆拍身材,我拦不住。

我发现,榜一给她刷的礼物更多了。

当周的周末,她说自己在家呆腻了,要出门散心。

我执意要陪着,她只能答应,可我没想到,她竟带我去了整形医院。

她嫌自己下巴不够尖,想来咨询咨询削骨。

医生给她耐心讲解了一番,当时,我没吭声,但一出医院,我就说:「老婆,你身体还没恢复,现在就整形,不行吧?」

「有什么不行的,现在那个累赘都没了,我也不怕全麻了,顶多多吃点燕窝补补。」

我一愣,累赘?那可是我们没出世的女儿啊,你就这么形容她?

我生了气,她意识到后,赶紧转移话题:「行行行,那就依你,我过一个月再来约手术,行了吧?」

我没再说话。

周一,我年假用光了,本想再请几天事假,可我老婆说,别耽误工作,不用陪了,她想自己去旅个游,散散心。

我拗不过她,只能同意。

第二天,她就订机票去了海南。

我特担心她,几乎每隔一会儿就登直播平台,看她发的视频,所幸她状态还不错。

但周四晚上,我正刷短视频,忽然看到了一个令我讶异的画面,我老婆和之前她那个榜一「堕落之红」,竟然在一起,同一个酒店房间!

我迅速点进去,发现这是个小号,名字叫米红,显然蔡米琪和堕落之红的结合。

我这才知道,她去海南,是跟堕落之红在一起,她在大号里分享的都是自己的身影,可小号,却像另一个版本的故事。

他们住的酒店很贵,八千多一晚,而且连续好几天在夜店开黑桃 A——一种在网红圈特流行的香槟,动辄上万一瓶。

但这还不算什么,我看到,两个人在灯火辉煌的沙滩上拥抱、接吻,还做成了慢动作视频!

蔡米琪,你在出轨!

我看着他们接吻的视频,心头滴血,难怪她总不回我微信,原来是在装单身,跟人谈恋爱。

难道,是孩子的事,让她难过,想找这种办法释放?

可看她跟那富二代忘情相拥的样子,分明没把那事放在心上。

我彻底怒了,我无法接受,蔡米琪,我可以惯着你,但你的所作所为,突破我的底线,我不能再纵容了。

我要去跟那个富二代说破这件事。

我找到「堕落之红」的主页,点开私信,写了一大段话,讲了我老婆当网红的前因后果,以及我们的婚姻、她怀孕流产的事,一股脑发了过去。

我怕对方不信,还发出了我跟我老婆的合影。

富二代一直没回复。

但从第二天开始,他们就停了小号,而当晚,我老婆没打任何招呼,竟飞回了家。

我下班时,她正冷脸坐在沙发上。

「程浩,你至于么?」她倒先问起我来了。

我也不想忍了:「什么至于么,蔡米琪,要不是看到你的小号,我打死都想不到,你竟然假戏真做了。」

「我真做什么了啊,我和他根本没住一起好吗?只是在海南碰上了而已。」

真会编。

我说:「你们都接吻了,还狡辩?」

她说:「那不是逢场作戏么,当时气氛到那一步了,我能推辞?况且,你知道他最近打赏了我多少钱么?」

又是钱,你掉钱眼里了!我愤怒道:「接吻还不严重,什么叫严重?」

「我跟你认识之前,也跟前男友们接吻了啊。」蔡米琪说。

这简直是无赖逻辑啊,我怒道:「那要照这么说,你俩睡了也没什么了,那咱们的婚姻还有什么意义?」

她几乎拍案而起:「程浩,我再跟你说一遍,那都是摆拍,我们没睡!我要是跟他睡了,我这辈子都生不出孩子来,行吗?」

她这赌咒,反而让我内疚了。

可这事闭着眼也能想明白啊。

她又说:「我告诉你,你那通留言,差点把我事业毁了。我没办法,只能跟他说了实话,但没想到,人家不愧家大业大,大度得很,经过交心,他说了,只是喜欢我这个主播、我这个人,跟我是不是结了婚没关系,以后,依旧会给我打赏。」

我真的有点晕了,他俩真的没事,是我狭隘了?

可他们毕竟接过吻。

但我狠不下心跟她离婚,接吻,说大可大,说小也小,必须离婚么?

