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

寄生虫

0174116

大二那年一次聚餐,室友喝高了,跟我说「你和你女朋友分手吧,我看上她了。」
我没理他,可他竟然当场强吻了我的女朋友。
我以为他酒醒后会有所收敛,为了室友关系和女友的安全,就没有把事情闹大,
可没想到,他一门心思要得到我的女朋友,并一步一步践踏了我的底线。


(本文根据友人处理过的真实案件改编,有改动,并已征得当事人同意)


12 年冬天,我上大二,获了二等奖学金,请全宿舍吃饭。

我女友也在。

当时寝室六个人,四个人都有了女友。这其中,我女友不算最出挑的,但应该算最娇小可人的,纤细,脸小小的,笑起来眼睛弯弯,很甜美。

大概是因为爱笑且从不生气,我的室友们总是开我俩的玩笑,经常把她逗得前仰后合。

一来二去,她和我室友关系也都不错。

那天大家闹得挺欢,不一会都喝高了。我起身上厕所,室友韩子昊也跟了过来。

去厕所的走廊里,韩子昊突然说:「和你女友分手吧。」

「哈?」我脸上仍保持着微笑,以为他下一句会说出什么反转梗。

可他重新说了一遍,「和你女友分手。」

我站住了身子,脑子有点懵,「我为啥要跟她分手啊?」

「因为我要追她。」

我还不算醉,但听到他这种话,还是想了半天如何应对。

僵持了半晌后,我抬手拍了拍他肩膀,「兄弟,你喝高了,走走走撒尿先。」

可他一把打开了我的手臂,「我他妈没和你开玩笑。」

我说,「你他妈没完了啊,那是我女朋友,你得叫嫂子你懂么?」

他笑了起来,满眼戏谑,「你女朋友,你穷成这鸟样,你配么?」

我上下打量他。

心想难道你就配么?

韩子昊,父亲是个包工头,所以他家境的确殷实,比我这种工薪阶层家庭要好上一些,但也算不上富二代。

除此之外,他几乎一无是处。

矮胖,一脸横肉,而且他是我们寝室里最不受待见的一个。

因为他装,无时无刻不在装。

在食堂吃饭,他会嘲讽国内大学的伙食,说这都是猪饲料。打个游戏,全程都在埋怨队友不给力,可他却是全场最猪的。

他看到的女生,穿得少他就荡妇羞辱,穿得多的就会被他就说人家丑、不敢露。

还有,他曾追到过班上的一个女生,分手之后,他背地里一直叫人家骚货。

说实话,他能活在这个寝室,全靠我国文化素质教育。

我强忍下怒气,「韩子昊,今天你喝高了,有什么事咱明后天再说。」

说完,我也不等他反应,直接去了厕所。

可放了水之后,还没走回到餐桌,就听见一声尖叫。

是我女朋友小涵的声音!

我三步并两步跑过去,正看见小涵站在桌子旁,而韩子昊则一脸潮红,瘫坐在椅子上,笑容里满是猥琐。

寝室老大高声呵斥,「韩子昊你他妈找死啊!」

可他的女友立刻扯了扯他,他回头,正看见我出现了,噤了声。

我走到小涵身边,「怎么了?」

小涵不说话。

「到底怎么了?」

此时,室友小五走到我身边,趴到我耳边说,「韩子昊刚才亲了小涵,就那种,强吻。」

我终于忍不住了,一脚踹在韩子昊肚子上。

他直接滚翻在地。

紧接着,我仍然朝着同一个地方,抡起小腿又补了两脚。

第三脚的时候,他想惨叫,却肥口一张,呕出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污秽。

所有室友,都没有上前阻拦。

最后,还是小涵抱住我,说,「没事了,没事了,别打了。」

可就当一切快要平息的时候,我突然看见韩子昊躺在地上,笑了起来。

他斜着眼睛看我,说「陈永,你等着。」

01

当时上大学,我幼稚地信奉,北方人想要解决什么事,无非就是一顿酒,实在不行,就两顿。

于是,第二天下午,等韩子昊终于酒醒了,我和他说:「再喝一顿吧,后门串店,我请。」

现在想起来,我的忍气吞声,真是可笑。

后门串店,两瓶酒下肚,我问韩子昊:「昨晚,断片了么?」

他笑,光这个笑容就让我心里一沉,因为这不是想要缓和关系的表情。

「我肋骨青了一大块,你说我忘了么?」

我叹口气,决定硬气一点,「那你就应该记得,我为什么踢你。」

他眯缝起眼睛,「不是,我他妈怎么了?喝高了,酒桌上有个漂亮姑娘,我喜欢,亲一口怎么了?」

我实在没想到韩子昊会将自己的猥琐事迹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韩子昊,还想挨打是吧?」