也罢,我最后只给她提了一个要求,不能再跟这个堕落之红线下见面。

她磨叽了一番,同意了。

行,我忍了,毕竟我还是很爱我老婆的,我甚至一度安慰自己,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哪能没点绿。

随后的日子,她有些改变,主要体现在穿衣风格上,虽然买的还是名牌,可 logo 没那么显眼了,甚至会买一些不带 logo 的名牌。

而且,令我欣慰的是,她也不再穿曲线毕露的衣服拍视频了。

我还开玩笑说:「老婆,你现在的打扮和举止,可有点像富了三代的贵族。」

但我没想到的是,我终究被耍了。

过了两三个周,那天,我下班去买了条鱼,要给她炖汤喝,可刚进家门,发现气氛不对劲。

家里十分安静,我老婆坐在沙发上,面前摆着两份文件。

「老婆,今儿咋这么安静?」我问。

「程浩,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跟你坦白,咱们离婚吧。」

我愣了,手里的塑料袋掉在了地上。

她说:「我承认,我跟李维童睡了,就是『堕落之红』。」

这是我第一次知道那家伙的名字。

我苦笑了一声,梦破碎了。

她说:「他也爱我,只是,我对他隐瞒了自己已婚,对他打击很大。可这半个月,他想明白了,过去的事不重要,他愿意与我创造一个新的未来。」

我脑袋嗡嗡作响。

我老婆又说了一大通她跟李维童是如何相爱的,最后,她告诉我:「我净身出户,房子、车子,都留给你,只要你同意尽快离婚。」

我哭了:「其实,我一直都在骗自己,我早该认清会是这样。」

「你别难过,如果你觉得这些年我欠你的,李维童那边可以补偿你一笔钱。」

她一直在提钱,可我在意的,根本不是钱。

我老婆以为我不同意,说:「程浩,你要知足,这些年,我是花了你不少钱,可我也奉献了我的青春啊。」

我没想到她能这样说,难过得说不出话。

她直接不耐烦了,把那两份文件甩给我:「这是离婚协议书,你签了吧,我们赔给你三十万,你别磨叽了。」

怎么说变脸就变脸?我明白了,她刚才的温柔与愧疚,全是装的,她一定认为自己出轨天经地义,就不该跟我过,就该喜欢富二代!

我彻底认清了她的嘴脸,我说:「米琪,你这样对我,不公平,我不能这么稀里糊涂地离婚。」

蔡米琪爆发了,她起身踢翻了茶几:「你是嫉妒我跟有钱人去过好日子是吧?我告诉你,那是我的命,我应得的,一个女人,能选择跟有钱人生活,绝对没有理由再守着一个穷男人!」

这是什么三观啊?我受不了自己的感情被践踏,可我吵不出来,掩面去了卧室。

从这天起,我们分床睡了。

她开始天天出去玩,且还在大号直播间宣布,自己有了男朋友,就是她的榜一。

李维童在外地,我发现,凡是他来了北京,她一定跟着去住酒店,夜不归宿,也不避讳我了,明目张胆地给我戴绿帽子。

我有时候心想,不如跟她离了算了,何必争那一口气?可有天晚上,她醉醺醺回到家,一进门差点摔倒,我闻声出去看了看,可她没搭理我,耳边正举着手机,在跟李维童说话。

她起身进了卧室,随脚关门,但没踹死,我在客厅听到,她倒在床上说:「你喜欢,我就为你再流一次,流到我再也流不动了为止……」

我一开始没听懂,可一琢磨,这说的是流产么?

我又惊又愤,难道,她上次流产,跟李维童有关?

不行,我得弄清真相。先前,她曾说过,自从用我买的新手机后,聊天记录都不用删了,内存好像永远用不完。我要想办法翻翻她的聊天记录,查清他们在一起的来龙去脉,看看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在客厅里,等她睡熟,悄悄进卧室,拿着她的手指,按了手机上的指纹锁,解开了屏幕。

进入微信后,我看到,她的聊天记录,果然都没删,而整整一夜,我陷入了震惊之中。

先前,我就感觉我的生活不对劲,可从他们的聊天记录里,才发现,我先前的生活,根本就是假的,它还有个完全不一样的版本,隐藏在水面之下!