「打呗,」他笑着说,「你这么高我打不过你,但是我爸手底下的那群民工可都是我铁哥们,再说昨天那脚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他仰头闷了一口酒,「陈永我告诉你,我本来今晚就想找人干你来着,但是啊,你说请我喝酒,我这才让那帮兄弟缓一缓。」

「要不是我大度,你废了啊陈永,」他叼着烟,说这话的时候,抬手在我脸上拍了好几下。

看似是友好,却每一下都有轻轻的脆响。

这是一种隐晦的骂人方式,不是巴掌,但羞辱却一点不比巴掌少。

我打掉他的手,恨不能当场就掀桌子。

可是碍于他宣称的「民工铁哥们」,想了想惹到这些人的后果,最终只能强压下怒火。

是啊,我是来讲和的。

我们是室友,还有三年要住在一起,闹僵了对谁都没好处。

我强压住火气,起了身。

「韩子昊,我给你面子你不要,也行,但是我告诉你,你以后敢再碰小涵,我拼了命也弄死你。」

说罢,我拍了钱在桌子上,走出了串店。

只听韩子昊在身后叫嚣,「去你妈的陈永,从小到大,我喜欢的东西,就一定是我的!你他妈早点分手得了!」

多年以后,我仍能清晰地回想起那天他说话时的样子。

嚣张跋扈,得意忘形。

一直到今天,那都是我吃过的,最窝囊的一顿饭。

最后,我们不欢而散,之后的几天,我再也没和他搭过话。

而韩子昊在寝室里的声誉也已经差到了极点,整日独来独往。课也不怎么上,白天在寝室里玩电脑,晚上或者早早睡觉,或者在校外的网吧包夜。

我没把那场谈话的内容告诉小涵。同时,小涵也不再进入我们学校,也决口不提之前的那件事,我俩仍像原来一样好。

可就当我以为事情会随着时间慢慢淡去的时候,韩子昊做出了更过分的举动。

那天韩子昊下午就出了寝室。我和其他室友照例在晚饭后联网打游戏。

可刚打没一会,我的电话响了,是小涵特定的铃声。

每晚电话粥的时间没这么早啊。

我接起电话,说想我了?

可电话那边是小涵的哭声。

对,是哭声。

「陈永你快来,来我们学校!」

此时,她的身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小涵,我真的喜欢你,你怎么这么固执呢?」

是韩子昊。

02

小涵和我高中时候就在一起了。

她是我见过最温柔的姑娘。

她母亲赚得不多,父亲早早地抛弃了母女,出了国,另娶了他人。虽然法院判了他每月都必须支付抚养费,但离婚几年后,他就再不执行了。

我曾跟小涵说,你找法院追讨啊。

她无奈地笑笑,说一个月几千块,也没法派警力跨国追讨吧。

所以小涵是很没有安全感的姑娘。

她爱笑,但笑是她的一个保护色。与此相比起来,她更爱哭。

只是从来不在人前哭。

有一次,我和她因为一件小事吵了架,她说自己要去卫生间,可是很久都没出来。

我有些慌了,差点就要闯进去,可就在此时她跑了出来,软着语气跟我说,「刚才是我不对,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我很惊讶,也很惭愧,一个男生,竟然让女生先主动认错了?

再仔细一看,发现她眼睛周围都泛着红色。

「你哭过了?」

「没有啊。」

「少骗人了,红成这样,没少哭。」

她笑起来,「那你不生气了对不对。」

「哎,」我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头,「其实是我不对,还有……」

我说,「还有以后哭的时候,不用躲在厕所里哦。」

这句话真的是无心的,真的是随口一说。

可她眼泪突然涌了出来。

她说你好烦啊我刚忍住的!

她说,陈永,你怎么那么好啊……

「你以后可不可以,一直对我好啊哈哈。」她笑着说,眼睛却湿湿的。

从那时起,我就告诉自己,尽全力,不让小涵再受半点委屈。

可是,韩子昊,你个畜生!

我疯一般地冲出学校,打车,到了小涵的学校。

可韩子昊已经走了。

小涵仍在哭。

她的室友陪在身边,告诉我,韩子昊在宿舍门口用蜡烛摆了一个爱心。

当时小涵刚从图书馆回来,本来想要低头走过去,却被韩子昊发现了。

他非拉着小涵要表白。

小涵不同意,他就不让小涵走,虽然不至于动手动脚,但一二百斤的胖子就这样扑上来,哪个少女会不害怕。

当时小涵就给我打了电话,可电话很快就被抢走,按关机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路上我都在给小涵打电话,但她一直没法接通。

「后来呢。」我小声问着,心里满是后怕。

「后来那胖子抓了小涵的手,小涵急了,一口把那胖子的手咬了,那胖子一疼,就要上来打小涵……」

「所以你没事吧?」我赶紧仔细打量起小涵来。

「没事啊,那时候学校保卫处的人刚好来了,把他赶走了。」小涵看着我,虽然眼里有泪花,但竟然被我的关切逗笑了。

可她笑了只一小会,眼神便忧郁起来。

「所以,陈永,我们怎么办啊?」

我已经习惯了她的强颜欢笑,她越是这样,我越是心如刀绞。

我说小涵,是我不对,是我没保护好你。

就在此时,小涵的电话响了。

是一个尖利的中年男人嗓音,音量很大,没开功放我都听得很清楚。

「喂,齐小涵?」

小涵擦了下眼泪,尽量用平静的声音礼貌回复,「您哪位?」

「我谁?我他妈韩子昊的爸爸!你是不他妈欺负韩子昊来着?」

「叔叔,您可能误会了。」

「是不是你骂了我儿子?」

「是……」

「还咬了他是么?」

「叔叔……」

「那我误会什么?我儿子喜欢你,追你,是他妈给你脸了。你装个 XX 啊?你就是个婊子我告诉你……」

接着,是一长串的脏话。

「他从小要什么我给什么,没打过骂过他一句,你个小娘们敢碰他!?」

「齐小涵是吧,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废了你。」

小涵眼睛又红了。却不让我拿过手机,又不肯挂断。

她幼稚地,想要在对方的咒骂之间,找到一丝空隙为自己辩解。

当然徒劳无功了。

最终,我终于忍无可忍,不顾她阻挠直接夺过手机,「姓韩的。」

「你谁啊?」

「我叫陈永,是小涵的男朋友,别欺负小女孩,有能耐冲我来。」

对面笑了起来。

「陈永啊我知道你,你不用在这逞英雄,你们俩,一个都跑不了。」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

我早知道他父亲是个包工头,这种人,在当年一直是社会灰色地带的人物。当一群民工的老大,真想要做点违法乱纪的事,轻而易举。

可正当我琢磨接下来几天要怎么保护小涵的时候,韩子昊的父亲,已经找上门了。

03

当天晚上,我打车回学校,在学校正门一下车,正门两旁就有近十个人一起窜了出来。

手里面拿着钢管,或是砖头。

迅速向我冲了过来。

我想要跑,却发现出租车已经走了。而学校正门的守卫也当没看见,匆匆进了门卫室。

我立刻回身奔跑。

可那些人显然更有耐力,跑了大概几百米,第一个人扯上了我的衣服,被我挣脱,很快,第二个人就将我扑倒。

接着,他们将我拖到一处居民楼间的巷子里。

他们围着我揍了几分钟,这时候,一个胖子才气喘吁吁地跟了过来。

正是韩子昊。

我虽然浑身都在痛,但看见他,竟然忍不住想笑。

「韩子昊,就这么点能耐啊?」

「还在这装呢啊?」韩子昊蹲在我身边,抽了一口烟,「这几个哥们,可都是我爸的铁兄弟,就算把你弄死在这都行,你信么?」

我当时血气上涌,已经顾不得害怕了,「有种你把我弄死在这。」

「那就没意思了。」韩子昊摇了摇头,将手臂上的小齿痕展示给我,「小涵的帐,我还没算呢啊。」

「你他妈离她远点!」

韩子昊笑了起来,大笑,笑得无比得意。

「陈永,你知道我会怎么做么?」

说实话,那一刻,我真的害怕了。

韩胖子说,「我会用你的手机拍一个你被打的视频,然后传给小涵,让她现在就来这,不许带别人。你说,她敢不敢报警?」

「不行!你个畜生韩子昊!你畜生!」

韩子昊起了身,示意一个壮硕的农民工把我的手机抢走,紧接着用我的手机拍了一段视频,当时是 Iphone4,还不流行设密码。

然后他开启闪光灯,对准我,接着摆了摆手,让那些农民工再次一拥而上。

拳脚的声音太大了,疼痛也很剧烈,很多时候我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就会了结在这。