我翻到最头,发现,他们是在她怀孕前认识的,孩子倒不是李维童的,看对话,很确定,是我的,那时蔡米琪还没跟他睡。

他们第一次睡,就是在宝格丽酒店,我那回没看错。

但跟我知道的不一样的是,从一开始,李维童就知道蔡米琪结了婚,后来又知道她怀了孕。

正是从得知蔡米琪怀孕开始,他成了她的长期榜一,而通过他们的对话,我才知道,李维童的「堕落之红」这个名字,竟是那样的邪恶,就是暗示堕胎!

当时,他们是这样聊的。

李维童:「你能不能为了我,把孩子流掉?」

蔡米琪回复:「打掉他的孩子,你跟我结婚?」

李维童回复:「那你想多了,我只是喜欢看人流产罢了。」

蔡米琪回复了个惊恐的表情:「怎么还有这种癖好,你好变态哦。」

看得出来,蔡米琪以为他在开玩笑。

李维童回复:「给你五十万,干不干?」

说完,他竟直接转了两万过来:「这是订金,算第一笔。」

蔡米琪显然很吃惊,过了会儿了,她先收了那两万,才问:「你说真的?」

李维童回复:「真的,如果你愿意,等见了面,我再给你八万现金,算是第二笔定金。」

蔡米奇没回复,显然沉浸在惊讶中。

李维童又说:「只不过,流产要用我的方式。」

蔡米琪问:「什么方式?」

李维童发了个阴笑:「任我胡作一通就行了。」

看到这里,我惊得无法自控,李维童,心理变态!

从随后的对话里,我得知,那天,蔡米琪根本不是逛街时流的产,而是在酒店里,跟李维童共处之后。

显然,那天在医院里,医生的意思,是怪我在老婆保胎期不克制夫妻生活!

我全懂了,那根本就是李维童干的,他跟蔡米琪肆无忌惮地行不轨之事,哪个胎儿能经得起这么折腾?简直是蓄意谋杀!

我浑身发抖,看看床上的蔡米琪,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惊动她。

我痛苦地咽着泪往下看。

蔡米琪流产后,李维童要了她的银行账号,用银行 app 转钱后,截图发到了微信里,共转了四十五万尾款,且附言,快乐超预期,加 5 万。

蔡米琪谄媚地对他说了一声:「谢谢老公~」

从时间上看,当时,我正心疼地在请年假伺候她。

人渣啊!

并且,他们约定,只要李维童喜欢,等蔡米琪身子恢复了,可以再来一次,蔡米琪还很贱地说:「第二次可要涨价哦~」

李维童发了个「ok」的手势。

而这件事,也让蔡米琪彻底从众网红中脱颖而出,成了李维童的最爱。

我看得头皮发麻。

再往下,我发现了李维童会跟蔡米琪结婚的真相,那原因,竟是这么复杂,简直匪夷所思。

原来,他这富二代身份有点尴尬,因为,真有钱的,是他继父。

他继父是开煤矿的,他母亲从他五岁时就带他嫁了过去,并且,他继父还有两个亲儿子。

按照继父定的规矩,李维童结婚后,可以分到矿上的股份,价值两个多亿,算是分家费。

李维童给蔡米琪讲了这些后,说:「我后爸给我找的,都是些门当户对的,不是他开矿的朋友的女儿,就是房地产家的千金,还有家里做药酒厂的,跟他们结了婚,我估计没法在外头玩了。」

蔡米琪回复:「是啊,你老丈人不得杀了你?」

李维童回复:「哎……一辈子没乐儿了。」

隔了会儿,蔡米琪回复:「要不,我把婚离了,你跟我结婚怎么样?」

我看到这,怒发冲冠,无耻!

李维童发了个黑人问号头。

蔡米琪说:「你看啊,我绝对不管你,你爱跟谁玩跟谁玩,而且,我还有很多主播小姐妹,都可以介绍给你,你不是喜欢上回的玩法吗?我可以陪你反反复复地玩,直到你玩够了为止。」

李维童发了个惊讶的表情。

蔡米琪继续说:「唯一需要解决的,就是我不是富二代,得包装包装。」

李维童发了个思考的表情。

我都看恶心了。

蔡米琪,在钱面前,你真是毫无做人底线!