直到我听见不远处传来小涵在电话里的声音。

「别打他了!我现在就过去,别打了!」

04

「我跟你在一起,别再打他了行么?」

小涵站在不远处。

娇弱的身在寒夜里,独自面对一群凶恶的男人。

而我趴在地上,已经疼得失去了所有力气。

「韩子昊,我跟你在一起,行么?」

「行啊。」

「那好,放他走。」

「我还没说完呢,小涵。」韩子昊走到小涵身边,「亲我一下。」

小涵愣了半晌。

「韩子昊你是真畜生!」我咒骂着,突然手被一个民工死死踩在脚底下。

我忍住不嚎出来。

韩子昊看着这一幕,极其得意。

「亲么?」

小涵终于踮起脚,想要亲上韩子昊的脸颊。可韩子昊突然转过脸来,亲上小涵的嘴唇。

小涵立刻躲开,退后了两步。

「现在行了么?放了他吧。」

韩子昊又摇了摇头。

「小涵,你当我傻么?你根本不喜欢我。真的,我这辈子第一次为女生摆蜡烛,那些蜡烛我一个一个摆的,一个一个点着的。」

小涵沉默着,可韩子昊越说,语气越是愤怒。

「还他妈咬我!」

「齐小涵,你太不识抬举了。」

「这么着吧,你把衣服脱了,在这把衣服全脱了,我放了这小子。」

05

那是四月份,北方天,刚刚下了一场雪。深夜的寒风仍像刀子。

小涵脱了好几件,上半身只剩下了一件纯白色的吊带。

「继续啊。」韩子昊说。

与此同时,所有的男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单薄的,嘴唇打颤,浑身抖动着,眼里含着泪光的女生。

手机的闪光灯刺眼,他们摩拳擦掌,戏谑地不断催促着。

「继续啊!」

「快点!」

「别磨蹭啊!」

只是没人注意,我已经悄悄站起了身。

风声遮掩了我的脚步声。

我缓缓走到人群身后,从一个男人手里猛夺过一根钢棍。

紧接着,一步冲到韩子昊的身后,将那钢棍的一端抵在了韩子昊的脖子上。

那钢棍是我早就选好了的。

一头光滑整齐,另一头却像是被折断过,断口处很锐利。刚才我被打的时候,这根钢棍在我身上至少划破了十几个口子。

「都他妈别动!」

我嘶哑的嗓子低吼。

所有人都愣了,紧接着骂声升腾起来。

「小子你放开他!」

「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你找死啊!你他妈动子昊一下试试?」

我听得很烦,用另一只手握住韩子昊的左手小指,用力一扭。

他即刻惨嚎出来,疼得想要跪下去,又被我拽起来,重新用钢管抵住了脖子。

「我都说了别动了。」我很虚弱,没法大声吼叫,可这一次,韩子昊的惨嚎声已经足够震慑众人了。

他们老实了。

更老实的是韩子昊,从我把钢管拿过来开始,他就一直在发抖,不敢吭声。

我笑起来,整个晚上第一次笑起来,「谁都别他妈惹我了,现在我什么都干得出来。」

我拍了拍韩子昊的脸颊,「放心,你听话,死不了。」

「小涵,把衣服穿上,咱们走。」

小涵利落地穿上衣服,此时我才发现,她的眼里早已没有一滴泪水。

有的,全是愤恨,和坚毅。

06

我挟持着韩子昊,逼着民工们别再跟来。等走出了小巷,我们拦了一辆出租,放了韩子昊,便坐车离去。

到了大街上,人来人往,那近十个民工也不敢再追。

「去哪啊?」

上了出租车之后,齐小涵问。

「饿了,找个地方吃饭。」

齐小涵点头,「好。」

那天深夜,我和齐小涵找了一家串店。

她点了最喜欢的小龙虾,我要了三瓶啤酒、各种碳水和肥肉。

一小时吧,她把自己辣的满脸潮红,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我把自己喝高了。

然后两个人躺靠在椅背上,打嗝。

她一个,我一个,她又回一个,隔了一会,我又逼出了一个。

然后我俩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笑了很久都止不住。

笑累了之后,我们安静下来。

小涵问我,想什么呢?

我说,想打架了。

07

那天晚上,我打电话给寝室最机灵的小五,让他功放,告诉他事情的全部。

所有室友都气疯了。

他们说陈永你放心,他有民工,你有哥几个。

我说这件事好像越闹越大了,大家尽量不要牵扯进来。

寝室长说放你妈的屁,你打电话过来,还不让我们帮忙,你瞧不起我们是吗?

我说忙当然是要帮的。

我说,「我这几天就先不回学校了,因为不知道韩子昊能做出什么来。但是,韩子昊有恃无恐,他是不怕回学校的。」

小五:「让我们把他引出来呗?」

我:「对,这样他就没有防备,方便我下手。」

寝室长:「兄弟,哥说一句啊,你别……」

我:「别太过火是么?」

寝室长:「别再留情面了。」

08

第二天晚上九点多,小五跟韩子昊说自己要去逛夜店,但不懂,邀他一起去。

韩子昊听说小五请客,于是大肆吹嘘了下自己在夜店的战绩,欣然前往。

在常年打不到车的学校后门口,小五和韩子昊打了一辆桑塔纳黑车。

那黑车,是我花大价钱雇的。

我就藏在后排座椅前面。

韩子昊上了副驾驶,我突然探出来,用一把自行车用的钢索,将他的脖子锁在了座椅靠背上。

「韩子昊,又见面了。」

小五问我,「你要带他去哪啊?」

「去前进路。」

「前进路?那儿什么都没有啊……」

「那就对了。」

前进路有一片巨大的烂尾楼盘,早些年,似乎想搞个巨大的郊区旅游项目。后来荒废了,只剩下一群地基,深坑,或者三两层的烂尾楼,铺满了半条街。

2012 年,我上大学的城市根本没在这种地方普及摄像头。

也就是说,在那儿,我把韩子昊埋了都没人知道。

巧了,我现在就是想要弄他,把他弄得生不如死。

「哥,老弟得提醒你一句,」小五说,「为了这小子,犯事不值得。」

「是啊是啊,」韩子昊附和着。

「我知道,但是为了小涵值得。」我对小五说,「你回去吧。」

09

下定决心不顾一切,其实就是因为小涵。

因为小涵在我离开宾馆之前突然反悔了,不许我去报复韩子昊。

怕我出事呗。

我说你放心吧,无非就是年轻人打架斗殴。

小涵拽着我的手不放。

我叹气,柔着声音对她说,「你先回学校吧,等我消息。」

小涵没说话,只是摇头。

「听话,小涵。」

「还想让我一个人是么?」

她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还真的把我问住了。

是啊,她一个人,经历的危险太多了。

可是……

「这会儿跟着我,才最危险,你明白吗?」

「我就是想跟着你,怎么着吧!」她很少有地倔强起来。

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真的很喜欢她。

很喜欢很喜欢。

「小涵,以前我以为,自己很能耐,能保护你。但是……」

「我没怪过你啊!是你一直逞强!今天还要逞强!你为什么就不能……」

我忽然躬下身子,吻了她。

深深地吻了她。

然后将她推开,走出了屋子,在门外,用钥匙反锁了房门。

小涵想要打开,只能联系房东,到时候,我大概都到前进路了。

10

我下了车,将颤抖着的韩子昊拽出了车子。

我已经看透了他。无非是个只会仗着人多倚强凌弱的孬种。

这种人,依仗的东西一旦失去,便会比普通人更加胆小,更加卑微。

所以韩子昊离开了那些民工大叔,独自面对此时一脸凶狠的我,他根本没有半点胆气反抗。

再加上,我为了叫醒他,又扭断了他一根手指。

我走过去,他的腿抖得越发厉害。

我搂住他的肩膀,说走啊,咱们去前面那个大坑里聊聊。

他不动弹。

我说怎么了?