蔡米琪显然很着急,催问道:「怎么样?」

李维童过了很久才发了个坏笑表情:「不失为一妙计,我考虑考虑。」

说真的,我都佩服蔡米琪了,最初,李维童绝对只是跟她玩玩,可她硬生生找到了李维童的需求:自由、财产,并实现精准打击,竟要上位了!

这女人太有手段。

我再往后翻,看到没多久,他们就达成了一致。

李维童说,这个计划靠谱,但他爸没那么好骗,得想得缜密点。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蔡米琪那段时间不穿大 logo 的衣服了,这正是李维童的主意,要把她包装成真的富二代,不再像暴发户,而要低调内敛,又不失细节处的奢华。为此,他还给她买了块二十多万的劳力士女表,又杜撰了她的家世。

实际上,只是我后知后觉罢了,早在他们去海南前,蔡米琪的装束已经改变了。

而她流产后一个周,就急着去海南,是因为,那时李维童后爸要去海南参加会议,他要为他们制造一次偶遇!

从他们回来后的聊天看,效果应该还行,只是,李维童被我发的私信搅扰了心情。

他们回来后,李维童发微信:「我后爸对你应该满意,你抓紧时间跟那傻 X 离婚吧,别让他再闹妖蛾子了。」

蔡米琪回复:「等你后爸点了头再说吧,我再耗几天。」

我冷笑,真谨慎。

这正是她从海南回来,明明被我发现了证据,却死不承认的原因。而两三周后她变了脸,则是因为,李维童说,他后爸回话,哪天双方父母见个面吧。

这就是基本同意了。

所以蔡米琪立即跟我摊了牌。

至于他们父母是怎么见的,蔡米琪是如何说服了她爸妈,我一概不知,但她说了一段话,让我的愤怒达到了顶点。

她给李维童发微信说:「当初我流产,倒真是歪打正着,省事了啊。」

李维童回复:「不流也没事,就说是我的孩子,让我后爸出钱养呗。」

蔡米琪说:「要怀,我就给你怀个真正的孩子,不怀那傻博士后的,流了正好。」

我看到最后四个字,几乎要吼叫出来,杀人犯!

蔡米琪,李维童,我一定要为我没出世的女儿报复到底,要你们血债血偿!

当晚,我把这些聊天记录都拍了照,而后,自己回到客厅,枯坐到天亮。

我想好了,要报复,我得先调查清楚李维童的底细。

相比于他,我除了含辛茹苦取得的这点学历,一无所有,但我就是要用这点优势对付他,我要让他们知道,不该欺负一个高学历的老实人。

我从研究所内部,联系到了煤炭化学研究所的一个师兄,而后,找出李维童发过的他们家的煤矿视频,发给了他。

没过两天,师兄回话,找到那煤矿了,是大同的,法人叫李友发,他正是李维童的继父。

师兄帮我查出了李友发家的信息,当中有一条,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个李友发确实还有两个亲儿子,其中,老二叫李维杰,是山西圈里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且为人阴险,一直跟李维童不和。

我意识到,这个李维杰,会成为我扳倒李维童的重要筹码。

我让师兄帮我联系李维杰,就说,有件跟李维童有关的事找他。

过了一个周,师兄说,那边联系上了李维杰,对方说,如果真有事,去大同找他。

当天下午,我跟单位请假,坐了两小时的高铁去了大同,晚上,在李维杰的会所里,见到了他。

看得出来,李维杰对我防范很深,态度冷漠。

但当我把李维童和蔡米琪的事说出来后,明确告诉他,李维童是要图他们家产,他态度改变了,主动去看了蔡米琪发在网上的视频。

我见状,亮出了我拍下的聊天记录,他看完,沉默片刻,主动加了我的微信,让我把那些照片都传给他。

我知道,事情,成一半了。

但当天,李维杰没多说什么,很快就结束了见面。

我回北京等了一个周,他突然微信我,让我去国贸见面。

这回,他没啰嗦,直接表明了态度:「只要你敢闹,甭管多大,我会全力帮你。」

我心里一阵畅快,成了。

我问:「那我直接在网上戳穿他们?」

李维杰笑了,摇头:「这事,必须直接刺激到我爸。我爸不上网,但李维童能不能拿到股份,是他说了算,所以,得当着他的面闹,才能一击致命。」

我倒是没想到这点。

李维杰一脸奸诈:「跟你说实话吧,我们家情况挺复杂,明面上十来个亿,实际上,划拉划拉家底,还贷款还不一定够。所以,这份家产,撑死了只能我跟我大哥分,我早想把李维童这兔崽子踢出去了。」