他说没事,没事。

紧接着,我闻到了一股腥臭。

他尿了。

11

「脱。」

前进路某个烂尾楼里,我用手机怼着韩子昊,开启了录像。

「哥,永哥我真的错了,我真的不敢了。」

「之前,小涵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种话?」

「永哥……」

「再说,你错在哪了?」

「我错在不应该追小涵,不应该抢你女朋友。」

「不对,」我戏谑着看着他,就像他占据上风时,戏谑地看着我一样,「你错在不应该大意,栽到我手里。韩子昊,说实话,刚才啊,你应该宰了我的。」

「永哥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我……我给你钱,我赔偿你行不行?」

「韩子昊,你没听明白我说的话,我说你应该宰了我。」

「永哥……」

「因为你把我惹毛了,我就会宰了你。」

我将钢管奋力砸在地面上。

「脱,剩一件,我捅你一个窟窿。」

他不敢再磨蹭,开始脱衣服。

外套,裤子,毛衣,秋裤,最后,内裤也脱了。

他比例失衡的肥硕身躯展现在我眼前。

我起身,走到他面前。

「跪下。」

没有半分犹豫,他跪倒在地上。

然后,我抡起钢管,开始疯狂地在他身上泄愤。

嚎叫声,响彻了整个废墟。

12

许久之后,我打累了。

我在韩子昊的衣服里搜出了包外国烟,带薄荷味的爆珠。

我蹲在他身边,捏碎了爆珠。抽上第一口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人都舒畅了起来。

太辛苦了。

这些日子,都太辛苦了。

从那次聚餐里,韩子昊的越轨开始,我一直都在隐忍,一直都在窝囊,一直都在说服自己,息事宁人,不要惹事,要考虑后果。

可昨天晚上,韩子昊的所作所为,让我所有的通情达理,所有的瞻前顾后,所有的善良,都成了笑话。

有些人,就是得寸进尺,没有底线。

有些人,就是恶。

有些人,就是要用更恶的方式对待。

我一脚踩在韩子昊的手上,打开被我静音了一夜的韩子昊的手机。

那手机里,是上百个未接电话和短信息。

此时,正有一个电话打进来,来电显示着,「老爸」。那是韩子昊的父亲,是昨晚所有民工的顶头上司,是这场恶战的罪魁祸首,也是小涵最大的威胁……

是我几乎不能解决,却又必须解决的人,韩国伟。

13

「喂?」

「你……你是陈永?」

「对。」

「小子你有种,敢他妈绑我儿子!」

「一个人来,不然,我们十八九的小孩,下手可没分寸。」

「废话,打你还用几个人啊!?」

我轻笑了一声,脚上加力,让韩子昊的惨叫声传出来。

「前进路,烂尾楼。我等你。」

14

韩国伟是一个人来的。

黎明前最晦暗的时候,他独自驾车来到烂尾楼。

而我躲在柱子后面,确定他身边没有任何人,这才出现在他面前。

我说大叔你可以啊,单刀赴会啊。

他说,我儿子呢?

我点头,说我再确认一下,你确实想要打死我吧?