原来如此,我点头:「那该怎么办?」

李维杰说「我爸这人,心善,李维童这事,说大可大,说小也小,万一没闹到位,他再一通哭一通编,碍于社会压力和亲友面子,我爸极有可能原谅他。所以,咱们必须让社会和亲友的舆论疯狂一边倒,让大伙儿都愤怒,痛斥李维童,最好恨不能扒了他的皮,让我爸下不来台,不得不狠心处理李维童,咱们才有胜算。」

真不愧是个阴险的人啊,我竟有点忌惮他了。

李维杰顿了顿,说:「下个月,我爸六十大寿,要在北京办。上个月,蔡米琪带父母和我爸见面,我也在,我爸邀请了他们参加寿宴,还会在寿宴上以准儿媳妇的身份介绍蔡米琪。咱们想办法,就在寿宴上戳穿他们,当着所有亲戚、甚至一些商界大佬的面,往死里闹,越大越好,不怕当场把我爸气吐了血。」

这些人的心,太复杂了,我不寒而栗。

李维杰看出了我的犹疑,突然说:「你知道,为什么李维童喜欢让人流产么?」

我一愣:「为什么?」

李维杰说:「因为,他到我家第二年,他妈跟我爸又怀了一胎,李维童在我家地位本来就很尴尬,他知道,要是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更没人拿他当回事了,所以,有一回,他把他妈从台阶上推下来了,他妈当天就流了产。」

我又惊了,何其歹毒!

李维杰笑道:「这事,让他保住了地位,从心理上,也就不难理解,他后来为什么有了这种癖好,又让蔡米琪流了你的孩子。」

太可恶了,这种人渣,就该弄死!

我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又坐了会儿,李维杰说了说该怎么做,我们就分开了。

既然已经有了计划,我也该离婚了,为的,也是别给计划挡道。

当晚,蔡米琪醉醺醺地回了家,我拦住她问:「你的离婚协议书呢?」

她一愣:「怎么,你想通了?」

我说:「我这一个多月,过得也没滋没味,我想通了,既然你对我没感情了,我也没必要赖着你了,咱们离了吧。」

蔡米琪高兴的酒都醒了,直接从包里翻出了离婚协议书。

我简单看了看,找笔签上了名字。

随后,她迅速抽走,生怕我反悔。

不过,她又假惺惺安慰我:「你也别太难过,你好歹是个博士后,找个一般的女的再婚,应该也容易。」

虽是设计,但曾经美好的婚姻宣告结束,我还是有些条件反射般的惋惜,问她:「米琪,你跟我离婚,真的一点不难过?」

她看了我一眼,冷哼一声,关门回了卧室。

那意思,分明是死也不会后悔。

我真觉无话可说了。

第二天,我们去了民政局,后来,过了离婚冷静期,拿了离婚证,就再没联系了。

接下来的日子,在李维杰的催促下,我把蔡米琪和李维童在网上的视频剪辑在一起,并插入了我拍的聊天记录,以及我的旁白,一段视频顺下来,基本可以还原他们俩偷情、使蔡米琪流产、伪造身份、骗家产结婚的全貌。

而我尤其放不下的是,他们流掉了我的孩子。我用了两个通宵,为我那梦想中的女儿,单独做了一段视频,放到开头,并配上音乐,我每看一次,都伤心欲绝。

两周后,我看到,蔡米琪在直播间说,她要参加准公公的六十大寿,让大家帮她想想送什么礼物。

又过了半个月,李维杰告诉我,三天后,寿宴在国贸举行,所有大同的亲友,以及他爸在北京认识的名流,都会出席,到时候,我们务必要闹个彻底,把他们打入十八层地狱。

其实,即便有李维杰托底,可闹这么大的事,我心里还是很忐忑,有时候,我甚至怯弱地想,要不,算了吧,如果蔡米琪能给我道个歉,我就放过她。

寿宴前夜,我给她发了个微信,又重复了那个问题:「米琪,你跟我离婚,真的就一点不后悔?」

她没有回复。

我又发了一条:「你为了李维童,做这一切,值得么?跟这样的人结了婚,你觉得真的会幸福?」

我以为她依然不会回复,可我刚发完,她就拨来了视频,我接了。

视频里,蔡米琪怒容满面,李维童则在她身旁。

她上来就骂我:「你有病吧!癞蛤蟆吃天鹅肉吃不够了,我跟谁结婚,关你屁事?」

我没说话。

蔡米琪又说:「你看看你那穷酸相,我跟你离婚一点不后悔,快乐得很,我老公比你有钱多了,比你强一万倍!我跟他要是还不幸福,难道跟你回去喝西北风幸福?」

李维童也一脸不屑,对我说:「怎么,你是想让米琪回心转意,跟你复婚?真是读点书就不知道姓什么了,不就是个小博士后么,当自己谁呢?穷逼。」

我怒火中烧,突然就不理智了,叫道:「李维童,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你还我女儿!」

李维童却说:「女儿?就你那穷样,生的女儿,也是坨屎。」

我骂道:「你该死!」

蔡米琪冲我嚷道:「一个没成型的孩子,就是快烂肉罢了,你以后少拿这个说事!何况,就算养出来,凭你也给不了她好日子过,你不配!」

我气得眼泪涌出。

蔡米琪最后说:「告诉你,我让有钱人爱我,是我的本事,也是我的权力,你以后要是再敢骚扰我,我让我老公弄死你全家!」

随后,视频关了。

我痛哭流涕,老天,你怎么会让恶人这么猖狂!我的女儿,在他们眼里,就是块烂肉,他们想丢掉就丢掉,还能弄死我全家!

我恨自己无能,嚎啕大哭。

在哭声中,我心里的火焰,也在熊熊燃烧,李维童,蔡米琪,我定要你们遭到报应!

我再无半分犹豫。

第二天,李维杰告诉我,中午十一点五十八,寿宴准时开始。

按计划,他让人把我接进了后台,后台有两名工作人员,负责管设备。寿宴开始后,他会把他们调走,并找人挡住来后台的通道,而我,负责切换视频。

蔡米琪在她直播间开始了寿宴全程直播,我也一直在看。

十一点半,宾客们陆续入座,十一点五十八,外头宏大的音乐响起,大厅的背景屏幕上,放起了各种剪辑的全家福。

蔡米琪也在直播间里告诉大家,寿宴开始了,而后,司仪主持,在全场宾客的掌声中,李友发上了台,从兜里掏出了稿子,笑着发言。

蔡米琪的直播间里,那些网友也在给她准公公送祝福、刷礼物。

此时,李维杰进了后台,声称外头屏幕有问题,把那俩工作人员都叫出去了。

我心砰砰直跳,上前锁了门。

我从直播间看到,李友发的客套话讲了很久,随后才说,借今天这个开心的日子,要给大家介绍一位家族的准新成员,他未来的小儿媳妇——蔡米琪小姐。

听到这些话,我心里仿佛响起了战鼓声。

在宾客们的掌声中,李维童牵着蔡米琪的手上了台,蔡米琪应该是把手机交给了旁人举着直播。

李友发介绍了一番,我才知道,李维童把蔡米琪包装成了一个海归电商创业者,父母是做装饰材料起家的。

真是能编啊。

李友发说,近期正在筹划两个人的结婚事宜,并邀请大家届时光临,宾客们鼓掌后,话筒给了蔡米琪,让她答谢大家。

蔡米琪接过话筒,十分熟练地开始演,先是谢了准公公,而后说:「我跟我老公是在海南相识的,算得上是一见钟情,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要相伴一生的,就是眼前这个善良、正直、又阳光帅气的男孩……」

太假了。我看到,直播间里很多人在刷感动,想必,台下那些宾客也都被她这番话给蒙骗了。

我听不下去了,从兜里摸出 U 盘,插进电脑,暂停了婚宴大厅里的视频背景,点击播放视频。

蔡米琪,不要再演了,迎接你们的末日吧!