他声音沉了下来,「不然呢?」

我摇头,「我觉得你还是没这个胆量。」

说完,我把韩子昊的手机扔给了他。

「韩大叔,里面有条视频,给你的,助助兴。」

那是韩子昊被殴打的视频。

15

「永哥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我……我给你钱,我赔偿你行不行?」

「韩子昊,你没听明白我说的话,我说你应该宰了我。」

「永哥……」

「因为你把我惹毛了,我就会宰了你。」

紧接着,那手机里播放出刺耳的嚎叫。

我知道,韩国伟已经看到他儿子全身赤裸被我追着打的样子了。

「韩大叔,好看么?」

「我儿子呢!」他的声音开始颤抖了。

我知道他现在已经被气炸了。

没冲过来,完全是因为自己没看到儿子。

「你儿子?」

「我儿子,你把他绑哪去了?」

「没绑,」我笑着说,「埋了。」

「你说什么?」

「我说,埋了。」

我的话音刚落,他终于丧失了全部理智,疯一样冲过来,一脚将我踹倒,紧接着,一边挥拳一边逼问他儿子的下落。

很好笑的是,经历过昨晚,我似乎更知道如何蜷缩起来避免被打得太痛了。

更好笑的是,韩国伟一边打我,自己竟然也哭了起来。

他不断地问,我儿子呢我儿子呢我儿子呢。

十几次,每一次得到的答案都是,「被我埋了。」

终于,他开始真的相信了。

他不再和我确认儿子的下落,而是用仅剩的力量,奋力地握拳,挥击。

我相信,此刻但凡他手里有个砖头,都会毫不犹豫地砸烂我的脑袋。

是啊,我等的不就是这个时机么。

我蜷缩在地上,悄悄从腰间抽出了一条巴掌长,顶端锐利的钢筋。

那是我翻遍了这片废墟,找到的最接近凶器的东西。

我举起钢筋,故意用极慢的速度刺向韩国伟。

而他被吓了一跳,紧接着迅速反应了过来,双手奋力夺过我的钢筋,握在手里。

而我则看准了时机,握住他的双手。

帮他一起,将那把钢筋刺入了我的左腹。

我早已敞开了外套,左腹上只有一层单薄的 T 恤包裹。剧痛里,我低头确认了一下,那钢筋至少没入了七八厘米,鲜血翻涌。

「韩国伟,这回,你玩完了。」

16

「我没埋你儿子,哈哈哈,我哪敢埋人啊?」

「那……我儿子呢?」

「你来之前,我放跑了,不过他身上没钱,没手机,我还把他的鞋烧了,应该走得很慢,也没法联系你。」

「小子,你耍我!」

「是啊,我就是要耍你,不把你耍进牢房,我怎么睡得了安稳觉。」

「我进牢房,你就没事么?」

「韩大叔,你刚才说要宰了我的那句话,我可是录了音的,而且这刀子也确实是你捅进来的。是啊,我揍了你儿子,但我也伤成这样,最多算打架斗殴。」

我捂着越来越痛的肚子,「可您老不一样,你恶意伤人,教唆他人猥亵少女,教唆他人蓄意伤人,几年牢你绝跑不掉。」

此时,我觉得越来越困,很想睡一觉,可是,对着韩国伟的耍帅似乎还没完,我只好强撑。

「忘了告诉你了韩大叔,我哥哥当律师的,你不犯事我搞不了你,你犯了事,我们家能玩死你……」

正在此时,远处泛起微微的蓝光。

紧接着,警笛的声音响了起来,越来越近。

这是我吻小涵时对她的嘱托。我让她在大概五点的时候报案,这样赶来的时候,我差不多能完成一切。

其实他们来的时间还是稍微晚了一些,导致我不得不忍着剧痛,靠着瞎编的法律知识不断嘴遁,稳住对方。

「干什么?别跑哦韩国伟,你逃逸了判得更重啊。」

17

韩国伟坐牢了,本来只有两年刑期,但听说后来又查出了一些其他违法事件,刑期改成了三年,后来又变成了五年。

韩子昊在学校又呆了半个月,后来因为我们宿舍的小五将整个事件添油加醋地讲给了全宿舍,又传及全班,全院,就将韩子昊在本校的声誉打到了负无穷。

一些有血性的男学生,甚至在网上组团,一起揍韩子昊。

结果我还没出院,韩子昊就转了学校。从那之后,我也再没见过他。

一年后,有传闻说被韩国伟拖欠工资的工人,因为找不到韩国伟,找到了韩子昊。韩子昊没钱,好像被工人打断了腿。但这事也已没法确认了。

而我,因为打架斗殴,也留了案底。不过因为没造成任何实质伤害(即使韩子昊的断指实际也只是脱臼),再加上身上的伤,免了行政拘留。

烦心事就交代到这里。

而小涵,则在我住院期间一直陪着我。

美中不足是,我以为她会在此期间跟我迅速感情升温,可是,她却因为总和我老妈偶遇,这俩人搞得越来越熟。

熟到她俩坐在我床边聊天,我插一句都不行。

我妈:「我俩聊得正开心呢有你什么事啊?」

小涵:「看你小说得了。」

我妈:「谁说不是呢?」

我:「妈,那个啥,你不是带了饭给我么?饭呢?」

我妈:「诶呀,光顾聊,饭忘家了,那你点外卖吧,小涵你接着说……」

后来,我出院了。

小涵为我安排了一趟旅行,去海边,说要为我洗洗晦气。

有个很好玩的事情是,到了当地,我们下了飞机就被黑车司机坑了。说好的 100 到酒店,他中途非要 300 块。

小涵火了,无比强硬。

指着司机鼻子说就一百,多一分没有。

司机也不是吃素的,说必须三百,别找不自在,这路上都是我的兄弟。

小涵说你敢动我们一下试试,我立刻报警。我什么没见过啊!

我这才反应过来,小涵,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不再爱哭了。

也更爱笑了。

笑得也更真实了,人似乎也更勇敢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哦对了。

是那天我被抬进救护车的时候吧。

她一路跟在我身边,一路都在说,「陈永,没事了。」

「别怕哦。」

「我们在一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看向她,她身子娇小,却像是蕴含着某种力量。

我在担架上虚弱地睡去,看见最后的画面,是她眼里的光,和四月初升的太阳。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6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