我从直播间看到,大厅里背景大屏幕上,放出了一个孩子的笑脸。

随后,一个接一个的可爱的孩子笑脸,接连浮现。

这正是我用两个通宵做出来的,为了我女儿。

宾客们不知何意,但那些孩子的笑脸,让他们也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我看到,蔡米琪和李维童面面相觑,他们多半以为,这是对方给自己准备的惊喜,李友发也很乐呵。

直到播放到一分钟时,我的声音,从视频里响起了:「蔡米琪,看着这些纯真的笑脸,你想想,你为了满足李维童的变态癖好,流掉了咱们的孩子,你难道就不会心痛么?」

画风突变。

我从直播间看到,台上的李友发皱起了眉头。

婚礼大厅一片寂静。

直播镜头晃动了一下,我知道,应该是李维杰强行夺走了手机。也就是说,直播停不了了。

紧接着,我插进视频的《葬礼进行曲》响起来了,哀乐声中,一边播放着蔡米琪和李维童的视频,一边穿插着他们无耻的聊天记录,还有我的旁白,将蔡米琪跟我结婚后,是如何当了网红主播,如何跟李维童勾搭成奸,如何在怀孕后,为了他的变态癖好流产,并拿了 50 万等事,全数道来,并着重强调了李维童的变态癖好。

我听到,大厅里,全乱了,有人在大吼着到底是怎么回事,外头,有人要闯进后台,但那里一团乱,显然是李维杰安排好的人在阻挡。

直播间里,播放着我剪辑的视频,无数网友被点燃了愤怒,咒骂他们无耻、丧尽天良的留言,疯狂刷屏。

但这才刚开始,接下来,视频进入重头戏,清晰地播出了李维杰和蔡米琪的密谋聊天,我做剪辑时,把它们尽可能地放大了,将李维童是如何不满他爸、想骗钱,而蔡米琪是如何给他出主意,并承诺可以任由李维童婚后乱搞,还要介绍小姐妹给他、陪他玩堕胎游戏等事,悉数道来。

随着视频播出得越来越深入,我看到,婚礼大厅里,李维童已经骂了起来:「这是有人在毁我!」

但他的声音紧接着被压了下去,李维杰带人冲上台:「杂种,你敢骗我爸!」

而后,大厅陷入了混乱。

那些体面的宾客,很快被卷入了战团,大厅里鸡飞狗跳,大家争相躲避,桌子椅子乱倒,酒杯碟子尽碎,小孩子的哭声与众人的嚎叫夹杂在一起,全乱了。

在这当中,我听到蔡米琪在哭着大喊:「这都是假的,都是合成的!我没有,我没有!」

事到临头了,她还在满口谎言,可大家谁也不傻,根本没人听她的,我看到,李维童的母亲气急败坏地上前,猛抽她的耳光,骂她带坏了自己的儿子,她们很快打起来,滚到了人群之中……

李维杰安插在各处的人早就冒了出来,围着李维童和蔡米琪打,局面混乱至极,而李维童和蔡米琪疯狂逃窜,很快,李维童被揍得鼻青脸肿,衣服撕烂,蔡米琪则妆容尽毁,像个泼妇一样在满地打滚。

至于李友发,他已经倒在了台上,很多人七手八脚地在抬他。而那些衣冠楚楚的宾客们,也都愤然的愤然,凌乱的凌乱,大厅成了一片战场,我十分确定,李家的面子,这回败光了,这事,闹得足够大了,一场寿宴,闹出了葬礼的效果!

哀乐声越来越大,在我听来,却如一首凯旋之歌。我看着他们遭了报应的丑态,外加线上线下万人唾骂,泪眼朦胧,我在心里呼喊,女儿,爸爸终于为你报仇了……

事后,李维杰告诉我,他爸当场被气得血栓,去了医院,住了半个多月才见好。

而我们的报复也成功了,李维童当天就被扫地出门,一分家产不准拿,成了穷光蛋。

李维杰说,他逃去了哪,谁也不知道,他爸后来说,顶多看在李维童母亲的面子上,不再追究这件事。

可李维杰说,他爸不追究,他也得追究,只要有机会,他非折磨死李维童不可。

蔡米琪也从网上消失了,直播间被封,估计在现实中,基本也没法做人了,而前阵子,我听人说,在一个低档 KTV 里,好像看到她在陪客人喝酒。

我以为,这一切都过去了,我不会再跟这些人有任何交集。

不过,就在上个周末,李维杰忽然给我发微信,说鉴于我帮他们家挽回了几个亿的损失,他想送我个福利——他有个堂妹,家里也有煤矿,目前单身,她父亲听说我是博士后,想让我们认识认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